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1 意外之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回头看到陈圆圆的那一刹那,我整个人是处于完全懵逼的状态。

尤其是跟陈圆圆那对饱含热泪的美眸对上的时候,我更是有种“玩鸟,解释不清楚了!”念头。

我咽了口唾沫一把揽住王琦的肩膀,看向陈圆圆干笑:“那啥,圆圆我其实就是路过,我和王琦以前就是朋友,我来他家是做客。对吧..”

我话还没说完,陈圆圆臊红着脸掉头就跑了。

“诶我去!”我拔腿就准备追,后来又一寻思追出去更是越描越黑,朝着白狼使了个眼色,白狼点点头撵了出去。

“赵老板,那我们还需要去医院给圆圆的家里人赔礼道歉么?”王琦他妈弱弱的问我。

我皱着眉头道:“跟你们有一毛钱关系没?该干啥干啥去,操!再特么啰里吧嗦就老子赔偿损失费。”

“咳咳,小三爷..形象。”胡金抓了抓头皮捅咕我。

“对,赔偿老子公司的形象损失费!”我恼怒的皱了皱眉头,本来今天这事儿办的挺完美的,结果被陈圆圆看到,一下子就变成我强迫王琦一家老小怎么滴了。本来我就是个流氓角色,这下子更是上升到了十恶不赦的境界。

“爷,我说的是您的形象!”胡金无语的凑到我耳边嘀咕。

我朝着王琦的脚边“呸”的吐了口唾沫:“我他妈都黑涩会了,还有个鸡八形象!”

说罢话。我领着胡金就大大咧咧的摔门而出,反正从这家人的眼里我已经是恶魔了,不在乎多加几重颜色。

下楼以后,我埋怨胡金:“金哥,你丫也是真够不地道的,我不信你也没听到门口有异响。”

胡金坏笑着措手道:“听是听见了,就是看你装逼装的那么带劲儿,我没好意思打搅,你是不知道你装逼的时候老特么有气质了,老子要是个女人,指定以身相许了。”

“你快滚你大爷的吧,你要是个女人,自己有胆儿照镜子没?”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他。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窗户纸捅破了,爱鸡八咋地咋地呗。”胡金笑呵呵的搂住我肩膀:“刚才你冲着王琦说出那句,从小到大我特码都没舍得这么欺负陈圆圆,让你们抢了个先,还不知足啊?我都觉得挺感动的。”

“你快拉倒吧,你是这段日子又没见到菲菲挠花我脸了,心里不平衡!”我掏出手机气鼓鼓的拨通王兴号码:“喂。在哪呢?”

“处理完事了?我在财政局家属楼前面的公园门口看老头下象棋呢,你过来吧。”王兴悠哉悠哉的问我。

“你咋知道我干啥去了?”我好奇的问道。

王兴憨笑道:“我给小白打电话,他挂了,然后给我发了一条短息。让我去医院把陈圆圆给接过去的啊,怎么样完美不?”

“啥?”我嗓门一下子提高:“白狼让你把陈圆圆接过来的?苏菲知道这事不?”

“知道啊,就是菲姐推着陈圆圆出门的,还说一定要帮陈家要个公道。”王兴理直气壮的回应:“怎么了?听你这口气不像有点喜悦啊。是不是没办好,卡脸了?哥这会儿就过去给你撑排面哈。”

“去个蛋去,你们这帮犊子。”我愤匆匆的挂掉了电话,扭头看向胡金道:“合着这事儿就金哥你不知道呗?”

“知道啥啊?”胡金迷茫的望向我。

我吞了口唾沫道:“你八成是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了,我估计也能知道了。”

“啥事啊小三爷。”胡金好奇宝宝的拽住我胳膊问。

“没事儿,鱼阳和胖子说要竞选石市这届的旅游大使。”我拍了拍脑门苦笑。

来到公园门口,我看到王兴正蹲在一个老头的跟前,呲牙咧嘴的喊叫:“跳马,跳马就将他了,哎呀..别犹豫!”

“走吧哥哥,就你这臭棋篓子水平就别跟人瞎逼掰扯了。跳马,对方回士,炮在打过来,他家老将还往哪躲?”我没好气的拉起王兴往前继续走。

“就是!明明自己是个棒槌还特么瞎指挥别人..”一众老头齐刷刷的朝着王兴起哄。

“我日。老人集体学坏了啊!”王兴鸡头白脸的歪嘴,我看到这货好像特意换了一身运动装,明显是刚买的,脖子后面的名牌都没撕掉。我朝着王兴撇撇嘴:“信老弟说的话了?”

“嘿嘿..”王兴干笑两声,转移话题道:“接下来去咱们恩人家里溜达一圈不?”

“走吧,买点好东西,对了这十万块给他家吧。”我抽了抽鼻子微笑,所谓成功不是要在陌生人面前显摆现在的你如何锦衣玉食,而是要让往昔那些看不起你的人如何从俯视变成仰视。

诚然,如果没有当初惹出何磊哥俩的乱子,我们这帮家伙可能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安于现状,在县城的一亩三分地耍耍二百五,赚点九流混子挣得血汗钱,不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

“何家也算命运多桀,摊上这么对好儿子,家道何愁不中落呐。”王兴明显去提前踩过点,边叼着小烟“吧嗒吧嗒”的吞云吐雾,边笑呵呵的摇头:“何苏衍虽然被林昆他爸给弄没了,不过何磊恢复的还不错,手脚现在基本上都能动了,虽然使不上大劲儿,生活没问题,在一家超市当保安,据说他家为了给他看病,欠了不少饥荒。”

“这就是命。”我叹了口气道:“老话常说,穷不过三代,我以前一直以为穷到第三代以后就不会再穷了,现在才知道穷到第三代已经穷的连媳妇都娶不到了,哪特么还有第四代啊。”

王兴带着我走到距离县城中心不太远的一栋五层老楼里,走上二楼以后,他指了指一扇木门,努嘴道:“就是这家。”

“敲门呗,你瞅我干啥。”我白了眼他。

“我特么不好意思,当初我下手挺黑的。”王兴挪揄的撇撇嘴。

“擦,这有啥不好意思的。我来!”胡金走上前“啪啪”拍了几下房门,一个五官清秀,但是头上戴了顶鸭舌帽的男子打开了门,看到门外我们几张陌生的面孔。好奇的问:“你们找谁?”

“这是何磊的家吗?”胡金面无表情的问道。

“对,你们是..”男子警惕的望向我们,当他跟我和王兴的眼神交汇到一起的时候,瞳孔骤然放大。表情也由警惕变成了不安,语气略带恳求的出声:“你们到底要干嘛?”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我们此行的目标何磊本人。

“进去聊聊吧。”胡金迈步直接走到了屋内,我和王兴也快速跟了进去,歪脖扫视了几眼屋内的陈设,大概六十多平,很老套的那种两室一厅,基本上没啥家具,整个客厅最值钱的就是一台二十多寸的电视机。

这时候水泥地皮上泛起阵阵响声,里屋一个老太太,自己摇着轮椅慢慢行驶出来,老太太看起来岁数应该没多大,但是精神状态特别不好,口齿有些不清的出声:“小磊..他们是..是谁啊?”

“妈,这是我们超市的同事。”何磊双手在小腹钱攥紧,神色慌张的看向我们几个小声道:“你们跟我进来吧。”

进屋以前,我看到电视剧的旁边放着两张黑白照片,分别是何苏衍和一个中年男人的肖像,没意外的话,应该是何磊他爸。

走进房间。何磊快速将房门关上,拿自己身体扛住门板,惊恐的看向我们低吼:“赵成虎,王兴。咱们之间的仇恨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你们还不肯放过我,我知道你们现在从外面混的都挺好的,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难为我妈了,行么?我就剩下她一个亲人了。”

说着话,何磊“噗通”一下双膝跪地,嘴唇颤抖的低声哀求:“放我妈一马吧,你们要弄就弄我,我肯定不反抗,但是我求求你们,别碰我妈,她还能再活两年..”

“磊哥,你看你情绪那么激动干嘛,我们就是单纯的来找你叙叙旧,过去是我们年少轻狂不懂事,才会对你犯下那么大的错,你看谁报仇,会带着礼品水果文明敲门的?快起来吧。”我和王兴对视一眼,将何磊从地上搀了起来。

“你们真的不是来找我报仇的?”何磊脸色挂满鼻涕眼泪,满眼写着不敢相信。

“跟你扯这个犊子干啥,把心收进肚子里。”我咧嘴笑了笑,本来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抚,何磊条件反射的往地上蹲,我手僵在半空中尴尬的甩了甩。

“磊哥,还没娶媳妇吧?”王兴将装钱的黑袋子放到卧室的床上:“拿这钱凑合娶一个,照顾老太太的责任女人毕竟比男人在行。”

何磊脸上再次写满了惊诧,唾沫得在嗓子眼徘徊好久后,何磊抽了抽鼻子道:“成虎、王兴,你管你们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来的,我都心领了!钱我肯定不能收,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信息,你们自己防备着点吧,前几天有个脑袋正当中染着白毛的家伙来找过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