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0 王者的战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使劲压着心里的愤怒尽量不表露出来,连续抽了几口气后,朝着骡子摆摆手道:“这头没什么事情了,你也有十多个兄弟受伤了,过去看一眼吧,别让手下人寒了心。”

“好嘞虎哥,我先过去看一眼,您也消消火。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随时给我打电话。”骡子点了点脑袋,跟蔡亮和孙至尊递了个眼色后,转身离开。

我又朝着他喊了一声:“诶,等等!你帮我找出来吴晋国和杰西的电话号码,短信发给我。”

“好的。”骡子闷着脑袋,带上自己的几个手下快步离开。

骡子走远以后,急诊室的门口再次恢复寂静。我坐在塑料椅子上“吧嗒吧嗒”的嘬着烟嘴,蔡亮和孙至尊像是两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一语不发的靠着我对面的墙上。

鱼阳盯着骡子的背景使劲吐了口唾沫:“操,这事儿也太他妈凑巧了吧。狗日的杰西难道兼职算命啊?他怎么知道下午公司里没有硬茬子守家的。”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鱼阳这句话顿时间让我心里产生一丝怀疑,我微闭眼睛沉思了半晌,似笑非笑的朝着蔡亮和孙至尊哥俩问道:“温泉泡的还舒服吧。”

两人脸上的肌肉同时一僵,蔡亮深呼吸两口道:“三子,今天的事情怪我俩,愿打愿罚我都认了。你别拿话挤兑我们成不?老实蛋弄成这样,我们也心疼。”

“三哥,我们真知道错了。”孙至尊也低声赔不是。

我摆摆手道:“没有任何调侃的意思,我就是单纯的问问你们,温泉泡的舒服不?除了泡澡骡子没请你俩再整点别的项目?”

“...”孙至尊和蔡亮对视一眼没有接话,瞧二人的表情,我也知道他们肯定是干了一些情理之中的事情,如果只是单纯的泡澡,不可能我打那么多电话都没接到。

“泡温泉的时候,骡子说过什么吗?”我捏了捏鼻头问道。

蔡亮摇摇头:“什么都没说过,就是普普通通的寒暄,问我们在岛国过的适应不适应,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啥的没有,还说要帮我再物色个姑娘续弦,呵呵..那不是扯淡嘛。”

“骡子还问了我些其他兄弟的情况,不过也不是啥秘密。无非是个人喜好之类的。”孙至尊也接腔道。

我仰头笑了笑道:“嗯,你们往后跟他多走动走动,都是哥们,不要产生任何隔膜。”

刚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骡子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毛病,可是就在几分钟前,我让骡子去探望一下自己的小弟,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很平静。那种平静不是强装出来的。

他的这种正常反应,瞬间让我生出一丝很怪异的感觉,那种怪异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可我就是觉得哪不对劲。

正如鱼阳刚才说的那样。杰西难道是算命的?那么凑巧就知道,下午公司里没有人守家了?我不信他们上午丢完人,吴晋国会不提醒杰西别胡闹,会不提醒杰西朱厌有可能时时刻刻就在附近蹲点。

再有就是田伟彤受伤了,也就意味着我们圈地盖楼的计划也将无限期的搁浅,等于我们又得原地踏步很久。

蔡亮一脸的别扭:“三子,我们往后不瞎跑了,你别这么怼我俩,弄的我心里怪难受的。”

“我说的是心里话,以后你们和骡子常在一块喝喝酒,聊聊天,增进一下友谊。”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道:“交友得交心。不经常走动怎么可能有感情,我没生气。”

我掐着鼻梁上的软骨问鱼阳:“老实蛋来东京的主要目的,你们都告诉过谁?”

“没告诉过陌生人啊。”鱼阳眨巴两下眼睛回忆,好半晌后不确定道:“好像骡子问过一回。我就随口敷衍了两句也没深唠,怎么了三子?难道你怀疑骡子有问题?”

“我希望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我呼了口浊气,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骡子已经把吴晋国和杰西的手机号给我发过来了。我先拨了一遍杰西的号码,提示已关机,然后我又按下吴晋国的号码。

“喂,您好!”吴晋国略显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开门见山道:“我兄弟被你儿子砍伤了。现在生死不明,这事儿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

“嗯?有这种事情嘛?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三弟,我现在人在美国,没办法回去。要不等几天吧,等我回去以后肯定狠狠的批判杰西,带着这个臭小子亲自上门请罪。”吴晋国真心是个演技派,装的好像真不知情一般。

“看来吴总有私人的火箭哈,行吧,既然吴总不准备处理,那我也不墨迹了,我打电话给你的主要意思就是告诉你一声。让你儿子藏好一点,不要被我抓到,否则我肯定把我兄弟身上的伤口十倍还他。”我咬着牙齿“嘎嘣嘎嘣”的作响。

吴晋国言语里带着满满的幸灾乐祸,跟我扯起了皮:“三弟。你看你,至于发这么大火气嘛,无非就是一个马仔,上午你的人揍杰西揍的也不轻。我还倒贴给你五千万,当时不是也什么话都没说么?小孩子吵吵闹闹很正常,等我从美国回来,我找地方摆一桌。咱们把酒言欢可以不?”

“不用,回头我给你摆一桌。”我冷笑两声挂掉了电话,接着又拨通骡子的电话道:“最快的速度帮我找出来杰西藏在哪。”

我敢打赌杰西没有远走,十有八九还躲在东京市里,以吴晋国的老谋深算,肯定害怕我会到机场、客运站之类的地方去堵他儿子,放下手机后,我疲惫的叹了口气。

累!真心累挺,这种疲惫不止源于身体,更多还是内心,我现在基本上无人可用,除了这哥几个也就剩下苏菲三女,一开始我以为骡子应该挺值得信任,可是现在我越发感觉这小子靠不住。

我翻着手机的通讯录,好几次想要按下王瓅的号码,最终还是忍住了。寻找小佛爷的队伍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知道是有了眉目,还是发生了其他变故,这个时候我不能催促。否则就是不仗义。

“要不给龙田一郎去个电话?”我眯着眼睛喃喃自语,想了好半晌还是挂掉了手机,赤军的人就像是个填不满的黑洞,给他们投资十块钱,至多办一块钱的事情,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

“行了,都回去休息吧,鱼阳去安抚一下那帮姑娘,别买卖还没开始,店员们都嚷嚷着要回家,我一个人从这儿守着就可以。”我朝大家摆摆手,不放心的交代:“孙子、亮哥保护好菲菲。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否则别怪我翻脸。”

苏菲也知道我心里烦躁,招呼其他人离开了,傍晚的时候,田伟彤从急诊室里推出来送到了高级监护室,他的脸上、身上全是狰狞的伤口,尤其是左手上被剁掉三根手指头,模样看起来无比的凄惨。

送进病房没多会儿,他就醒了,见到我静坐床头,扬嘴笑了笑:“三哥我没给王者丢人吧。”

“不丢人,绝对不丢人!你是咱王者的战士!”我心尖微微一颤,朝着田伟彤挤出一抹笑容:“你受苦了老实蛋。”

“一点也不苦,我是王者的人,就该捍卫这面旗,狗日的杰西让我骂王者是垃圾,骂你是二逼,我一句话没应,让他砍掉三根指头,呵呵..”田伟彤露出一抹比哭更难看的笑容,举起直接光秃秃的左臂。

说着话他的声音陡然变得哽咽:“三哥,我想让你帮我找回来这个面子,狗日的在我的地盘让我跪下,还把脚伸进我嘴里。”

“放心吧兄弟,咱家从来都是只讨便宜不吃亏,这个面子哥指定给你找的圆圆满满。”我伸手摸了摸田伟彤的额头:“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就跟我说。”

“嗯。”田伟彤老实的闭上眼睛。

盯着田伟彤满身的伤痕和肿的完全没有人样的面庞,我是打心眼里疼。

我正发呆的时候,病房门突然被人“嘭”一下推开,蔡亮气喘吁吁的跑进来:“三子,我找到杰西藏在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