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6 给脸不要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栾建“嗯”了一声,拿着卡就下车去了。

“强子这是要让你提拔他家的子弟啊。”胡金眼珠子微微转动两下微笑。

我点点头道:“不是,强子是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雷家人,雷家现在仍旧能够屹立不倒靠的是我,是王者!一个组织强盛到极点的时候,就会发生这样那样的病态,强子害怕王者会烂掉,又不想雷家的人戳他脊梁骨,所以干脆甩手给我。”

“难为他了。”胡金唏嘘的叹气。

我笑了笑道:“他其实比我更适合当领袖,没有那么多儿女情长,对了他和丫头姐最近咋样了?”

“鬼知道,这小子每次遇上这事的时候。就羞涩的跟个处女有一拼。”胡金撇撇嘴巴调侃:“两人就那么互相吊着..”

“过几天回家,喊丫头姐一块吃顿饭,好久没有见到她了,怪想念的。”我坏笑道:“顺便捎带上强子。”

十多分钟后。栾建从公安局大院里出来,径直坐进车里,朝我笑了笑:“三爷,卡塞进他口袋了,话也传他耳朵了,那小子就是个分区的小队长而已。”

“县官不如现管。”我摸了摸鼻梁微笑。

驱车返回818,宋子浩和大伟他们已经回来,一帮虎崽子静坐在办公室里,等我们几个进门以后,大伟沉闷道:“大哥,事情都办妥了,跟吴来有关系的几伙小势力。除了天门以外,短时间内不会再出来。”

“这里面还有天门的事儿?”胡金诧异的问道。

宋子浩点点头:“可不呗,而且天门的还是大头,刑城新城区的七八个工地都是天门和吴来在合作,据说是吴来放的款子,天门的人联系的人脉。”

胡金斜眼看了看我道:“这事儿,不太好办了..”

“没什么不好办的,天门的人单纯赚钱,我当没看见,他们要是搞事,那就让陆峰来领人。”我眼神泛冷,凝声道:“看看明天啥情况吧,子浩天门派谁在刑城盯着呢?”

“那天晚上咱们见过的杨正,四小龙之一的陈明,还有两个我不熟悉,应该是他家新提拔出来的。昨天我见到狐狸也到刑城来了。”宋子浩想了想后出声。

我抿嘴沉思了几分钟后道:“这样,明天中午你设宴请天门的几位大哥一块吃顿饭,就说我也会到场,我亲自跟天门的好朋友们聊聊天。”

“成!”宋子浩干脆的点了点脑袋。

当天晚上。我和胡金在818睡下,凌晨黎明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有人砸门,当时睡的迷迷糊糊也没太当成一回事。直到第二天上午,我醒了以后看到十虎和胡金全都聚在办公室里,神情肃穆的不知道在讨论什么,才好奇的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个跟吊丧似的。”

“大哥。有人给咱们宣战了。”大伟气呼呼的站起来:“我们在刑城认识了几个小哥们,今天凌晨的时候,那几个哥们不知道被谁丢到咱家KTV门口,手脚筋全让挑断了。”

“嗯?你那几个哥们也不知道是谁干的?”我眉毛一下子皱紧。

大伟摇了摇脑袋。宋子浩接话道:“他们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清楚的记得自己是被拉到新城区天门的工地废的手脚,大哥我觉得这事儿十有八九是天门下的手!”

“卧槽特码得!昨晚上我们剪除了吴来的几条狗,紧跟着我们哥们就被人废掉,天门的人是在暗示咱吧?”大伟咬牙切齿的低吼:“大哥你说怎么办?只要你一声令下,今天我们十虎就把天门的撵出刑城,简直欺人太甚!”

“喊鸡八什么喊,还有点规矩没有?小三爷自己心里没数还是咋地?”胡金瞪了眼大伟道:“要不然你来做主,我们跟着你走,你看行不行大伟哥?”

“我没那意思...”大伟立马消停的闭嘴。

栾建低声道:“三爷,我觉得吧,凡事不能看表面,万一是谁嫁祸天门呢?我在崇州市也经常看工地,进进出出车多了,平常谁也不会在意车里面坐谁。”

“嗯。”我点了点脑袋,快速转动着,沉寂几分钟后我朝着宋子浩道:“子浩,你去定饭店吧,然后亲自上门去请天门的大哥。”

“他们给咱赛脸,咱还请他们吃饭?”大伟满脸不悦的小声嘀咕。

宋子浩点了点脑袋应承:“行,我现在就去。”

我倚靠着沙发,掏出手机自言自语:“要不要给陆峰去个电话?”

琢磨了好半天后,我又把手机揣了起来,冲着胡金道:“今天,你给伦哥去个电话,让他往你卡里打点钱,这年头干仗就是打钱,先给子浩大伟那几个被废掉的朋友拿点钱。”

“好!”胡金点了点脑袋。

“其他人都散了吧。到刑城好好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来钱的买卖,需要花钱的时候找你们金哥提款,我要求很简单。最短的时间内,把王者的大旗插满刑城!”我盯着十虎剩余的几个小崽子吩咐。

“是,大哥!”八九个半大孩子一齐点头。

等所有人都离开以后,胡金冲着我问:“小三爷。你起火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叼着烟嘴眨巴两下眼睛。

胡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憨笑:“我跟你多少年了,你什么脾气我还能不了解嘛,原本在你看来刑城可有可无,也没准备投资多少,这趟让伦哥打钱,你对刑城势在必得啊。”

“也不是势在必得,只是自己家的炕头躺个外人,我觉得膈应!”我捏了捏鼻梁骨道:“子浩的那几个哥们肯定是天门的人动的手脚。其他人不敢,吴来不干,吴来要是动手,肯定是直接拿十虎出气,况且他应该还没能撤出崇州市。”

“天门的人要疯吧,因为几块破工地跟咱们掰手腕?”胡金的嘴巴一下子长大。

我摇摇头道:“对你我来说是几块破工地,对其他人来说就是巨大的财富,这几年陆峰蜗居裕华区。手下除了花街盈利,就是裕华区的几处旧楼改造,实际上没赚到多少钱,底下的人都饿的两眼发绿。现在还不容易有来钱的活了,他们能不紧张嘛。”

“陆峰也他妈太分不清眉眼高低了吧,赚不到钱他主动吭声,咱们两家的关系能亏待他?操,整出来这一套吓唬鸡八谁呢!”胡金也是个暴脾气,某些方面大伟其实和他挺像的。

我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担心的是陆峰到底还说了算不算,是不是他们团伙里的唯一话事人。”

“啥意思?”胡金迷惑的问我。

我摆摆手道:“还不能确定,等中午跟天门的几位大哥大见一面。聊几句天就知道了。”

天门在刑城的一切行动,不止陆峰没有掺和,他家的“战神”林恬鹤也没来,来的就是个半路出家的狐狸。这事儿不得不说太蹊跷,所以我迫切想要和对方见上一面。

中午十一点多钟,我们从818出发,到市中心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和天门的大佬们碰头,毕竟是我们请对方吃饭,所以我们早来一步,房间内,我依坐正位,胡金、宋子浩和大伟依次而坐,没有带其他人过来。

“待会你俩别吱声,万事多看看小三爷眼色!别让天门的人骂咱没规矩。”胡金不放心的交代小哥们。

我低着脑袋把玩手机,寻思着待会应该怎么和对方交涉。

等了足足能有半个多钟头,始终没有人过来。

胡金皱着眉头问宋子浩:“你确定告诉他们在这里请吃饭了吧?”

“确定!”宋子浩点了点脑袋。

“操特妈的,有点赛脸了啊,一个个什么段位,让咱等他们这么久。”胡金怒气冲冲的朝着宋子浩道:“再给那群逼样的打个电话,问问能来不能,不能就他妈散伙!”

“不用打了,他们肯定会来,只不过想给我整出下马威而已。”我摆摆手微笑:“去通知服务员上菜吧,另外把多余的椅子全部撤出去,既然给脸不要,那就蹲地上吃残渣剩饭吧。”

我掏出手机拨通邓州的号码:“叔,我小赵!刑城市你有朋友吧?给我介绍几个实权人物,我打算最近帮着刑城搞一波建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