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6 张弛有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几秒钟的时候,六七个黑人小伙彻底消失在街口,速度快的吓人。

柿子十分狼狈的瘫坐在地上,闷着脑袋一语不发,脸上的血迹涂抹的哪哪都是,宋子浩走过去装腔作势的问道:“你没事吧,没病走两步,好好的招惹外国友人干啥,不知道人家都有杀人许可证啊,干死你白干。”

“就是,以后可得注意点,你跟我们装,我们让你,都知道你就是个逼贩子,可人家老黑绝对不带惯着的。没啥事赶紧走吧,我估摸着人家是回去喊救兵了。”大伟斜楞眼睛调侃,就差在脸上写下“活该”俩字了。

“王者的大哥们,我们一没在你们酒吧里闹事,二没和你们发生任何争执。这么做事,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最开始得得瑟瑟的那个白脸青年,捂着自己腮帮子冷冰冰的出声。

“你啥意思?”栾建皱了皱眉头道:“屎能乱吃,话别乱说,听懂没?”

白脸青年冷笑两声。什么话都没吭,直接掏出手机打电话:“叔,你上班没?我在818门口让人打了,对方好像自称王者的人,反正挺牛逼的吧。你快过来看看。”

“诶我操,含屎喷人是吧!”栾建指着白脸青年就走了过去。

“东子,别瞎逼逼了,咱们走!”柿子可能是缓过来神儿了,咬着嘴皮朝自己的一众跟班摆摆手道:“今晚上的事情就这样吧,我技不如人,王者的大哥们就是屌!”

“草泥马,不会说人话是吧!”大伟抄起酒瓶就砸向柿子,柿子往旁边扇了扇,酒瓶“啪嚓..”一声摔在地上,溅起不少碎片子,大伟冷着脸道:“谁干你的,你去找谁,别特么啥屎盆子都往我们头上扣,有证据你报警也行,划出来道咱们磕一下也成!”

柿子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朝身后摆摆手,咬牙切齿的低吼:“走!”

“操,你爱走你走,我特码不跟你一起了,说好了今晚上你帮我把马小可搞到床上,结果老子肉没摸着不说,还特么陪着你挨顿胖揍,现在屁话没有,就这么灰溜溜的走。我东子往后还怎么在刑城混!”叫东子的白脸青年,一甩胳膊,呲牙咧嘴的冷笑:“王者再牛逼,还能牛逼的过派出所么?今天我不信这个邪了!”

说着话,东子又掏出手机。哭爹喊娘的干嚎:“叔,你来没?我都快被人干死了...”

“操特妈得,反正也洗不干净了,他说咱干他,那咱就称他心意呗!”大伟直接从地上捡起来一块酒瓶碎片。照着东子的脸就划了过去,东子躲闪不及,侧脸上当时就被干出来一条血道子,狼狗似的“嗷”一声惨叫起来。

“朋友,别动手。有啥话好好说行不?”柿子伸手想要阻拦。

栾建抬腿就是一脚踹在柿子腰上,恶狠狠的咒骂:“没你事哈,滚一边眯着去!”也连骂带推的加入进暴揍东子的行列当中。

“喂,别他妈打了,建哥伟子。你俩撒手!”宋子浩走过来薅拽两人,见实在拉不开,他立在原地沉思几秒钟,扭头看了我这边一眼,跺了跺脚,扯足嗓门喊:“我王者的人,全部出来!”

十虎剩余的七八个小伙一股脑扎了出去,十来个人围着东子一顿拳打脚踢。

柿子立在旁边,停驻了几秒钟,阴霾的脸上出现一抹得意,不漏痕迹的招招手,跟他一块来的十多个青年迅速朝街口跑去。

“三哥,你家孩子这是要上套的节奏啊。”杨伟鹏眯缝眼睛微笑:“对方摆明了就是逼咱们动手,挨打那小孩儿估摸着家里有点关系,不然不能不知道天高地厚。”

“嗯,自己的祸自己扛,走路这玩意儿别人教不会,需要自己多摔两跤,才知道应该先迈左腿还是先踏右脚,没事!咱们进去喝酒吧。”我冷眼看着门口的喧闹。挎住杨伟鹏的脖颈走进了酒吧。

胡金跃跃欲试的搓着手掌嘀咕:“小三爷,要不我喊他们回来吧..”

“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决定,他们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如果啥事都需要人提醒,我养他们的意义也就没了,不如直接派点听话的马仔过来驻场,你说呢金哥?”我侧头看了眼胡金。

诚然,今晚上该不该动手?不该!那个叫东子的小伙如此张狂肯定是有所仰仗,柿子把他带过来也绝对是冲着他背后那点关系,今天我可以遏制二代们不动手,可明天呢?明年呢!我不可能一辈子看着他们。

其实动手之前宋子浩应该是看出来点端倪,不然不会由于,他不动手,我肯定会表扬他,至少他做到了绝对冷静,但是他不动手,我想往后他和大伟、十虎其他人的关系将来越走越远,他犹豫半晌还是义无反顾的招呼人冲过去,错在了原则,对在了情义。

大概二十多分钟左右,门外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胡金有些坐立不安的朝外伸脖子,这些天的相处,胡金和二代们的关系飞速升温,他是打心眼里在意这帮孩子。

“想去看就去看看吧,但绝对不许插手!”我朝着胡金微笑。

“诶!”胡金快速起身,小跑着奔出酒吧外。

杨伟鹏丢给我一支雪茄道:“三哥,要不我给市局的朋友打个电话,这种斗殴的小事儿也就花俩钱的事儿,别让孩子们在里头受罪。你说呢?”

“现在受点罪好过以后被人把命玩没,你不让他们疼,他们就不知道啥叫冷静,多特么简单的套路,连金哥都能看的出来,他们一个个好像虎逼!”我摆摆手道:“要是连柿子那种段位的选手都整不过,他们拿啥跟狐狸面对面,对这帮孩子就得张弛有度,该让他们紧张的时候还是紧张点好!”

这时候几道倩影急急忙忙的跑到卡间里,带头的正是今晚上的女主角那个叫马小可的姑娘。如果不是他,矛盾不会发生,那几个虎犊子也不可能后脑勺充血,想当什么英雄,对她我真心有点不感冒。

马小可一脸焦急的出声:“boss。你的弟弟们被警察抓了,你管不管啊?”

“你那么本事,不如你帮忙想想辙?我们都是外地人,在刑城无根无凭的。”我皮笑肉不笑的摆弄面前的酒杯。

马小可愣了一下,接着脾气火爆的跺跺脚:“操,当我没说!”说罢话,又领着自己的几个小姐妹转身跑远。

“有点意思哈。”我侧头看向杨伟鹏。

杨伟鹏吸了吸鼻子,捂着自己胸口猥琐的一笑:“我好像找到了初恋的感觉,三哥刚才那妞..”

“那妞要是按辈分应该管你叫叔,大伟和栾建对她好像都挺上心的。你确定真的是初恋的感觉么?”我斜楞眼睛瞟了眼杨伟鹏。

杨伟鹏抓了抓头皮嘟囔:“擦,那不整差辈儿了,算了!我还是喜欢失恋的感觉..”

“哈哈,逗比!”我端起酒杯跟杨伟鹏碰了一下。

我俩说说笑笑的唠了一个多钟头,胡金铁青着脸领着大伟、栾建和其他“十虎”走了回来。朝着我低声道:“子浩扛罪了,子浩在里面交代,就他一个人动的手,其他人谁也没上。”

“大哥..”

“三爷!”大伟和栾建欲言又止的望向我。

我轻描淡写的扫视几个小家伙一眼,沉闷的点点头:“如果不找人的话。子浩会怎么判?”

“故意伤害,情节也不算太严重,大概一两年吧。”胡金想了想后回答。

“那就走正常手续吧,最近你们都可厉害了,厉害的有点找不到北。是该进去好好的反省反省!”我手指“哒哒哒”的叩击桌面,朝着大伟和栾建咧嘴笑道:“舒服没?酒吧门口吆五喝六的干仗,排面出来没有?”

“哥,我们是想争个面子,所以当时没想那么多,要不您让子浩出来,我进去扛罪,今晚上是我最先挑起事的。”大伟内疚的望向我,声音很小的嘀咕。

“面子?我他妈都还没到和人谈面子的地步,你跟我扯面子?”我“腾”一下站起来,指着大伟鼻子咒骂:“我是公安局局长的爹,还是局长是我爹?我让谁出来谁就能出来?有他妈能耐惹祸,没能耐背锅,这就是你说的面子?这么小的伎俩都看不出来,你们还混个鸡八社会!昂,告诉我你混啥?”

大伟耷拉下来脑袋,一语不发的哽咽起来。

“哭你麻痹哭,赶紧想辙去,从这儿哭丧子浩就能出来了?有钱就往里砸钱,没钱就砸人,谁他妈要告你们,让他闭嘴的事儿,也用我教?脖颈上的玩意儿是摆设么?”我戳着大伟的胸口破口大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