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5 初次交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衔多你麻痹啥?昂!军衔是你狗仗人势的资本不?”伦哥又是一拳头恶狠狠砸在童虎的脸上,冲着他吐了口唾沫:“我弟弟什么身份?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没人敢碰他一下,你他妈直接剁了他一根手指头,我草泥马!”

童虎原地摇晃了两下,抬腿就准备踹伦哥,我抱起猎枪朝着他“嘣!”的就是一枪,狗日的躲得快,子弹没打着,但是把他吓得怔在原地,我冷笑道:“虽然少一根指头,不过干你没啥问题!”

“赵成虎,我是在编的军官,来岛国公干也是有正式批文的,如果我死在这里。你和你的兄弟谁都别想好过。”童虎咬着嘴皮狂癫的大笑:“放我一马,大路朝天,往后咱们各走一步,否则我的死会直接砸烂你的王者。”

“去尼玛,多少年牢老子蹲了!整死你个逼。就当为民除害了!”伦哥激动的从腰后摸出一把匕首照着童虎的小腹就准备落手,我沉思几秒钟朝着伦哥道:“哥,别弄死他!”

“嗯?”伦哥费解的望向我。

童虎现在的身份估计有点类似我当初在金三角,如果真拿掉他,王者虽然不至于坍塌,但是罗权肯定会比较麻烦,劫后余生的童虎长舒两口气:“哈哈,这就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你狂你麻个痹!”我抡起枪托一把将童虎砸躺在地上,朝着李俊杰他们招手:“给我按住他,剁了丫手指头!”

李俊杰一行几个悍匪不由分说的将童虎按趴下,李俊杰随手从地上捡起来把片刀问我:“剁几根?”

“只留一根!”我抽了抽鼻子冷酷的招呼。

李俊杰邪恶的蹲下身子:“好嘞!”

童虎惊恐的大喊大叫:“赵成虎,卧槽尼玛,你敢碰我一下,我就让...哎哟!”

话只骂到一半。李俊杰已经下手,宛如恶魔一般的出声:“第一根..第二根...”

几秒钟后,童虎直接疼晕过去,但是不妨碍李俊杰动手,刚刚疼晕过去的童虎,被李俊杰再次剁下来一截手指又疼的清醒过来,狗日的就在昏迷和清醒之间来回转换着,凄厉的惨叫声震的人耳膜生疼。

伦哥走到我跟前,搀住我的胳膊,关切的问道:“三儿,你怎么样?不行咱们快点去医院,看看能不能接上你的指头。”

“我那根小拇指被他妈吴晋国派人送给苏菲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来得及。”我哆嗦的抬起左手看向自己血流如注的断指处,疼的“嘶嘶”了两声,有道是十指连心,平常手指头被挤一下都疼的不要不要的,断掉一根指头可想而知。

“咱们这样,我给菲菲打电话让她直接去医院,咱们现在也往医院走,我听人说应该可以接的上。”伦哥拧着眉头。一脸心疼的嘀咕:“混他妈多少年都毫发无损,这一下竟然让个狗杂碎把指头给去了。”

“再等等吧,我想看看王兴能不能把蔡亮带出来,亮哥安全了,我心里才能踏实。”我盯着酒吧门口的方向。轻轻摇了摇脑袋,至于抓吴晋国,我基本上不抱希望,枪声一响吴晋国的第一反应就是钻进酒吧里,说明什么?说明他的潜意识里酒吧是最安全的。那里面不是有狠人保护,就是有逃离的通道,或者两者可能都存在。

“王瓅,阿奴,你俩也进去看看。给王兴搭把手。”我朝着不远处的王瓅和佛奴喊了一声,二人拎着家伙式就急冲冲的闯进了酒吧里,几分钟后,仨人又风风火火的跑出来。

王兴背着满身是伤的蔡亮跑在最前面,蔡亮基本上已经没了人样,满身的玻璃碴子,一看就是被酒瓶砸出来,身上的血已经凝固,笼罩着一层薄冰,紧紧闭着双眼陷入昏迷的状态。

“槽。咋回事啊?”我赶忙跑过去。

“狗日的吴晋国为了给自己制造机会逃跑,把亮哥锁在了冰库里,上的是密码锁,我费半天劲才把门给凿烂,别说那么多了,赶紧送亮哥去医院,亮哥刚才的脉搏都他妈停了。”王兴长话短说的解释了一通。

“我去开车!”伦哥拔腿就往街口跑。

“赵哥,这个孙子咋办?”李俊杰指着晕厥过去的童虎,站起来问我。

“找个安全的地方先关起来,回头我给我老板打电话,问问这狗日的有用没有。”我瞟了一眼该挨千刀的童虎,皱着眉头低吼:“他的手指头全部拿去喂狗。”

说话的功夫,伦哥开着商务车疾驰而来,我们几个人合力将蔡亮抬进车里。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佝偻的背影从酒吧里走出来,硬生生的挡在我们面前,一身泛旧的迷彩作训服,半白的头发整整齐齐梳在脑后,两只眼睛如勾似戟,眉宇间藏着几分冷冽。他指了指被李俊杰的按在地上的童虎,然后把目光对准了我。

“哑巴!”我们一行人全都惊呼出声,谁也没想到这时候他竟然敢出现,而且哑巴很快挑时间,偏偏选在我们准备送蔡亮的节骨眼上,哑巴看了眼车里的蔡亮,又瞧了瞧童虎,咧嘴森然的笑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要拿蔡亮的安危换童虎。

“撂倒他!”伦哥抱起单管猎枪朝着哑巴“嘣”的就开了一枪,距离的太近,加之伦哥开枪的时候又喊了一嗓门,哑巴身体微微往前一跃就躲闪开来,同时一把掐住李俊杰团队的黑皮,挡在自己身前。冷着脸指了指童虎。

“三子,亮哥的状况不能耽搁,你的手指头也得快点接上,先走!”王兴深呼吸两口,很干脆的脱下来自己的衣裳。朝着哑巴迈步过来,我看到王兴的后背上全是深深浅浅的伤痕,背心正中纹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巨鳄纹身,鳄鱼锋利的牙齿上扎着几个天使造型的小人。

哑巴眯着眼睛瞟了瞟王兴,随即不屑的摇了摇脑袋。

“放了我兄弟,我亲自给你做人质如何?”王兴舔了舔嘴唇,将别在腰上的枪和雷管全都扔到地上,朝着哑巴勾了勾指头:“我可比他重要的多。”

哑巴浅薄的眉头微微上扬,一把推开面前的黑皮,静立原地。似乎等待王兴的攻击,王兴“喝!”的低吼一声,一记长拳甩出去直捣哑巴的面门。

哑巴不躲不闪,待王兴拳头快要碰到自己的时候,他突然往下一弓腰,闪电一般的伸出手捏住了王兴的手腕,接着用力一扭,将王兴反扭到自己身前。

哑巴用的只是军队上最惯用的“小擒拿”,但是他的速度特别快,而且拿捏的时机又格外准确。王兴根本没有闪躲的机会,可见狗日的对敌经验的丰富和老道。

王兴脸色微变,想要挣脱,但是没有拗的过哑巴,只得被动的用自己的后背撞击哑巴的怀里,哑巴膝盖狠磕在王兴的腰上,将他磕了个踉跄,王兴吃痛的捂着腰眼,回过身子,跟哑巴保持两三米的距离。

“再来!”王兴长吁几口气,两手比在胸前,小心翼翼的防守。

哑巴往前加速几步,腾空一米,然后右腿准确的踢向王兴的胸口,一个非常凌厉的回旋踢。王兴架着两条胳膊挡在脸前,仍旧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几步。

紧跟着又从酒吧里跑出来六七个拎着一米多长武士刀的精壮青年,有条不紊的站在哑巴的身后,哑巴眯缝眼睛,再次指了指童虎。

“俊杰把人给他。咱们走!”我沉思几秒钟,朝着李俊杰摆手,不是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只是事实如此。

哑巴一个人实力已经稳压我们这些人,后加入那几个拎着武士刀的青年明显都不是善茬。继续耽搁下去,蔡亮肯定会越来越危险,即便心里再不服,我也只能放弃这次擒拿哑巴的机会。

“大哥,你们送亮哥去医院。”我身后传来白狼的喊声。白狼不是一个人来的,旁边还跟着膀大腰圆的薛跃腾,薛跃腾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白狼抽了抽鼻子歉意的笑道:“刚才搞定楼上的狙击手,耽误不少时间,兽,这会儿又闹情绪,我安抚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