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1 今天我的刀限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晋国冷笑道:“赵成虎,你知道今天你们在乐天大厦袭击了谁么?”

“老铁别扯淡哈,我压根就没听过什么乐天大厦。”我不屑的撇撇嘴嘲讽,吴晋国真是个狗篮子,用这种方式套我,如果我一旦承认,他再整个电话录音,袭击政府官员的罪名我们就坐实了,届时肯定要面临岛国警察的疯狂抓捕。

现在岛国方面可能只是立案侦查,就算吴晋国使再多的手段。我们顶多也就是个嫌疑犯,他再大个脑袋,也不可能游说整个岛国的警察通缉我们。

“呵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吴晋国很低端的激我。

我舔着嘴唇微笑:“我一直这么怂啊,我孙子被人废了,我一点辙没有,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的抹眼泪,使点狗鸡八用没有的小手段,唉..我是个怂逼!”

“赵成虎,我槽你尼玛!你敢告诉我,你现在在哪么?”吴晋国立时间如同一只被点燃的煤气罐一般,声嘶力竭的叫吼起来。

“不太敢,要不你告诉我,你在啥地方猫着行不?我过去给你拜个晚年。”我从容的笑道:“搁自己家的地盘你都发颤,你说你还能干点啥?”

吴晋国沉默几秒钟,恶狠狠的出声:“我在刚刚被你们砸掉的夜总会门口,你来吧,咱俩见一面。”

“你走运了宝贝儿,今天我的刀限号,选个最舒服的跪姿等着我哈。”我讥笑着挂掉了电话。完事赶忙将电话卡取出来,丢出车外,又重新换上一张卡。

吴晋国在东京到底有多大的能力一直都是个未知数,我生怕狗篮子可以通过电话定位锁定我的位置,挂掉电话以后。我沉思几分钟,又拨通骡子的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我直接出声:“骡子,是我!”

“虎哥,你可算打电话了,急死我了...”骡子焦躁的说道:“你们今晚上是不是闯大祸了?警视厅来了不少警察问我哥几个的下落,我一直装聋作哑来着。”

“辛苦了兄弟,这事儿和你无关,你安安生生的该干啥干啥,工程那边你全权接手吧,前期的投资算我送你的礼物,有什么困难到时候咱再联系。”我语气轻快的说道。

骡子也没有矫情,语速飞快道:“虎哥,那我在法国的亲戚拜托你们多照顾了,这边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做的吗?”

“法国的亲戚?”我轻声喃呢着重复一遍,骡子的家属全都作为人质在石市,啥时候法国又蹦出来亲戚了?

很快我想明白了原因,骡子身边怕是有警察或者是什么人在监督,说话不方便,想要通过这种方式通知我。一直以为如果我出事,这小子铁定第一个反水,没想到他还是挺有情义的。

我笑了笑说:“帮我联系个回国的蛇头,我凌晨四五点左右在江户川区的第六大道等你,这事记得给我办明白的。回头好处少不了你的。”

骡子以为我没听出来,又干咳着重复:“这些都是小问题,虎哥你记得照顾好我在法国的亲戚哈。”

“放心吧,我好他们就好,我在江户川区的第六大道等你哈。”我意味深长的叹息一声。挂掉了电话。

“大哥,咱们现在去江户川区?”白狼边打方向盘边问我。

我迅速将电话卡再次拆下来丢掉,摇摇脑袋道:“不去,骡子怕是被警察给囚起来了,这小子还算仗义没有卖咱们。待会下国道,返回新宿区,咱们再找几个吴晋国的小场子开砸。”

“会不会很危险啊?”宋子浩低声问我。

王瓅虎着脸,瞪了一眼宋子浩:“不危险,咱们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吗?”

“千里走单骑就跟咱们现在一样,没有外援,没有任何帮助,能靠的就是自己的双手和兜里的刀枪,记住了,往后再遇上同样的情况。谁的话都不要信,哪怕是我,懂没?”我眯眼看向宋子浩和大伟。

假如这次我们能活着离开东京城,我相信这俩孩子绝对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很快能蹿至王者二代里佼佼者,这种经历不是花多少钱,或者打多少场架可以换来的。

两个少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脑袋,大伟横着脸,给自己鼓气:“咱们一定会平安离开东京城。”

“三哥,你的意思是咱们走鬼怒川离开?”王瓅皱了皱眉头问我。

“嗯。龙田一郎的身份绝对他肯定不会和岛国官方合作,另外他几亿资产还在金融街,他可以拿我当傻篮子,绝对不会让自己的钱打水漂,这家伙比谁都现实。”我点了点脑袋。

折回东京以后。在白狼的带领下,我们又连续打砸了吴晋国的几家夜场,放火烧了他下面的两间小公司,给人一种王者的人全员出动的感觉,让稻川商会根本应接不暇。

又点了吴晋国一间小型的贸易公司。我们几个人再次驱车离开,此刻的时间差不多将近凌晨四点,我长吁一口气道:“去鬼怒川吧,弟兄们现在应该都撤出东京了,咱们也走..”

整整折腾了一宿,大家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特别是宋子浩和大伟两个虎犊子这会儿更是累的双手双脚都跟着不住打颤。

我使劲揉捏两下自己的酸痛的小腿肚子叹气:“这趟东京之行是真他妈窝囊,除了废掉杰西那个小狗篮子,正经事一点没进展,操!”

“大哥,不用太上火,咱们虽然没啥收获,可吴晋国和哑巴其实更憋屈,成X战区最少损失了两个班的精英,吴晋国更是把儿子都给赔出来了,我不信他还有心思再造个种。”王瓅满脸抹黑的朝着我咧嘴笑。

白狼接话道:“况且下一步,咱们就开始掌握主动权了,只要一回国,吴晋国和哑巴谁好使?吴晋国想报仇肯定的跟狗似的撵回来,哑巴也绝逼得回来。咱想抓他,他何尝不想抓咱。”

“没毛病,小白说的对。”王瓅憨厚的笑了笑。

“阿瓅,等回国以后我高低给你找个媳妇,然后置办点正规产业,这几年你太辛苦了。”我拍了拍王瓅的肩膀,又看向白狼微笑:“你以后就老老实实的护在念夏身边,都轻松两年吧。”

王瓅这几年属实不易,从金三角到东京,我敢说整个王者的兄弟没有谁比他玩命的次数多。白狼虽然后加入,可是为我为王者挂的伤也不少,甚至脸都被毁容了。

鬼怒川是一条流经岛国关东北部的河川,据说这地方峰峦叠起,水流湍急。因为河岸边有不少温泉被开发成了旅游景区,每年到这地方游玩的外国旅人数不胜数。

出发前,我们放弃了陪伴征战一宿的本田奥德赛,王兴又高价从别人手里买了一辆藏青色的斯巴鲁,抵达风景区附近的公路口,我示意白狼先不把车开进去。

而是拨下龙田一郎的号码,我们一宿没睡,他貌似也一宿没合眼,电话很快接通,龙田一郎声音沙哑的出声:“三弟,你是真有种,全城通缉你,你愣是砸了吴晋国十三家场子。”

“今天我的刀限号,要不然早就剁下来吴晋国的狗头了,我都不知道我们到底砸了几家场子,你比我还门清,看来这一宿赤军的兄弟也没闲着哈。”我笑呵呵的调侃他:“现在吴晋国和哑巴什么情况?”

“不知道,他俩完全隐身了。”龙田一郎很狡猾,到现在为止都不乐意交恶我们哪一方,转移话题道:“你们准备离开了吗?”

“是啊。没办法..祖国在召唤。”我嬉皮笑脸道:“安排你的人跟我们见面吧,我们在风景区的停车场内,白色的奥德赛,老龙咱们可是朋友,这种时候你要坑我的话。咱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你的钱拿不到不说,肯定要面临王者的疯狂反扑,另外我老板也没那么好说话,你可以随便打听我俩的感情。”

“事情轻重我懂。三弟你要老这么威胁我,就没什么意思了哈。”龙田一郎明显有些不悦。

“我也是没办法啊,事关人命的大事儿。”我抽搐了两下鼻子。

放下手机,我再次将卡取出,朝着王瓅点点头:“你步行去停车场,确定没什么尾巴后,再把人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