1520 心理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用枪口顶在童虎的下颚上,指了指对面剩余的七个壮汉低吼:“把家伙式给我扔到地上,全部往后倒退五步!”

七条壮汉仿若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木头似的杵在原地,两个持5.4手枪的汉子反而把枪口瞄准了我的脑袋,那架势似乎是打算跟我鱼死网破,我慌忙把自己的身子藏到童虎身后,一条胳膊勒住他的脖颈,另外一只手攥枪戳在他太阳穴上。

童虎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冷笑:“赵成虎,你明白什么叫纪律么?又知道什么是战士么?我们收到的命令是把你待会成都。别说你威胁我,就算你往哑巴的脑袋上砸十个窟窿,大家仍旧会履行命令,要么你今天把我们全部格杀在面馆,要么谁也别想离开。”

“战士?呵呵呵..”我轻蔑笑了笑,枪口使劲往童虎的太阳穴上戳了两下,嘶吼:“行啊,那咱们今天谁也甭走了,我一个人换你们八个,这买卖值了!”

哑巴一行人原本从东京藏的严严实实。为什么会突然蹿出来,我估摸着肯定是国内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是罗家发力了,就是他本身出啥状况了,着急要把我抓回去黑罗权一把。既然是这样,他们铁定是不敢要我命的,想通这点,我反而更加有恃无恐起来。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大概两三分钟左右,反正时间拖的越久对我越有利,相信白狼、孙至尊他们这会儿应该在来的路上,骡子的手下虽然没什么个顶个的狠人,但是蚁多照样可以咬死象。

又过去大概半分钟左右,被我牵制住的童虎突然开腔:“所有人听令,把目标待会成都。生死不论!”

“是!”对面的七条汉子立刻呈扇形朝我俩靠拢。

听到那句“生死不论”整的我顿时有点慌神了,难不成狗日的真打算鱼死网破?我正犹豫要不要一把推开这个傻屌,拔腿往后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略显尖锐的声音“赵成虎,听说你想见我干爹?”

“张思澳!”我下意识的回过去脑袋。

果不其然看到张思澳从门外那辆尼桑车里露出半个脑袋,冲着我咧嘴笑道:“可惜啊,我干爹没跟我们在一起,是不是很意外啊?哈哈..”

“草泥马得小鳖犊子,给我滚下来!”我呲牙咧嘴的怒吼,把手枪从童虎的太阳穴挪开,指向张思澳。

刚做完这套动作,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套了,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分散,而前面被我勒住脖颈的童虎也正好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后脑勺往后使劲一磕,狠狠的碰在我脑门上,接着狗日的又用力把屁股往后一撅,使劲撞在我肚子上,把我撞了个踉跄,轻而易举的挣脱我的束缚。

而门外的那辆尼桑车也在这个时候“嗡!”的一声迅速开走了。大好的局面瞬间被我整的鸡飞蛋打,我想再把枪口指向童虎的时候,他从原地顺势一滚,滚到了一张桌子底下,对面的七条壮汉正好跟我面对面。那俩攥着手枪的恶汉朝着我“呯,呯..”扣动两下扳机。

“槽!”我一步跨出面馆,回过头恶狠狠的朝着童虎方向开了几枪,子弹出趟,打在面馆的收银台上。砖石碎屑横飞,我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

八个壮汉显然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当童虎脱离我的钳制以后,他们几乎动作一致的藏到桌子、吧台后面,速度快的一逼。

不管打没打着人。我随便挑了个方向拔腿就跑,身后立马传来傻逼似的喊叫“别跑!”“站住,不许动!”

我沿着街口大步流星的往前蹿,身后一辆本田车就跟发了疯的狂撵我,大街上车流密布,我不敢开枪,他们同样也不敢太嚣张,可是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个轱辘,眼瞅着本田车要朝我撞过来,我慌忙两手护住脑袋,身体猛往前一弓,连人带空气,直接撞向路边的一个玻璃橱窗,身体几乎是射进橱窗里面。

“哗啦!”

橱窗玻璃碎了满地,我借着惯性滚出去老远。与此同时那辆本田车的车头也“咣”的一下撞在玻璃橱窗上,摇摇欲坠的橱窗彻底被毁掉,玻璃碎片飞溅,划拨我的胳膊和侧脸。

我来不及多想,踉跄的爬起来。就往商场里蹿,回头看了一眼,童虎带着三四个人从车里蹦出来,一个家伙对着我“呯..”的就是一枪。

“抓住他!”童虎摆摆手,几条壮汉如狼似虎的朝我狂奔而来。

我倚靠着一个塑料模特当掩体,回过头骂了句“去尼玛得!”,照着他们“嘣,嘣..”叩动几下扳机,他们被逼无奈,跌跌撞撞的退出橱窗。

商场里的人全都吓傻了,呆滞的望着我这个从橱窗进来的狠人。

“瞅什么瞅,还不赶快跑,寻思个鸡八呢!”我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抬起枪朝着天花板“嘣”的开了一枪。那些购物的男男女女这才吓得“嗷嗷”尖叫着往出跑。

我厌恶稻川商会,厌恶那些自恃高高在上的军国分子,但并不讨厌普通的岛国的国民,任何国家都有好人坏人,通过这些天的接触。我发现大部分岛国老百姓还是都很和善友好的,他们并不排斥华夏人,甚至在你遇上困难的时候愿意伸出援助之手。

很快商场里的人逃的一干二净,我舔了舔嘴皮,藏到一间更衣室的背后。紧紧的盯着橱窗的方向,就等着有人进门,我直接开枪,外面的童虎扯足嗓门喊道:“赵成虎,你不用等援助了,我早就派人特殊照顾你家里的妻儿老小,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吧,我保证不难为他们。”

“行啊,你进来抬我出去呗,我腿受伤了!”我压低声音回喊。

橱窗外顿时飞过两条黑影。我慌忙“嘣,嘣..”开了两枪,黑影落地,我才察觉只是两件衣裳而已。

“哈哈,成虎兄弟不实在啊!不过你好像不剩多少子弹了吧?”童虎肆意大笑起来。

“你可以进来试试。”我冷喝一声。

童虎得意的大笑:“在面馆的时候你开了三枪,冲进橱窗的时候又开了两枪,再加上刚刚的两枪,五四手枪的弹匣容量是八发子弹,加上膛里的一发,我猜你现在最多还剩下两发子弹吧。”

童虎这帮人实在太奸诈了,对敌经验丰富,心理素质极其过硬,而且很擅长分散人的注意力,刚才如果不是张思澳的突然出声搅乱了我心志,我现在仍旧还是占据优势的一方。

“赵成虎。你何必负隅顽抗呢,你应该清楚你和我们之间的差距,缺少了雷蛇六班的火力支援,你就算能够躲的过我们这次抓捕,还能躲的过下次么?如果你真是个爷们,就应该大大方方走出来,我们带走你,自然不会为难你的亲朋好友。”童虎一副和事佬模样的喊话。

“呵呵,我说了,我腿受伤了,你们过来接我,咋地害怕了啊!”我皮笑肉不笑的低声喊叫。

“赵成虎,其实我特别替你不值,金三角协议,你付出的最多。最后却收益的最少,罗权平步青云节节高升,而你却被逼远走东京,甚至还差点让卸磨杀驴,现在罗家觉得你有用了。各种重金条件的诱惑,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周司令真的倒台,你还会像现在这样吃香么?”

童虎这逼手段是真高超,看实在熬不出去我,居然开始玩起了心理战术。

说老实话。他这话挺直戳我心脏的,之间罗家的做法确实让我寒心,如果不是看在和罗权的关系,打死我都不带来东京的,我抽了抽鼻子没有作声。

“想想咱们之间的差距。你就明白周司令和罗家的人品到底孰高孰低,为什么我们到东京随便一猫你就找不到?因为周将军早就替我们铺垫好了一切,而罗家又为你做过什么?掏过一分钱,还是发动过一次自己的人脉关系,堂堂卫戍区的当家难道还抵不过我们成X战区么?罗家就是拿你当枪使,还是那种一次性的破枪。”童虎接着喊叫。

“你他妈给我闭嘴!”我恼羞成怒的嘶吼一声,我怕真被这孙子说下去,自己的心志真会动摇。

“赵成虎,你不是傻子,应该能感受到我们没有恶意,只要你跟我回去,然后陪同我们周司令一起上军事法庭控告罗家和金三角昆西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我们周司令绝对可以保证你永世安宁,周司令对朋友向来不会吝啬。”童虎宛若没有听到我的咆哮,继续轻飘飘的数念着...

说句老实话,被童虎的连番言语刺激,我心态确实发生了变故,本身到东京我就带着满肚子的怨气,此刻又听到童虎这么说,我心头更是涌过一丝委屈。

是啊!自打到东京迄今为止,罗家为我做过什么?除了罗权给过的一些不知道能不能实现的白条承诺外,罗家确实什么都没做过,一直都是我带着一帮兄弟赤手空拳的鏖战,如果罗家肯稍稍动动指头,我们还至于这般狼狈么?还至于搞的兄弟们全都伤痕累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