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0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兴脸色表情格外苦涩,脸上的五官几乎拧在了一起,艰难的喃呢:“我..我..我不知道。”

“你会为了她,再次跟我们分道扬镳么?”我冲着王兴问道。

王兴的眼圈当时就红了,死死的攥着拳头,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我..我爱她,真的!”

“其实你也开始怀疑她了对不对?”我朝着王兴笑道。

王兴抬起脑袋,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情愫。叹了口气道:“如果真的和她有关系的话,我..我..我杀了她!”

“杀了她,你会痛苦吗?”我提了口气。

王兴点了点脑袋,没有任何犹豫的承认:“会!”

“知道了,给苍蝇打电话吧,让他火速到崇州市一趟。”我舔了舔嘴皮道。

“让他过来干嘛?”王兴迷惑的问道。

“让他还你一个真正全新的梧桐,你告诉你媳妇又联系了一个知名医生帮她检查一下脑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也舍不得你再次远走了。”

王兴嘴角抽动两下,最终“嗯”了一声。

我迈步走回酒吧。刚才有那么一刹那,我特别想给苍蝇提前通个电话,以苍蝇的水平整点什么慢性毒药啥的种到梧桐身上,梧桐不会察觉,王兴也不可能知道,可是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我舍不得看到兄弟的眼泪。

“澳爷,你真的是哑巴的干儿子么?”我盯着张思澳的眼睛问道。

张思澳迟疑几秒钟,点了点脑袋回答:“是。”

“也就是说,你其实知道很多哑巴的秘密?也了解哑巴替周泰和做了多少件脏事是吧?”我干脆蹲到他跟前笑问。

张思澳这次痴呆了将近十秒钟,才皱着眉头摇脑袋:“我不知道,哑巴去干什么事情从来不会告诉我。我做什么事情他也不会告诉我,我就是个工具,根本不了解任何核心。”

“呵呵,小嗑唠的挺硬哈,还知道核心呢!”我抬腿一脚蹬在他脸上,朝着胡金摆手道:“继续捶他!”

刚才我故意问了狗日的两个问题,他回答的速度都明显慢半拍,很显然确实是有人在告诉他怎么说,完事他在复述着回答我,原本我抓张思澳是为了当着王兴的面逼问出来梧桐,但是现在没那个必要了,我寻思解解气,然后交给罗权拉倒。

张思澳是哑巴的干儿子,他肯定知道不少事儿,加上狗日的现在有军籍在身,如果他开口咬周泰和。就算不能把那条老狗给拉下马,也肯定剐他一身伤,到时候我权哥说不定又能原地跳两级。

想通这点,我拨通了罗权的号码。

电话刚一接通。我恬不知耻的就开始耍贱:“哈喽啊权哥,我是你最忠实最可靠的小粉丝三三啊!”

“卧槽你亲大爷!”罗权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骂了我足足能有五分钟,他才松了口气问:“在东京没受伤吧?”

我装腔作势的笑道:“伤着了。中了二十多枪,如果不是我心里放不下你,可能就客死他乡了。”

“你现在在哪?来,老子亲自过去慰问你。给你带一支军乐队过去,你看行不?”罗权的火气一下子又蹿了起来:“卧槽你爹的,刚才可把你牛逼坏了,雷少强告诉我,我不处理,你就带队去跟昆西抢地盘,咋地?吓唬谁呢?昂!”

“你麻痹没完了是吧,给你点好脸不知道咋用了呗?本来还想告诉你。老子抓到哑巴的干儿子,就特么你这个二逼态度,拜拜了您嘞!”我也没惯着他,嗓门骤然提高。

罗权的口气一下子软了。肉麻兮兮的贱笑:“哎哟喂,虎哥哥你看你又淘气,你权弟刚才不是担心你嘛,抓着哑巴干儿子了?在哪呢?我这会儿就派人过去取。”

“取个鸡八。你当拿快递呢!现在知道谁是大王谁是小王不?”我没好气的骂道:“老子要张外国身份证,越快越好。”

“要外国户籍干啥?”罗权不解的问道。

“你管我呢,我乐意行不?逼话那么多呢?你就说能办不能办呗。”我皱着鼻子斥问。

“能能能,要哪个国家的?”罗权连连应承。

“哪个国家的?”我一下子被问住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挪揄半天道:“哪个国家能娶俩..呃..俩媳妇的?”

“卧槽,我明白你狗日的要干啥了!行了,老子知道了..”罗权顿时间笑喷了:“你在崇州市是吧?我马上让姜扒皮带人过去取人。”

“不是权哥,我其实要外国户籍不是你想那样的..”我赶忙解释:“我就是觉得有个外国身份证牛逼,以后再犯事了,咱也是外宾,要是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其实说完话,我就心虚了。

“别的事情为难就算了。这事就算求一号首长,我也让我爷爷去求,不过记得结婚时候一次性解决哈,不然老子还得出好几份礼金。”罗权轻飘飘的甩下一句话就挂掉了手机。

“嘴欠了!”我轻轻扇了自己一巴掌。

另外一头胡金解下来皮带,打儿子似的朝着张思澳身上“噼里啪啦”的一顿猛抽,社会我澳爷像个陀螺似的在地上来回打着滚,惨嚎声一浪高过一浪。

“小三子。”坐在旁边始终一语不发,低头玩手机的刘祖峰冷不丁抬头看向我。

“啊?咋了小峰哥。”我看向他。

刘祖峰将手机屏幕放到我眼前:“这会儿有几辆车开进三号街了,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东逛逛西晃晃,会不会是那个小篮子的同谋来了?”

我看到手机屏幕上有四五辆车,不过因为拍摄角度的问题。基本上都看不清楚车牌号和车标。

“这会儿天刚亮,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人来不夜城玩,就算真是玩的,也应该是找个洗浴中心或者棋牌室坐下,如果这条街上没有合适他们的店,应该离开才对,可是刚才我的人告诉我,这几辆车已经逛了快五六分钟了。”刘祖峰满眼认真的看向我:“需不需要我摇人?”

“不用。如果真是这小子的同伙,那帮狗逼真敢杀人,而且手上的枪不少,喊的人越多咱们损失越惨重。”我皱着眉头摇摇头。沉思了几分钟后,我看下刘祖峰道:“这样..你报个警吧,自己举报自己店里有小姐卖淫,我不信他们敢跟警察对着喷!”

“报警?成!”刘祖峰点了点脑袋:“你小子真心坏。跟你当敌人是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小峰哥,又夸我!”我没皮没脸的坏笑,冲着舞池当中,正挥舞皮带挥的格外卖力的胡金招手道:“金哥。别打他了!把他绑起来,堵住嘴巴,塞住耳朵,找个角落藏起来!”

没看出张思澳这个小篮子还蛮值钱的,让对方不惜动用了几辆车过来劫人,不过随即一想我就明白过来,张思澳虽然没啥地位,但是这么久以来一直担当哑巴跟别人的交流工具。多少肯定知道一些秘辛,加上他在哑巴心里头多少肯定有的位置,于公于私哑巴都不会抛弃他。

十多分钟后,外面警笛声响起,我招呼上刘祖峰、胡金一块走出酒吧,打算面对面的气气那帮打算来劫持张思澳的狠人,世界上最贱的事情莫过于想打打不到。

我们仨人往出走,王兴正好也打完电话。指着不远处的几辆警车道:“警察怎么来了?”

“咱家友军!”我笑眯眯的撇嘴,冲着王兴问:“刚才看到几辆车过来过去没?”

“一辆奥迪,两辆吉普,还有一台金杯车!”王兴点了点脑袋。指着街角道:“那不是么,刚刚我还想通知你一声,不会是来狗了吧?”

我顺着王兴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街口停了四辆车,四台车都没有熄火,特别是金杯还冒着黑烟,我耸了耸鼻子,大马金刀的抱拳站在酒吧门口,扯开嗓门高歌:“嗨..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

“噗..”哥几个从后面直接笑喷了。

然而我还是低估了张思澳对他们的重要性,我这头刚装完逼,那几辆车径直朝着我的方向开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