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4 战刀未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顶之上,我们哥几个上气不接下气的面面相觑对望,确实如同王瓅猜测的那样根本没有任何退路,上山下山全都是那一条杂草遍布的羊肠小道。

从峰顶上站直身体就可以直接看到山下湍急澎湃的河水,白花花的浪花翻动,水流冲击在石头上泛起的响声,沉闷、压抑,宛如我们此刻的心情,从峰顶到河水的距离大概得有二十来米,大概有八九层楼那么高。

我呆滞的咽了口唾沫。脑子瞬间“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狗日的岛国人,没开发完善搞鸡毛的风景区,我操全岛国人的三大爷!”宋子浩捶胸顿足的臭骂。

“大哥,咱还能出去吗?”大伟双眼空洞的望向我。

我使劲捏了自己大腿两下,叫自己竭力保持清醒,长出一口气道:“肯定可以,你们是健健全全来的岛国,我就得把你们一指不少的带回去,谁他妈也别慌..”

我掏出手机拨通龙田一郎的号码,那边看来也很关注我们,几乎是秒速接起,不等我开腔,龙田一郎直接机关枪似的解释:“三弟,不是我露的信儿,是你们买车的时候被摄像头拍下来了,然后吴晋国利用警视厅的关系定位你们的那辆斯巴鲁。”

“这帮悍匪全是吴晋国的人?”我朝着龙田一郎问道,又瞄了一眼那条山间小道,此刻已经有不少手电筒的亮光闪现,看架势是奔着山顶方向而来的。

“差不多吧,还有部分哑巴的兵。我听说吴晋国把他在中东地区混雇佣兵的一个侄子给拉回来了,那帮家伙的信息我们一点都不知道。”龙田一郎快速说道。

“老龙,我现在在一座不知道叫啥玩意的矮山顶上,吴晋国的人马上撵过来了,没有任何退路。如果你曾经拿我当过一分钟的朋友,安排你的人到河里去接应我,能活下来是我的运,溺水身亡是我的命,不论你帮与不帮,我都感激你,你的那笔钱会一毛不少的回到你手里,就这样吧...”

我将手机砸在石头上,然后又用脚用力跺了两下,一脚踢下峰顶,朝着哥几个道:“来吧兄弟们,把枪里的子弹打光,完事咱们手拉手跳下去,赌命争运,记住了,谁他妈也别撒手!”

“是,三哥!”

“是,大哥!”哥几个纷纷站起身子,攥紧手里的家伙式指向山路上的手电筒,余光中我看到宋子浩和大伟吓得泪流满面。尽管如此,两个孩子仍旧坚定不移的抱起了手里的铁枪。

“三..二..一..开磕!”我抿着嘴唇,一声厉喝。

“嘣,嘣!”的枪声瞬间在山顶乍响,半山坡上立时间传出几声惨嚎。接着就听到有人叫吼:“赵成虎在山上,快抓住他!”

十多个人冒着我们稀疏的弹雨冲了上来,折腾了一宿,我们本来就没多少弹药,还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哥几个手枪的就发出“咔咔”卡壳声。

很快那十多人已经登到了我们对面,跑在最前面的几个家伙手里抱着几杆微冲,吴晋国藏在人堆的后面大吼:“赵成虎,咱们谈谈,我没心思杀你。只要你束手就擒,我保证其他人一条活路!”

他说话的功夫,我们哥几个手拉手的站到了一起,此刻天色完全大亮,从东边的方向缓缓升起一轮鸽卵大小的火光。

“呵呵..天亮了!吴晋国你记稳了,这次只要我不死,你和周泰和永世不得安宁!”我轻蔑的吐了口唾沫,猛然提高嗓门“跳!”

吴晋国歇斯底里一般的嘶吼:“操特妈的,快干死赵成虎!”

一瞬间站在前排的几个壮汉抬起了手里的枪管,与此同时站在我两边的白狼和王瓅几乎同时扑向我。推着我的身体,我们几人一起跌落山崖。

“嘣,嘣..”几声枪响,白狼和王瓅的身体暴起一团血雾。

“嘭!”的一阵巨响,我们几个掉进了湍急的河水里,溅起几朵巨大的浪花,吴晋国一伙人仍旧没有放过我们,端着枪从河里又是一顿射击。

河水流的很快,几乎是一晃眼的功夫,我们就被冲出去七八米远。山顶上的扫射对我们没能构成太大的威胁,我的身体在水流当中横冲直撞,脑袋撞在水里的石头上,磕的我迷迷糊糊,我始终抓着两只手。一刻不敢松开。

随着激流飘出去大概三四分钟,我猛然感觉身体一怔,胳膊就被拉直了,同时我的另外一只胳膊也迅速被绷直,我使劲扬起脑袋。才看到大伟拽住了岸边的一株小树。

“哥哥们,谁还活着...”大伟死死的拽着小树枝干,脸色苍白的朝着我们喊叫。

“我活着..”跟大伟手拉手的是宋子浩,他快速从水里探出来脑袋回应。

宋子浩的另外一只手拉着的是白狼,白狼喘着粗气出声:“我也..我也活着...”

白狼的手里拽着是我,我咬牙切齿的喊叫:“我也活着!”

这样说来,我拽着的就是王瓅,“王瓅,你他妈有事没有?”我慌忙看向我手拽着的那边,王瓅整个身子淹没在水里,半晌没有露出头,我满面泪痕的大吼:“阿瓅,别他妈吓唬我,说句话,行不行?”

我的声音很快被急促的水流被盖过,王瓅仍旧一声不吭,我这才注意到王瓅的身边的水面不住的往荡起红色,不过很快又被急流给冲淡,刚才在推我下山的时候,王瓅受了伤。而且伤势还不轻。

“马勒戈壁得,别他妈给我装死啊!兄弟,你给我句话行不行?”我想要晃动两下胳膊,可是根本使不上任何力气。

河岸边还不足杯口粗细的小树承受着我们五个人的重量,绷的笔直,发出“噼啪噼啪”的响声,泥土被迸出来很快,已经露出了埋在土地的不算太粗的根芽。

“大哥,我拽你们上岸!全部都要撑住啊!”大伟怒吼一声,我感觉我们的身体在一点一点朝着岸边靠拢。大家也竭力朝着岸边滑动,不过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听到岸边“吱嘎”一声,小树跟着晃了晃,感觉随时有可能被连根拔起。

“咳咳咳..松手!”被我一直薅拽的王瓅突然从水中抬起脑袋。脸色变得白刷刷的,冲着我摇头:“松手吧三哥..”我看到鲜血从他的胸口和肩膀上流出,接着快速流逝。

“松你麻痹,咱们能上岸,龙田一郎的人肯定会过来,再坚持一下!”我身体顿了顿,拨浪鼓似的摇头,满脸全是水迹,分不清到底是泪痕还是水珠。

“我的腿也伤了,根本游不到对岸,松手吧三哥,我现在完全是累赘!”王瓅胸口剧烈起伏,枪眼上的血迹越流越多:“再拽着我,谁也活不了,那颗小树受不住五个人,这是命,老天爷是想告诉咱,今天必须得有人留下。”

“留个鸡八,咱一起来的就得一起回去,能一起走。肯定可以的!”我死死的咬紧牙关,用力的攥紧王瓅的手。

“大哥,扛不住了,树马上要断!”最前面的大伟根本听不清王瓅和我的对话,声嘶力竭的吼叫:“大家都用力游啊!”

随着大伟的呐吼。我感觉我们再次朝后抻动一下,我们好不容易滑出去几米,一瞬间又退后回来。

“松开吧三哥,这是命!”王瓅仰脖叫吼。

“我不松!兄弟你也别松好吗,我求你了..”我使劲摇晃自己的脑袋。

“这声兄弟值了。”王瓅满脸笑容:“当初我带着恶虎堂的兄弟立足金三角的时候。昆西曾经问过我,我现在有人有势,为什么还要听命王者,我那会儿想不明白为啥,可是后面我琢磨清楚了,因为我是王者的人啊,一声王者,一生王者,从跟你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你许我人前辉煌,我为你开土扩疆!这几年,我值了!”

说话的时候,王瓅朝着咧嘴笑了,笑的格外的没心没肺,一刹那间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

我脸上的泪水如同下雨一般的滑落,哽咽着低吼:“兄弟,别他妈干傻事!”

“吴晋国,我草泥妈!我死之后,战刀未冷!待我王者战士集聚,定将屠戮稻川满门!我王者必定荣耀天下!”一声悲镪的怒吼,传遍山涧,王瓅一口咬在我的手背上,拿另外一只手使劲掰开我的指头。

“阿瓅!”我感觉手腕上的压力顿时一送,随即泪如雨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