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9 花钱如流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不明白吴晋国那条傻狗是用什么条件将狐狸给说服了,跟着天门不比跟狗有面子,以天门那帮大佬们的性格还真能亏待他们是怎么滴。”胡金恨恨的吐了口唾沫。

我笑了笑道:“人心不足蛇吞象,有面子的时候想要地位,有地位的时候又想要钞票,况且狐狸很狡猾,绝对不会承诺吴晋国什么,从他心里讲天门仍旧是自己的后台,他跟咱们有矛盾,天门的人充其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如果因为吴晋国和咱们有矛盾,那就另当别论了。狐狸把这个尺度拿捏的很好。”

“真是个狡猾的混蛋!”胡金吹胡子瞪眼的跺跺脚。

我深呼吸两口没吱声,狐狸要是不狡猾当初就不可能在孔家的尔虞我诈的缝隙里生存并且成长,过去我没拿他当回事,因为觉得他差我几个档次。现在看来我还真是门缝里看人了。

“接下来怎么办?”胡金低声问我。

我想了想后出声:“花钱!挥霍!”

“花什么钱?”胡金眨巴两下眼睛问。

我意味深长的低声道:“邓州帮我约了几个刑城的明面大人物碰面,咱们想要立足刑城,手里有刀还不够,还必须得有道!另外你通知伦哥一声,抓紧时间去花街见一面陆峰,马上就过去。”

“行!”胡金长吁一口气。

“子浩、大伟,你俩打电话报警。”我又看向两个二代吩咐。

“报..报警?”宋子浩一脸的费解。

我点了点脑袋冷笑:“对,报警!就说吴来要杀你们,而且还动用枪了,多亏了狐狸一行人帮忙,你们才得以逃生,具体怎么编你俩自己研究。背后广告牌上有弹孔,警察取证不会太困难。”

“哥,咱为啥要替狐狸擦屁股啊,况且袭击咱的人也不是吴来,这么说警察能信不?”大伟好奇的问我。

我皱了皱眉头道:“让你干啥你就干啥,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啊?警察信不信是他们的事儿,但你俩这么告,警察绝对得找他谈,不光找他谈,还得找你们的救命恩人谈,想上位,第一件事情就是少问为什么,脑子不是摆设,就自己多琢磨。”

“明白了!”大伟和宋子浩连连应声。

交待完以后,我和胡金打车离开回到了818酒吧。

之所以让他俩报警的原因很简单,我就是要暂时利用警察困住吴来和狐狸他们。不一定给他们造成什么实质的损失,但这两天他们别想消停,如果吴来的心眼小,指不定还会跟狐狸反目。两三天的时间足够我干很多事情,比如和陆峰见个面。

回到酒吧办公室里,我又拨通邓州的电话,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了几分钟。意思就是催促他抓紧时间给我介绍刑城的关系户,刑城隶属石市,邓州这个市委一把手如果真想帮忙,也就是几个电话的事儿。

大概二十多分钟左右。邓州给我发过来几个电话号码和一条信息,我带上胡金出门,直奔刑城的市政大楼。

副市长办公室,我见到了一个约莫四十出头。看起来很是精神的中年人,我礼貌的跟对方握了下手,说明自己的来意。

“我姓段名军,虚长你几岁,没人的时候喊我声段哥就可以,我算是邓书记的门生,咱都是一家人,我也就不跟你打官腔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是让我们出面去难为吴来,说实话不太现实,第一吴来到刑城的目的是打着经济开发的幌子,有正式的批文,第二吴来和刑城另外几个分管建设和开发的同僚私交匪浅,所以我能动的手脚很有限。”

中年人说话办事挺务实的,直接将自己能干的和不能干的全都提前跟我说清楚。

“段哥,我不需要您直接帮我为难吴来,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可以,另外我想摆脱您帮我找两个人,一个叫吴晋国,一个叫哑巴,看看这两个人有没有在刑城。”我一本正经的望向他。

“这个没问题。”段军很痛快的应了下来:“最迟晚饭以前,我会给你个准信。”

“那就拜托段哥了!”我诚心实意的朝着他伸出手掌。

段军心领神会的跟我握了下手,点头道:“刑城的经济建设还得拜托赵老弟以及王者商会多帮衬,哥哥感激不尽。”

“共同发展,哈哈..”我仰头看了眼办公室墙上的标语,乐呵呵的跟他道别。

从段军的办公室出来,我又分别到刑城的公安局、商业局、质监局一大堆单位都溜达了一圈。邓州还算讲究,给我介绍的几位大拿都挺硬的,而且还属于实权干部。

走完最后一家企划局,我累的大出两口气。冲着胡金道:“跟这帮官老爷们打交道,真不是一般的累,说话办事全特么得拿捏的稳稳当当,稍有不慎可能就把人得罪了。”

“不可呗。下午在质监局的时候,我看那个姓高的副局长好像差点就跟你急眼。”胡金认同的点点头:“按理说邓州的面子,他们不该这么黑才对吧?”

“还是那句话,县官不如现管,要是到石市去,他们连进邓州的门槛都没资格,可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就不同了,今天花出去多少个?”我抽了抽鼻子问。

“大概四百多个吧。反正我光是办五十万的卡就办了八张,麻痹的!挣钱不容易,花起钱是真简单,嘴皮一张一合就出去了,早知道老子当初就应该去考公务员的。”胡金抓了抓后脑勺,一脸的肉疼。

“拉倒吧,就你这个脾气,当公务员也是穷光蛋。跟马洪涛差不了多少。”我白了眼胡金,自己的兄弟自己最了解,我这帮死党,可能一个个脏话连篇。办事土匪,但是每个人都特别有正义感,要是让他们去当官,估计一个个早就被打压的辞职了。

提起来马洪涛,我猛地想起来安佳蓓,皱了皱眉头道:“应该让兴哥把安佳蓓给放了,老囚禁她也不是一回事,怎么说大家都是朋友。金三角的事情上安佳蓓没少出力。”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给王兴去个电话的时候,手机刚好响了,看了眼是个陌生号码,不由迷惑的接了起来“喂。哪位?”

“三哥,我是陆峰!”电话那头略显低沉的声音传入我耳朵。

“哟,峰哥啊!咋地了?是不是要替狐狸索要个公道啊?”我调侃的问道。

陆峰不愠不火的出声:“我在818附近呢,有时间么?如果方便的话,咱俩见面再细谈。”

“行啊,见面谈,咱去818旁边的人民公园吧,那地方人少,也不容易被人看到。”我想了想后,爽快的答应下来。

“成!”陆峰没任何废话,直接挂断了手机。

我朝着胡金道:“陆峰,想跟我见面,你替我过去一趟,看看他有啥事,他如果什么都不吭声,你再给我打电话。”

“你不过去?”胡金不解的问道:“刚才不是都约好了么?”

“先晾晾他,不然他端正不了态度,我正好再去检察院跑一趟,邓州给我的这点关系网,我得都用上。”我坏坏的咧嘴一笑:“陆峰如果是有事求我,肯定不会跟你说,如果他是扯犊子,谁见面都一样。”

“行,你自己多注意点,别被人偷袭了。”胡金痛快的从车里下来,伸手拦了辆出租车迅速离去。

我开车到刑城检察院又去了一趟,完事直接驶向了刑城的新城区,狐狸和吴来合伙的几家工程全都在新城区,从一处工地的门口停下车,我点燃一支烟,慢条斯理的拨通手机号道:“段哥,您可以让质监的朋友到佳泰公寓来查下质量问题了。”

放下手机没多会儿,几辆印着质监局的皮卡车径直扎进了工地,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工程被勒令停止,皮卡车还把几个工头带上了车。

“效率还不错,这四百万花的挺值的。”我抚摸着下巴颏玩味的嘀咕:“不过貌似又欠下邓州一个大人情,算了..回头让我权哥去还吧。”

这时候胡金给我打来电话:“小三爷,陆峰说了只和你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