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6 欢迎回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狼拿胳膊靠了靠旁边的薛跃腾,朝着他努嘴:“兽,你不是一直说没高手陪你玩么?对面那个老梆子可特么狠了,削趴下他,待会我领你玩点有意思的东西。”

当看到薛跃腾的时候,哑巴的眼眸剧烈跳动两下,脸上出现一抹忌惮,能够让哑巴忌讳,我不由再次多扫了几眼薛跃腾,和朱厌、宋福来不同,薛跃腾给我的感觉一直都像是天赋异禀,干仗没有太多的套路,完全是凭着本能再跟人叫板。

薛跃腾嘟囔着嘴巴,瞟了一眼对面的哑巴,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不干,没意思!而且他左肩上有伤,揍赢了,我是欺负老弱病残。打输了,连个老头都不如。”

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哑巴刚刚对敌王兴的时候,一直都是背着左手,最开始我还以为这老孙子是为了给我制造心理压力,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们。让一条胳膊,我们都不是对手,听薛跃腾这么一分析,我才恍然想起来,上次朱厌中枪的时候,说过他打伤了哑巴的左肩。

“兽,咱还是不是好朋友了?你要说不是,我自己冲上去整他。”白狼斜楞眼睛故意挑衅薛跃腾。

薛跃腾点点头很是认真的回答:“是朋友,但我不干!”

说罢话,薛跃腾朝前跨出去一步,指着哑巴道:“你赶紧走吧,我不想和你打。”

哑巴没有动弹,目光直视被按在地上的童虎。

薛跃腾又退了回去,朝着白狼摇头:“他不肯走,我也没办法。”

我当时真有种跌破眼镜的感觉,什么时候蛮不讲理的薛跃腾竟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任由白狼怎么软磨硬泡,就是立在原地不往前凑。可这小子身份特殊,而且我们这些人谁也没本事,逼迫他动手,我只得咬牙低吼:“童虎给他,咱们走!”

“你如果能擒下他,我保证今天就能让你见到你姐,我现在已经有你姐的具体消息了。”王兴甩了甩红肿的手腕,朝着薛跃腾出声。

本来雕塑一般的薛跃腾眼睛瞬间亮了,侧头看向王兴问:“说话算数?”

“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坑!”王兴点了点脑袋。

薛跃腾这次不再犹豫,耷拉着两条长长的手臂,朝哑巴迈步过去。

哑巴眉头一皱,佝偻的身子慢慢立直,右手摆在胸前,昂首面对薛跃腾。

“喝!”薛跃腾猛地跃起,一脚直勾勾的踹向哑巴的心窝,哑巴伸出胳膊微微一摆,扫开薛跃腾的脚,两人迅速交手一招,然后又马上分开,紧跟着哑巴脚下的速度突然放快,只见她身形微晃,步伐挪腾之中,右臂抡圆,径直捣向薛跃腾的胸口。

薛跃腾“哼”了一声。两脚轻盈的往后倒退躲闪,即便如此,哑巴的拳头仍旧蹭中了薛跃腾的胸口,一招简单的“黑虎掏心”被哑巴使的简直出神入化,力道和速度配合的堪称完美。

我以为薛跃腾要中招,哪知道他生受哑巴一拳头。巍峨原地没有动,等到哑巴打算往回抽自己手臂的时候,他顺势一拉,反手捏住哑巴的手腕,朝着反方向一拉,一拳头粗暴的砸在哑巴的鼻梁骨上。

哑巴的鼻子当时就被怼出了血。不过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被薛跃腾砸中的同时,飞起一脚朝着薛跃腾的右肩踢去,薛跃腾无奈只能松开哑巴,抬起左臂抵挡了一下。

两人再次分开,薛跃腾往后踉跄几步。才站稳身子,哑巴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神出现一抹狠辣,我当时真的惊呆了,这特么还是我头一次看到哑巴受伤,而且还是被砸中正脸,看来金三角之“兽”确实有两下子。

“走吧,势均力敌!哑巴不会跟他继续硬拼的,救亮哥要紧!”王兴舔了舔嘴角,招呼我们上车,直到钻进车里,我看到薛跃腾再次跟哑巴打成了一团。正如王兴刚刚分析的那样,哑巴放弃了硬碰硬,而是采取游走的方式围着薛跃腾攻击。

王兴摸了摸蔡亮的手腕,大松一口气道:“脉相已经开始恢复了。”

“好事儿。”我望向蔡亮,亮哥的身上完全浸透了,浑身湿漉漉的,微微在颤抖,我赶忙将身上外套脱下来盖在他身上,其他哥几个也纷纷脱下来衣裳往蔡亮的身上捂。

大家沉寂几分钟后,王瓅小声嘀咕:“那只兽,真鸡八猛,我在金三角呆了两年多,竟然一直都不知道。”

王兴笑了笑道:“他是昆西的秘密武器,怎么可能被人随便知道,薛跃腾的拳脚都是常年在丛林里跟野兽厮杀出来的,我听说昆西在金三角圈了一片雨林,林子里养着不少猛兽,好多年以前,曾经丢进去一帮十几岁的孩子,最后只有兽侥幸活下来了,不过好像伤到了脑子,看来这个传闻不是虚的。”

“十几岁的孩子?”我咽了口唾沫。

王兴点了点脑袋:“是啊,跟他们一比,咱们的童年简直幸福比蜜甜。”

“兴哥。你不想跟我说点什么吗?”我朝着王兴问道。

王兴耸了耸肩膀干笑:“你想听什么?为什么要绑架安佳蓓么?”

“这算其中之一吧,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这两年你去了哪,经历过什么。”我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

王兴低下脑袋,沉默足足能有五分钟后,随即一脸落寂的仰头出声:“为了报复你,梧桐认了一个雇佣兵的头目当干爹,两人表面上是父女关系,实际上,呵呵呵..整支雇佣兵里的人都知道我脑袋上帽子的颜色有多鲜艳。”

“嗯。”我没有接话,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很多人都劝我,为了一个婊砸值得么?我也问过我自己,到底值么?不过始终没有得出来结论,没有得出结论之前,我认为自己还是深爱着她,为了讨她欢喜,我祸乱崇州市,在崇州建了好几个大型的溜冰集中地,千方百计博她一笑。可她始终不会真正的对我露出笑容,我以为是自己的能力太差,让她看不起,就只身前往中东地区,跟随她干爹的雇佣军四处征战。”王兴抿着嘴唇,点燃一支香烟。

“后来呢?”我有些心疼的搂住王兴的肩膀。

“后来。我杀了她干爹,因为他们从地下变成了正大光明,当着我的面卿卿我我。”王兴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你知道不?当我用刀子捅穿她干爹心脏的时候,梧桐痴痴的笑,笑的格外的没心没肺,那一刻我知道在她的心里其实始终没有任何人,她要的只是给阎王复仇。”

“想通了就回家吧,好姑娘多的是,回头我帮你物色。”我靠了靠王兴的胳膊挑眉。

王兴憨厚的笑道:“不用了,梧桐现在真正属于我了,在中东的时候一颗炮弹炸毁了我们的营地,她的脑子受了很重的伤。救治好以后,她就失忆了,现在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仇恨,没有尔虞我诈,为了检测她是不是真的失忆了,这段时间我带着去了很多家著名的医院。”

“你..唉..”一时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个愚爱的傻兄弟,这家伙从小就是一根筋,不管对什么事情都一样。

“至于绑架安佳蓓的原因,我想以你的智商肯定早就猜到了,我也不多解释了,看到我后背的巨鳄纹身没?”王兴笑呵呵的问我。

我点了点脑袋:“看到了,挺霸气的!”

“你再好好看。”王兴坐直身子。示意我认真打量他背上的纹身。

我眯着眼睛认真端详了几分钟,才发现那只狰狞的巨鳄眼中,竟然有两个红色的小字“王者”,心脏猛地收缩了两下,王兴撇嘴道:“王者巨鳄堂。”

“傻狍子。”我一拳砸在他的胸口,咧嘴笑出声。

王兴扯开喉咙清啸:“老子回家了!”

“欢迎回家,我的哥!”我朝着他伸出手掌,他怔了怔,将手掌跟我紧紧攥在一起,抵挡医院,我们一行人手忙脚乱的将蔡亮抬下来跑进大厅里,我扯开嗓门大声喊叫:“医生,医生!”

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操着日语“叽里呱啦”的围向我询问。

“你们围我,干个鸡巴,赶快救救我兄弟啊..”我着急忙慌的指着被伦哥他们抬着的蔡亮喊叫。

我正喊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后腰一凉,接着一阵剧痛穿透我的整个身体,我艰难的回过去脑袋。看到一个女护士的手里攥着一把匕首,刀尖上还有我的血迹。

“我..卧槽,有埋伏..”我慌忙冲着哥几个喊叫,在我喊话的同时,包围我的几个医生和护士,一齐掏出匕首扎向我。我抬腿踹趴下一个家伙,前胸又被一个家伙剐了一刀,身子往下一拱,原地滚了几圈,那几个医生打扮的杀手一击得手后,齐齐朝着四面八方跑去。

“三子。三子,你没事吧?”王兴赶忙扶起来我,我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身体更是完全控制不住,直接挂在王兴的身上,两耳充满了嘈杂。随即慢慢闭上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