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5 穷山恶水出黑民/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伟鹏大大咧咧的叼着雪茄撇嘴:“三哥,你现在对我真是越来越生分了,有事你吱声不就完了,别说几个二代,就算他们老子立咱面前,我照样也让他们稍息立正。”

“逼装的有点大了哈,知道的你是跨国公司的老板,不知道的还特么以为你是联合国秘书长呢。”我斜楞眼睛瞟了瞟杨伟鹏:“你丫就欠鱼总跟你对话,待会我喊他过来。”

“...”杨伟鹏一阵无语,干笑着搓搓手:“哥啊,说话就说话,不带拿核武器吓唬人的,我鱼总日理万机的,让他过来不是耽误人家赚钱嘛,嘿嘿。喝酒喝酒。”

“哈哈!损色..”我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乐呵呵的搂住他肩膀寒暄起来,今时今日的杨伟鹏怎么可能还会害怕鱼阳,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比较珍惜曾经的那段感情罢了。

酒过三巡。杨伟鹏微微有些醉意,将手腕上的手串拽下来塞给坐在他旁边的宋子浩掌中,眼神迷愣的大笑:“兄弟,好好跟着三哥混,你会上道的。王者就需要你这样有眼力劲的孩子。”

今天晚上,宋子浩一直伴在杨伟鹏左右端茶倒水来着,把杨伟鹏伺候的面子里子都有了。

宋子浩不漏痕迹的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表态,赶忙乐呵呵的朝着杨伟鹏抱拳:“让伟哥破费了。”

“破个鸡八费。十来万的小东西,拿出来送三哥,我自己都觉的抬不出手,咱们都一样,都是三哥的弟弟辈儿,当年要是没三哥倾力帮助,我现在不定在哪个饭店里配菜颠勺呢。”杨伟鹏满脸怀念的仰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人呐,年龄越来越大,就越来越特么喜欢怀念过去,咳咳咳..”

说着话,杨伟鹏一阵面色潮红的剧烈咳嗽,站在他身后的黑人壮汉赶忙从怀里掏出一小瓶药片,递给杨伟鹏几粒,杨伟鹏兑着红酒吃下药,呼吸才慢慢变得匀称。

“你丫该不是有啥绝症吧,可特么别死我酒吧里哈,晦气!”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皱眉:“少喝点,我瞅你端杯子的手都发抖,怎么了?”

“没事儿,老毛病!”杨伟鹏无所谓的摆摆手:“从国外援建,跟那些大老外们喝酒,都是论斤算,把肠胃给折腾坏了,等有时间了我疗养一段时间去。”

“老板。艾比他们来了,随时可以动手!”黑人保镖朝着杨伟鹏低声道。

“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别整出人命来,我三哥的场子才开业,名誉很重要!”杨伟鹏点了点脑袋吩咐。朝着我笑道:“三哥,出去看看我手下的战斗力如何?”

“看看呗。”我眨巴两下眼睛坏笑。

这几年国外国内虽然没少跑,但我遇上的外国人基本都没出亚洲,黑人啥的偶尔见见,可从来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如何。我脑海里的黑人就是NBA那帮一蹦三尺高的球星,身体素质嘎嘎棒。

我和杨伟鹏乐呵呵的走到酒吧门口,柿子一伙人还蹲在酒吧的对面抽烟打屁,一个个嚣张的不行,见到我走出来。柿子下意识的缩了缩脖颈,不过我压根没望他身上多瞅一眼,仍旧和杨伟鹏闲扯着。

这时候,两辆出租车由街口缓缓开进酒吧,从车里一股脑下来六七个黑人小伙。这六七个人的打扮相当个性,穿的比较嘻哈,就和电视里看到那帮玩说唱的摇滚歌手差不多,有的头戴棒球帽,上身穿宽大的棒球衫,底下套运动裤,有的脑袋上梳着小脏辫,脖颈上戴一堆亮晶晶的饰物,总体感觉就一个字“黑!真特码黑!”

刹那间,我脑海中出现一幅侠盗飞车的画面。

这样一伙人嘻嘻哈哈的走在街头,立马引起了骚动,刑城毕竟是小城市,平常见到一两个外国人都觉得喜欢,别说一下子出现六七个,而且还扎堆出现,酒吧门口的小青年用动物园看小猩猩的眼神纷纷瞄向那六七个小伙。

“老黑长得全特么一个样,我平常都是靠他们的发型记名字的。”杨伟鹏咧嘴笑道:“不过这几个玩意儿办事还算认真,也好养活,好吃好喝的供着,就拿我当再生父母看待。”

“穷山恶水出黑民..”我吧唧了两下嘴巴。

柿子一伙人也纷纷站起来观望几个老黑。其中还有俩小伙调戏的打着流氓哨,贱逼嗖嗖的呼喊:“哈喽,我次幼儿内姆,买内姆一日韩梅梅,哈哈哈..”

领头的一个黑人青年,脑袋上缠着绿色的头巾,摇头晃脑的跟同行的几个人操着英语叽里咕噜的说话,听到柿子一伙人呼喊,小伙满脸迷茫的走了过来,站在柿子面前比比划划的问道:“盆友,请问..辣里是818酒吧?”

柿子皱了皱眉头没吭声,他旁边一个长相白净,胳膊上纹只图腾的青年调侃的撇嘴:“找818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看到对面那个红房顶没有..”

那小子话还没说完,对面的黑人青年,毫无征兆的抡圆胳膊肘,一个响亮的嘴巴子就抽在那小伙的脸上,小伙措不及防直接被扇的坐到了低声,一脸懵逼的出声:“你他妈打我干啥?”

“辣里是818?快点说,沃要去818...”黑人青年呲着一口大白牙,满脸的不耐烦。

“8尼玛比8,操!”模样白净的小伙,爬起来一巴掌推在黑人青年的胸口,恶狠狠的咒骂。

“不知道就算了,谢谢你盆友。”被推了个踉跄的黑人青年也不急眼,反而彬彬有礼的朝着小伙伸出手掌:“谢谢尼!”

刚要急赤白脸的小伙彻底懵逼了,根本看不懂对方那个大老黑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侧头看了眼旁边的柿子,见柿子没吭声,小伙刚准备把手递过去。

对面的黑人青年。抬起胳膊又是一巴掌扇在青年的脸上,呲牙咧嘴的嬉笑:“尼不尊重沃,不和沃握手..”

“卧槽尼玛,干他们!”柿子一下子反应过来了,直接上手去薅拽对面的黑人青年,不等他动手,六七个黑人已经如同脱缰猛虎似的扑了上去,几个黑人压根没管其他人,就瞄着柿子一个人“咣咣”的猛踹,瞬间将倒霉的柿子给撂倒。

半分钟不到。柿子就让捶的猪头狗脑,满脸是血,而和柿子一起的那些马仔也彻底将六七个黑人给包围起来。

“不需要帮忙吧?”我装腔作势的问向旁边的杨伟鹏,看他一脸的风轻云淡,显然是知道自己这几个手下的斤两。杨伟鹏摆摆手道:“不用,待会让你家那几个小孩出去当把好人就OK。”

门口的混战,瞬间将酒吧里的人全都引了出来,干仗经常见,可是跟老黑干仗绝对在刑城是头一遭,柿子的十多个马仔纷纷拎着家伙式指向被团团包围的六七个老黑,不过他们只围不敢打,毕竟柿子还在人家的手里。

还是带头那个头戴绿头巾的黑人青年,从兜里掏出一柄大卡簧,拎垃圾袋似的将满脸是血的柿子从地上薅了起来。刀尖顶在柿子的后腰,嬉皮笑脸的出声:“盆友,让你的盆友滚开,不然,嘿嘿嘿..”

柿子耷拉着脑袋摆摆手:“都让开!”

“以后不要欺负人。薅吗?”黑人青年揪着柿子的头发来回晃悠了两下。

柿子抿嘴不吱声,黑人青年抬手手里的刀尖又往柿子的后腰上扎深一点,仍旧乐呵呵的问:“薅吗?”

“好好好!”柿子立马发出哭爹喊娘的嚎叫。

“跪下,跪直!”黑人青年一脚踹在柿子的膝盖后面,刚刚还威风八面的柿子哥立马“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三哥。让你家孩子上场表演吧。”杨伟鹏搂住我肩膀咧嘴笑道:“黑人砸趴下这帮小混混,你的人吓跑黑人,到底谁牛逼,还需要咱自己介绍么?”

“生意人就是特么生意人,浑身上下都是心眼。子浩、大伟,喊栾建一声,上场表演吧!”我回头朝着小哥几个摆摆手。

“草泥马,别跑!欺负我同胞,干死你们这帮黑逼!”大伟拎起一个酒瓶就冲了过去,紧跟着宋子浩和栾建也纷纷撵了过去,几个黑人青年像是得到授意一般,二话没说,掉头就跑了,一刹那间我有种错觉,街上好像出现六七个博尔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