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7 知道的越多越尴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豹子还算比较爷们,脑子也足够活泛,很快想明白我们出现的目的,耸了耸鼻子看向我道:“赵成虎,你找我没用,我既不知道蔡亮关在什么地方,也没那个本事左右我大哥的意思,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

“语文学的不错啊,小嗑唠起来一套一套的,昂!”鱼阳一枪托狠狠砸在豹子的脸上,直接把他的大门牙给干下来,接着薅住豹子的脖领冷笑:“让你说话没?你他妈逼逼叨叨的的给我扯这些没用的。”

不知道是被鱼阳打急眼了。还是当着自己小弟面前丢份了,豹子梗着脖颈怒吼:“士可杀不可辱,有能耐你他妈弄死我!”

“士可杀不可辱是吧?呵呵..”我从桌上抄起一瓶酒瓶“咣”的一下就砸在了豹子的脑袋上,酒瓶子嘣的到处都是。黄色啤酒沫混合着鲜血顺着豹子的额头就流了下来,他站在原地晃了晃,没敢动弹。

“不可辱是呗!”说话的功夫,我又拎起个酒瓶再次狠狠凿在豹子脑袋上。

“不可辱!卧槽尼玛得,不可辱!”一边骂我一边往豹子的头上摔酒瓶,直到把桌上的十多瓶啤酒全部干碎,我才粗鄙的吐了口唾沫,盯着摇摇欲坠的豹子轻笑:“能辱不?”

“可辱,可辱..”豹子忙不迭的点着脑袋。

此刻豹子满脸都是鲜血,要没有鱼阳从边上拉拽,我估计这孙子早就跪下了,之前当豹子打肿脸充胖子的时候。我确实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这事儿说穿了跟他没多大关系,可现实是如果我不整服豹子,根本没办法继续往下进行。

卡间里,豹子那七八个马仔整齐而又统一的低着脑袋,好像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一幕似的,刚才捶胸顿足表忠心的是现实,此刻鸦雀无声眯着也是现实,这年头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你行我捧你,你菜我无视。

卡间外,不少人躲在远远的观望,毕竟我和鱼阳手里的家伙式不是玩具,正常人没几个会为了看热闹丢小命。

“服没服?草泥马!”我一肘子怼在豹子的腮帮子,将他给砸躺下,一脚踩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问道。

豹子躺在地上。一脸灰败的点点头:“服了!”

“服了,那就主动说点我想听的事儿。”我蹲在豹子的跟前,拍了拍他的脸颊:“别逼我再给你放血哈。”

豹子的鼻孔和嘴里全是血沫,含糊不清的嘟囔:“我真不知道蔡亮在哪。但是我知道我大哥下一步准备抓白狼,自从杰西被你们废掉以后,我大哥完全疯了,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告诉我们。”

“那你告诉我。他现在是跟谁合作的?还有那帮职业杀是谁的人?”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

豹子抹了抹脸上的血渍道:“大部分都是周泰和的兵,还有一小部分是他自己培养的。”

我刚准备再问话,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警笛的尖叫,鱼阳赶忙朝着我皱眉:“走吧三哥。有人报警了!”

我也吓了一跳,指着豹子,朝鱼阳招呼:“把他带上!”

“给我起来,不然老子嘣了你!”鱼阳笨拙的伸手拽豹子的衣服,这时候我看到两个穿制服的警察已然出现在酒吧门口,不耐烦的咒骂一句:“放他一马,咱先走!”

“记住了,爹叫鱼阳。不服气随时找我掰手腕!”鱼阳从地上捡起来半个破啤酒瓶“噗”的一下扎进豹子的大腿上,跟着我一块急急忙忙的从酒吧的后门跑了出去。

我俩刚跑出去没多远,就听见豹子哭爹喊娘的惨嚎声..

酒吧后门处,停着一辆破旧的二手尼桑,是我们今天提前购置的,我俩钻进车里,一脚油门扬长而去,鱼阳边开车边回头朝我傻笑:“怎么样三子,哥这小演技如何?就刚才装的好像没有拽起豹子那个地方,应该给我来个特写,你说能不能获个奥利奥大奖?”

“文盲,那特么是奥斯卡,操!”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他,掏出手机编辑好一条短信给李俊杰发送过去“我们已顺利撤离。”

“剩下的交给我们接管!”李俊杰很快给我又回了一条短讯。

回到我们提前订好的小旅馆,我和鱼阳迅速换了一身新衣裳,站在窗户口边抽烟边闲聊。鱼阳轻声问我:“三子,你说这样真会让吴晋国上套么?”

“天知道,聊胜于无吧。”我摇了摇脑袋。

我们的计划其实很简单,我和鱼阳假装要带走豹子,不巧刚好被警察给惊到,这时候李俊杰安排的两个手下伪装成警察介入,先把豹子送到医院,做份例行公事的笔录,趁机要过来豹子的手机把窃听器装进去。

等“警察”离开后,惊慌失措的豹子一定会给吴晋国通风报信,我们加以监听通话内容,以吴晋国的尿性绝对不会亲自过来探望豹子。很大几率会派人过来灭掉他的口,毕竟这孙子知道他不少事情。

而吴晋国眼下最能信得过的估计就是哑巴那帮人,我们跟踪杀手看看能不能找到吴晋国或者蔡亮,整个计划完全就是一场赌博。谁也不知道吴晋国会不会灭掉豹子,又会派谁来灭他,如果只是一些小鱼小虾,李俊杰他们会适当救下豹子,我们只能用最笨的办法,通过豹子的嘴了解一些边边角角的信息。

“混社会,豹子这种身份最特么尴尬了,高不成低不就。说他狗鸡八不算吧,他又是老大的忠实狗腿,说他是个人物吧,老大又能随时抛弃,呵呵..”鱼阳咬着烟嘴叹气:“这场暗战,甭管谁输谁赢,他都输了,把自己小命给输进去了。”

“错了。混社会其实是知道的越多越尴尬。”我想到了自己,如果我不是因为了解罗家太多事情,兴许也不用被踹出去干这趟苦差。

鱼阳半真半假的撇撇嘴:“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社会就是这么回事,在你吃香喝辣的时候就得想着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没法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的人注定随波逐流。”我长喘几口气,同样感伤的摇摇头。

“诶我去大哥,你敢不敢别跟我装诗人,都鸡八中学没毕业,写自己名字还得查字典的主,你整的这么深奥,我篮子疼。”鱼阳撇撇嘴,一副欠削的搭在我肩膀上道:“三儿。你说咱们之间会不会也有这么一天?”

“绝对不会。”我直接摇了摇脑袋:“本质上的差别,豹子是吴晋国的小弟,而你们是我的兄弟。”

“得,我下去买点酒。刚才从酒吧里喝那点玩意儿,还不够塞牙缝呢,咱哥俩好长时间没从一块捂着被子推心置腹了。”鱼阳不正经的插着口袋走出房间。

我扬嘴笑了笑,掏出手机拨通龙田一郎的号码。电话“嘟嘟嘟..”了半天,龙田一郎才慢吞吞接起来,我刚要说话,那边的他一副要杀人的口气:“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否则的话,我一定跟你势不两立!”

隐约间听到电话那头好像还有女人的哼唧声,估计龙田一郎这会儿正办“正经事”呢。

“嘿嘿,夜生活开始的挺早啊老龙。”我咽了口唾沫,朝着他道:“好事,我老板最近打算再赞助你们一批军火,我这着急给你报喜嘛,没想那么多。”

龙田一郎的语气这才稍稍见好点,深呼吸两口道:“你不会做亏本买卖的,需要我干什么?”

“知我者莫过龙哥。”我直接朝着他道:“老龙该你发力的时候到了,我不管你使啥办法,一定要让吴晋国相信我今晚上刚刚回到新宿区,而且还受了伤,反正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不能外出就可以。”

“你要干什么?”龙田一郎沉闷的问道。

“我要是问你赤军的花名册藏在哪,你能告诉我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这样吧,我给我老板打电话,让他尽量帮你整点趁手的玩意儿。”我嬉皮笑脸的准备挂电话。

“跟他妈你交朋友,真心容易阳痿。”龙田一郎不情不愿的谩骂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