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8 河东狮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伴随着门外“王者天下..”一浪盖过一浪的呼啸声,我再一次慢慢闭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我被推出了重症监护室送进了特护病房,在被抬上推车的时候,我也迷迷瞪瞪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我就着急忙慌的要水喝,嗓子眼干涩的发疼,望着病房里一股脑冲进来的人,我虚弱的喃呢:“我还活着..活着吗?”

苏菲红着眼睛。披头散发的赶忙往我嘴里喂水,喝了差不多一大碗水后,我的脑子也清晰很多。

“把吗去掉,你活的好好的!”一个白大褂男人负手站在我床头,身手在我额头探了探,微笑道:“身体素质真好。”此刻他已经把脸上的口罩去掉,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脸,居然是苏菲的师父医生。

“师父..咳咳咳..”我微微挣动两下身体。

医生眨巴两下眼睛,又看了看病房里的其他人,摆摆手说:“先养着吧,后续需要怎么配合治疗,我都和菲菲和苍蝇交代过了,这次的伤去了你半条命,未来很长一段日子,你得保养。不然肯定会留下暗疾。”

“明白,谢谢师父。”我舔了舔干裂的嘴皮点了点脑袋。

这一次受伤真的是我距离死亡最近的一回,打出道到今天为止,到底受过多少次伤,住过多少回院。我自己都数不过来,可是没有哪次能让我比这回恐惧,我到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觉得一阵后怕。

病房里,苏菲小心翼翼的喂我一些流食。

伦哥、王兴、王瓅、白狼、孙至尊、鱼阳、苍蝇、田伟彤、肥波和拐子哥几个围成一圈。眼巴巴的望向我。

我费力的冲着他们撇嘴白眼道:“都特么瞅啥呢?整的老子好像动物园的小猩猩似的,你们花钱买票没?还有鱼阳,你怎么又偷偷摸摸的跑回来了?媳妇的事儿搞定没?”

“必须的必,哥这种帅小伙摆弄这点破事儿还不手到擒来嘛。”鱼阳呲牙笑了笑,拽着旁边的苍蝇道:“我跟你说,要不是我正好把苍蝇捎过来,这次你绝逼危险,不用太感谢我。”

“你俩会飞么?这么短的时间就从国内来了?”我不解的问道。

“大哥,你昏迷了两天一夜,我们就算蹬自行车也能蹬过来。”鱼阳拿毛巾替我擦拭了下脸颊,揪着脸道:“几天时间就瘦脱相了,腮帮子都快陷进去了,操特妈的,抓到那帮杀手,我一定会让他们感受一下什么叫怒火。”

“知道是谁干的不?”我喘息两口问道。

“咱们从岛国除了吴晋国也就哑巴俩对手,哑巴想要你活捉你,那只剩下吴晋国这条老狗了,你放心吧,我让俊杰他们去打听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王兴扫视我一眼。朝着苏菲笑了笑:“菲姐,你多陪陪他,其他事情交给我们来办。”

“对了,给罗权打电话,高低把老子差点挂掉的事情告诉他。不用他领情,起码得让他知道,我赵成虎是豁出去命在帮他完成任务。”我朝着伦哥道:“这把真是玩嗨了,到现在我两腿还发软。”

苏菲把一勺芝麻糊似的东西喂到嘴里轻声道:“罗权来过了,昨天你昏迷的时候。他来看过你,如果不是国内有急事喊他回去,他说想等到你苏醒。”

“已经..来过了?”我有些诧异。

苏菲点点头,伸手在我脸上轻轻的摩挲:“三儿,你太累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其他事情先放放,我师父说了,你的内心长期处于焦虑过程中,很容易引发心脑血管的病发。”

“嗯,我好好的歇着。”我听话的点点头,刚打算闭上眼睛,我又赶忙朝着哥几个交代:“这几天,你们暂时去鱼阳的公司,另外花重金买通医院的护士医生。告诉他们,不管谁打听,都说我还处于昏迷当中,孙子和小白受累,把隔壁的房间也包下来,咱们瓮中捉鳖!”

不管这次到底是谁想整死我,我相信如果听到我没死的消息,那家伙肯定不会放弃,只要我们耐着性子等待,总能抓到点阿猫阿狗出来。

“行了,这事儿你甭管了。”王兴咧嘴笑道。

“嗯。”我闭上眼睛静思,不到两秒钟,脑子里有翻滚出来几件事,再次昂头看向白狼问:“对了,那谁呢?童虎被哑巴带走没?”

“带走了。”白狼内疚的耸了耸鼻子:“兽只顾着跟哑巴缠斗。没来得及看住童虎,结果被那几个拎武士刀的青年给劫了,我不是他们对手,抱歉大哥。”

“小事儿,能抓他一次就能抓十次。”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兽的胳膊上受点小伤。需要养两天,哑巴也不轻松,脸被打的跟猪头似的,兽说如果继续拼半个小时,绝对能把哑巴的骨头拆了,可惜哑巴太狡猾,根本不给他机会。”白狼嘬嘴解释。

“拳怕少壮,如果朱厌和兽联手的话,应该可以捶哭哑巴。”我心里头翻滚起一个不成熟的小计划,又朝着孙至尊问:“骡子怎么样了?”

“醒了。基本无大碍,也和你差不多,需要躺一段时间。”孙至尊如实回答。

我点点头,快速盘算起来,骡子只要没挂。我们在东京的根基就还在,跟吴晋国掰手腕的时候不至于那么费力,另外经过这次的事情,相信骡子会诚心实意的跟在我相处,我看向田伟彤道:“老实蛋。楼盘的计划可以开始落实了,之前我坑了吴晋国不少钱,都在唐贵那保存着呢,需要流动资金就从他手里周转。”

我望向王瓅他们几个问:“另外阿瓅,佛哥怎么样了?到底找没找到?”

之前在酒吧的时候,我没顾上问具体情况。

“没有,我们一直晚他半拍。”王瓅叹了口气。

“啥意思?”我不解的发问。

王瓅抿嘴道:“我们去长崎,他正好离开长崎去了广岛,我们再到广岛,他又去了北海道。反正始终碰不到他这个人,不过根据一些监控录像看,佛爷没什么事情,活的好好的,像是在找什么人。”

“找人也不该一语不发啊。整的这叫特么啥事,光让人担心。”我不满的嘟囔。

我正喋喋不休的说着我想法的时候,旁边的苏菲“咣”一下将饭盆摔到床头柜上,掐着腰瞪向我怒吼:“赵成虎,你他妈还能不能老实休息了?非要逼老娘发火么?知道担心别人能不能担心下自己?你是属陀螺的么?刚开眼就准备转圈。”

“撤撤撤。大嫂咆哮了..”哥几个对视一眼,快速蹿出了病房,屋里很快只剩下我和苏菲俩人,我做贼心虚的挪揄望向苏菲:“媳妇..嘿嘿嘿...”

苏菲河东狮似的掐着蛮腰,指着我脑门低吼:“闭嘴。闭眼,闭脑,给老娘好好的休息!再废话一句,我马上抽你。”

“好哒。”我麻溜的闭上眼睛,不过心里甜滋滋的,很久没见到她这么霸气的一面了,这段时间虽然我们一直相濡以沫,但是不愠不火的就跟老夫妻有一拼,她越是吼我,说明越是在意我。想想我好像真有点受虐倾向。

半晌过后,苏菲轻声的呼唤我:“三三...”

我禁闭眼睛不吱声,生怕苏菲是在试探我。

“别装了,睫毛跳的跟什么似的,我知道你没睡着。”苏菲凑到耳边吹气。

“嘿嘿。就知道什么也瞒不过我冰雪聪明、活泼可爱的老婆大人。”我睁开眼睛,尴尬的咧嘴笑了笑。

“我问你,王兴回来,你为什么一句话没说他?你不怕其他人心里有意见么?”苏菲正经的坐在床边问我:“你昏昏沉沉的时候喊着要立遗嘱,没叫其他人,单单只喊我和雷少强、王兴的名字,你难道就不怕别人心里有意见么?”

“有个鸡毛意见,谁有没有能力有目共睹,我们难得时候,大家都不是瞎子。谁也看得到,记得刚立足崇州的那会儿,哥几个为了开酒吧省钱,买一盒盒饭的菜,然后再买几盒米,这样花一份钱,大家都能吃饱饭,这份感情不是其他人可以取代的,完全是我的潜意识。”

“可是王兴毕竟走毒祸害崇州,犯了很多错误啊。”苏菲又问我。

我笑了笑道:“可是你实际想想,他到底做过什么错事?离开王者是为了不和兄弟们对敌,走毒是为了把崇州附近的瘾君子、毒贩子全都集中在几个场子,媳妇儿,不止是王兴,就算其他人犯错,我也不会跳起来大骂。”

“为什么呀?”苏菲眨动眼睛,一头雾水。

我长舒一口气道:“脱了他们的衣服,你看看这帮虎犊子哪个的身上的伤疤少,哪个不是为了王者能够辉煌留下的。”

我俩正对话的时候,伦哥推门走了进来,表情严肃的出声:“三子,俊杰打听出来这次是谁偷袭你的了,你肯定想不到,我也愣了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