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6 腿是怎么瘸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子浩同样斜眼冷笑:“不可呗,都说吴总大树底下好乘凉,我们哥俩特意起了大早过来抱大腿,吴总您可别欺负我们这些做小本买卖的哈,这地方我们给城管交钱了,发票啥的都有,你看看不?”

吴来满脸的无所谓,乐呵呵的摆手道:“不能。王者的大哥们就算准备在我们公司里面开篝火晚会,我都肯定举双手双脚的赞成,毕竟平头老百姓惹不起你们黑涩会。”

大伟横着眉毛,极其不悦的出声:“不是,我俩干烧烤摊,你扯王者干啥?这事儿跟我们商会没任何关系,单纯就是我俩想找点小钱花花,能理解不?”

“呵呵。兄弟一看就是个急性子,我没说你们王者不好,这不是一个劲捧着呐,两位兄弟跟我说实话,是不王者养不活你们这样的青年才俊,要不行的话,跟我干吧,拎个包、开个车一月绝对不少给。”吴来装模作样的伸头看了眼烧烤架,脸上的嘲讽之意再明显不过。

“多谢吴总好意了,干这个挺好。”宋子浩拽住怒火冲天的大伟,故意朝着承建公司里面看了一眼:“不会影响你们做买卖吧?”

“绝对不会。”吴来笑哈哈的朝着身后的工人们摆摆手:“进去通知其他同事,今天放假了,让大伙带薪休息两天,我这个人差什么就是不差钱,我不想做的事情,刀架脖子上也肯定不会退缩,呵呵...”

“世事无绝对。”宋子浩侧了侧脑袋讥笑。

没多会儿一大波工人从堵在门口的几辆半挂车中的夹缝里挤了出来。

整个过程吴来脸上的笑容都始终保持的很灿烂,等工人们走的差不多了,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大伟和宋子浩,双手抱拳道:“那我就提前恭祝两位大哥大生意兴隆了。”

正说话的过程,从远处驶来两辆草绿色的吉普车,车里“呼啦呼啦”蹦下来六七个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这帮中年汉子的服装很统一,紧身黑短袖,底下穿条束口的迷彩裤,领头的家伙估摸三十出头,板正的平头,浓眉虎眼。看起来就充满了江湖气。

“来硬茬子了!”我和白狼一下坐直身子。

“吴哥,这什么情况?”中年汉子一下车,径直指了指堵在门口的几辆半挂车皱着眉头问道:“有人闹事是不?”

“往后多余的话别问,多余的事儿别做。”吴来表情淡然的扫视一眼几个壮汉。拍了拍柿子的肩膀,钻进了他的那台破普桑车里,招呼都没打一声,直接扬长而去。

平头大汉指着懒洋洋的宋子浩和大伟喝斥:“小逼崽子。给你们一个钟头的时间把门口的破车挪走,不挪老子直接带人砸了!”

“你随便哈铁子,我这车里的货物价值三百万,有钱消费的话欢迎开砸!”宋子浩微微抬起眼帘。将一摞发票放到自己腿上,打着哈欠道:“伟子,我歇一会儿,昨晚上折腾一宿太特么累了,有啥情况直接打电话报警,咱也是纳税人,享受国家保护。”

“好嘞,你睡你的。”大伟木讷的点点头。随手抓起一瓶啤酒咬开瓶盖,朝着几个大汉晃了晃:“来点不?天气怪热的。”

“草泥马得!”平头大汉掉转头,从车里拎出来一把片刀,刀尖指向大伟低吼:“赛脸是吧?老子再问你们一遍。门口的破车你们挪还是不挪?”

“有理不在声高,停车的占地费我们交了,政府都允许我们停,你凭啥喊我挪啊?就因为你们是黑涩会呗?”大伟一手抓着酒瓶,一手夹着香烟,撇撇嘴道:“真牛逼,你就把我俩都给杀了,太平间躺那么些尸体都是你们干掉的吧?”

“哈哈..”我和白狼从车里顿时笑喷了。

这俩小子办事挺有一套的,先不说整出来几辆载满货的半挂车有多难,光是疏通城管的关系,开出来交占地费的单子就足以说明他俩的能力,这俩小玩意儿今年要火啊。

白狼凑到我耳边低声道:“大哥,小家伙们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剩下的咱是不是暴力一波?不然别人真以为王者全是一帮嘴把式呢。”

“嗯,让胖子他们动动吧,我估摸这会儿他们仨也该睡醒了。”我沉思几秒钟后点了点脑袋。

白狼“诶”了一声,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嘀嘀咕咕交代一通后,冲着我道:“交代明白了,待会完事他们直接回石市。石市咱有邓州那棵大树,公安局想踏进金融街都得有批文。”

我抚摸着下巴颏道:“我估摸着陆峰的人快要登场了,不知道是狐狸呢还是林恬鹤,对于熟人其实挺无奈的,整轻了没有效果,整重了又伤和气,头疼..”

“看他们啥态度吧,咱是先礼后兵了,他们要是不收礼,那就怪不得哥几个动兵了,反正你现在人从岛国修养呢,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白狼阴鸷的舔了舔嘴皮。

我苦闷的叹了口气:“暂时破坏关系我都是觉得无所谓,我现在就怕陆峰的人跟吴晋国有联系,小白我跟你说实话哈,我越发越觉得那个什么鸡八吴来跟吴晋国肯定有关系,事情实在太特么巧了,假如这两家的人真有点联系,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四哥、师父他们。”

我将心里的想法跟白狼絮叨了一通。

说话的功夫,时间差不多过去半个多钟头,宋子浩和大伟仍旧懒散的倚靠在躺椅上打盹,平头汉子领着那几个家伙站在半挂车的旁边,窃窃私语的商量什么,时不时瞪小哥俩两眼,又过去几分钟后,大汉摆摆手怒斥:“把门口这几台破车砸了。”

七八个魁梧的汉子刚要动手,一辆没有挂拍照的白色“捷达”车直接横插过来,轮胎摩擦着地面卷起一层灰土,车门打开。三条身影从车里蹦出来,带头的正是胖子,胖子手里托着把大关刀,鱼阳和刘云飞站立左右,一人手里抱着一杆“五连发”。

“草泥马,仰头!”鱼阳扯着嗓门喊了一声。

平头汉子和几个壮汉下意识的扬起脑袋。

刘云飞森冷的咧嘴一笑:“回去告诉姓吴的,腿是怎么瘸的!”

紧跟着“嘣,嘣..”几声闷响,平头大汉“噗通”一下摔倒在地上,连带着距离他最近的两个家伙也跟着倒霉,躲闪不及被枪管里喷出来的钢珠子扫倒在地。

胖子几个大跨步奔过去,举起手里的关刀照着平头男子的左腿“噗”的砍了下去。一声凄厉的惨叫瞬间穿透人的耳膜。

鱼阳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朝着藏在半挂车后面剩余的几个壮汉冷笑道:“给姓吴的带句话,王者不让他从这儿扎根,他就得麻溜收拾东西滚蛋,刑城没有他生存的地方,一平米都没有!”

说罢话,胖子三人快速钻回车里,“昂!”的一声冲进公路,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我静静的注视着一切,等胖子他们走远后,我才松了口大气。

“小孩子毕竟还是小孩子,碰上这种事情还得咱们自己来!”白狼很不厚道的笑道。

不远处本来倚靠在躺椅上的宋子浩和大伟一激灵爬起来,目瞪口呆的望着躺在地上“嗷嗷”惨嚎的平头汉子,两人的脸上写满了震诧,估计到现在还没回过来味儿。

白狼掏出手机不知道给谁在打电话:“喂,你俩主动去自首吧,知道怎么说吧?放心好了,你们走进警局的同时,钱会一分不少的打回你们两家的户头。”

挂掉电话以后,白狼朝着我扬了扬脖颈道:“我去银行一趟,给两个苦哈哈汇点钱。”

“嗯,小心!”我点了点脑袋嘱咐白狼。

时代不同了,人们对法律的意识也越来越强烈,如果放在过去,光天化之下开枪,首先想到的就是躲,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跑几年路,等待事情慢慢消停下来再回家。

可是现在,就必须得学会主动站出来解决,因为无论你怎么跑也躲不过公安网的通缉令,当然如果背景通天的话除外,所以现在混社会更多还是混钞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