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8 最后的遮羞布/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门的事情,我不方便多说什么,即便知道陆峰内部可能出现一些问题,我也没权利干涉,这就好比两兄弟在家打架,他们打死打活都无所谓,但旁人要是帮腔,兴趣就完全不同了,搞不好人家哥俩还得联合起来揍帮腔的人。

从酒店里出来,胡金低声问我:“陆峰内部出问题了?”

“应该是吧,狐狸可能上位了,陆峰现在不是被架空就是碰上什么糟心事情了。呵呵..他家的人玩的挺嗨啊。”我咧嘴笑了笑道:“让伦哥派人去花街溜达一圈,就说看看陆峰到底啥情况。”

“你准备帮陆峰?”胡金眯缝眼睛问我。

我摇摇脑袋:“不是帮他,是帮自己!现在的情况是狐狸扛着天门的招牌要跟咱过招,他狗鸡八不算。可是砸烂了天门的牌匾,上海滩那帮大爷们指定要和我翻脸。”

“翻脸就翻脸呗,咱还怕他们不成?”胡金气鼓鼓的出声。

我摇了摇脑袋道:“不存在谁怕谁,主要是给人当枪使唤太他妈膈应人。”

“实在不行,咱直接找到天门四爷或者狗爷聊聊呗,告诉他们,自己家里出狗篮子了,让他们看着办,而且又不影响交情。”胡金想了想后,认真的看向我。

我咧嘴笑道:“狐狸具体干啥了?说白了,人家无非是带着手下的小兄弟们整点发财买卖,说的再直白点。他还帮着天门封疆阔土了,四哥凭什么不同意?我说狐狸在跟吴来合作,四哥他们肯定不能信,不信你自己去查查,那几家工地的合伙人应该都不是吴来的名字,就算真是吴来,吴来也绝逼有办法证明自己只是个商人,跟吴晋国、哑巴没任何关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四哥不会处理狐狸。”我揉捏了两下太阳穴叹口气。

“因为和尚?”胡金眨巴两下眼睛。

“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因为人心!”我回头看了眼酒店门口道:“王者势大,陆峰一伙人在石市的地位一直尴尬,这几年不说穷的叮当响,起码下面人都没挣到什么钱,现在人家自力更生,四哥不扶持就算了,如果再打压。以后队伍就不好带了。”

胡金思索了片刻,笑骂着吐了口唾沫:“就这点破鸡八事儿,还整那么复杂,看来我真不是个玩脑子的人。”

“你能看出来陆峰内部出现问题已经很容易了。”我笑着将烟盒抛给他。朝着大伟和宋子浩道:“安排其他人先回818,你俩跟着我到狐狸他们整的几家工地去转转。”

宋子浩和大伟赶忙招呼其他人离开,我和胡金又聊了几句,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辆摩托车由远及近,直接朝着我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车上坐的两个家伙脑袋上都扣着安全盔,看不出来具体模样。我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

摩托车呱噪的马达声像个破锣嗓子,也就十几秒的时间,径直开到距离我们不足七八米的地方,接跟着坐在后面的家伙。从怀里掏出一把黑漆漆的仿六四,径直冲着我“嘣,嘣..”连续叩动两下扳机。

当看到那辆摩托车的时候,我就已经生出警惕心,摩托车停下的时候,我随时就准备着防备,子弹打在我刚刚站在的位置,直接将我们身后的广告牌子给射出几个窟窿,“草泥马得!”胡金搬起路边的垃圾桶就砸了过去,顺势往旁边一滚,把手伸进怀里,佯装掏枪的模样。

宋子浩和大伟也慌忙匍匐到地上,来回打了几个滚。

摩托车上的两个杀手很有经验,开了几枪后,也不管打没打中,直接一个利索的“甩尾”,摩托车又“轰轰..”的冲着来时的路逃走,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

“大哥,你没事吧?”大伟和宋子浩赶忙搀起来我。

我摸了摸侧脸深呼吸两口,得亏刚才躲的快,子弹几乎是擦着我的脸颊过去的,盯着已经驶远的摩托车,我咬着嘴皮道:“查!根据摩托车想办法把人给我查出来。”

“明白!”宋子浩赶忙掏出手机打电话。

这时候狐狸带着他的人,正好从酒店里出来,狐狸满脸的惊慌失措,关切的问道:“哎呀,怎么了三哥?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刚才好像听见枪响。”

我盯着狐狸那张貌似焦急的眼睛认真打量几秒钟,咧嘴笑了笑:“没事儿,刚才两个孩子瞎特么丢炮仗。吓了我一跳,你们吃完饭了啊?准备回去?”

“没事就好,有啥事您言语,呵呵。”狐狸点了点脑袋:“现在的孩子真是没轻没重。不过谁家也确实得养几个这样的孩子,办起事来趁手,对吧三哥?”

“说的没毛病。”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目光从狐狸旁边的杨正、孙明以及另外两个跟班的脸上扫过。他们几个虽然没吱声,但是眼中同样闪着戏谑的神色。

“狐狸,你过来..”胡金呼呼的喘着粗气,朝着狐狸勾了勾指头道:“我给你看个好东西,你瞧瞧是不是你丢的。”边说话胡金边把手探进口袋里。

“看什么啊金哥?”狐狸迷惑的走了过去。

“看这个..”胡金森然一笑,探进口袋的右手猛地伸出来,一巴掌甩在狐狸的脸上,狐狸躲闪不及。面颊被胡金结结实实的拍出个五指印,站在原地摇晃了两下身体。

“草泥马得!你个狗篮子是幸灾乐祸呢还是知道刚才要整死我们的人是谁,自己麻溜说!”胡金一把扼住狐狸的领口,扯到自己跟前,同时伸手指了指杨正他们厉喝:“没你们事儿,都他妈给我消停眯着!”

“操!”狐狸的几个跟班纷纷从后腰掏出手枪指向胡金。

我挡在胡金的前面,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冲杨正微笑:“来,朝这儿扣扳机。江湖儿女就得时刻有杀人和被杀的准备,敢掏枪出来就别犯怂,要么把枪揣回去,要么爆了我的头。”

杨正和孙明互相对视一眼。尴尬的倒抽两口气,犹豫半晌杨正摆摆手,又将手枪重新插回后腰,朝着我干笑:“三哥,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和峰哥的关系一直都不错,真没必要闹的剑拔弩张,刚才袭击你们的杀手。我们不认识,别把火撒到我们头上。”

“你他妈也知道认识的年头不短了?”我吐了口唾沫冷笑:“我一直不想毁掉关系,你们也自己长点心,我跟吴来不死不休的关系。不要逼着我把最后的遮羞布也拽下来,金哥放了狐狸!”

胡金一把推开狐狸,指着狐狸的鼻子低吼:“小逼崽子你记住了,当初我们立足石市,我是怎么把你捶的跪在地上喊爸,现在照样可以让你毫无还手之力的趴下!”

“金哥威武。”狐狸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巴掌印,皮笑肉不笑的翘起大拇指:“这几年王者势大,打骂我们天门的小渣滓已经成习惯了,我理解,往后弟弟要是有哪做的不对,你们不用客气,继续大耳光伺候我就成,多谢三哥手下留情了。”

“狐狸,我还是刚才在酒店那句话,我拿你当成共过事的朋友,你别把我当傻子,告诉刚才那俩骑摩托的小伙,千万躲好了,别让我抓出来,否则我下次跟你对话就不是用嘴了。”我歪着脑袋看向狐狸:“我应该让孔令杰过来跟你好好的玩玩,毕竟兄弟更了解兄弟。”

“没听懂三哥您话里的意思,不过我记住往后做事低调点是真的,多谢教育。”狐狸阴沉着脸,朝杨正他们摆摆手:“走了!给三哥道别..”

说罢话,他们几个径直走向酒店对面的停车场。

我直勾勾的望着狐狸的背影,咬着嘴皮没有作声,刚才袭击我们的两个摩托车手没什么意外应该就是狐狸的人,只是狐狸死不认账,我们也没抓到任何证据,我不能把他怎么样,由此也可以看出来狐狸的反应和心思。

任何人能走在别人的前面,一定是有原因的,难怪只用了几年时间,狐狸一个半路出家的二把刀就能够架空陆峰,坐上天门在石市分堂实主的位置,看来一样不是靠着幸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