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9 退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金皱了皱眉头,沉思几秒钟道:“小三爷,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人家本来就骂咱是黑涩会,你要是再过去折腾,不是自己把帽子给扣死了嘛。”

白狼嘬了嘬嘴角道:“金哥,我不这么认为,你说就算咱们现在齐刷刷去那小子家门口跪一排,高举条幅恳请原谅,他们能给陈圆圆一次解释清楚的机会么?能明白陈圆圆一家也是受害者么?”

“关键是咱为啥非得给他家证明啊?”胡金吹胡子瞪眼的瞥了一眼白狼:“你小子能不能别跟着瞎添乱了?这会儿再去男方家闹挺。不是上赶着要让老陈家背黑锅嘛。”

我挡在二人的中间,朝着白狼摆摆手道:“行了,别吵吵了!我就是单纯的想跟她前未婚夫聊几句,小白你上去套套黑狗熊或者陈圆圆的话,看看退亲都退给人家点啥玩意儿,别让人觉得咱们好像多稀罕占小便宜似的。”

白狼走上医院里,胡金递给我一支烟道:“小三爷,你给我交个底,待会你到底是打算跟人好好唠嗑呢,还是准备上去就唬住他们,我好有个心理准备,省的到时候,你们都横眉冷对了,就我一个人还傻乎乎跟人张家长李家短呢。”

“先聊几句吧。”我叹了口气。

没多会儿白狼从楼上下来,我们仨人开上林昆那辆“防弹车”直接奔回县城。我侧头问白狼:“都打听清楚了么?家在哪住,退了什么彩礼?”

“家住在你们县城的财政家属院,父母都没工作,这小子以前是个村干部,前阵子花钱捐了个公务员。清水衙门没啥福利,总共才给了圆圆家四万块钱的彩礼钱,退亲的时候要十万,非说老陈家毁了他们门风,呵呵..”白狼摆弄着手机道:“这可比讹钱来的快哈,一边嚷嚷咱们是黑涩会,一边还敢敲诈黑涩会,这家人是特么想钱想疯了吧。”

我咬牙切齿的吐了口唾沫:“狗屁,这家人估计是从哪道听途说了一些风言风语,然后故意打着这样的幌子诋毁人家陈家的,陈家如果掏出来这钱他们白赚六万,我们县城半套房子钱出来了,如果拿不出来钱,最后咋办?是不是得白贴出去一个姑娘,还得求着对方娶?毕竟名誉已经毁了,求别人更难,那家小子还落个男子汉大丈夫的好名声。”

胡金后知后觉的拍了拍脑门:“哎我操,我咋没想到是这么回事呢,对了小白,那黑狗熊把钱给他们没?”

“那能给么?就算再有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再说了这钱只要给到他们手里,不就是变相承认人家说的对嘛。”白狼撇了撇嘴巴坏笑:“金哥,你说咱现在去他家溜达一圈,你还有意见不?”

“当然没意见!说啥也特么得去跑一趟。”胡金一拍大腿。重重点了两下脑袋:“麻痹的,道貌岸然的狗逼确实不会都写在脸上哈,来医院的时候,我瞅那对母子,可怜巴巴的。还寻思人家怪委屈的呢。”

“金哥,你就是太天真了。”白狼咧嘴笑了笑。

走出去得有二三里路,胡金才猛然反应过来,一记“爆栗”甩在白狼的脑门上:“你大爷的,骂老子白痴是不是?”

“哥。你其实真不擅长脑力运作,你这个反应速度当初是怎么大学毕业并且还混了多半年讲师的?我严重怀疑肯定是你当初的改卷老师喝了不少假酒才脑瓜子一懵给你画了个对勾。”我强忍着笑意,朝着胡金翻白眼,还别说有这么个活宝随行,再坏的心情也能把你逗乐了。

“滚蛋吧。老子这叫大智若愚,佛家常说最高深的智慧就是我这样的,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回头可以问问大师或者朱师傅。”胡金撇撇嘴巴,一脸认真的狡辩。

“愚,我们都看得出来,关键智在哪呢?你别鸡八总拿和尚和朱厌说事,他俩一个三年憋不出一句完整话,一个瞅谁都是有缘人,你咋不让我问问蔡亮呢。那还是你把兄弟呢,我亮哥管你叫啥..”我一下子笑出了声。

“胡半脑。”白狼很很配合的接话茬。

胡金一巴掌拍在白狼后脑勺上,梗着脖子笑骂:“两个虎逼玩意儿,是不是要逆天。”

“哈哈..”我们几个再次都笑喷了。

回到县城,我让白狼先去银行取了十万块。然后又随便买了点包装好看的礼盒之类的东西才朝着陈圆圆的未婚夫家行进,陈圆圆的前未婚夫叫王琦,一个很普通不过的名字,去的路上,我一直在脑子里演练待会应该怎么跟对方聊天。

县城的财政家属楼建设与九十年代初期。现在已经老旧不堪,垃圾遍地,路边停满了私家车,绿化带里杂草丛生,这样的生活环境不用说比崇州、石市了,就连我们村都差一大截子,我也不知道这家人是靠什么感觉自己高人一头来的。

狭窄的楼洞里停了好几辆自行车和电瓶车,白狼指着靠近左边一扇掉了半面油漆的防盗门,不确定的出声:“一单元102房,应该就是这家吧。”

“敲门吧,进屋以后一定要有礼貌。”我点了点脑袋。

白狼“咚咚”叩击两下房门,很快铁门被“嘎吱”一下从里面打开,一个梳着四六分长发,身材微胖,戴副黑框眼镜的青年疑惑的站在门口问:“你们找谁啊?”

“请问王琦家是住这里么?”我眨眼微笑。

“我就是王琦,你哪位啊?”青年有些木讷的点点头。

“就找你,你父母都在家里吧。”我直接推开他,大马金刀的背着手走进了屋里,屋内的摆设也很陈旧,基本上都得是十几年的老物件了,客厅内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收拾碗筷,沙发上坐着个谢顶的男人在看电视,再平常不过的一家三口。

“欸,你找谁啊,怎么直接往别人家里闯,信不信我报警啊!”青年急急忙忙的拽住我胳膊,一脸恼怒的模样。

“我姓赵,跟陈圆圆是邻居,也是她的娘家人。”我拨拉开他的手掌,一屁股坐到谢顶中年人的旁边,微笑着看向他:“老叔,您是一家之主吧?那我有什么话就和你唠吧。”

秃瓢男人吓了一跳,眼神惊慌的看了眼自己儿子和老婆,皱着眉毛没有出声。

本来正收拾碗筷的中年妇女一下子炸毛了,惊愕的看向我出声:“你姓赵?你就是那个小贱人的姘头,外地回来的黑涩会?”

“槽,你会不会说人话?”胡金和白狼一个跨步立到中年妇女的跟前。

胡金从脖子往下全是花花绿绿的纹身,今天又特意穿了件紧身的背心,看上去格外的骇人,白狼脸上全是犬牙交错的疤痕。即便一句话不用说,往那一站都是威慑力。

“婶子,屎能乱吃,话千万不要乱说哈,你怎么说我都没问题。老爷们不在乎这个,可是你这么说我妹,我可就不乐意了,咱有啥说啥,你们退亲。我们同意,要十万的赔偿,我也觉得无可厚非,但是这钱你们拿着不觉得烫手么?”我从白狼手里拎过来装钱的塑料袋子,一沓一沓的放到茶几上。

王琦拧着眉毛,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出声:“我和陈圆圆的事情已成定局了,不需要你在指手画脚,需要怎么理赔也是我们和陈家的事情,与闲杂人等无关,你们马上离开我家,否则我就报警扰民了。”

“官还没当上,官威就特么先出来了?行啊,报警吧,顺便问问警察诽谤罪和恶意诋毁他人罪能判多久。”我撇嘴冷笑,从兜里掏出手机“啪”一下拍在桌子上,梗了梗脖颈道:“一定要问清楚哈,我等你。”

“小琦,你别说话..”中年妇女瞪了眼自己儿子,一看就是在家里说了算的横主,她快速翻动两下白眼道:“你能替陈家说了算不?”

“我可以全权代理!钱不是在这儿摆着呢嘛。”我拍了拍放在茶几上的几沓钞票,貌似憨厚的点了两下脑袋。

女人贪婪的咽了口唾沫,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干笑道:“其实,你们小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们老人嘴上不说。心里也懂!圆圆这姑娘要长相有长相,要模样有模样,为什么跟我家小琦见了一面就商量结婚,我估计不是怀孕了,就是身体有毛病吧?”

“诶我操..”胡金瞪着眼睛要发火。

“憋回去!”我瞟了一眼胡金。摆摆手道:“婶子您继续说。”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找上门想要和谈,那我就替我儿子做主了,十万块钱,我们解除婚约,并且往后再不会出去乱说圆圆一个字的坏话,你看行不?”妇女一对小眼珠子冒着精光,眼里只剩下那一摞摞崭新的钞票了。

“可以啊,不过口说无凭,你得给我立个字据!”我无所谓的点点头。

“小琦,快拿笔拿纸去!”中年妇女冲着自己儿子摆手驱赶。

“妈,这钱咱们不能要,退婚已经够不是人了,你还勒索人家那么多钱,良心不会愧疚么?”王琦杵在原地没动,说出一句我怎么也没想到的话来,敢情这一家子还不是全部都丧良心了。

中年妇女典型就是个泼妇,熟练掌握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生活技能,捂着胸口就坐在沙发上撒泼:“你闭嘴,快点按我说的去!你是不是要把我和你爸气死才罢休啊...”

王琦迫于无奈,只好找出来纸和笔,龙飞凤舞的“唰唰”写下几行小字,我看了眼字据,满意的点点头道:“行,你们一家人都按上手印,这十万块钱就是你们的了。”

“这么轻松?”一家人面面相觑。

我狡黠的咧嘴一笑,循循诱导:“对,就是这么轻松,只需要按下手印,这笔巨款就是你们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