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2 长狙在手,霸气好似王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洪回来了?”胡金意外的望向我。

我重重点了两下脑袋:“对!一杆长狙在手,霸气好似王侯!”

酒吧内,“亢!亢!”的枪声大作,时而能听到有人惨嚎倒下的声音,我把脑袋凑到酒水台的后面,偷偷的探出去一点脑袋看具体什么情况,不大点的舞池此刻已经完全变成狼藉,剩余的三四个杀手正跟门外的洪啸坤对射。

这次袭击我们的这帮狠人真是我有生以来遇过最难缠的狠角。他们不光身体素质过硬,而且给人感觉无所畏惧,不管到什么时候都特别的稳,那种稳绝对不是靠训练出来的,而是历经一次次的生死磨砺才养成的,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此刻,洪啸坤手抱长狙半蹲半跪在门外,身体时而快时而缓的移动着。凭借他们的那台吉普车当掩体有恃无恐的撸动枪栓,后面隐约还可以看到毒狼风华的身影,两人宛如两条入海蛟龙一般将对伙的包围圈从正当中硬生生撕成两部分。

“真特码的狠啊!”胡金从吧台的另外一边探出去脑袋,惊愕的嘀咕。

“枪法准,手里的家伙式也硬!会攻击会闪躲,风华真不是个一般人!”我咽了口唾沫点头,洪啸坤的手里应该是杆svd狙击步,绝对的大口径狠货。

当日在东京城洪啸坤受伤,右手被废,毒狼风华曾经说过最多几月还我一个崭新枪神,我一直以为还需要很久,正常情况下左手没有右手灵巧。平常人右手练枪都需要几年。

“这帮逼准备要跑路了。”胡金兴奋的低语。

我看到那几个杀手一起抻着地面慢慢往酒吧门外移动,火力格外集中,一时间把堵在门口的洪啸坤逼的哑火了,几个人有条不紊的往出撤退,“小三爷,咋整?”胡金鼓着眼珠子看向我问道。

我不解的反问他:“什么咋整?”

“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跑?”胡金有些按耐不住的想要往起站。

我赶忙一把拽住他摇头道:“快消停点吧我的哥,不眼睁睁瞅着,你还准备出门去送送啊?对方啥装备,你又不是没看见,咱俩拎着片刀出去跟人拼命嘛,门外有王兴、有老洪,他们如果拦不住,那就是真拦不住!”

“喘口气,喘口气!”我倚坐在吧台里面,摆了摆手臂道:“真特娘的刺激!”此时我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被冷汗给浸透了,整个人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胡金、刘祖峰包括张思澳不比我强多少,一个个同样也大汗淋漓。

“傻逼了吧,你亲爱的干爹寻思着要干掉你,你还贞节烈女似的要为人家守口如瓶。”我瞟了一眼张思澳。顺手将他嘴里嘟着的东西拽出来,撇撇嘴道:“采访一下,此时此刻你是什么心情?”

张思澳鼻翼抽搐,嘴巴一咧“哇”一声哭了出来。感觉就跟被七八个大汉凌辱的小媳妇似的委屈,“哭你爹个篮子,憋回去!”刘祖峰烦躁的一巴掌扇在张思澳脸上,满眼复杂的望向我:“如果你今天的地位都是这么来的。我特么一点不羡慕,这特么哪是混社会,简直就是战场。”

“差不多吧,在岛国和金三角的时候比这还带劲儿!”我好笑的逗趣:“小峰哥,回头我带你到金三角玩玩?那儿的老铁们更热情!”

刘祖峰的脸色一白,干咳道:“看来我这种人就适合从家里混。”

“三哥!”

“三子!”

这时候酒吧外面传来几声喊叫,我探头瞄了一眼,看到王兴和洪啸坤脚步踉跄的跑进来。大声的呼喝。

“这儿呢!”我举了举手。

哥俩赶忙跑过来,我看了眼他们问道:“那帮狠人撤了?”

“嗯,跑了!火力太猛,人也多。我们没拦住,不过他们这把肯定被通缉。”王兴点了点脑袋道:“我和俊杰他们也得躲一阵子,街上的监控器绝对拍下来我们模样了。”

“我也得躲躲。”洪啸坤沉闷的出声,几个月没见。洪啸坤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看上去更加线条清晰,我下意识的瞟了一眼他的右手,低声问:“你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呢?”

“其实也不算突然,一个礼拜前小佛爷找到毒狼。说是有人准备在崇州市对你们动手,我俩就动身了,只不过我和毒狼都没有身份证件,所以耽搁了几天。”洪啸坤朗声解释。

“谁?小佛爷去通知你们的?”我愕然的问道。

洪啸坤点了点脑袋道:“嗯,除此之外小佛爷没有多说任何,只是催促我们快点回来,然后他不知道又去干什么了,我跟小佛爷面对面的。他的精神很好,身上也没有伤,绝对不像失去记忆什么的。”

“这特么是啥梗啊?他既然毫发无损,为什么不回来跟我们碰头呢?”我拧着眉头格外的费解,侧头问胡金:“对了金哥,肥波和拐子、佛奴你们怎么安置的?没让他们受委屈吧?”

“他们仨走了啊,一回到石市,就让伦哥安排回金三角了,说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也不方便多问,伦哥没跟你说么?”胡金摸了摸鼻尖。

我沉思几秒钟后,点点脑袋道:“那他们估计是已经知道佛哥的消息了。只是佛哥到底要干嘛?神神叨叨的,又不肯跟我联系。”我抓了抓头皮道:“行,待会我让强子安排你们,暂时找地方休息一阵子,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崇州市的政界要换血了,呵呵...”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洪啸坤突然怒吼一声:“快蹲下!”

王兴也原地往旁边一滚。藏在一张桌子后面,抬起手枪。

接着洪啸坤也将身体掩进酒水台里,再次架起了狙,伸手从小腿上一摸。朝着酒吧门口就“亢!”的扣动扳机,速度飞快的填充子弹,简单粗暴的攻击着对面。

透过酒水台的缝隙,我这才注意到。刚才那帮悍匪竟然又折了回来,冲进酒吧大概六七个人,不过他们好像无心再跟颤抖,而是将自己同伴的尸体扛起来就撤。敢情这帮家伙是回来抢尸体的。

半分钟左右,枪声消失,王兴狼狈的站出来,眼神复杂的望向门外,低声喃呢:“他们是回来带自己战友尸体的。”

我没有做声,心里也说不出来的复杂,尽管是敌人,但绝对不能否认他们之间的情义。在我们眼中对伙是十恶不赦的侩子手,在他们彼此的心中可能只有一个定义“兄弟!”

“对立面不同,可人和人的感情相同。”洪啸坤蠕动嘴唇苦笑。

“比起来,他们比周泰和的兵更像战士。”胡金深呼吸两口,刚才的抢尸过程,对伙又有几人受伤,冒着枪林弹雨回来背走几具没有任何意义的尸体,大家的心灵上要是没有丁点震撼那绝对不可能。

刘祖峰在旁边接了几秒钟电话后。朝着洪啸坤和王兴道:“你俩也快撤吧,警局出动了。”

“走吧,回头我去找你们。”我摆了摆手:“小峰哥找地方把张思澳藏起来。”

王兴皱着眉头看向我道:“三子,我告诉你崇州市哪几家场子有毒有瘾君子。你趁着回来处理一下。”

待哥俩离开不到十分钟,三号街上警笛呼啸,来了至少不下十多辆警车,街口甚至还堵了几辆武警的军车,一大票警察涌进酒吧内,带头的还是柳志高,柳志高的脸色白刷刷的吓人,望向狼狈不堪的我们几个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说我不知道,你信不?”我长吁两口气,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旁边的哥几个:“我们也是受害者,刚才差一点被射成蜂窝煤。”

柳志高朝着身后的警察摆摆手:“勘察现场,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到处都是证据,我带着你们找!”刘祖峰和胡金会意的领着众多警察往出走。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酒吧里只剩下我和柳志高两人,“这次闹大了!特大枪击案,还死了几个警察。”柳志高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望向我嘀咕:“总得有人出来背锅。”

“放心,不会是你!”我冲着柳志高压低声音:“待会我把张思澳交给你,能敲出来多少都是你的功劳,你问完以后给我打个电话,我再让卫戍区那头的让把他带走,另外崇州市有几家特大毒窝,回头你查抄一下,都是真金白银的功劳,这次的事情你也可以推到那批毒贩子或者瘾君子身上,具体怎么运作,你自己看着办呗。”

柳志高眼睛瞬间一亮,不过脸色仍旧没有变,声音很小的喃呢:“那他呢?会不会下马?”

“那得看你够不够努力,我肯定双手双脚的支持你!”我吐了口浊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