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6 定计童虎!/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狼蹲在边上,点燃一支烟,微笑着道:“何苦呢兄弟?反正你早晚是要说的,多此一举受这么痛干啥?我告诉你哈,但凡我想知道的事儿,总能撬开对方的嘴,不跟你开玩笑...”

童虎咬着牙,额头上的汗珠子顺着脖颈往外潺潺直流,深呼吸两口:“你问问赵成虎...他..他应该明白..明白什么叫军人,我虽然变质了..甚至不配再称..再称自己为军人...可我..可我也是从绿营当中..当中走出来的,最起码的尊严不能丢。”

“那成吧,战士!你期待你的表演哈。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如果你能挺过十分钟,我放你离开,下一次见面。不用你吭声,我主动退让三步,拜你一声哥。”白狼冷笑着摸了摸童虎的脑袋:“希望你主子也同样拿你当回事。”

“呵呵..”童虎匍匐在地上,咬着嘴皮狠声道:“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我拭目以待喽!”白狼扭过脸脑袋,朝着我使了个眼色,我们一行人一块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以后,白狼拽着我又往旁边走了十几米,完事压低声音道:“大哥。这小子挺狠的,而且是个老手,单纯的诈唬和折磨很难从他嘴里套出来话,咱们得琢磨点别的法子。”

“啥法子?”我歪了歪嘴问道。

“咱们这样...”白狼眼珠子来回转了几圈,凑到我耳边嘀咕了几句。

我听完以后,沉思了几分钟,看向白狼道:“其他的都好办,唯独是怎么让童虎相信,是哑巴的人要整死他?这个特别有难度啊。”

白狼摊了摊双手,无奈的笑道:“大哥,那些事情是靠你来整的,我使不上力气,童虎是军人出身,对军人肯定相当的敏感,咱们就算让李俊杰他们伪装,肯定也会露出破绽,所以还必须得是军人干,至少是熟悉军人作息规律的,我寻思咱们只要能装的逼真,童虎肯定会跪。老老实实的把所有事情告诉咱们。”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摆摆手道:“你先去准备吧,给骡子打个电话,让他配合你。其他的事情,我来想办法,能找到帮手最好,实在找不上帮手的话。我来想办法!”

白狼“嗯”了一声,开始拨打电话。

我站在原地沉思了差不多一两分钟,最终还是拿出手机拨通罗权的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罗权玩世不恭的咧嘴笑道:“喂。傻逼虎,怎么滴了?是不是又惹上什么麻烦事了?”

“权哥,我需要组织帮忙,给我安排至少两个正规军人!”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可能是听我语气严肃,罗权沉思几秒钟,问我:“着急么?”

“特别急!关系到我能不能套出来哑巴在哪,如果可以的话,让盟友最好十分钟之内跟我碰面。”我深呼吸两口出声。

罗权低沉的出声:“现在卫戍区有三个在东京执行任务的老炮。他们不属于我管,但是我可以假借司令部的命令去跟你碰面,不过你必须得跟我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没问题,另外这笔投入,我肯定能收到应有的结果,否则的话,我不敢让他们去找你。”

“罗权!”我瞬间提高嗓门:“罗权。我想骂句草泥马,你有意见没有?”

罗权怔了怔,半晌后沉声道:“没意见!”

“我他妈为你卖了多少回命,你自己心里有点逼数没有?”我扯着喉咙怒吼:“你现在跟我扯正儿八经是吧?老子现在就明白的告诉你,任务我不干了,老子现在就回国,你想枪毙也好,想终身监禁也罢,我都认了,就这样吧!”

“三子,你他妈又抽什么风?我刚才不是答应你了么?只要你能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我马上给你拨人。你是咋地了?”罗权也有些急眼,怒气冲冲的跟我对喷。

我歇斯底里一般的咆哮:“我要不是疯了,会答应你去他妈的金三角,会答应你傻逼呵呵的来东京么?罗权你摸摸良心问问自己。这么久以来兄弟差过你什么事没?需要我卖命的时候,我缩过脑袋没有?可你又是怎么对我的?罗家又是怎么对我的?”

罗权沉默了足足能有五分钟,低声道:“对不起三子,让你受委屈了,需要我怎么干,你直接说吧。”

“权哥,我有一个要求,我不管你使什么法子,让雷少强肩膀扛上少尉军衔,再有就是给我的王者注册,成为上市公司,你就告诉我。行还是不行?”我梗着脖颈怒吼。

“行!草泥马的,我马上去办!满意了吧?”罗权也扯着喉咙喊。

“那让那三个卫戍区的老炮马上到新宿区维也纳大厦附近的工地来找我,老子明摆的告诉你,他们的安全我不负责!”我深呼吸两口出声。

罗权沉寂几秒钟。朝着我笑骂:“你狗日的,要要替王者收点资本才是真的吧?”

“我替我家拿点报酬还不应该么?”我撇撇嘴轻笑。

“傻逼,草泥马!老子等你顺利回国。”罗权咒骂一声。

我冷哼一声笑道:“放心吧,我回去以后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揍你!”

晚上,八点四十左右,我们将满身是伤的童虎拽近车里,临上车以前,白狼给童虎注射了一支杜冷丁,目的就是让你保持清醒,不至于昏迷过去。

“赵成虎,你要带我去哪里?”童虎微闭双眼,虚弱的问道。

“我给你安排了几个环球小姐,带你享受生活,你信不?”白狼扯着童虎的头皮嘲讽的吐了口唾沫。

半个小时后,新宿区曼陀罗道一间规模特别大的二手车行的车库门里,童虎被我们从车里提溜出来。

仓库内部。停着一辆辆翻新的豪车,空气中弥漫着油漆散发的甲醛味道。

“你领我来这儿干啥?”童虎身上有伤,所以脸上没有啥血色的冲周天问道。

“虎哥,我再给你个机会。你告诉我,哑巴到底藏在哪,我让你马上从这儿走出去。”白狼背手说道。

“我操,你之前把钢管插进我腿肚子里,我他妈都没吐口!你把我领这儿来了,我就说了?”童虎一愣,撇嘴回道。

“坚持是呗?”白狼停顿一下又问。

“要不,你再捅我几钢管?”童虎皱眉反问,脸上满是嘲讽。

“汉子,我服你了!往左转,有个后门,门没有上琐,你从那儿能走,也就十来分钟,可以离开。”白狼拍了拍童虎的肩膀,随即招呼我们一声扭头就走。

童虎站在原地呆愣,脸颊疑惑,没有吭声。

我们一行人刚刚走出去没几步,一辆摩托车突然呼啸着,径直冲进车库里,接着摩托车上的两个青年拿出手枪,照着我们“嘣,嘣..”就是一顿攻击。

我们几个全都闪躲不及,惨叫连连的跌躺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接着摩托车上的两个青年,抱枪朝着静立原地的童虎也叩动了扳机,童虎原地几个“驴打滚”,快速朝着车库的后门方向逃去..

摩托车上的两个青年,二话不说奋力直追。

等他们一甘人逃走以后,中弹的我们几个人才慢悠悠的坐起来,我捂着胸口上的“伤口”咒骂:“罗权找这两个家伙真是够傻逼的,其他喊句口号啥的,两人跟特么哑巴似的,一语不发!”

“大哥,将就点吧,越是这样,童虎越容易上套,放心吧,他最后给咱们的汇报,绝对无与伦比。”白狼咧嘴笑道。

“希望如此吧,鱼阳他们就位没有?”我侧头问道王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