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1 谁的刑城?谁的石市?/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鱼阳板着脸,上身穿件大红色的T桖衫,底下穿条大裤衩,脚蹬一双人字拖,还特么不是一个颜色,一只灰色的,一只红色的,整个人埋汰的让我想哭。

他走到白狼的跟前,歪嘴道:“咋整铁子?你说磕谁咱磕谁,一点不带惯着的。那啥..我三哥真的还在岛国么?”

“废话,这事我能骗你么!”白狼白了眼鱼阳,不漏痕迹的朝着我这个方向瞟了瞟。

我心底不由一暖,到什么时候兄弟都是兄弟啊。

鱼阳贼兮兮的撇嘴一笑:“狗日的没回来就好,不然又特么得熊我,我跟你说哈,只要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我真希望他从岛国多住些日子,那样我就可以自由自在的浪了。”

“...”白狼硬憋着笑意,咳嗽两下:“先办正经事吧。”

说罢话。白狼清了清嗓子道:“来!冲着我白狼面子到的兄弟,给我整整齐齐的码成两排,往酒吧门口扎!顺便给路口还没来得及进来的兄弟腾下地方。”

街道中先是一阵嘈杂,接着七零八散站在街道两侧的青年,开始排成队伍往酒吧的门口聚拢,原本门脸挺大的酒吧立时间被堵的严严实实,伦哥拎着单管猎枪皱眉道:“给刑城官方的人打过招呼没?没打过招呼,赶紧再使使劲,别特么事办完了,咱们集体被圈进局子里。”

白狼掐着腰仰脖冷笑:“我砸自己的酒吧,局子里哪个大佬有意见?放心吧伦哥,现在这家酒吧姓白,是王者自己的地盘,咱们就算拆了重开,谁也不带有意见的。”

“自己的酒吧?成!那我懂了,胖子给狂狮堂带队的打电话,速度麻溜点,办完事咱们抓紧回石市,三子要是在家,肯定不允许你们这么闹腾。”伦哥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我再次无语,敢情我在这帮兄弟们的眼中就是个“管家婆”。

刘云飞领着幼虎堂的其他几个虎崽子正唾沫横飞的训斥宋子浩和大伟,白狼微笑着拍了拍刘云飞肩膀耳语几句,刘云飞先是诧异的仰头看白狼几秒钟,接着点点脑袋,冲着宋子浩和大伟摆手道:“还特么愣着干啥?露脸的机会到了,把腰杆挺直了!”

宋子浩拎着一根镐把子拄在地上,扯开嗓门大吼:“柿子我草泥马,我的队形摆出来了,你不是要跟我磕一下么?”

半分钟不到,柿子带着他那七八个“小伙伴”拎着片刀、酒瓶从酒吧里出来,酒吧里玩乐的男男女女们也嘻嘻哈哈的跟了出来,当看到门口这景象的时候,柿子的脸当场就绿了,连带他跟前那七八个小混混也齐刷刷的吞了口唾沫。

“你刚才不梗着脖子,让我们摇人嘛?人来了。你挑地方战吧。”大伟迈步走上前,手持一把明晃晃的片砍,用刀尖指向柿子冷笑:“咋地铁子?你的人还没到位是不是?那我再等你一个点?”

一看场上这么热闹,我也蹲不住了,悄悄的车里跑下来混进人堆里。跟着往前挪动。

这时第一个跑过来给白狼救场那个剃着大光头,穿件藏青色老头衫叫大龙的青年从人堆里挤出来,朝着白狼轻声道:“白哥,这小孩是跟天门玩的,要不训一顿算了。得罪了他,怪麻烦的...”

白狼眉头一皱,刚要说话,鱼阳上去就推了大龙的胸口一下,气呼呼的骂:“兄弟你是不是有点玩不明白啊?立场这么不坚定怎么混社会?告诉我你是哪头的昂?别说他是跟天门玩的。就算天门几位大哥站在这里,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家兄弟被他们的马仔欺负,你知道石市姓什么么?”

大龙被鱼阳给推懵逼了,怔怔的望着鱼阳,半晌没吱声,他没说话,但是他的那帮小弟们不干了,一个个叫吼着要往鱼阳跟前涌,白狼侧了侧脖颈看向秃瓢头冷笑:“大龙你要跟我赛脸么?”

“都他妈消停的!”大龙忙不迭的摆手呵斥自己小弟,然后扭头朝着白狼低声道:“不好意思白哥。”

白狼冷眼瞅了瞅大龙。不怒反笑:“行了,带上你的人哪来的回哪去,等我有时间了,再找你哈,咱们慢慢唠。”

了解白狼的人都知道。当他笑的越灿烂的时候,说明心底的怒火越大,自己喊来的人临阵要换队形,可想而知他这会儿多扫面子,不过当听到柿子是跟天门玩的时候,我心里顿时有点不乐意,看来天门的人还真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入侵刑城了,能让大龙宁肯得罪白狼也不动手,看来天门是下了功夫。

“白哥..”大龙皱了皱鼻子,站在原地没敢动弹,现在他的身份最尴尬,走了话肯定要被白狼记挂一辈子,留在原地又势必得得罪天门,白狼耸了耸肩膀笑容更甚:“大龙,你记住哈,人这辈子所有的机会加起来没两次,你刚才正好浪费了一次机会,就这样吧,自己回去慢慢琢磨。”

就在这个时候,从街头整整齐齐的扎进来百十号小青年,清一色的白T桖黑长裤,白色半袖胸口的位置印着“王者”两个小红字,每个人手上都带着五毛钱一副的那种线手套,齐刷刷的拎着把一米来长的扎枪闯了进来,单是这份气势就不是街边这帮混混可以比拟的。

白狼说话的时候。刘云飞已经越过两人,一脚直接踹在站在酒吧门口的柿子小腹上,扯着嗓门喊:“草泥马,就是你要跟王者过招么!”

柿子哭丧着脸,看向立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大龙求救:“大龙哥,帮帮我,帮我说两句话!”

“帮你麻了个痹,他在王者面前没面儿!”大伟一刀劈在柿子的肩膀上,薅住他的头发就往怀里揽,铁青着脸咆哮:“多大个手子,草泥马!你不让我摇人嘛!我摇了,你的人呢?队形呢!”

大伟一脚将柿子踢倒在地。

“开怼!”胖子举起关刀,往前猛地一挥,二三十号冲在最前面的王者弟子,纷纷举起手里的扎枪拍向倒地的柿子,一轮过后,柿子满身是血的趴在地上,没能爬起来。

“还有他们,一个也别落下!”宋子浩手握镐把子,一瘸一拐的朝着柿子那帮小弟撵了过去,举起手里的镐把子就往一个小伙的脑袋上挥:“草泥马,刚才有你吧!”

“大哥误会,我看热闹的...”把小伙一把丢下手里的酒瓶子,抱头就往地上蹲。

“看热闹,站你麻痹这么近干啥!”宋子浩一棍子抽倒那小伙,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

“咱家的所有兄弟给我集体扎进酒吧,甭管是特么看热闹的,还是混社会的,装逼卖老,一律干倒!”白狼声音不大,但是足够周边的人听清楚:“我倒要看看刑城到底是谁的刑城,石市到底又是谁的石市!”

说罢话,百十号狂狮堂的兄弟浩浩荡荡的涌进了酒吧里,同一时间就听到男人的哀嚎声和女人的尖叫声,以及噼里啪啦的打砸声连成一片。场面好不热闹。

看来这次兄弟们是全都上劲了,别看我们平常和天门亲的好像穿一条裤子,但是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哥几个都明白怎么回事,就好比我们要到上海去开分堂,绝对得跟天门的人商量,四哥如果点头了,我们留下,四哥但凡说个不字,我们肯定掉头就撤,这是规矩。

天门的人想要开疆扩土,一点问题没有,不然我当初也不会把裕华区给陆峰他们,但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整,属于有点不地道。

望着热闹非凡的酒吧。我叹息一口走回车里,我现在对外宣称还在岛国,相信就算底下打的再火热,四哥也不能真跟我翻脸,充其量找到雷少强或者王兴说两句。

只是我很想知道,到底是天门的哪个老大,要在石市周边开拓市场。

我正瞎琢磨的时候,大伟拖死狗似的拖着柿子的头发拽到车跟前,梗着脖子咒骂:“柿子是吧,来!告诉我,你是跟着天门哪个大哥大混的?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赎你,另外报销一下我白哥酒吧的损失。”

不用说也知道大伟整出这一出,肯定是白狼授意的,他一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