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5 手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啊?”白狼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我沉声回答:“杰西!”

白狼秃鹫似的阴郁眼眸闪过一抹亢奋,病态的舔了舔嘴唇道:“可以自由发挥不?”

“竭尽你所能。”我认真的点了点脑袋。

白狼比划了个OK的手势,朝着野兽薛跃腾咧嘴笑道:“兽,你先问问对过那几个人到底把你姐藏哪了,问不明白回头我再帮你想办法,至于狗为什么会生跳蚤的问题,待会我忙完了再告诉你。”

“小白,你真是个好人!”薛跃腾忙不迭的点头,憋出来句让我跌破眼镜的话,白狼是好人?这俩名词好像怎么也不搭边吧?也不知道白狼到底给薛跃腾灌了什么迷魂汤。反正俩人的关系看起来处的相当融洽。

“都是好朋友,别说客套话。”白狼朝我眨巴两下眼睛,快步钻进了游戏厅。

等白狼离开以后,薛跃腾直接刺愣愣的走向童虎一行人,指着童虎的鼻子粗声粗气的问:“我姐呢?”

童虎旁边的一个壮汉板着脸喝斥:“兄弟,你脑子有病吧?要找人去问警察,寻人启事也可以找报社,我们哪特么知道你姐是干嘛的!”

“我姐呢!”薛跃腾佝偻起身子,慢吞吞的朝着童虎一行人慢慢挪动过去,嘴里念念有词的嘟囔:“把我姐交出来,把我姐交出来...”

“滴呜!”一阵警笛长鸣声划过,两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停到路边,从车里下来八九个荷枪实弹的警察,为首的正是文锦和宋康,从警车里下来以后,文锦直接手持配枪指向童虎一伙,嘴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日语,他们正是我刚刚打电话吆喝来的帮手。

“兽,稍微等等,是朋友!”我赶忙朝着薛跃腾喊了一嗓子,在金三角的时候,我们见过面,估计这家伙对我多少应该有点印象。

文锦带着几个警察站在薛跃腾和童虎他们的中间,强制把让他们分开,薛跃腾虽然脑子有点短路。但是也分的清楚好歹,没有再继续闷着脑袋往前冲。

文锦满脸的正直,换个不认识的人还真以为这家伙是东京土生土长的警员,宋康皱了皱眉毛,一脸诧异,挪到我跟前低声问:“你使啥法子把这个野兽给弄到东京了?”

“空降!”我扬眉笑道。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怎么也没想到白狼带着薛跃腾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早知道就不给文锦打那通电话了,白白欠下天门一份大人情,薛跃腾和童虎相争,不管谁死对来我说都是百利无一害。

宋康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四哥说的对,你小子注定是成大气候的人,而且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主,这头野兽空降东京,往后稻川商会有的是热闹看了,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用什么法子把他游说到东京来的。”

“天时地利人和正好凑一堆,赶的巧了而已!”我神秘兮兮的笑道。

把薛跃腾哄骗到东京,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薛跃腾本身的战斗力强悍确实是一方面。可他再强悍,也终究是个凡人,扛得住十个,扛不住成百上千,我更看重的是他的身份。昆西的干儿子,金三角的杀手锏,如果他发生半点意外,昆西绝对不会是善罢甘休。

金三角和稻川商会孰强孰弱,我不清楚。但我相信他们两家如果碰到一起,稻川商会绝对会肉疼。

“天时地利人和?我懂了。”宋康意味深长的盯着笑了笑。

我鼓着眼珠子道:“卧槽,你这个笑容是啥意思?难道你怀疑安佳蓓是被我绑的?”

“没有啊,我可啥也没说哈。”宋康莞尔一笑,摆了摆手。

说话的时候。我心里猛不丁也跳出来股怪异的念头,白狼之所以能把薛跃腾忽悠过来,正是因为安佳蓓被绑架了,可安佳蓓是被谁绑架的?我侧头瞄了一眼旁边的李俊杰,难不成这是王兴故意摆出来的局?

李俊杰觉察出来我的眼神,嘴角微微上翘,并没有多说什么。

“好了文警官,我刚才询问过报警人,他们这属于普通的商业纠纷,咱们警方不方面过多参与,就在旁边调解一下得了。”宋康朝着文锦摆了摆手示意。

文锦叽里呱啦的又指着童虎鼻子念叨了几句,大手一挥,几个警员全都钻回了警车里,但是警车并未开走,文锦甚至还把车窗玻璃放下来。笑着道:“你们先自己调解,实在谈不拢了,我们警方再介入。”

“好了,能和平解决,就尽量不要发生争端!我在车里看着你们呢!只要你们不碰火器。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谁要是敢触犯我的底线,多大的背影也必须跟着我到警视厅去走一遭!”宋康公事公办的喝斥我一句,也背着手大摇大摆的钻进了警车里,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警告童虎,你们敢掏出来枪试试。

我挑衅的朝着对过的童虎翻了翻白眼:“童老大,看来你注定败兴而归了,尸体也够呛能带走。”

“不一定!”童虎意有所指的回头看了眼背后的高楼,楼顶上潜伏着几个狙击手。如果他们真敢对我开枪,警方也找不出来任何毛病,我现在唯一的砝码就是周泰和想要我的活口,他们只敢吓唬,不敢真动手。

文锦他们一散开。薛跃腾立马又跟个吊死鬼似的,朝着童虎又逼了过去:“我姐呢?”

童虎旁边,一个估摸一米八多左右的魁梧汉子上去就一肘子推在薛跃腾的胸脯上,恶狠狠的骂了句:“草泥马,你有病是吧!”

那家伙的手掌刚触碰到薛跃腾的衣服上。薛跃腾左臂微微一摆,甩开了他,接着右边膝盖猛然抬起,直接挡住壮汉攻过来的胳膊,右手肘重重的撞在壮汉的软肋上。

“咳咳..”壮汉身体弯曲。弓着腰距离咳嗽起来。

“我姐呢!”薛跃腾的嗓门骤然提高,拽住壮汉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用力一背,“咔嚓..”的脆响伴随着壮汉的惨嚎声一起响起,壮汉捂着自己刚才推薛跃腾的那条手臂,闷着脑袋蹲在地上直哼哼。

“干他!”童虎胳膊一挥。诈叫一声,身后的十多个壮汉,一起朝着薛跃腾涌动过去,薛跃腾宛若没有看到一半,伸手直愣愣的抓向童虎。童虎急速往后倒退,可还是慢了半拍,被薛跃腾一把薅住脖领揪到了自己的面前。

童虎抡圆拳头砸向薛跃腾的小腹,这只野兽躲都没躲,任由对方的重拳落下,童虎连续捣了薛跃腾几拳,后者都一点反应没有,就仿佛童虎的拳头是打在别人身上一样。

“真特码耐打啊!”我小声嘀咕道。

李俊杰摇摇头,轻声解释:“这小子练的应该是什么外加功夫,腹部上的肌肉凝结成块,可以分担很大一部分的攻击。”

紧跟着又看到薛跃腾右手扼住童虎的喉咙,左手攥拳,照着童虎的脑袋“咣咣”就是几下,饶是壮实的如同小山一般的童虎,在薛跃腾几记重拳的轰击下,也变得老老实实。

“我姐呢!”薛跃腾就跟吃了复读机似的,扼住童虎的喉结,脸上表情平淡的问道。

本来还想群殴薛跃腾的一甘壮汉,立马停在了原地。

“我再问你一遍,我姐呢?”薛跃腾眸子里神色变得茫然一片。看架势下一秒就会把童虎的喉咙给捏碎,我从旁边盯盯的注视着,嘴里不住的小声念叨:“干掉他,干掉他!”

重力碾压下的童虎终于屈服了,整张脸完全充血。费力的咳嗽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可以问问那边的警察,兴许警察可以帮上忙!”

他刚说完话,两辆警车的车窗玻璃一齐升了上去。

眼瞅着薛跃腾又把目光对准我,我赶忙捶胸发誓:“兽。他们前几天偷袭了佛爷,佛爷现在生死不明,如果我要是说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喝!”薛跃腾一个轻巧的背摔将足足能有一米八多的童虎给扳倒在地上,接着如同一只脱笼的猛虎一般冲向另外的十多个壮汉:“来。一起上!好久没有跟人做游戏了,你们要是打不过我,就一人留下点什么吧!”

以薛跃腾的能力,只要对方不动用军火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我朝着李俊杰出声道:“我进去看一眼,别回头白狼再整出什么大新闻。”

这话实际上是说给警车里的文锦和宋康听,毕竟我们是同盟,有什么问题他们肯定会向着我。

走进游戏城,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一楼大厅里只剩下白狼、蔡亮以及赤军派过来帮忙的汪东恒和躺在地上浑身抽搐的小篮子杰西。地上随处可见呕吐物,和浓郁的血腥味掺杂在一起,简直令人作呕。

“兄弟,你的部队呢?”我朝着汪东恒问道。

汪东恒指了指二楼道:“全到楼上去吐了。”

“怎么了?”我朝着白狼和蔡亮问道,顺势扫了一眼瘫软成一团的杰西,不看不要紧,一看我也没忍住,“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杰西面如金纸的昏死在地上,两条胳膊被彻底废掉,手臂上有个鹌鹑蛋大小的血口,两根好像橡皮筋似的的东西耷拉在外面。

“我过去从一本书上看到人的筋做成弓箭的弦是最耐用和有韧性的!”白狼脸上全是斑斑血迹,手里攥着一把冒着寒光的壁纸刀,残忍的舔了舔舌头道:“我想给亮哥做把手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