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4 撞大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狼嗅了嗅鼻子,沉思几秒钟后道:“大哥,你说这伙人会不会和把咱们赶出东京的那帮家伙有关系?”

“不好确定。”我摇了摇脑袋。

实事求是的讲我根本不知道将我们从东京赶出来的那帮狠人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特点,只知道那群家伙火力极猛,且悍不畏死,这次碰上的这波家伙还没有正面交锋过,所以很难对比。

不过白狼的话倒是提醒我了。这两伙狗癞子会不会压根就是同一伙人呢?

手术室外,雷少强联系的一些知名的医生正在有条不紊的往里进,替换下来里面本有的医生,蔡亮客气的跟着这些救命的医生寒暄,这时候苏菲和陈圆圆脚步踉跄的从旁边的病房里走出来。

“医生,孩子怎么样?”苏菲追着一个刚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医生焦急的问道。

医生摘下来脸上的一次性口罩,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珠子道:“正在抢救,不要太着急..”

“我求求您,无论如何救救他吧,他才刚四岁..”陈圆圆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情感,情急之下给医生跪下了,朝着手术室门口的其他医生叩首哀求:“我求求你们了。救救孩子吧...”

“你快起来吧,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医者父母心。”医生脸色动容,伸手搀扶陈圆圆。苏菲和陈圆圆顿时间抱在一起痛哭流涕,整的我心里格外的不是滋味。

这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响了,是雷少强给我打来的。

我“喂”一声接起来,雷少强低声道:“他应该在家”。

“嗯,知道了!”我应承了一句后,挂掉了电话。

“你们在医院盯着,我出去找个人。”我冲着哥几个摆摆手,转身朝着楼洞口走去,胡金快步撵上来:“小三爷,我跟你一起吧,免得再发生点什么别的糟心事。”

我摆摆手道:“你就在医院呆着,哥几个数你功夫最好,万一发生点什么,也好有个照应,我没事儿,既然对方想要跟我见面,这期间就不会再搞任何猫腻。”

“可是..”胡金嘴唇蠕动。

“没什么可是的,金哥,医院里的人更重要,你明白不?”我望了一眼可怜兮兮直抹眼泪的苏菲和陈圆圆。拍了拍他肩膀道:“我去碰碰运气,如果能找到他,这次咱们肯定血洗这货绑匪。”

从医院里出来,我感觉自己肩膀上好像压着两座大山似的沉重。陈圆圆的二姐还被对伙给劫持着,万一真发生点什么意外,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跟黑狗熊交代。

另外就是孩子,尽管医生一直都在强调会尽力救治。但谁都清楚一个四岁大的孩子被碾轧,即便医疗手段再高明也不可能恢复成原样,想到这儿我狠狠的甩了自己一个嘴巴子,陈圆圆结婚。我就不特么应该回来。

我失魂落魄的朝着公安局家属楼的方向走去,路过一家熟食店的时候,顺手买了两瓶二锅头和几斤的酱肘子,踌躇很久才慢慢走进其中的一个楼洞里。

“咚咚咚..”我轻轻叩击其中的一扇防盗门。

房门“吱嘎..”一声拉开,林昆穿件花花绿绿的大裤衩子,赤裸着上半身给我开的门,脖颈上的鬼面纹身分外的显眼,见到我的时候。他微微一愣:“你狗日的是闻着味来的吧?老爷子刚特么把馅调好,擀面杖都还没拿出来呢,你就出现了,进来吧。门口杵着干啥呢?”

客厅里,林叔正在揉面,旁边放着一盆香喷喷的饺子馅,看架势是准备吃饺子。见到我进来乐呵呵的打招呼:“成虎来了啊?你爸身体咋样?”

“我爸身体还不错,您老有空到我们家住一阵子去呗,村里空气清新,而且也有伴,吃吃喝喝的不比您一个人在家强啊。”我凑过去嗅了嗅饺子馅,吧唧两下嘴巴道:“韭菜肉的,我最喜欢吃了。”

“寻思毛呢,赶紧洗手,完事帮着一块擀皮!还特么想不想吃饺子啦?”林昆在我手背上拍了一下,撇了撇嘴巴笑骂。

我点点脑袋,跟着他走进厨房,整个过程他没有问我为啥而来,我也没有开口有事相求,我们心照不宣的该干嘛干嘛,本来我确实希望林昆陪我一道去救人的,可是看到他们爷俩这么难得才有一丝难得的安逸。

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在我们三个老爷们的手中出锅,再配上我带来的两瓶二锅头,我们爷仨喝的也算其乐融融,吃罢饭林叔说要出去遛鸟,就背着手出门了,只剩下我和林昆二人面对面而坐。

林昆拍了拍大腿起身:“这老爷子,说遛鸟,鸟笼还从阳台上挂着呢,也不知道遛什么玩意儿去了,你先收拾碗筷,我去换身衣裳哈。”

“嗯。”我一直琢磨着要不要开口,最后还是决定把事情咽下去,这么多年林昆不易,明里暗里的帮衬着王者,好不容易现在能轻松片刻,我还是尽量不要打断他的清闲。

想通了这点。我把碗筷洗涮干净后,就准备悄悄的开门离去。

猛然间客厅传出一阵干咳的响声,“咳咳咳..”林昆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根烟。二郎腿翘的一颠一颠的朝我努嘴:“这就准备走了我三哥?”

“嗯呐,家里还有点别的事儿,过两天我再来陪你闹吧,你小子也不讲究。回来了都不知道知会一声,还得靠老子撞大运才能撞的上,操!”我朝着林昆笑了笑。

“主要看我想不想让你撞上,我要是不想跟你碰面,你就算天天从我家门口守着,也照样看不到我人影。”林昆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手道:“走吧。”

“去哪?”我侧脖问他。

“你来是干嘛的?”林昆无语的拍了拍脑门。

“你都知道了?”我愕然的出声。

“我知道个鸡八,你当我是诸葛亮呐,掐指一算就知道哪天下雨哪头有风啊,老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能劳驾你赵三哥亲自赶回崇州市,而且还亲自跑到我家门口撞大运的事情,事情肯定小不了。”林昆白了我一眼,推开自己的房间门,朝我摆摆手:“过来上根香吧。”

我这才发现他屋子过去摆电脑的小桌子上换成了一个鎏金的关二爷雕塑,林昆点燃三根香插到香炉里,念念有词的嘀咕:“也不知道拜你管事不管事,反正香我是给你上了,你如果好使的话,回来我给你换间金屋子。身上的鎏金也全都改成黄金的,你要是不好使,我就把你送给楼下的小孩儿当奥特曼玩儿。”

我一阵无语,头一次见到有人像林昆这么祷告。

我也点燃三根香毕恭毕敬的插进香炉里。

走出林昆家。林昆抓了抓后脑勺问我:“啥事?咱可提前说清楚了,我探亲假就剩三天了,早点弄利索我早点回来陪陪老爷子,耽搁的时间太长,我就只能等到明年再回来了。”

“别逼逼了,去救人!对了,你身上有枪没?我的枪在回国之前丢到岛国了。”我朝着林昆问道。

林昆搓了搓面颊,一脸无奈的嘟囔:“槽,你可真是我爹啊,老子不光得替你卖命,还他妈要往里搭枪搭子弹,上辈子也不知道造多大的孽,这辈子才会认识你个活爹。”

说着话,林昆从裤子兜里掏出一把车钥匙,按了两下,楼口一辆白色的现代车大灯闪烁两下,林昆推了我胳膊一下道:“走吧爹,你不是寻思让我这么正大光明的给你拿枪吧?咱这是小城市,你能理解不?”

钻进车里,林昆将驾驶座的座椅搬起来,从里面掏出两把大黑星和几排弹夹,冲我呲牙咧嘴道:“我的子弹都是有编号的,你可省着点用,打出去一颗两颗怎么也好搪塞,打出去太多的话,和尚又得找我亲密会晤。”

“谢啦,兄弟!”我百感交集的望向林昆。

林昆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两下,接着摆摆手大大咧咧道:“你声情并茂的模样真特码作,不知道为啥我总想拿鞋底子抽你脸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