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2 生取子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多分钟后,回到我们住的小楼,望着大开的房门,我心底“咯噔”跳了两下,看来真特码出事了,慌里慌张的从警车里奔下来,一头扎进楼里。

屋里被翻的乱糟糟的,电视、鱼缸全都被打烂,苏菲她们建房的资料扔的哪哪都是,满目的狼藉,沙发让翻过来了,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沙发上有几个弹孔。地板上、墙壁上很多地方都有血迹,我侧头看向文锦道:“你不是说如果有枪声肯定会惊动警察么?”

“也许对方用了消音器!”文锦蹲下身子抹了抹地上的血迹道:“应该刚走没一会儿。”

“呼..”我深呼吸两口,把所有房间门全都推开,始终没有田伟彤和蔡亮的身影。一下子傻眼了,田伟彤和蔡亮如果落到吴晋国的手里,那还能有好。

“文哥,这次来东京,你们天门出动了多少人?”我侧头问文锦。

望着满屋的狼藉,文锦沉寂几秒钟道:“没多少人,主要就是康子的这个堂口,战斗力全靠福来哥,算我在内也就八九个吧,你别指望我们主战,我们得藏隐蔽一点,最后敲哑巴。”

我咬牙切齿的低吼:“能不能帮我查出来吴晋国在哪?骂了隔壁的。打击那些边边角角的选手治标不治本,还不如一口气把吴晋国给端了,稻川商会肯定消停一段时间。”

“我尽量试试吧..”文锦叹了口气。

“咣当,咣当..”猛不丁我听到我房间的衣柜里有异响,和文锦赶忙警惕的走了过来,文锦小心翼翼的掏出配枪,冲我使了个眼色,我秉住呼吸猛地一把拽开衣柜门,猛地匍匐在地上,文锦攥枪指向里面大吼:“不许动!”

“别开枪,三哥是我!”田伟彤从衣柜里滚出来,喘着粗气惊声尖叫。

“老实蛋!”我赶忙将他搀起来,焦躁的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菲姐她们刚走没一会儿,一伙穿物业工作服的家伙就来敲门,亮哥堵在门外没让他们进来,接着发生了口角。对方大概八九个人,手里有刀有枪,把亮哥逼到屋里,在客厅发生了枪战。后来朱厌大哥就出现了。”田伟彤擦了擦眼镜片上的雾气,边回忆边跟我们讲当时的情况。

听到朱厌出现了,我不由松了口气,点点头问他:“后来呢?是不是亮哥受伤了?朱厌把他送到医院去了?”

“没有。朱厌大哥和亮哥把那伙匪徒赶到了门外,后来我好像听到亮哥大喊了一声哑巴,接着门外就没有动静了,大概五六分钟左右。朱厌大哥回到屋里,突然出手把我打晕了。”田伟彤摇了摇脑袋,苦笑道:“再后来我就昏迷到了现在...”

“哑巴来了?”我和文锦异口同声的问道。

田伟彤再次摇头:“不知道,我根本没看清楚那些人的长相,只是听亮哥喊了一嗓子,不过我感觉朱厌大哥应该也没讨到什么便宜,他二次进门的时候,好像受伤了。”

“完鸡八犊子了。”我恨恨的跺了跺脚。哑巴如果也参与了这次行动,蔡亮绝对沾不到半分便宜。

“三子,你们先聊着,我得赶快回去找康哥,哑巴如果出现在这片区域的话,咱们一定想办法把狗日的挖出来!”文锦思索了几分钟后,一路小跑冲出门外。

“三哥,对不起!是我没用,关键时刻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总拖大家的后退。”田伟彤哭丧着脸望向我。

我安抚的拍了拍田伟彤的肩膀:“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不需要自责。”

我闷着脑袋跟田伟彤一块收拾家里的残渣,顺便等待其他人回来。

没过多大会儿,苏菲他们一窝蜂的回来了,望着一地的狼藉,薛跃腾扯着大嗓门叫吼:“发生什么事情了?地震了么?”

“能不能他妈消停会,别跟个傻逼似的吆五喝六。老子这儿气正不顺!”我不耐烦的熊了薛跃腾一嗓子,扭头看向田伟彤道:“老实蛋,你跟他们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会儿谁也不要来烦我。”

“你再骂我一句试试!”薛跃腾一下子炸了,指着我鼻子就要冲过来,白狼和孙至尊赶忙过去拉拽他。

田伟彤点点头,将自己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大家复述了一遍。

我走到楼顶上,点燃一根烟,大口大口的嘬着烟嘴,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几近暴走的情绪稍稍平缓一下,眼下的事情一点头绪都没有,我甚至不知道蔡亮和朱厌到底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应该去哪找吴晋国算账。

“三子,怎么办啊?”鱼阳走上楼,蹲在我旁边低声问道。

我暴躁的骂了一句:“我他妈哪知道怎么办?我是十万个为什么啊,什么时候都鸡八扯我!”

鱼阳满脸认真的看向我劝说:“你别跟我急眼啊。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闹心,但是谁都能慌,唯独你不能乱,你是大家的主心骨,你要是也慌里慌张,我们不是更没主意么?”

我使劲咬了口烟嘴,摆摆手道:“让我先安静一会儿成不?思考需要时间,我这会儿脑子里挺乱的。”

“唉..多思者必心累。心重者必心苦。”鱼阳幽幽叹了口气。

本来我挺烦躁的,瞅鱼阳一脸严肃的跟我拽出句文词,不知道怎么滴顿时乐了出来,撇嘴道:“你什么鸡八学历呀?跑这儿巴巴给我上起课了。”

“我啊?我哈佛..”鱼阳满目的认真。

“哈尔滨佛学院呗?”我白了一眼他。

鱼阳认真的摇摇头:“哈佛汽修学院,我还有毕业证呢,不信回头拿给你看看。”

“滚滚滚..”我没好气的推搡他两下,不过心情确实不像刚才那么暴躁了。

“这就对了我三哥,甭管啥事你绷着脸只能让自己更压抑。让亲近的人更担忧,其他啥屌毛问题也解决不了,亮哥和我师父虽然目前失踪了,但也不能证明他们出事了对呗?我师父是啥段位,你又不是不清楚,不说特么天下无敌,但能整的过他的人肯定有数,这点信心你都没有?”鱼阳拱了拱我的胳膊肘笑道:“放轻松点,才能想出来招,吴晋国多大个狗脑袋,想跟你扳手腕,他是对手不?”

“说的没毛病。”我点了点脑袋。指着楼梯道:“你下去吧。”

“嗯,好!”鱼阳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回过头:“卧槽,我说的没毛病。你咋还让我走呢?”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孙至尊“噔噔噔”跑上来,朝着我气喘吁吁道:“大哥,我师父回来了!”

“啊!”我一把推开鱼阳。拔腿就蹿下楼去。

一楼基本上被打扫干净,苏菲和陈圆圆在帮着朱厌处理伤口,杜馨然端着一盆子红水往门外走,朱厌赤裸着上半身。表情平静的沙发上,露出一身古铜色的健硕肌肉,身上各种伤痕触目惊心,不过大部分都是老伤,此刻苏菲她妈正在帮着朱厌处理背后的伤口。

朱厌靠近脊柱的地方嵌着半枚钢珠,还有一半已经没入肉里,鲜血潺潺的往外蔓延,看上去格外的骇人,苏菲攥着一把小巧的镊子,正在找最合适的方法夹出来。

“我来吧。”我朝着苏菲低声道。

苏菲摆摆手:“还是我来吧,我跟着师父学过这些简单的处理,等馨然出去买点麻药,很好处理的。”

“不麻药,直接夹。”朱厌嘴唇上下蠕动。

“别特么逞能,不麻药能疼死你。”我侧头望向朱厌,这厮满脸呆板的表情,就好像受伤的不是他一般。

朱厌眉头微微皱了皱:“记住疼,跟我..跟我说话..缓解疼痛,菲菲..菲菲你开始吧。”

“好,你忍耐一下!”苏菲深呼吸两口,把镊子伸向朱厌的中弹的地方,朱厌“嘶..”了一声,看来应该挺疼的。

“你就是特么个大呲花,蔡亮去哪了?”我左右看了看低声问道。

“啊就..被绑了。”朱厌伸出三根手指头道:“我着急..着急追哑巴,没有..没有兼顾上他...”

“你跟哑巴对上了?”我拧着眉头问道,老实说我也不敢往他的伤口处瞅,看的心里毛骨悚然的。

“嗯,他..他也没占便宜...左肩让我打..打脱臼了。”朱厌“嘶嘶”了两声,额头上立时间出来豆大的汗珠,长啸一声点点脑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