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5 救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上林昆那台“现代车”从他家离开,我们直奔医院,路上我跟他简单说了下事情的经过,林昆瞥眉道:“你就是活鸡八该,好好的扯这些蛋事干啥?陈圆圆结婚就结婚呗,碍着你啥事了?非特么回来凑热闹,这下凑好了吧?傻屌!”

“你别埋汰我了行不,我现在死的心思都有了。”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朝林昆抱拳哀求:“昆子,我感觉这次的事情应该是一支雇佣兵干的。你有把握没啊?”

“雇佣兵多他妈啥呀?到了咱自己的地盘,甭管是龙是虎都特么得安安生生的眯好。”林昆打了个哈欠道:“据说把你们从东京赶回来的就是一伙雇佣兵吧?”

我点了点脑袋回答:“嗯,估计有二三十号,人狠枪猛,跟他们对上,我小腿肚子都有点转筋儿。”

“不是啥大事儿,国内不比国外,雇佣兵在这块不好使,除了身体素质比平常人强一点,其他毛优势没有。”林昆吊儿郎当的叼着烟卷道:“需要碰面的时候,你开我这台车去吧,防弹的。”

“啊?”我先是诧异的仰起头,接着重重的“嗯”了一声。

抵达医院,我冲着林昆道:“你上去溜达一圈吧,让菲菲她们见到你。心里好歹能有点底,我现在内疚的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们对话了。”

“服你了,一天到晚尽特么给我扯事儿。”林昆白了我一眼,双手插兜的跳出车门。

林昆刚下车没多会儿,苏菲放在我身上的手机就响了。看了一眼还是陈圆圆的号码,我赶忙接了起来,那头仍旧是那道男声说话:“晚上十一点半,到崇州市和临县交界的南苑乡见面,记住你只许一个人来,不要跟我耍任何手段。”

“行!但是我要再听一下我二姐的声音。”我朝着对方出声。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陈圆圆二姐的呼救声,我这才放下心,挂掉电话以后,我点燃一支烟,把脑袋伸出车窗外透气,沉思了好半晌后,我赶忙掏出手机给王兴又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酝酿了很久,我才拨通雷少强的电话道:“把陈花椒的电话给我发过来。”

没多会儿林昆溜溜达达的拽开车门坐了进来:“手术室的娃娃治疗效果还不错,虽然不可能痊愈,但是能把影响降到最低,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把孩子他妈找回来,不然苏菲肯定过不起这个坎,刚才我瞅她的眼神就涣散了,她始终内疚自己连累了别人。”

“唉..”我长叹一口气:“刚才那帮劫匪给我打电话了,约我见面。”

林昆将手枪揣进怀里,又分别往小腿底下掖了两支弹夹,低声问道:“去哪见?”

“崇州和临县交界的南苑乡。”我抽动两下鼻子。

林昆咧嘴笑道:“对方这准备工作做的是真够糙啊,连你到底在崇州是个啥牌面都没打听明白,就敢随便找地方约,算起来。好像老长时间没跟花椒一起喝酒了。”

“你先过去,记得藏好自己,我随后就到,花椒那头我打过招呼了,王兴带人也在来的路上。这趟看看能不能把这帮老篮子一网打尽。”我冲着林昆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别特么用这种眼神瞅我,每次你一含情脉脉,老子就知道肯定要坏事。”林昆撇撇嘴道:“三哥你放我一马吧,弟弟休假期间能做的事情本来就有限,你别总逼着我违反纪律行不?”

“昆哥。我没别的要求哈,你就想办法帮我找出来陈圆圆的二姐,其他事情我自己看着办,你说咋样?”我搓着手,贱嗖嗖的朝着林昆笑道:“帮帮忙。帮帮忙吧..”

林昆瞥了我一眼:“槽,这趟的主要目的不就是救人嘛,人都让我救了,你还跟着去凑个毛热闹。”

说罢话,他推门下车,冲着我道:“这车可是我特码管别人借的,你开的时候心疼点,撞着磕着,老子没法回去交差。”

“放心吧。”我打了个响指。

林昆走出去没两步,又倒了回来。呲牙道:“算了,只要你不死,车撞着磕着都没啥..”

晚上十一点多钟,我一个驾驶着那台“现代车”飞驰在国道上,抵达目标“南苑乡”的时候。我寻思着要不要给对方打个电话,问问具体情况,不想苏菲的手机就响了。

“喂!我到南苑乡村口了,你们在哪?白色现代车,车牌京0...”我皱着眉头说道。

男人念绕口令似的跟我絮叨一通:“看到你了。你掉头往回开,直行两公里,过了铁道桥,一路向北再开几百米,就能见到我们了。”

“整的跟他妈特务接头似的,你们是得多恐惧我啊?”我冷笑着撇了撇嘴。

“没办法,不然没法确定你是不是一个人来的,都知道你是石市大哥大,呵呵..”男人嘲讽的一笑,结束了通话。

挂断电话以后,我冲着车载CD道:“听清楚没?傻逼!”我用我自己的手机连接汽车的蓝牙,然后拨通林昆的电话,这样我和对方刚才的对话,林昆可以听的一字不差。

“嗯,这帮逼太精了,我现在如果冒冒失失的跟上去,他们肯定会怀疑,你车速放慢点,千万别被他们套住了。”林昆想了想后出声:“反正咱人已经到位了,剩下的就是听天命。”

按照电话那头男人的指引,下了铁道桥以后,我直接把车开到了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上面,凹凸不平的路面让汽车的大灯跟着左右晃动,我屁股更是一顿颠簸,感觉都快把中午吃的那点饺子给颠出来了。

整条小路没什么特别的,就跟平常农村的土路一样,两边全是庄稼地,随风一摆就会猎猎作响,更是为这样一个夜晚,平淡了几分诡异的色彩,猛然间我看到迎面飞来一块什么东西,慌忙拨动方向盘,结果闪躲不及,车前脸“咣”的撞在了路边的一颗歪脖子树上。

紧跟着两个青年从路边的庄稼地里钻了出来。

“下车!”其中一个家伙抱着一杆五连发绕到正驾驶座的窗口,拿枪管戳在窗户上,冲着我大声吼叫。

我拧着眉头沉思几秒钟,将车载蓝牙关掉,然后迈腿走下了车,朝着两个青年笑了笑:“哥们,说好的交易。你们这不是耍赖么?”

这时候从庄稼地里又走出来一道身影,那家伙脸上戴着口罩,头上还人模人样的戴着顶有檐的那种礼帽,眉眼带笑的走到我面前,粗声粗气道:“赵成虎?”

“要不你掏出来我身份瞅一眼?或者去医院做个DNA检查。指不定我是你失踪已久的野爹呢。”我不屑的朝着对面这个男人笑了笑:“藏头露尾,你们是真不行啊,我人就在眼前,愣是不敢正面示人,呵呵呵..”

我可以很确定。面前的这个青年绝对不是电话里跟我通话的那个人。

我话没说完,那个男人毫无征兆的蹦起来,一枪托直接砸在我脑袋上,我躲闪不及,身体摇晃了两下,鼻血当时就冒了出来。

“赵成虎?”那男人好像有精神分裂症似的,甩了甩手腕,再次迈步走到我面前。

“我是赵成虎!你特么直说你想干啥吧!”我捂着自己血鼻子,冲着他狠声问道:“有事说事,别他妈老动手动脚的哈...”

结果又是不等我把话说完,那个男人再次抱起枪托砸在我头上,并且像是吃了复读机似的,喃呢重复:“草泥马,我问你,你是不是赵成虎!”

“草泥马,你好像有病似的,我刚才承没承认我是赵成虎,你听不懂人话是咋地?”我猛地一把推开,伸手掐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咆哮:“我是来换人的,咱别没屁搁楞嗓子,我二姐呢?”

“去尼玛得!”那个青年抡圆枪托,狠狠的一下砸在我脸上,语气疯癫的嘶吼:“你知不知道为了抓你,我损失了多少同生共死的兄弟?昂!”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自己好好想想。咱们有仇有怨么?我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干掉你兄弟?”我喘着粗气,朝他咧嘴一笑:“我也不跟你讲什么大道理了,当人还是当狗,你其实门清,不就是想让我咬罗家么?带我走吧。”

男人抱起枪管指向我的脑门:“给我跪下。我特码倒要看看你膝盖有没有子弹硬!”

“我这辈子就跪三类人,父母、师长和死人,我爹在家带孩子呢,我俩师父全国各地漫游呢,你自己说你算哪个类型的?”我藐视的瞟了他一眼,我料定这狗逼不敢这弄死我,不然肯定没法给周泰和交差。

“桀桀..”那男人突然毫无征兆的咧嘴笑了,朝着我歪头道:“你认为我是周泰和的手下对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