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7 又立新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晋国一脸愤怒的挎枪指向我们咆哮,我这才听明白,敢情不是狗日的不想来救自家的犬子,而是被朱厌给堵住了,一想到朱厌一个人仅凭一个名就把吴晋国吓得不敢出屋,我浑身的热血都感觉在燃烧。

“赵成虎,我不想跟你废话,把我儿子还给我,我就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否则咱就鱼死网破吧!”吴晋国这会儿状态应该是处于暴走的边缘,说起话来不自觉的磕巴。

马靖告诉过我,人只有在精神压力特别大的时候,说话才会结巴,看来叱诧风云半辈子的吴晋国此刻已经完全六神无主了。

骡子抽了抽鼻子,皮笑肉不笑的迎面走了过去。指着自己的脑门挑衅:“鱼死网破是吧?来来来,你告诉我你是鱼还是网?昂?吴堂主您朝这儿开枪,虎哥帮忙拿手机录下像,我看看稻川商会多大个脑袋敢当街杀人!”

可能是出来的太仓惶,吴晋国没有带任何随从,就他自己一个人,此刻见到骡子非但不怕,反而还跟吃了枪药似的硬要往枪管子底下硬闯,他也有点慌神了,皱着眉头低吼:“赵成虎。我不想和你为敌,把儿子还给我,你们在东京的这段时间,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骡子仍旧眉开眼笑的撇嘴:“咋地?你是国际刑警啊,谁来东京还得先经过你同意呗!你睁眼闭眼能有多大用?真当我们福清帮是混假是吧,你想干,我们就接着,不用吆五喝六的比嗓门。”

骡子的反应倒是挺出乎我意料的,自打我把他收编以后,这小子一直都是萎靡不振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属于极度不情愿,别说主动为我出头,有时候我交代点事情都是懒懒散散的应付差事,难道狗日的是被白狼给吓住了?或者是真被我方才那通话给点醒了。

吴晋国冷眼盯着骡子嘲讽:“骡子,你不觉得羞耻么?堂堂东京城第一华人组织被跟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收编,还鞍前马后的跟我叫板,我都替福清商会的叔伯们脸红。”

“呵呵,你自己都说了我们是华人组织,华人组织认祖归宗有什么问题?”骡子无所顾忌的吐了口唾沫:“吴晋国你也不用跟我使什么挑拨离间的把戏,我骡子十四岁就出来混饭吃,这些年当过猫当过狗,既在过人下也在过人上,我比你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样的人能领我上道!”

骡子这话明着像是说给吴晋国听的,实际上就是跟我表忠心。

我凑到李俊杰的耳边低声交代:“俊杰,你进去看一眼,瞧瞧杰西挂没挂,挂的话让蔡亮他们赶紧把现场收拾干净,从后门离开,没挂的话。就留他一口气。”

冷不丁蹲在地上玩手指的薛跃腾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吴晋国咒骂:“喂,你嚎叫你麻痹,我看你怎么那么不顺眼呢!赶紧滚蛋,信不信我拆烂你的骨头。”

吴晋国这会儿真是处于崩溃的边缘。平常那股子泰山崩顶面色不改的模样早就荡然无存,像个市井泼皮似的怒骂:“你算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薛跃腾虎了吧唧的接话。

生怕这小子说的多露馅,我赶忙打断,眯着眼睛介绍:“他叫薛跃腾,绰号兽。从金三角来的,前段时间安佳蓓不是被稻川商会绑架了吗?他特地过来救人的。”

以吴晋国的身份地位应该清楚薛跃腾到底是个什么来路,他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咬着嘴皮恶狠狠低吼:“赵成虎,你少含血喷人。安佳蓓什么时候被稻川商会绑架了?”

“嘘..”我把食指比划到嘴唇边,冲着吴晋国挑动眉毛:“吴总稍安勿躁哈,趁着薛少爷还不知道你的身份,麻溜的转身滚蛋,”

我还没说完话,薛跃腾不耐烦的一肘子推在我身上,板着脸嘟囔:“小虎子,我自己有嘴不用你帮我说名字,喂!内个谁,我叫兽。你是不是不服气啊!”

“...”把我整的好不尴尬,我红着脸自圆其话道:“看到没?薛少爷就是这么性情中人,别看我俩是朋友,惹急了他,谁的面子都不好使。”

“薛少,令姐真不是被我们绑架的。”吴晋国苦着脸朝薛跃腾解释。

薛跃腾侧头问我:“令姐是谁?”

“呃..令姐是岛国的方言,他骂你是棒槌。”我嘬了嘬嘴角坏笑。

薛跃腾浓眉一皱,刚要朝吴晋国跨步,沉思了几秒钟后,又退了回来:“算了,很久以前我姐就告诉我过出门在外少惹事,这次先放他一马吧。”

“薛少,您别听赵成虎胡编乱造,如果您信得过吴某,我愿意一力承担找你姐的事情,我和令尊昆西将军也有过几面之缘。”吴晋国可能也看出来薛跃腾的脑子有点不好使,朝着薛跃腾摇起了橄榄枝。

我心底一沉,要坏事,薛跃腾就是个一根筋蛮子,说的直白点他心智顶多和五年级小学生持平,吴晋国要是把他给忽悠走了,我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正打算开口辩解,这时候白狼满手是血的从游戏城走出来,朝着薛跃腾喊道:“兽。我带你看个好玩的东西,你肯定感兴趣。”

“啊?好嘞。”薛跃腾没再理会吴晋国,扭头就往游戏城里走去。

我这才松了口大气,跟薛跃腾比起来,鱼阳正常的简直令人发指,如果说鱼阳只是个普通虎逼,那薛跃腾绝对是个虎逼哨子,虎逼中的兰博基尼,属于虎到了顶峰,没有对手的那种。

李俊杰轻飘飘的走到我跟前。低声道:“还活着,不过应该比死还要痛苦百倍。”

我会意的点点头,咧嘴笑着说:“吴总,事已至此,说那么多也没啥用。还是我先前的条件,给我一个亿,我把你家败子还给你,我明摆着告诉你,继续墨迹。那你估计只能给他收尸了。”

吴晋国满脸的不敢相信:“你说话算数?”

“我哪次坑你的时候,说话没有算数过?现在你拿钱,你儿子还是活的,但是过一会儿是啥样就没人敢保证了。”我伸了个懒腰道:“吴总,钞票这玩意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别抠抠搜搜的,你这么大岁数了,再想要个儿子也不容易,只当是给你家犬子交学费了。”

吴晋国眼珠子来回转了两圈,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跟我讨价还价的时候,深思几秒钟后,长出一口气:“赵成虎,如果你敢骗我,我就算散尽家财也肯定跟你不死不休。”

我撇撇嘴冷笑:“行了,甭墨迹了。你儿子死不死咱们都是不死不休的关系,我知道你肯定有办法找到我们金融街的账户,麻溜的打钱过去吧。”

说罢话,我掏出手机拨通唐贵的号码,朝着他道:“待会儿会有一亿现金打到咱家户头上。你注意查收一下,钱到了记得给我发条短信。”

“三哥,你们到岛国到底是干嘛去了?该不是把人家的中央银行给洗劫了吧?前阵子那笔钱我还没洗干净呢,你又给我整过来一亿。”唐贵倒抽着凉气冲我哭笑不得的问道。

“这一亿是咱自己的,别人欠我的买命财。你先暂时保管,过几天田伟彤开发房地产肯定会用上,就这样吧。”我美滋滋的挂掉了电话,反正我只承诺吴晋国还给他个活儿子,至于他儿子到底能活多久,就不是我操心的事情了。

约莫半个多小时左右,街上又出现三十多辆崭新的本田轿车,之前那个叫豹子的壮汉领着百十多号稻川商会的马仔护佑在吴晋国的左右,我盯着路边被骡子他们砸烂的十多台车看了几眼,喃呢道:“稻川商会是真他妈趁钱。”

没多会儿,唐贵给我发过来信息“钱已到帐”,我朝着李俊杰点点头:“让小白把人带出来吧,骡子招呼你的手下,准备开磕!”

我能想象到当吴晋国看到自己儿子的凄惨模样时候,肯定会不管不顾的跟我拼命。到时候必定又是一场恶战。

半分钟不到,薛跃腾怀抱着好像没有骨头的杰西从游戏城出来,杰西满身是血,紧紧的闭着眼睛,看不出来是死是活,薛跃腾径直走到吴晋国的对面,脸上挂着孩童一般的笑容:“喂,我跟你儿子玩的很开心,抓紧时间给他治病,等他伤好了,我还找他玩。”

“什么!他是被你弄伤的?”吴晋国的眼珠子顿时瞪圆。

“对啊,我弄伤的,他身体太差了,我都没怎么使劲就把他脚筋被拽出来了。”薛跃腾满面笑容的点头,只是那份笑容让人莫名感到心悸。

吴晋国满脸吃了屎似的挫败表情,疯了一般抢下自己儿子,什么都没说,招呼手下慌慌张张的冲进车里,一列车队风驰电掣的跑远了。

我也处于懵逼的状态,打死也没想到薛跃腾竟然会主动背起这个黑锅,随即回头看向满脸狰狞伤疤的白狼,朝着他翘起大拇指:“小白,你又立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