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8 有素质的盲流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吴晋国带着俩跟班快速离去,我冲着孙至尊问道:“咱家没人受伤吧?”

“没有,鱼阳和蔡亮两人绑在一块,要揍谁一起动手,田伟彤本来也想动手的,结果让菲姐她们给拉住了,这小子虽然能力不行,不过挺仗义的。”孙至尊咧嘴笑道。

我打了个响指臭屁:“那不必须的嘛,什么将带什么兵。”

“三哥,你不下楼看看?”孙至尊轻声问我。

我摇摇头道:“暂时不下去。我跟吴晋国的身份对等,他现在火急火燎跑下去了,已经属于仗势欺人,结果还没欺负过来,你说最后谁卡脸?王者和稻川商会谁家能力强,看热闹的人心里没点分寸?”

“我明白了。”孙至尊点了点脑袋。

我伸了个懒腰道:“你去看看吧,有啥情况第一时间喊我。”

其实我估摸着根本用不上我,朱厌这颗“核武”肯定从附近虎视眈眈的盯着,外加上李俊杰那帮“敢死小分队”,除非吴晋国今天真是打算鱼死网破了。但凡正常人肯定不会继续让事态扩大。

打发走孙至尊,我一个人再次盘腿坐在地上“咕咚咕咚”的喝啤酒,大夏天整两口冰镇的啤酒绝对爽翻天,喝了没多会儿,杜馨然敲门走了进来。

“成虎。我觉得吧..”杜馨然欲言又止的望向我,早上出门为了着装统一,杜馨然她们几个全都换上了黑色的西装工服,及膝的小短裙,杜馨然还特意把波浪长发扎成了马尾,看上去落落大方却不失气质,此时她可能是小跑上来的,脸庞微微泛红,胸口一起一伏的很是扎眼。

我笑了笑打断她的话:“你觉得的事肯定行不通,我不招惹杰西。你说他们能不来祸祸咱们么?我又恰好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今天也就是想要立棍,我放吴晋国和杰西走,如果换个场合,哪怕头破血流,我肯定也要留下他俩。”

“要不我回头找杰西谈谈吧,从石市的时候,他好歹姐姐长姐姐短的喊了我好几年,人都有感情,你说是不?”杜馨然跟杰西的私聊一直不错,这事儿我还在桥西区派出所上班的时候就知道。

“那是你的自由。”我侧了侧脑袋沉声道:“他不惹我,我也不招他,这是我能做到最大的让步,如果他敢伤害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我铁定让他爹白发人送黑发人。”

“可是,亮哥那头你还得跟他多谈谈。”杜馨然咽了口唾沫,满脸复杂的神情:“刚刚亮哥看到杰西情绪根本不受控制,要没有鱼阳拦着,我估计他能打死杰西。”

“我尽量吧。”我抓了抓头皮叹气。

蔡亮妻儿的死,杰西这个傻篮子也有份参与。当初吴晋国带着杰西让出石市,我们实际上已经放过杰西一马,本以为这辈子都肯定跟他们父子陌路天涯,哪想到从东京又撞上了,怪不得蔡亮情绪会失控。

“嗯。多谢了。”杜馨然不自然的点点头。

我摆摆手道:“咱是朋友,不存在谢不谢的道理。”

这段时间,我们见天的吃住在一起,说句不违心的话,我甚至拿她们都当成家人看待。

“呵呵。只是朋友么?”杜馨然轻轻咬着嘴角,眸子里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哀怨。

我尬笑着抓了抓后脑勺:“不然呢?你还想发展点超乎友谊的关系呐?”

杜馨然抿了抿粉唇没有吱声,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我俩正对视的时候,苏菲猛不丁出现在门口。狐疑的瞧了瞧我,又看了看杜馨然,表情平淡的问:“你们聊正事呢?”

“聊完了,咋了媳妇。”我赶忙攥住苏菲的小手。

“刚刚说完菲姐,不打搅你们说话了。”杜馨然讪讪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刚刚馨然跟我谈杰西的事情呢,我俩没唠别的。”我冲着苏菲卖乖,不是我心虚,主要是自打到东京以来,我从来没有和杜馨然、陈圆圆独处过,好不容易说两句话,还让苏菲给抓个现行,属实有点解释不清楚。

苏菲捋了捋散落在耳边的碎发,微笑着点头:“嗯。”

瞅她一脸平静的表情,我心里反而更不打底了。干咳道:“媳妇,我俩真没唠别的,你不会挠我吧?”

“我有病啊,好端端的挠你干嘛。”苏菲掐灭我手里的烟,埋怨道:“少抽点吧。最近咳嗽的越来越厉害了自己心里没点数。”

我心虚的哈着腰道:“那啥..我还寻思你看到我俩孤男寡女的肯定心里有火呢。”

“这屋子这么小,你们也干不出来啥,再说了就算你有想法,杜馨然还不一定乐意呢。”苏菲白了我一眼道:“真当老娘没脑子呢?杜馨然和陈圆圆如果真是那种招招手就能上的烂货,我能和她们处这么久么?”

“对对对。媳妇说得对。”我马上立正,做出一副少先队敬礼的模样。

苏菲“噗”的一下笑了,在我脑门上轻轻擦拭了一下道:“你以后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你该和她们说什么就说什么,我明白。只要你还跟我在一块,就不会瞎扯淡。”

“媳妇,你凭啥这么相信我?”我愕然的问道。

苏菲俏皮的侧了侧身子,两手扶在我腰上,声音很轻的说:“就凭从县城到崇州。把一毛钱掰成两半花,我陪在你身边哭,但哭完以后咱俩一块想办法,就凭这么多年,我拿命守护你想守护的王者。”

“傻丫头。”我心底一暖,伸手温柔的抚摸在她的秀发上。

和大部分女人一样,苏菲也时常无理取闹,气的我焦头烂额,可是和大部分女人不同的是苏菲更聪明,尤其是在感情方面,她从来不会逼迫我如何抉择,她更习惯以退为进的让着我,反而把我攥的更紧。

“底下散场了,咱们一块出去走走吧,到东京这么久都没有做过传说中的电车,将来回忆起来肯定会遗憾,咱们今天乘电车,好好的游览一下东京城。”苏菲牵着我的手道。

“行啊,坐电车去。”我乐呵呵的答应下来。

跟苏菲一块走出房间,公司门口,骡子正带着一帮人小弟在收拾残局,满地的血迹和一些丢弃的刀棍,证明方才确实发生过大规模的混斗。

鱼阳正蹲在台阶上自己裹纱布,同时冲着蔡亮埋怨:“亮哥不是我说你,三子只是让咱制造点小混乱。你刚才咋还把做饭的菜刀都拎出来了呢,真鸡八砍死杰西,三子的计划又得被打乱,要不是我替杰西挡一下子,你那一刀绝对能把丫脑袋给劈成两半。”

“那会儿脑子一热,没考虑那么多,你没事吧?”蔡亮不好意思的道歉,鱼阳训蔡亮?而且蔡亮还跟个小学生似的连连道歉,这画面简直百年难遇,我和苏菲从身后津津有味的打量起来。

“诶我操,你俩跟鬼似的,要干啥?”鱼阳说着话,不经意间回了下脑袋,立马跟装了弹簧似的蹦了起来。

“没事,你们继续。”苏菲摆摆手。捂着嘴笑。

鱼阳眼珠子来回转了两圈,瞅着手牵手的我和苏菲,贱笑着问:“你俩干啥去啊?”

“坐电车啊。”苏菲不假思索的回答,嘴快的我拦都没拦住。

鱼阳赶忙挪揄过来:“带我一个呗,我正好想到电车上采风,偷拍点大白腿啥的。”

“你滚犊子,没点眼力劲呢,我俩是去浪漫,你寻思你横插一杠别扭不?脸臊得慌不?”我没好气的咒骂一句。

鱼阳红着眼睛朝苏菲哀求:“菲姐...”

“走吧,一起吧。”苏菲属于极度不会拒绝人的那种,不等鱼阳说完,直接摆摆手道:“但是你不能跟我俩坐一块,我们想说点悄悄话。”

“至少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我不放心的附加一条,这家伙实在太虎逼了,跟我俩做一起。不定会闹出什么笑料。

“中中中!”鱼阳忙不迭的点着脑袋。

跟蔡亮、田伟彤他们说了一声后,我们仨人打车朝电车站的方向开拔,岛国的电车其实就跟国内的地铁,唯独差的就是人没有那么多,不过仍旧没坐。

连续站了几站地,我累的腿都酸了,好不容易空出来几个座位,我们仨赶忙坐了过去,这时候又上来一个老太太,我刚寻思着要不要让座,鱼阳已经起身,朝着老太太道指了指自己的位置。

老太太感激的朝着鱼阳一个劲道谢:“阿里噶多,阿里嘎多...”

“谁说盲流子没素质,看看我鱼总..绝对是个楷模。”我冲着苏菲低声道,我话还没落地,鱼阳随后摆了摆手回道:“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你跟我客气你麻了隔壁啊!”

“...”我和苏菲相视一眼,一齐低下脑袋,装出不认识这个山炮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