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9 想吃肉,先挨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服务生僵持了几秒钟,接起银行卡,快速朝着楼上跑去。

大概五分钟左右,大厅的屏幕上,出现一行红色的电子文字,再配上爆闪的灯光,显得相当澎湃,梳着爆炸头的DJ手握麦克风从舞池上蹦下来,往后场走,接着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046桌的老板祝愿..祝愿一号桌的朋友家人早登极乐世界!”

“卧槽尼玛小黄。你给老子滚出来!以后别特么让我在刑城再见到你!”一号桌那帮盲流子顿时爆了,一个个梗着膀子就蹿了起来,周围立马传来了哄堂大笑声,几个酒吧保安赶忙走了过去。

“围我干个鸡八!”脸上扎着几个鼻环的小伙暴戾一巴掌扇在一个保安的脸上,骂骂咧咧的怒吼:“让罗胖子滚出来,我槽特个妈,看来这场子他是不想好好干下去了!”

“046是哪一桌?给老子站起来!”另外几个跟班,举起酒瓶子咋咋呼呼的咆哮。

几个保安敢怒不敢言的小声劝阻,宋子浩横着膀子站了起来:“柿子哥,是不是有点玩不起了哈,人家酒吧就靠这种方式赚钱,有能耐你也甩钱骂我娘,你甩多少,我三倍还回去,你看咋样?我穷逼一个,臭擦鞋的,呵呵...”

“小逼崽子,你跟我赛脸呢?”叫柿子的小青年领着七八个同伴,呼呼啦啦的围到了我们桌前,一个染着黄毛绿尾巴的跟班举着啤酒瓶指向宋子浩叫骂:“你特么混哪的?敢跟我们得瑟!”

一直憋着一口气的大伟。直接抄起桌上装冰块的小铁桶,照着那个小伙的脸“咣”的一下就砸了上去,梗着脖子怒吼:“得瑟怎么滴?草泥马,你要杀人是咋地?”

大伟动手的同时,宋子浩身子往前一倾。一个垫步冲上去,一把薅住柿子的头发,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掴了上去:“黑涩会是吧,操你爹得,来让我看看你哪块黑!”

“去尼玛得,给我干他俩!”柿子一把推开宋子浩,胳膊往前一抡,又是一个猛子扎向了宋子浩,大伟眼尖手快,从桌上又拎起一个酒瓶“嘭”的一下砸在柿子的脑袋上,酒瓶子破碎,大伟趁机揪住柿子的头发按到桌上,攥着半截酒瓶顶在柿子的脖颈处,指向一众小混混怒吼:“都他妈给我滚蛋!”

一瞬间倒是真把这帮人给震住了,我拽了拽白狼的胳膊,朝旁边梗脖子眨巴两下眼睛。

我俩慢吞吞的挪出了包围圈,一直退出去七八米远,我递给白狼一支烟笑道:“江湖事江湖了,孩子们干仗,咱从旁边瞅着多不合适啊。觉得自己是战神那就往死磕,认为自己是篮子,就抱头挨,你说是不我白哥?”

“老大,咱要是不帮忙的话。这俩虎犊子今晚上得住院。”白狼担忧的嘟囔。

因为两伙人怼起来的缘故,一瞬间整个大厅人的目光全都汇聚到了他们身上,再加上酒吧的音乐声刚好比较劲爆,场面看起来无比的热血,我倚靠着栏杆坏笑:“让人扶着走路。啥时候才能学会跑?既然有闹事的心思,那就得有扛事的魄力,位没有那么好上!”

我俩嘀咕的时候,场上的情况再次发生变化,只见那个叫柿子的小伙。猛地一把推在大伟的肚子上,身体使劲往后躺,一屁股坐到地上,顺利挣脱开大伟的束缚,自己的脖颈处也被划出来几条血道子。

“干死他们!”柿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怒气冲冲的尖叫,声道都走音了。

七八个“小社会”一股脑涌了上去,这两天哥俩跟着我长途跋涉的奔命,再加上宋子浩的腿还受着伤,所以战斗一打响基本上就是呈一边倒的局势。

干了能有一两分钟,宋子浩就被柿子和两个小伙给推倒。三四个人照着宋子浩的脑袋“咣咣”猛踹,剩下的四五个人全部迎向大伟,手里的啤酒瓶舞的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大伟也不犯怵,一个人干翻两个混混后,被一个家伙从后脑勺甩了一瓶子给放翻,剩下的人才一窝蜂的扑上去对着大伟拳打脚踢。

我叼着香烟笑呵呵的说道:“的亏,咱们离开岛国的时候,把手枪丢仍在宾馆了,要不然我估计今晚上得有血案。”

“大哥。我发现你好像一点都不急,现在咱们可是处于劣势啊。”白狼揪着眉毛气鼓鼓的出声。

我侧头看了眼他,调侃的说:“啧啧啧,这还是曾经冷酷无情,心理畸形的狂魔白狼嘛?现在都学会担心人啦?不简单啊不简单。”

“我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涮我,我得过去搭把手!”白狼拔腿就要往前走,我抽了抽鼻子道:“着鸡毛急,那帮愣头青不敢真打死人。正好让咱家的俩虎玩意儿受受教训,不然他们真以为自己宇内无敌了呢,想吃肉,先挨揍!”

“唉..”白狼重重的跺了两下脚。

我搂住他肩膀道:“刚才你让服务生去找的那个什么罗胖子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吧?”

“嗯。”白狼闷着脑袋点头。

“那老板既然认识你,而且还很给面的让DJ把字打出屏幕并朗诵出来,说明啥?说明他怕你?宁可得罪这帮生慌子也不敢触你霉头,放心吧,最多五分钟,肯定会有人出来拦架。”我笃定的扬嘴邪笑。

临进门以前,我注意到酒吧的牌匾右下角印着“天门”俩字,一直都觉得挺蹊跷的,想要见见酒吧的老板是不是熟人。

按理说石市归属王者,这周围的县市也都是王者的辖地,天门如果真在这头开分堂属于踩过界,不过考虑到我们俩家的关系,这些都是小问题,可是四哥怎么也应该跟我吱一声,所以我怀疑是有人打着天门的幌子装大尾巴狼。

如果我的猜测,两三分钟后,一个差不多能有二百多斤的大胖子领着十多个保安冲进大厅。保安们强制将打斗的两伙人分开,大胖子三十多岁,满脸横肉,裸露在外的两条胳膊上,分别盘着一条青龙纹身,皱着眉头朝满脸鲜血的柿子问:“柿子你什么意思?”

“他就是罗胖子。”白狼抽动两下鼻子。

我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他,完全一脸陌生,以前根本没见过他。

“操,你说什么意思?你看不见我脸上的血么?”柿子摸了摸额头上的血迹,怒气冲冲的指着同样鼻青脸肿的宋子浩和大伟咒骂:“小逼崽子。今晚上的事情不算完,有能耐咱们到门口碰一下!”

“柿子,听我一句劝,这俩哥们的来头不小,得饶人处且饶人!”罗胖子好言好语的递给柿子一支烟道:“他们是跟着白狼玩的。刑城以前的白狼,你听过没有?”

“什么特么白狼黑狼的,老子不认识,刑城现在谁也不好使,有俩人都是大哥,就看谁更硬呗!”柿子拿手背按着自己脑门上的伤口,指着大伟嚎叫:“弟弟你挺能打的哈,走走走,咱们门口试试,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给你一个钟头时间摇人!”

“柿子,你听不听劝?”罗胖子也急眼了,皱着眉头问道。

柿子冷笑着撇撇嘴:“今天谁面子也没有,罗胖子你放心,今晚上不管多大的损失全算我的,待会我大哥来了,我给你报销!对面的俩弟弟,你们摇人吧。”

“草泥马小篮子,今天谁报警谁儿子!有能耐等着老子!”大伟吐了口唾沫,搀扶起宋子浩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走。与此同时那罗胖子也刚好转过来脑袋,当看到白狼的时候,罗胖子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不自然的咧嘴干笑两下,回过头朝着柿子道:“你愿意咋整咋整吧。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大哥不一定好使。”

宋子浩和大伟走到我跟前,两人脸上全是干涸的血迹,大伟的左眼肿的睁不开,朝着我问:“大哥怎么办?”

“你俩挑的事。你俩他妈给我办明白的,我虽然没回国,可是你们回来了啊,从石市到刑城最多四十分钟,自己琢磨吧!”我揪了揪鼻子头,双手插兜往酒吧外面走。

白狼从身后低声喃呢:“傻啊,给家里打电话,就说我跟人磕起来了,让家里能出多少人出多少人,这么好的上位机会,不好好珍惜,寻思个鸡八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