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8 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狞笑着看向趴在地上的张思澳:“看清楚没有?我想让你死,你今天绝对活不了。”

随着人浪声的翻滚,张思澳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好半天后垂头丧气的低下脑袋,浑身禁不住的颤抖起来,此刻警笛声越来越近,甚至可以听到有人操着扩音器在喊话。

“弄死你,也就是动动指头的事儿,但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惬意,除非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声势不减,薅住张思澳的头发继续低吼:“说还是不说?”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张思澳涨红着脸冲我摇头。

“草泥马,给你脸你自己不拾是吧!”我抡圆胳膊一巴掌甩在他脸上:“听不懂是吧?好办!咱们换战场慢慢唠!”

这时候,几个穿制服的身板从街口硬挤进来,与其说挤不如说是冲,两个警察拿枪强硬的从前面开道,柳志高艰难的跟在后头,还没有冲过来,柳志高就大声吼叫:“赵成虎,你特么要干什么?”

“聊天呗。能干啥!”我皱着眉头回应。

挡在柳志高前面,一个人高马大的“卫士叔叔”冲着厉喝:“态度好点!双手抱头,马上站起来!”

“你是在跟我对话吗?”我眯缝眼睛看向他:“不认识我,你应该也知道我是谁吧?端正好你的态度,好好琢磨琢磨再吱声,别他妈马屁没拍着,再把自己给拍成烈士了!”

“欺负人啊!”

“槽,一把枪能有几颗子弹!”

“来,干死我!”

街头街尾的王者门徒们瞬间张牙舞爪的往前涌动,吓得两个“卫士”脸色当即就白了,柳志高提高嗓门咋吼:“干什么,都要干什么?好日子过腻了,非要到监狱去体验体验是吧!”

雷少强摆摆手,四周里面安静下来,他恭敬的走到柳志高对面出声:“柳叔别生气。大家可能只是义愤填膺罢了,毕竟这么多年崇州市一直和谐发展,警民鱼水情,真要往监狱里丢,您觉得得有多少人民卫士要扒去衣裳陪我们当狱友?”

“带领这么多手下,手持火器,这是普通聊天么?你特么是不是要造反?”柳志高边咆哮边朝我眨巴眼睛,大概示意我适可而止。

雷少强赶忙迎过去,乐呵呵的解释:“柳叔,您误会了,这些人我们都不认识,大概是路见不平的好汉吧,而且他们手里的家伙式好像也不是什么火器,就是普通的打火机,不过是造型夸张了点罢了,我刚才还看他们演练来着。”

雷少强朝着前排一个兄弟摆摆手,那兄弟会意的“嘎嘣”一下叩动扳机,枪管处瞬间冒出一股蓝色火焰。

这不是高氵朝,接着雷少强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夜市上两块钱就能买到的那种激光灯。在张思澳的脸上晃了晃,立马出现一个小红灯,亦如刚才将那群悍匪吓跑的狙击枪光点一样。

雷少强满脸人畜无害的耸了耸肩膀:“我们不认识这些人,真的,不信你问问他们。”

“我们不认识赵成虎。”人群里传出一阵嘈杂的哄笑声。

“呵呵..”柳志高不怒反笑。被雷少强堵的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张思澳的面庞红一阵白一阵,仿佛吃了屎似的难看,憋了好半天才骂出声:“赵成虎,我草泥马!你个阴逼...”

“去尼玛得!”我抬起胳膊又是一巴掌护在张思澳的脸上,仰头看向柳志高道:“您看见了吧?他犯贱骂我。我打他没毛病吧?况且他刚才也打我了,不信你问问周围的人,我们充其量就是个普通的纠纷罢了。”

柳志高脸色僵硬了一下,冲着我道:“没人想来管这种烂事,但是有电话打到了赵书记那里。赵书记也不好做啊,成虎,你现在功成名就,没必要和过去一样搏命是不是?”

“柳叔,我想您肯定理解错赵书记的意思了,他绝对是让您来缉拿悍匪的,我们刚刚就碰上了,喏..那辆金杯车里呢。”雷少强侧了侧脖颈,指向撞在卷帘门上的金杯车道:“那辆金杯车里有一帮子狠人,人手一把铁枪。刚才非要抢劫我们,得亏四面八方的好汉相救。”

眼瞅着自己可能获救,张思澳这会儿蹿跶的可厉害了,被我扇的满鼻子冒血,仍旧梗着脖子叫嚣:“雷少强。你的嘴是屁股么!敢做不敢当,卧槽尼..”

“消逼停的,老实眯着!”胡金过来接替我,单手薅住张思澳头发,一记老拳砸在张思澳脸上。可怜的傻犊子当即就吐出来几颗牙齿,嘴里也跟着淌出来红血。

“成虎,这小子有军籍在身,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点什么,他难受你难做。把我交给我,我会给你个处理方式,可以不?”柳志高的态度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强硬,朝着我低声道:“不要惹火上身。”

“这话是你说的,还是赵杰说的?”我双手插兜,眯缝眼睛看向柳志高。

“你觉得我的级别能接触到什么实权人物?”柳志高特别聪明,既没承认也不否认,轻松的将皮球推到了赵杰的身上,毕竟赵杰现在是崇州市的一把手,拍板定案的还得是他。

“强子。拨通赵杰的号码。”我沉思几秒钟后,冲着雷少强吩咐。

雷少强犹豫几秒钟,见我态度坚决,掏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很快那边就有人接听了,雷少强按下免提键,走到我跟前,朝着那头道:“书记,我们商会会长想要问候您。”

“喂,成虎啊,今天的事情给我个面子,让老柳把人带走吧?回头你带着菲菲到我家一起吃饭,我跟你慢慢说,你看行咋样。”手机出传出赵杰磁性的男低音,几年没打照面。赵杰现在的声腔都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凌锐。

我深呼吸两口,冲着他笑道:“不如你给我个面子,今天让我把人领走,回头我亲自上门给您磕头赔罪,您看咋样?”

“..”那边沉默几秒钟:“成虎你是冲我?还是真心打算让我难做?”

“我谁也不冲,单纯是想把人带走,问完我想问的,回头我再把人给您送到柳局那里,您看行不行?”我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几年前我被赵杰当棋子丢到石市的往事历历在目。实在是他身份特殊,不然我早就问候他爹娘了。

“赵成虎,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吗?”赵杰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打算跟我杠到底是么!”

“谁他妈告诉你,我翅膀以前是软的?”我直接顶了回去:“赵杰。你有大树荫,乘凉不是只给我赵成虎一个人,王者没在任何事上差不过你,这么多年你能稳稳的躺在第一交椅上为啥?自己心里没点数?信不信我明天就能让崇州市发生几起震惊全国的大案!”

平心而论王者想要在崇州市发展绝对离不开赵杰的扶持,我这么冒冒失失的顶他确实不合适。但是这些年我们和赵杰也算相辅相成,甭管是纳税问题还是管辖治安,正是因为有王者的存在,他赵杰才能那么稳当。

我对赵杰有怨恨,这事不是一年两年了。如果没今天的事情发生,我们也永远不会戳破彼此,仍旧会保持这种方式共存,但是他刚才那副颐指气使,好像老大命令小弟的口吻,让我很不爽。

或许在赵杰的心中,我也好,王者也好确实是仰仗他的鼻息生存,所以才会觉得自己牛逼闪闪。

被我怼了一句后,赵杰半晌没有发出声音。沉默半分钟后,“呵呵..”笑了两声,挂掉了电话。

“三哥,刚才你话说的确实有点太那啥了...”雷少强皱着看向我。

我摆手打断:“再打罗权的私人电话,我不接,你直接告诉他,我在自己家门口被周泰和欺负的跟狗似的,就问他能不能处理,能处理秒速办,不能处理。我自己办,完事带着王者到金三角跟昆西抢地盘去,操!”

“好!”雷少强又按下罗权的号码。

大概十分钟左右,柳志高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嗯。嗯”了几声后,大胳膊一挥高吼:“收队,普通的民事纠纷罢了,当事人需要咱们调解的话会主动到局子里投案的!”

边往出撤,柳志高边回头朝着我微微翘起大拇指。

我朝着柳志高喊了一声:“柳叔,您等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