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9 点到为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干的?”我赶忙要坐起来,结果撑到了胸口的伤处,疼的我又“嘶嘶”两声躺了下去,抬起胳膊捂伤口的时候,我冷不丁发现自己左手上的小拇指好像又长回去了,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动起来虽然格外的僵硬,但好歹不用当什么九指神丐。

苏菲从旁边皱着俏眉埋怨我:“轻点折腾吧,你死了,我肯定带着念夏改嫁,到时候会有个男人代替你睡你媳妇,打你闺女。你自己看着办哈!”

训斥完我,苏菲又侧头笑眯眯的朝着伦哥说:“哥你们先聊着,我出去问问圆圆还有什么流食可以吃,见天的让他喝粥也不是办法,他身体还没好利索,我师父可是交代的清清楚楚,不能让他沾酒沾烟,你也不希望你兄弟病情加重,是吧?”

“放心吧菲菲,我肯定监督这个虎犊子。”伦哥面面相觑的挠了挠头。

“媳妇万岁!”我呲牙咧嘴的捧臭脚。

等苏菲离开以后,伦哥快速将病房门掩住。

“别整的神秘兮兮的,到底是谁要弄死我?”我提了口气问道。

“金三角。”伦哥从兜里掏出个眼药水瓶大小的小盒子放到床头柜上:“俊杰他们顺着监控查那几个家伙,结果还没轮上去抄人家的老巢,对方直接找上门了,并且还把解药丢给了俊杰,也不是什么职业杀,就是金三角的几个土鳖兵。”

“谁?金三角昆西?”我调门一下子提高了。

伦哥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干笑说:“嗯。对方除了给解药,还让俊杰给咱们捎句话,点到为止,谁也不是傻子!”

“好了一个点到为止,呵呵..”我咬着嘴皮冷哼:“这帮畜生差点点掉我的小命!可以确定确实昆西的人么?别特么被人挑拨离间了。”

“肥波和拐子去确认过了,可以证明绝对是昆西的手下。带头的是一个叫黎北的小伙,说起话来挺带派的,俊杰他们差点跟对方整起来,结果人家直接甩出来两颗麻雷子,使的套路跟小佛一模一样。”伦哥满脸忿怒的咬牙:“这帮狗日的挺狂的,不过始终在咱们的控制范围内。要是不行的话就让朱哥帮忙走一趟。”

“呼..”我吐了口浊气,摆摆手道:“这种小事不用喊他,对了这次我受伤朱厌为什么一直没露面?”

“他一直在病房外面守着,直到你确定脱离危险期,他才离开的,他说看到你伤成这样会忍不住想杀人。”伦哥低声解释道。

又闲聊了几句后,伦哥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点燃递给我:“就这一根哈,再多菲菲给跟我拼命。”

“真是我亲哥。”我感激的嘬了一口香烟。

时间差不多了,伦哥招招手道:“你先好好歇一段时间,其他事情我们想辙,几个金三角的生瓜蛋子,王兴和俊杰他们好好研究研究,应该可以收拾掉。”

“先不用碰他们,等过两天我能爬起来,再慢慢跟他们唠,我不怕被人怼,但是至少得知道为啥被人怼?是因为安佳蓓呢还是因为薛跃腾,又或者昆西心态发生什么变化了,想要反水。”我惬意的将最后一口烟吐出来,朝着伦哥交代。

“行吧,我会跟哥几个都说清楚的,对了蔡亮醒了,就住你隔壁,实在闲的没事干。你们哥俩可以玩石头剪刀布,谁输薅谁鸡八毛。”伦哥笑呵呵的将床头的烟灰打扫干净,老不正经的撇撇嘴后,就掉头走出去了。

“昆西要整我?因为啥?是觉得我绑了安佳蓓还是认为我把薛跃腾忽悠来了?从他安排手下给我送解药,看来应该是不想真弄死我?那他整出来这一场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虎着脸喃声嘀咕。

胡乱琢磨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苏菲拎着条内裤走进来,直接甩我身上:“待会自己换了,一天到晚埋汰的要死。”

“媳妇,你帮我换呗?”我贱嗖嗖的咧嘴。

“滚蛋,医院四周都有监控,你别一天没正经。”苏菲白了一眼。小巧玲珑的鼻子在空气中嗅了两下,脸色瞬间拉下来:“赵成虎你是不是有点赛脸啊?偷摸抽烟了吧?刚才从鬼门关出来,又打算把自己塞回去?我师父说没说?这段时间忌酒戒烟?你还想不想活了...”

接下来的半个钟头里,我被苏菲指着脑门骂了个狗血淋头,我乐呵呵的受着,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世界上有个女人愿意这么管着我、约束我,我的一言一行都跟她息息相关。

住院的日子挺清闲的,不用去操心那些鸡飞狗跳的屁事,也不用琢磨应该怎么套哑巴、吴晋国出来,经过酒吧门口的一役,“王者”的大旗也算彻底在东京城插上,虽然跟稻川商会、三口组那些本地土生土长的大势力比拼不了,但大部分人都知道有我们这一号人物。

鱼阳的传媒公司办的有声有色,听孙至尊说,鱼阳还准备请了几个岛国三流的小明星教姑娘们台风和气场,打算最近正式构建平台开始从网络上推广。

新宿区我们圈下来的土地,在骡子的联系下。也打算近期动工,不管从哪方面看,我们都处于欣欣向荣的局面,王者好像真的可以在东京城立足了。

大家刻意不再我面前提及缉拿哑巴的事情,只是不提,不代表不存在,我心里特别清楚,等到我出院的时候,就是我们双方再次枪对枪、刀杠刀开磕的时候。

哑巴是罗家扳倒周泰和的关键,所以我们之间这辈子打死都不可能是朋友,跟吴晋国的关系同样更僵,我和他之间的仇恨实在拉的太深了,也没用半点缓和的余地,我们之间早晚还有一战,一场不是他死就是我亡的血战。

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我胖了足足能有七八斤,笑起来脸上的肉都跟着乱颤,感觉身材在朝着胖子和田伟彤靠拢。等我差不多能下地的时候,我就忙不迭开始康复运动。

可能是工地马上要开工了,苏菲这阵子忙的晕头转向,经常是陈圆圆和杜馨然来给我送饭,对于这俩妞,我是由内到外的觉得尴尬。我们好像比朋友更近一些,但是又比知己差一些。

特别是我在抢救的时候,这俩人哭着喊着要进来看我一眼的画面一直从我脑海中回荡,只是越是这样,我越觉得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跟她俩对话。

这天下午轮上陈圆圆给我送饭,她进来的时候,我正跟蔡亮从地上光着膀子比拼俯卧撑,见到陈圆圆拎着个保温桶,陈圆圆盯盯的站在门口看着我俩,整的我心里毛茸茸的,我干咳两声爬起来:“不比了,算我输..”

“啧啧啧。今天是骨头汤还是乌鸡汤呐,真心羡慕BOSS的伙食,得了..我回房啃外卖去了,没人疼没人爱的日子不好过。”蔡亮坏笑着坐起来,朝着陈圆圆调侃一句,摇摇晃晃的往门外走。

“排骨枸杞汤。亮哥一块喝点吧。”陈圆圆这才臊红着脸走进来。

“别介了,BOSS的眼神会杀人。”蔡亮摆摆手,朝着我眨巴两下眼睛道:“刚才怎么跟我说的,这会儿再跟人家学一遍,啥事总得说明白,老吊着互相都难受。”

“就特么你话最多。赶紧滚犊子。”我朝着蔡亮撇撇嘴。

等蔡亮把房门关上,陈圆圆声音清婉的把汤放到床头柜上,朝着我低声道:“吃饭吧,刚才我问过苍蝇,他说你明天再复查一下,如果没什么大碍就可以吃点别的了,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不用那么麻烦,这就挺好的。”我干笑着坐到床头,端起保温桶,一拧开盖子,一股子清香瞬间扑鼻而来。我朝着她微笑:“圆圆,说实话你这手艺,在东京开家馆子,绝对能赚翻。”

“我学厨艺,只是为了让在意的人吃到美食。”陈圆圆颔首低头,两只手无意识的捏着衣角。像是有什么话跟我说,可是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咋地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我冲着陈圆圆轻声问道。

“嗯..”陈圆圆迟疑几秒钟,点了点脑袋:“成虎,等你伤好利索了,我就准备回国了,我爸让我回去。说是帮我介绍了个对象,让我回去看看,我已经是老姑娘了,再不想办法把自己交代出去,恐怕真没什么机会了。”

“尽瞎扯,才二十来岁。咋就叫老姑娘了,三十好几没婆家的女人多了去。”我不由脱口而出,说完以后,我又觉得有些不太合适,朝着她笑了笑:“对方是个啥条件啊?见到人没?这年头骗子多,你可得小心点..”

“嗯。”陈圆圆咬着嘴唇,闷闷的点了点头:“你没什么想和我说的么?”

我心脏冷不丁抽搐两下,挤出个微笑道:“一路顺风吧,等你出嫁的时候,我以娘家人的身份,送一份厚厚的嫁妆。”

这段时间的朝夕相伴,我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出来她和杜馨然对我的心思。不知道是苏菲过分放心我,还是有别的心思,即便这样,在这件事情上,苏菲始终没有多吭一句声。

陈圆圆的眼眶微微泛红,声若蚊鸣的喃呢:“其实。许多事情一开始就已经料到了结局,往后所有的折腾,只是为了拖延散场的时间罢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就转身离开了,我呆滞的盯着门口,之前准备了很多话,现在好像一句也没用上,没想到陈圆圆直接用这种离场的方式跟我挥手告别,我有些措不及防,心情也有些复杂。

一个礼拜后,我正式出院,出院的这天。外面晴空万里,天气特别不错。

哥几个全部一身正装来接我,没有大肆宣扬,就是两台路虎,一辆霸道,王者在岛国的全部势力悉数到场,骡子从银座一间豪华酒店订了几桌,为我接风洗尘,看了眼来人,好像唯独少了陈圆圆,我心底稍微有些落空。

吃罢饭,苏菲、杜馨然、田伟彤、骡子以及充当保镖的孙至尊和王瓅返回工地,鱼阳也领着佛爷一伙的哥几个回公司,只剩下我和白狼、王兴以及李俊杰小团队一伙人。

“下一步是散散心呢,还是干点正事?”王兴意味深长的问我。

我眼珠子转了几圈,低声道:“先去找昆西的队伍谈谈,我得把点到为止的大礼还回去,来而不往非礼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