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8 走不出来的坎/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多小时后,我载着二姐有惊无险的返回崇州市,等到了医院的门口,我又给王兴去了个电话,他告诉我正在往回赶的路上,阿鬼和李俊杰都被流弹给擦伤了,需要先去处理完伤口再跟我碰面。

往医院走的路上,我朝着二姐内疚的说道:“二姐,冰冰受了点伤,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冰冰怎么了?我孩子到底怎么了?”二姐顿时就急眼了。踉跄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两只眼眶里的泪水特别现成的直接淌落出来。

我赶忙搀扶起她,低声安抚:“我也不太好说,待会你自己看看吧,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你放心不管是出人还是出力,我肯定都会帮着把孩子治好的。”

就这样,我扶着哭哭啼啼的二姐走上重症监护室,监护室内,陈圆圆和苏菲面色憔悴,大眼睛毫无神采的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冰冰,两个女人都如同雕塑一般,身躯一动不动。

白狼、刘云飞、蔡亮和胡金和雷少强寸步不离的守在监护室门外,见到我们回来,哥几个刚要打招呼。我连忙伸出食指比划了个“嘘”的手势。

一见到重症监护室里的场景,陈圆圆的二姐当时就泪奔了,趔趄着推开房门扑了进去:“儿啊,我的孩子..”

屋里面顿时间悲镪声连天,将不少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全都给惊出来了。

“孩子大概什么情况?”我看向一个医生问道。

医生简单跟我说了下情况。我赶忙千恩万谢的朝着对方作揖,同时示意胡金给对方塞两个红包表示一下。

可能是上天怜悯,也有可能是菩萨慈悲吧,冰冰小小的身躯被车轮碾轧过后,不但抱住了一命,身躯也堪堪塑回原形,只是后脑勺受到的撞击比较严重,不知道智力会不会受到影响。

“没碰上什么危险吧?”苏菲和陈圆圆被二姐哄出屋外,苏菲望了我一眼轻声问。

“还好吧,你吃饭了没?”我紧锁眉头,看向苏菲问道。

“我不饿,你去吃吧。”苏菲摇摇头,软绵绵的坐到走廊外的塑料椅子上。

“那我给你买点上来吧。”我走到她旁边,伸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两下:“二姐救回来了,冰冰的情况也在好转,一切都奔着好的方面在发展,别把自己累垮了,多少吃点东西,行么?”

“我说了我不饿,你能不能听的懂?”苏菲猛然抬起头,眼睛直勾勾的看向我,黑白分明的眸子中透过一层水雾,感觉随时都有可能掉出来眼泪。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皱着眉头看向苏菲。

苏菲没有说话,只是木然的抓了抓自己散落在耳边的凌乱头发,表情充满内疚的喃呢:“如果我们不回来。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错..全部在我一个人身上。”

杜馨然站在旁边,冲我眨巴两下眼睛,示意别再多说话了。

胡金走过来,一把揽住我的肩膀道:“小三爷。咱俩先去吃点东西吧。”

“嗯,你们照顾好菲菲。”我又看了眼白狼他们。

我和胡金在医院附近的一个小饭馆,随便要了点吃食,胡金长叹短嘘的出声:“不怪菲菲崩溃,她内心的自责和愧疚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出来。男方家退亲了,说招惹不起圆圆这种有黑涩会根基的家庭,你也知道,在农村女方被男方退亲是种什么概念,圆圆她爸气的血压当场就升高了。”

“男方家退亲了?”我皱着眉头道。

胡金点点头:“是啊。最可笑的还是在陈圆圆正六神无主,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男方的母亲带着儿子气急败坏的闯到医院,张口闭口就骂咱们是黑涩会,还说圆圆骗他们家,鬼知道在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你们就没有抽丫的?”我牙齿咬的“吱嘎”作响。

胡金摇摇脑袋道:“这种事情我们怎么掺和?动手咱真成了黑涩会,不动手就只能硬挺着,况且那会儿陈圆圆也阻拦我们,不允许我们插手,谁曾想到。咱们高高兴兴的回来给人结婚,会是这种结果。”

“唉,都特么怪我!对伙摆明了就是冲我来的,拿我没辙,才把主意打在了女人身上。她们不应该跟着我受这份洋罪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心里说不出来的懊恼。

“所以,菲菲不管跟你说啥,怎么闹,你都让让她。这事儿她其实比你更难受。”胡金拍了拍我肩膀,我俩额外来了点快餐和啤酒带回医院,回到医院,哥几个都很有眼力劲的拉着陈圆圆退到了旁边去吃饭,只剩下我和苏菲坐在病房门外的塑料椅上。

“吃点吧,吃完你回去休息休息,我在医院盯着。”我把快餐盒放到苏菲的手边,她没有动,而是摇了摇脑袋,声音很小的说:“我不饿..”

我坐在她旁边,一边喝着酒一边琢磨怎么开导她,心地善良的苏菲钻进了一条死胡同里,她始终认为如果我们不回来给陈圆圆结婚,这些烂事就不会发生,她始终都认为被掳走的人应该是她,那样陈圆圆也不至于被人退亲,她走不出来了,自己把自己快要憋疯。

这时候,眼珠子红通通的陈圆圆慢慢走了过来,坐到苏菲的旁边声音沙哑的劝解:“菲姐,我不怪你们,你们来是好意,发生这种事情是意外,可能是我的缘分还没有来吧,你不要再内疚了。”

“对不起圆圆,如果不是我一定要让三三跟着回来,可能就不会发生这种状况,你被退婚了,往后还怎么好意思再呆在家里,你爸也肯定觉得脸上无光,全是被我害的,对不起,呜呜..”苏菲嘴唇蠕动,抱住陈圆圆的脑袋嚎啕大哭起来。

苏菲哭,陈圆圆也跟着哭,楼道里的气氛变得无比压抑。

胡金走过来捅咕我胳膊两下,挤眉弄眼的嘘声:“说话啊,说话..”

“我说啥?”我也憋着一肚子的邪火,不耐烦的嘟囔:“退婚就退婚呗,多大个逼事儿。咋地?咱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还愁找不到想娶的人么?实在不行,老子娶你了,操!”

这句话说完。我自己都有些懵逼,这特么哪是劝架啊,分明是奔着把战火给引燃的意思,我赶忙摆手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觉得其实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不就是个退个婚嘛,都啥时代了,天天在乎别人的想法,咱通通得去自杀去..”

我正说话的时候,从走廊的顶头跑出来一道厚重的身影,陈圆圆她爹黑狗熊头发凌乱、瞪着两颗牛眼珠子似的老汉指着我鼻子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小王八蛋子,看看你干的好事!”

“叔,事情不是你想那样的..”我慌忙解释。

黑狗熊根本不带听我一句狡辩的,直接脱下来脚下的黑布鞋照着我腮帮子就抡了下来,我没躲没闪,被他结结实实的呼了一下,脸颊当时就麻了,陈圆圆和苏菲也赶忙站起来拦架。

陈圆圆揪着眉头,脸上挂满了鼻涕和眼泪:“爸,你干什么啊?要是没有成虎,我二姐现在都不可能回来,冰冰也不会脱离危险期。”

“你怎么不说,要是没有这个王八蛋,你二姐和我外孙还不会出事呢?要是没有他,你也不会被退亲。”黑狗熊气的脸色发白,浑身直打哆嗦。

“怪我,都怪我!叔,您要是觉得不解气,就再扇我两下吧。”我诚心实意的站在黑狗熊面前道歉。

黑狗熊理都没理我,冲着陈圆圆破口大骂:“当时你去相亲我怎么提醒你的?我说你心里要是还有这个熊玩意儿。就不要去跟人家见面,结果面刚见完,你就同意了人家的提亲,爸知道你着急想要忘记他,可哪有这么事赶事的?现在好了。十里八村都戳着咱们脊梁骨骂咱是黑涩会,你让我老脸往哪搁啊?以后你还怎么嫁人?”

“黑涩会咋地了?黑他们家米还是黑他们家面了?我们是什么人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只要没坏到他们头上,咱就是好人!”我梗着脖子怒吼。

“你特么还有脸说话..”黑狗熊一把将手里的布鞋冲我砸了过来。

胡金和白狼赶忙搀起我,往走廊外面推,胡金小声安抚:“小三爷,这种场合咱不方便掺和,还是暂且回避一下吧,等他们父女俩吵够了,也就雨过天晴了,王兴刚才打电话了,说是你让他帮查的那个什么磊,他已经找到了..”

“等会再去何磊家,先去陈圆圆那个前未婚夫家里一趟!”我横着脸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