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4 不负所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降龙十八掌,哈哈..”我们这头的人瞬间笑喷了。

被人一口粘痰吐到自己脸上,就算是个普通老百姓肯定也忍不了,更别说豹子这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悍匪,他当时就炸了,叫吼着捡起来同伴的那把仿五四,径直对准鱼阳:“卧草泥马,给我跪下!我看看你是不是刀枪不入。”

鱼阳微微怔了怔,没有继续再敢往前抬腿,硬撑着冷笑道:“老子给儿子下跪。会遭雷劈的,你命够硬不?”

李俊杰的脸色顿时沉下来,抿嘴低声道:“哥们,看来刚才的教训明显不够啊,你又拿起你的破铜烂铁叫嚣了是吧!”

豹子如同一只发狂的野兽似的扯着脖子怒吼:“别他妈跟我来这套,嘣掉鱼阳,老子再被你们干死,这笔买卖不亏!赵成虎,我再他妈问你一遍,放不放人?”

“放!必须放!”鱼阳抢在我前头开腔,满面笑容的朝着豹子点头:“放你麻个痹!”说着话,他身子往前直接一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攥住豹子的脖颈子,使劲往下一压,同时“嘭!”的一声枪响,鱼阳的大腿当场被嘣出来个窟窿,滋滋的往外冒血。

“磕他!”我怒吼一声,一脚踹在豹子的肚子上,李俊杰和他那两个跟班也飞速涌过来,我们几个人就围着豹子一个人“咣咣”的下腿猛踹,李俊杰卸下来豹子的枪,拿枪托朝着豹子的太阳穴上一下接着一下猛凿。

“给我干他们!”骡子也扯开嗓门嘶吼一声。

“冲啊!”

福清堂四五十号马仔几乎一股脑的冲向了对过的稻川商会成员,一瞬间喊打声震耳欲聋,两边人流宛如两条长蛇碰撞在一起,游戏城的门口顿时间变得噪杂一片、人声鼎沸。

我们几个按着豹子往死里猛抡。特别是受伤的鱼阳最生猛,不知道从哪捡来把片刀,舞的跟电风扇似的一下接一下的朝着豹子的身上招呼,他自己的大腿上血流不止,地上的豹子同样变成了血人。

鱼阳跟疯了似的,劈头盖脸的挥舞着片刀,边砍边骂:“卧槽你爹俩篮子,你不是帮派分子么!想要点画面是吧,来,站起来咱俩继续唠!”

豹子整个人如同从血缸里捞出来一样,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不再动弹。

打群架打的就是一个气势,双方还没正式交火,自己这边俩带队的就已经折了,可想而知稻川商会的马仔们的心态如何糟糕,反观我们这头,骡子身先士众的亲自上阵,底下的兄弟自然也打的斗志昂扬。

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稻川商会的马仔们陆陆续续开始有人掉头逃跑,兵败如山倒,只要有一个人跑。剩下的人马上就跟得到号召似的,纷纷转身狂奔,十几台打着双闪的本田车也顾不上开走,直接丢在了马路当中。

“麻勒痹得,把车全部给我砸了!”骡子一马当先的抡圆手里的开山刀。“铛”的剁在一台车的挡风玻璃上,三四十号精神亢奋的福清堂弟子也纷纷涌到车跟前“咣咣”开砸。

我们这头,李俊杰指挥两个手下搀住鱼阳,鱼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抹脸:“操特妈得,真是流年不利。刚刚从医院出去,又被这个狗篮子送进去了!”

“你就活鸡八该,谁让你刚才往前冲的!”我又心疼又生气瞪了眼鱼阳,这傻狍子是真不拿自己的小命当回事,豹子手里攥着枪。都他妈敢不管不顾的往前扎,幸亏是打在他腿上,这要是敢到脑袋上,我哭都不知道找谁哭去。

“王者的面子不能落,谁特么敢跟咱赛脸,我就敢豁出去磕谁!”鱼阳满脸不服气的梗着脖子跟我叫板。

“俊杰,赶快让人把这个傻逼弄走,我看着他闹心!”我冲着李俊杰摆摆手,别看我嘴上骂的凶,实际上我是真担心他的腿,生怕耽搁的太久了,留下什么后遗症。

“没事,这种仿五四,里面塞的都是钢珠子,一梭子弹打出去也够呛能干死人。”李俊杰蹲在鱼阳的跟前。扒开他腿上的伤口瞧了两眼,咧嘴笑了笑,再配上他那张枯瘦如鬼的面庞,瞅着人心底凉飕飕的。

见我脸色冷下来,李俊杰赶忙又改口:“也送到田总的医院呗?行。我这就去办。”

刚说完话,我兜里的手机就一阵颤动,我掏出来看了一眼短讯内容,思索几秒钟后,编辑了一条短息又给对方回复过去。

目送着两个马仔搀扶鱼阳离开。我走到半死不活的豹子跟前,拿脚踹了踹他,轻蔑的笑道:“社会人儿,你立正!能不能联系上吴晋国?再装死我就让你永远睁不开眼睛。”

“我没有带手机。”豹子打了个激灵,艰难的仰起头看向我道:“吴堂主说了。只要你放他儿子离开,任何条件随便你开。”

“来,我借给你电话,你把这头的情况跟你家吴堂主好好的唠唠,不要掺杂任何水分哈。”我昂了昂脑袋。一脚踏在他胸口,掏出手机砸在他脸上。

等豹子把兵败的事情跟吴晋国说完以后,我直接抓过来手机,冲着吴晋国轻笑:“哈喽吴总,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之前我问你想不想处理,你告诉我没时间,那我就代劳解决了,你看你还有啥想补充的没?”

“赵成虎。放过我儿子,条件任由你开!”吴晋国火急火燎的嘶吼。

我拿脚在豹子的脸上用力碾压两下,梗着脖颈低吼:“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咋地?位居高位太久了,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求人办事了是吧,或者你当咱俩在谈买卖呢?”

吴晋国沉寂几秒钟。声调降下来几个分贝,低声哀求:“三爷,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犬子,他还是个孩子。不懂水深水浅,您网开一面,有什么要求你随便提,我保证不带讨价还价的。”

“行啊,先给我打一个亿吧,完事你从东京塔上蹦下来,我跟你犬子的矛盾就既往不咎了。”我伸了个懒腰道:“别跟我唠没用的,今天肯定是得有人死,不是你,就是你儿子,你二选一吧。”

“赵成虎,你欺人太甚!”吴晋国恨得咬牙切齿,隔着听筒都能听到他磨牙的响声。

我吐了口浊气道:“呵呵,我招你没?我兄弟惹你没?砍了他三十七刀,剁掉三根手指头,你现在回头骂我欺人太甚?行吧,我就欺人太甚了,你能怎么滴?”

我这头正打着电话,突然出现两辆黑色的SUV,从车里下来下来十多个剃着平头、身穿黑色运动装的阴鹫男子。带头的家伙眼神狠辣,正是跟我有过几面之缘的童虎。

童虎仰着脖颈朝我摆摆手,同时伸手指了指背后的高楼,隐约间可以看到楼顶上好像有人影,我心底猛然一沉。朝着电话那头的吴晋国冷笑:“吴总好算计啊,你的帮手到了,那咱就这样吧,你家犬子是死是活,就看天命吧!”

说罢话。我挂掉了手机,一脚把豹子踹开,大马金刀的看向童虎一行人。

“赵哥,对面楼顶至少有两架狙击步,务必小心。”李俊杰凑到我耳边低声道。

我深呼吸两口气。朝着对面的童虎昂了昂脑袋:“来接人的啊铁子?”

“是啊,赵先生愿意让我顺利完成任务不?”童虎背手而立,旁边十多个彪悍青年纷纷将手探到了怀里。

“你稍等一会儿啊,我问问我哥们。”我拿起手机按下一个号码,朝着那头道:“人情,我欠了!”

我话音刚落下,一阵尖锐的警笛声划破长空,对面童虎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拧着眉头道:“你报的警?”

我理直气壮的点了点脑袋:“对啊,我又不是社会人。碰上你们这种打家劫舍的黑涩会为啥不能寻求警察叔叔的庇护呢。”

我点燃一支烟,微微一笑:“人,你肯定是带不走了,最多只能把尸体领走。”

警察只要出现,童虎这帮人的火器优势立马荡然无存,我不信他们敢当着警察的面提枪,况且马上要出现的警察还是我的“自己人”。

“赵成虎,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童虎呲牙咧嘴的闷笑。

他说话的过程,一辆白色的尼桑车,风驰电掣的开到游戏厅门口,正好挡在童虎他们的车前面,接着从车里跳下来两条身影,一个满脸全是狰狞的伤痕,另外一个身材消瘦,留着个一半剃光一半梳小辫的阴阳头的青年。

“小白白,我姐呢?”剃阴阳头的青年一下车,就咋咋呼呼的问。

“你去问问对面那帮人,我亲眼看到他们把你姐带走的!”满脸狰狞伤疤的青年阴测测的笑道。

见到这俩人,我顿时间眉开眼笑,正是白狼和我煞费苦心也想忽悠到东京来的“野兽”薛跃腾。

“大哥,不负所托!”白狼回头朝着我咧嘴一笑,脸上的伤口越发看着骇人。

“回来的正好,先喘口气,完事你去屋里帮着亮哥办点事吧,用你最擅长的方式,干出来最能让我满意的活!”我指了指身后的游戏城朝着白狼邪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