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0 为狐作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和我谈?”我玩味的笑了笑道:“成!还在818附近的公园里是吧?”

“嗯,陆峰一个人,谁也没带,需要我干点啥不?”胡金轻声问。

“不用,你回去酒吧去吧,问问子浩和大伟报警报的咋样了,另外让栾建去一趟狐狸在新城区的几家工地,想办法混进去踩踩点,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我将烟头弹飞,慢慢倒车往回开去。

从新城区到818其实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我磨蹭了足足能有一个多小时,到达公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淡,我又在车里坐了几分钟,抽了一根烟后才消消停停的走进公园。

此刻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公园里没多少人,我没费太大劲就找到了坐在石椅上的陆峰,两三年没见,陆峰看上去苍桑了很多,穿件奶白色的衬衫。领口微敞,下巴上的胡茬乱糟糟的,非但不显邋遢,反而多出来几分成熟男人的味道。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仰着脑袋看落日,满脸的落寂,旁边放着几瓶灌装的啤酒,给人一种历经沧桑的画面感。

“峰哥,不好意思啊,有点破事耽搁了,让你久等啦!”我一屁股坐到陆峰的跟前,随手抓起他旁边的烟盒,点燃一支烟,嬉皮笑脸的吐了口烟圈:“咋地了?好好的花街大掌柜不干,跑刑城装诗人了?”

“三哥。别调侃我了行不!”陆峰吐了口浊气,抓起一个罐啤递给我,自己也打开另外一瓶:“今天伦哥去找我,我才知道你回来了,所以想着无论如何跟你见上一面。”

“现在见到了吧?你准备啥时候回去?我帮你买车票。”我不正经的笑道。

“..”陆峰无语的仰脖灌了一大口啤酒道:“你能让伦哥去找我,说明肯定看出来我家出问题了吧?”

“出啥问题了?”我装腔作势的摇摇头:“我就是单纯让伦哥过去给你带个好,我伦哥不会瞎说什么了吧?”

“...”陆峰再次无语,沉闷的喝起了啤酒。

我跟他碰了下酒杯,也仰头看向余晖,感叹道:“人这辈子其实就跟这太阳似的,刚出来的时候不大点,接着慢慢成长,最后光芒万丈,不过最后还是难逃垂垂落幕。”

“你他妈才越来越像诗人了。”陆峰白了我一眼道:“咱谁还不了解谁,都鸡八高中没念完的选手,就别从这儿装明白人了,我碰上事了,需要你帮忙,能不能帮给我句痛快话。”

“后院着火?”我抽了抽鼻子笑道,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让陆峰主动说出来求我帮助的话,这样日后面对天门那帮大佬们,我怎么做都有理,毕竟我是受他家堂主委托的。

陆峰的眼眸闪烁两下,有些复杂的点头:“算是吧。我告诉你现在我整个堂口,我只能使唤的动林恬鹤,你信不信?”

“信啊,为什么不信。”我好笑的点点头,其他人都跟着狐狸出来谋发展了。花街估摸着也不剩下什么正经角色了。

“问题出在哪?”我舔了舔嘴皮反问。

陆峰叹口气道:“可能是钱上吧,前年狐狸想要换辆X7,当时我们手头上的钱全部用来翻新花街,真心拿不出那么多钱,我就说了句不要那么高调。裂缝就慢慢产生了。”

“你觉得是一辆车引起的?”我皱着眉头问他。

陆峰点了点脑袋:“这是最原始的矛盾点,接着孙明要结婚,我当大哥的,除了竭尽所能替他操办了场婚礼,剩下的什么都做不到。结果还是没能换来兄弟满意,再后来杨正要送他弟弟出国读书,我找借口推掉了,以至于我和哥几个之间的缝隙越来越大。”

“挺大的人了,能不能别整天还活的跟安徒生童话似的。”我瞅了一眼陆峰道:“问题确实出在钱上,也不是钱上,首先你的兄弟们变质了,不管你承认与否他们都变质了。”

陆峰嘴唇蠕动两下,点了点脑袋道:“或许吧,我也觉察出大家对我的态度发生变化,想着尽自己最大的本事让他们好过一点,就把花街股份制了,每个人都分到点股,我占了半分之五十,剩余的全给他们,盈利大家一起分,我以为关系会得到缓和。”

“结果只能让他们变本加厉,他们会想,凭什么你陆峰拿百分之五十,我们才得这一点,这种时候他们不会考虑,都是跟着你吃饭的,如果你不给,他们一毛钱都没有。”我咧嘴笑道:“峰哥,你懂人心,但是不懂人性啊!”

“你说的对。”陆峰长吁口气:“再后来狐狸开始出去单干,自己干点私活,做些小工程之类的,狐狸还算不贪,每次赚钱都会给堂口一部分,给其他哥几个分一点,我一直觉得有愧大家,所以睁只眼闭只眼从来不多过问。”

我吐了吐舌头嘲讽他:“活该,人家当着你的面拉你的人,你还觉得内疚。没有被人坑死,都算你命大!我猜的没错的话,从那以后狐狸在你们堂口的地位越来越高,甚至嗓门已经高过了你这个名存实亡的堂主吧?”

“是!”陆峰意外的看了我一眼:“你猜的完全正确,当时阿鹤劝过我。不要再继续放权了,不然真会一发不可收拾,我没听,我觉得大家只要生活能好点,我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吧。”

我举起罐啤喝了一口。吧唧嘴巴道:“林恬鹤是个明白人,你为狐作伥,只能让狐的胃口越来越大。”

“呵呵呵,说的没错,这几天我开始被逼宫了,哥几个希望我退位让贤,狐狸嘴上什么都没吭声,但是现在傻子都看的出来,他已经不再满意只当个二掌柜了。”陆峰苦闷的咬着烟嘴:“说实话,我不介意谁来当这个家。但我不想用这种方式落幕。”

“明白!”我认同的点点头:“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出兵还是出钱?”

在我心目中陆峰是个英雄式的人物,类似古代那种仗剑天涯的大侠,这样的人朋友无数,但说实话并不适合当大哥,在学校里小打小闹还看不出来是,一旦走出社会,一切和钞票挂钩,劣势就显露出来了,义薄云天反而成为别人欺诈的借口,因为他的本性往往决定自己是最容易吃亏的类型。

“借给我一笔钱。我想要把花街的股份全部买回来,另外也让兄弟们赚点小钱,也许看到钱了,他们的心思能回过来,就算回不过来。我也不至于输的那么惨。”陆峰满眼认真的看向我。

“万一你输了,我找谁要账去?”我撇撇嘴道:“交情归交情,钞票是钞票,王者不是我一个人的,给你拿钱出来,我也得经过哥几个同意,你至少给我个信服的理由吧?”

“输了,我一无所有,只能自己给你当牛做马还账,我是文哥的门徒。输了就是打他的脸,天门肯定再呆不下去了。”陆峰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所以,你只能祈祷我赢。”

“说的好像,我一定会借给你钱似的。”我摇晃着罐啤撇撇嘴巴。

“你会借的。”陆峰笃定的望着我道:“因为你知道,我赢了的话。天门的实力至多停留在裕华区,但是狐狸赢了的话,天门肯定会对外扩张,不说王者怕干仗,至少你不愿意再发生任何争端了,我说的没错吧?”

我盯着陆峰的眼睛打量半晌,最终一拳头捣在他胸口,笑骂:“老子发现你不是没心眼,你的心眼都特么用来算计我了,行了!需要多少钱,你回头到金融街去取,记得把借条写清楚,人不够,我也借给你点人。”

我掏出手机拨通胖子的号码道:“胖子,带点兄弟们去花街找家洗浴住下,随时等陆峰的电话,陆峰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不要吝啬!”

打完电话以后,我朝着陆峰耸耸肩膀:“老弟就这点能力了。”

“谢了!”陆峰眼睛微微有些泛红,朝着我伸出手掌:“我欠你一份人情!”

“别扯这些虚的,先把花街拿到自己手中,完事拿钱养点自己心腹,狐狸现在手上人不少,我下午到他其中一家工地看了一眼,至少养了三四十号马仔,这些人真冲你挥刀子的时候,你哭到找不到卫生纸!”我跟陆峰击了下掌后:“咱们里应外合把狐狸留在刑城,从这地方跟他面对面的掰下手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