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8 放权/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田总电话里的语气挺着急的,咱抓紧时间过去一趟?”骡子摇了摇脑袋。

我想了想后,朝着李俊杰道:“俊杰你带着黑皮他们和骡子过去看看吧,注意方式,能用嘴的时候,尽量少动手,处理完事以后,你们哥几个就留在工地吧。”

李俊杰下意识的点头,点完头以后又觉得不妥,看向王兴干笑:“兴哥,你看这事儿...”

“三子的话就代表我的话,往后他有什么指令,你直接履行就成,我特码都是他旗下。”王兴撇撇嘴摆手道:“你们现在的身份就一个。王者巨鳄堂的人。”

“明白了兴哥。”李俊杰松了口气,招呼上哥几个跟着骡子就准备走人。

“骡子,骡哥,留步留步..”鱼阳三步并作两步的揽住骡子的胳膊肘,贱笑道:“骡哥。这家二手车行是咱自己的产业不?”

“你要干嘛?”骡子警惕的耸了耸脖子。

鱼阳搓着两手,猥琐的吧唧嘴:“没啥大事,我瞅车库里停着两辆兰博基尼,还有那两台宾利,你看兄弟的事业现在也算蒸蒸日上,嘿嘿嘿..”

“你想要啊?没问题,咱都是自己兄弟,我算成本价给你,不过提前说清楚哈,有辆兰博基尼是废的。只能看看外表哈。”骡子挺大气的摆摆手道:“没别的事了吧鱼总?”

“我要个鸡八,传媒公司都快把我的棺材板掏空了,哪还有闲钱摆谱,我意思是,我瞅你家好车挺多的,回头让我手下的姑娘们来这头拍拍视频啥的,现在的人就喜欢看炫富,看装逼,我整几个小妞开豪车,拿钞票点烟,肯定能火。”鱼阳叼着烟卷出声。

“槽,这事儿啊,小问题,这是车库钥匙,啥时候需要你啥时候自己过来就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骡子很豪爽的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丢给鱼阳,完事跟我道了声别,领着李俊杰他们就走人了。

“真特么敞亮,几千万的豪车说丢给我就丢给我,好兄弟讲义气!”鱼阳目光呆滞的望着骡子的背影,哈喇子都淌到了嘴边,就差冲过去给骡子舔鞋面了。

“傻逼,你慢慢陶醉哈,我们先撤了。”我拍了拍鱼阳的肩膀,领着王兴、白狼也往门外走。

“赶紧滚蛋。耽误老子的创作灵感。”鱼阳不耐烦的摆摆手,念经似的自己嘀咕:“可以拍个宾利痴汉,再整个炫富砸车,那点击率肯定蹭蹭蹭的往上猛蹿..”

“骡子这个人你感觉咋样?”坐进王兴的“4x4”里,我打着哈欠问道。

王兴抽动两下鼻子轻笑:“会做人也会办事。就是小心机太多,比如刚才当着咱们面装的好像挺义薄云天的,回头就给马仔递眼色,另外他那个车库里的所谓豪车都是垃圾,基本上没有能开的。我估计狗日的就是为了装排面的,整个车库里的车合到一块顶多也就一两百万。”

“是啊,你小子心眼贼多,这也是我一直不愿意让他掺进工程的主要原因,鬼知道狗日的会不会中饱私囊。”我点了点脑袋。

王兴笑道:“人无完人。不要总瞅着他的缺点看,你会觉得顺眼很多。”

“不愧是干过雇佣兵的人,说话一套一套的,厉害了我的兴。”我坏笑着抛给他一支烟。

“接下来去哪?”王兴打着方向盘问我。

“回工地吧,放权以前,我得看看他们到底多大能力。”我疲惫的倚靠在座椅靠背上,可能刚出院的缘故,我现在的精神明显赶不上过去,没怎么折腾就开始觉得累。

“把俊杰他们丢到工地,你是打算叫他们赚一笔吗?”王兴侧头问我。

“嗯呐。这段时间没少使唤他们了,再不给点好处我怕哥几个心里不爽,另外你既然把他们带回王者,就说明是想要漂白他们,俊杰的人品没问题,我也乐意跟他处,只要能力到位,我肯定给他们舞台,另外亮哥、伦哥都是咱家的元老,总从工地鞍前马后的也不合适。回头你交代俊杰,适当的给两个老哥哥点好处。”我认真的点了点脑袋。

“嗯。”王兴侧头看我说:“只是这么整会不会让其他人心里不舒服啊?俊杰他们才刚加入就有财路,肥波、拐子他们也在你身边时间不短了,现在整天都从鱼阳的公司窝着,难保有意见。”

“他们不是吃这碗饭的料,就算丢给他们干,他们都够呛愿意去工地,另外他们是佛哥一系的,算起来跟咱只是朋友,我老指使不合适,等找到佛哥,看看他啥意思再说吧。”我笑着摆手:“大家都有点事情干,生活才不至于枯燥,也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都赚到钱了。干起事来才能更卖力,这玩意儿就是相辅相成!”

“你心里有谱就成,别回头因为这点破事,把关系处坏了。”王兴也没有再多言语。

自打王兴回归以后,我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至少睡觉的时候不会从梦中惊醒,完事绞尽脑汁的琢磨应该怎么办,王兴虽然没什么大智慧,但是做事兢兢业业,有他在身边,少很多麻烦。

尾随骡子他们来到工地,我故意让王兴把车停到隐蔽的街口,坐在车里打量,工地的门口几乎被一大票小混混给包围了,门口斜停着十多辆摩托车,几个红毛绿尾巴的小青年梗着膀子跟田伟彤叫板,田伟彤领着蔡亮、伦哥和一大票工人跟那帮混子对峙。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只要是开发工程就总会引来一大批想要赚点好处的盲流子,这帮盲流子不算什么黑涩会,充其量就是群无根无蒂的九流混子。堵门口的目的就是想要拿点清洁费,正常情况下,开发商为了避免麻烦,都会打发叫花子似的丢给他们点钱。

这种小混混没什么实质的战斗力,也肯定不敢和骡子这样的挂牌黑帮为敌。但是不给他们钱会比较麻烦,比如给工地拉土方的大车轮胎可能突然爆炸,又或者偷你点钢筋水泥什么的,总之很耽误工地的进程。

今天堵我们工地的这帮混混,看上去人数挺多的,应该是新宿区比较庞大的赖子团伙,骡子从车里刚一下来,扯着嗓门就开骂,骂的是日语,我们也听不明白具体啥意思,不过眼瞅着那帮混混全都往后退,我心说骡子在东京城还是相当有影响力的。

接着从混混堆里走出来个扎着小辫的青年,青年看上去挺社会的,一身漏洞的乞丐装,耳朵上扎的耳钉比苏菲的都多,恭恭敬敬的朝着骡子鞠躬,说了几句什么,骡子甩手就是一巴掌呼在那青年的脸上,再次破口大骂。

青年点头哈腰的“嗨,嗨”了几声。摆摆手招呼堵在门口的一甘小混混撤离,临走的时候我看到那青年眼神阴鸷的瞟了一眼工地,然后翻身上了台大马力的摩托车。

“这就搞定了?”王兴玩味的笑了笑。

“麻烦开始了!”我心里忍不住咒骂骡子是个猪脑袋,这种九流社会崽儿,别的没有。就是不缺时间和死缠烂打的精神,本来他们只是想拿几万块钱的生活费,骡子不但没给钱,反而当着人家那么多小弟的面甩了几巴掌,我都可以预测到,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工地将会遭遇各种小麻烦,对方怵的只是骡子,可骡子绝对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的蹲在工地盯梢。

如果骡子下车以后先是训斥一顿这帮混混,完事再多少甩给他们点钱,麻烦肯定就解除了,可这家伙仗着自己牛逼,愣是撅了人家的财路,以后这群混混还怎么去别的工地要钱,于情于理,他们都肯定还会再回来的。

骂走一群混混,骡子牛逼哄哄的上车走人,只留下李俊杰哥几个从工地门口和田伟彤交涉了几句,正说话的时候,一大堆摩托车又呼啸着返回工地,先前那帮混子果然再次回来了,回来以后这群混混也不生气闹事,就是一个个叼着烟蹲在工地门口不让大车进进出出。

“看吧,就这样的滚刀肉,腻歪也能把人腻歪死,工地打电话喊骡子来,他们肯定撤,骡子刚走,他们又能马上回来。”我吐了口浊气。

寻思着下车看看,不行就掏点钱把这群滚刀肉给打发走,我刚打开车门,就看到李俊杰从一个工人的手里接过来一把铁锹,招呼上黑皮几个人,把挡在正门口的一台摩托车“啪啪..”给砸了个稀巴烂。

几十号小混混“呼啦”一下就围上了李俊杰他们,骂骂咧咧的看似要开仗。

“咦?有点意思了,再看一会儿。”我二次坐回车里,笑眯眯的瞧起了热闹,以李俊杰的本事别说砸车,当场砸几个人都跟开玩笑似的简单,可他没有这么干,反而砸了辆无关紧要的摩托车,我想看看他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