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3 捋虎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多分钟后,我们出现在医院的急诊室门前。

杜馨然无精打采的倚坐在走廊里的塑料椅上怔怔发呆。

“馨然,菲菲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慌忙走到她身边问道。

杜馨然无神的仰起脑袋,俏脸上沾染着鲜血,衣服上也有不少地方都挂着血迹,似乎还没从震愕中回过来神儿,喃呢着:“在回县城的快速路上,我们被人偷袭了,两辆大煤车和一辆桑塔纳,蔡亮和刘云飞掩护我们跑。结果圆圆和二姐慢了半拍,被他们给抓到了,逃跑的时候冰冰被那辆普桑车碾轧了。”

“孩子没什么事情吧?”我倒抽了一口凉气问道。

“背部大面积骨折,被汽车轮胎碾轧过去。”杜馨然低头抽泣起来,轻声喃呢:“他才四岁啊...”

“菲菲呢?”我轻轻拍了拍杜馨然的后背安抚。

“在旁边医生办公室做笔录。”杜馨然红着眼睛道:“成虎,你一定要想办法救回来圆圆和二姐,她们是无辜的。”

“嗯,放心吧。”我点了点脑袋,拨通雷少强的电话:“把崇州市最好的外科内科医生全都喊到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

然后我顺着杜馨然手指的房间走过来,径直推开了房门,屋内四五个警察正拿着审讯笔录问苏菲的话,看装束有交警,有刑警,还有两个没穿制服的,应该是小头目之类的。

“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我跟你说,这可是动枪了,大案子,企图蒙混过关基本上不可能。”一个穿着黄色夹克衫的中年男人拧着眉头吓唬苏菲,见到我推门进来,中年男人不耐烦的喝斥道:“干什么的?出去!”

“你是在跟我说话么?我姓赵。王者的人!你问案我没意见,但是你特么能分得清原告被告么?我们他妈是受害者,理解不智障!”我直接挡在苏菲的前面。

“你..”中年男人气的浑身发抖。

“你什么你,你不寻思怎么去找出来真正的犯罪分子,跑过来难为我们干鸡八毛?谁教你这么干的?赵杰还是柳志高?我有两个家人被那群犯罪分子绑架了,如果她们发生意外,你们几个的这身警皮也算穿到头了!”我梗着脖颈轻描淡写的看了眼中年男人。

几个警察顿时间不再吱声,最后什么话都没说,快步离开了房间。

此刻苏菲满脸呆滞,侧脸和袖口上全是斑斑血迹,那副凄惨的模样让人看着就不由心疼,我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捏了两下,轻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冰冰..冰冰怎么样了?”苏菲的精神稍微缓和了一点,结结巴巴的问我。

我轻轻拍了拍苏菲的后背安抚:“还在抢救中,我已经让强子把崇州市最好的医生全部请过来了,一定会尽力保冰冰平安的。”

苏菲想要站起来,结果脚下一滑,“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跪在我面前,她仿佛全身脱力,两手死死的拽着我胳膊,哀求的抽泣:“三三,我求你了,一定要把圆圆和二姐带回来。那帮人完全是冲我的。”

“我明白,放心吧!万事有我呢。”我连忙点头应承。

安抚了苏菲好半天后,雷少强推门走了进来,朝着我低声道:“三哥,柳志高来了。要跟你见个面。”

“嗯。”我点了点脑袋,又安抚了苏菲几句后,拔腿走了出去。

柳志高是柳玥的亲爹,胖子的老丈人,过去在崇州市的时候曾经坑过我们。本来他挺有机会坐稳崇州市第一把交椅的宝座,后来被我和赵杰又联手反僵一局,差点晚年不保。

也就是看在柳玥和胖子的面上,要不然我肯定想办法让他告老还乡了,赵杰更会玩。完全像踢皮球似的把柳志高从这个单位踢到那个单位,级别不变基本上都是局长,关键是柳志高屁股还没捂热,就又被踢到了别的单位,赵杰的目的很简单,不给柳志高任何卷土重来的机会。

急诊室的走廊外,柳志高带着七八个警察,还有几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中年男子正在跟医生说话,见到我出现,柳志高招招手。示意我跟着他一块去楼道口说话。

“成虎,我也不跟你客套了,这件事上你们是受害者,抛去私人感情不算,公安机关也肯定会帮你追查到底的。告诉我谁干的?”柳志高抽着烟,简单明了的问道。

“你现在又调到警察局了?”我斜楞眼睛看向柳志高,面无表情的摇头:“我不清楚是谁干的,如果我知道的话,就自己亲自解决了,所以不要再问我了,行不柳叔?看在柳玥和胖子的面上,我不想拿难听话怼你,真的。”

“你以为我多想跟你对话?如果不是看在他俩的份上,你要死要活都随意。”柳志高用指头在我胸口戳了两下。愠怒的冷笑:“枪战你懂不懂?在快速路上开了至少七八枪,不光交警看到了,还有很多大车司机也看到了,你以为崇州市是香港电影呢?这事处理不好,到时候你们王者被扣个组织黑涩会的帽子,我看到时候你是哭是笑。”

我沉思几分钟后道:“你希望我怎么配合你。”

“过程你随便,但是人犯必须得交到我们手里,我会想办法帮你找出来他们的蛛丝马迹,如果你信不过我,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医院里等我的消息。”柳志高皱着眉头道:“现在你跟人说自己是受害者没人会相信。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人犯主动承认,那就不一样了,你明白么?”

“嗯,谢了柳叔。”我朝着他点了点脑袋。

柳志高叹了口气道:“那俩冤家还好吗?自从去了石市。两人谁也不带跟我联系的,唉..”说这话的时候,柳志高的脸上写满了落寂。

“挺好的,过两天我让他们回来一趟。”我于心不忍的挤出一抹笑意道:“放心吧柳叔,你闺女和姑爷都好着呢。如果没啥意外的话,年底以前你就能当上姥爷。”

柳志高看向我道:“你们现在还年轻,很难体会我们做父母的感受,等到了我这一步,不图他们有多飞黄腾达,只盼望时不时能有电话,或者回来吃顿便饭。”

跟柳志高寒暄了几分钟后,他带人离开,临走的时候特意跟我交换了一下电话号码,现在的柳志高再也没有过去那种颐指气使的牛逼模样。他看起来更像是个孤寡的老人。

“强子,你带点礼品去找找赵杰和其他相关领导人,我就一个要求,不要让那帮狗逼离开崇州!”我冲着雷少强交代一通。

等柳志高走远,白狼才出声道:“大哥,蔡亮和云飞回来了,把陈圆圆也给带回来,陈圆圆昏迷了,杜馨然从病房里陪着,蔡亮和云飞正从楼下包扎伤口呢。”

“陈圆圆也回来了?”我惊喜的问道:“那她二姐呢?二姐回来没?”

白狼摇了摇脑袋:“没回来。待会让云飞跟你说吧。”

我心底一沉,一丝不好的预感扑面而来。

没多会儿,蔡亮和刘云飞步履蹒跚的站在我面前,看了眼二人,就是一些皮外伤。我轻声道:“没事吧?”

“没什么事,只是没能把人全部带回来是我俩失职了。”蔡亮抽动两下鼻子道:“三子,我感觉那伙人应该都是职业的,彼此间配合得当,进退特别有条有理。像是军队出来的,但又比军队上的人野路子多。”

“像军人但是又比军人野路子多?那就是雇佣兵呗。”我拧着眉头道:“崇州市官方的那帮大老爷们给我保证过,绝对不会让那伙人离开崇州市!那正好咱们和对伙,兵对兵、将对将的磕一把吧!”

我掏出手机按下王兴的号码,朝着那头道:“用最快的速度带上俊杰他们回崇州!”

跟王兴刚打完电话。苏菲脚步踉跄的从屋内跑出来,捧着手机道:“三儿,圆圆的电话。”

我迷惑的眨巴眼睛道:“陈圆圆不是已经回来了么?估计是她的手机遗落到对伙手上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接起了电话。

“赵先生,你好啊。”对面传来一道轻飘飘的男声,总让我觉得似曾相识,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直接说事吧,能答应的我肯定答应,不能答应的咱们再商量,不要为难那个女人。”我不耐烦的打断对方。

对面男声“嗤嗤”的笑道:“赵先生快人快语,佩服!其实我们想干什么,赵先生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吧?眼下周将军举步艰难,很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啊,我们也是没办法,才会出此下策。”

“行啊,咱在哪见面?”我停顿一下,冲着他说道:“我要听下被你们绑架那个女人的声音。”

“圆圆,救我,快来救我...”电话那头立马传来陈圆圆她二姐的声音。

“二姐你不用怕,我保证顺顺当当的把你接回来。他们需要你做什么,你就配合做什么,千万别犟哈,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赶忙朝着二姐出声。

没等我把话说完,电话那边再次传来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那赵先生等我电话吧,等找到合适的谈判地点,我会联系你的。”

挂掉电话以后,白狼、蔡亮、胡金和刘云飞一齐望向我,刚才我是用免提接的电话,谈话内容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白狼吐了口唾沫咒骂:“周泰和玩的可真他妈下作!”

“不一定真是周泰和,也备不住有人想让他背黑锅。”蔡亮低声道。

我咬了咬嘴唇冷笑:“不管是谁的人,敢捋虎须,我就一定要亲手干掉这帮逼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