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7 奇葩到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我训斥完,大伟和栾建赶忙转身往门外跑,只剩下我和杨伟鹏、胡金静坐卡间里。

“小三爷,是不是把他们逼的有点狠啊,他们才到刑城几天,要关系没关系,要人脉没人脉,万一再整出点啥事,到时候更的得不偿失了,不如这次咱们还帮一把,下回让他们自己长心,你说呢?”胡金于心不忍的坐到我对面干笑。

“三哥,我也觉得拔苗助长不好,这几个孩子都不错,耐心培养一段时间。肯定能成才,你现在把他们逼急眼,回头几个孩子再闹出来点别的幺蛾子,你看你心疼不?”杨伟鹏拍着大腿笑道:“我打个电话,不费劲!需要拿钱我出。你看咋样?”

“要不往后你替我管理他们咋样?”我斜楞眼睛看向杨伟鹏。

杨伟鹏摸了摸鼻子,脸色一尬,咧嘴道:“我就是提点建议,你别上火。”

“没关系没人脉,早他妈干啥去了。来刑城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他们,自己上点心,想办法多结识几个刑城的富家子弟,不求混成兄弟,至少脸熟。他们当一回事没?整天窝在这么个破酒吧里满足的不得了,觉得自己行了,开始当老板,当大哥了,操!”我重重的拍了下桌子,不满的咒骂。

要说不心疼他们,那是假话,远的不说,宋子浩和大伟都是跟着我从东京一路逃命回来的患难,俩孩子人性不错,可能就是这段时间起来的有点快,开始忘乎所以了,现在不给他们敲警钟,我怕等我想敲打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这件事情,你俩谁也不许插手,特别是你阳痿,要让我知道你背后偷偷的使手段,别说我跟你翻脸。”我端起酒杯冷声道:“让他们自己折腾,能把子浩带出来,那是本事,带不出来,往后就特么守着这家酒吧过吧。”

看我动了真怒,杨伟鹏和胡金连连的点头应承。

这场酒一直喝到后半夜,杨伟鹏才哈欠连天的带着他那个黑人保镖会宾馆。我和胡金则就在酒吧里过夜,打烊的时候,栾建和大伟仍旧没回来,十虎的几个小崽子也没回来,我心里稍微有点打小鼓。寻思着给邓州介绍我的几个关系户去个电话,琢磨了好半晌后,又硬着心肠把电话揣了起来。

胡金又坐不住了,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从原地来回踱着步子,最终仰头道:“小三爷。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呗?我绝对不参与,就是单纯的问问进度。”

“不用。”我皱了皱眉头。

话音刚落下,栾建领着几个虎崽子从门外大步流星的走进来。

“三爷。”栾建抽了抽鼻子,低头打招呼。

“大伟呢?”胡金赶忙出声问道。

栾建面色沉稳的出声:“进去了!我们刚才又去医院干了东子一把,干完以后大伟直接就去自首了。我们几个回来歇口气,待会再进行第三波,下把我自首!”

“操,你们是不是要疯啊!子浩还他妈没捞出来,现在大伟又折了。到底要干啥?是准备集体到号里给王者开疆扩土吗?”胡金当时就炸了,连蹦带跳的指着栾建的鼻子臭骂。

栾建笑了笑,轻声道:“十虎加上我,一共十一个人,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整东子十一次,如果十一次都没能把他给撂明白,那就是我们命该如此,如果他服了,大伟和子浩肯定也能轻轻松松出来。”

“别他妈瞎折腾了,对方既然可以把子浩送进去,说明绝对是有点能力的,再浪下去,只能让小三爷给你们擦屁股。”胡金揪着眉头,就差大耳光上去招呼栾建了。

“不用!”栾建笃定的摇摇头:“我们几个商量过了,要么把东子整的卑服的,要么我们集体把牢底坐穿,甭管他叔是所长还是局长,除非他有两条命陪我们玩,不然谁笑到最后真的很难说。”

我静静的打量栾建已经剩下的几只虎崽子,忍不住咧嘴笑了。不得不说他们这招也算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任何人经得起一次打击,两次偷袭,到第三次的时候肯定得崩溃,更不用说挺十一次。

“可是..”胡金张了张嘴巴,见我沉默不语,又撇撇嘴摆手:“乐意鸡八怎么干怎么干吧,老子管不了你们就不管了!操,憋气,我睡觉去了!”

“三爷,今天的事情,大伟和子浩让替他们给您道个歉,这段时间他们让你失望了。”栾建喝了一杯水后,站直身子,朝着微微鞠了一躬:“如果这次我们全折进去...”

“我会到看守所探望你们的。”我直接摆手道:“告诉他俩,想要当人上人,平常就多琢磨点人上人的想法,这次你们能把自己从号里折腾出来,继续跟着我,我亲耳听他俩道歉,如果没折腾明白,出狱以后就继续回去找刘云飞吧。”

栾建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最终点了点脑袋:“知道了三爷。”

“你也一样,如果没折腾明白,还继续回去给雷少强开车,我身边不需要闲人!”我捏了捏太阳穴,起身道:“就这样吧,后天我回崇州市,如果再走之前没见到你们,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我记住了三爷!”栾建赶忙放下水杯。招呼上“十虎”快步往门外跑去。

望着他们的背影,我一改刚刚冷酷无情的表情,抚摸着下巴颏,轻声喃呢:“哥也不想逼你们,可是你们成长的实在太慢了,用点心弟弟们,我在家等你们回来。”

这一夜我睡的特别不扎实,时不时被噩梦惊醒,总梦见这群虎犊子全让人整死在号里了,天色刚刚放亮。我就爬起来开始从屋里做俯卧撑,这几年虽然生活没什么规律,但是我一直没有放弃锻炼身体。

用鱼阳那个虎逼的话说,没有个强健的体魄,就算二十个美女赤身裸体站在你面前。你也只能当个快枪手,话糙理不糙,身体素质到位了,我现在的一切才是我的,反之就不一定变成谁的了。

二百个俯卧撑刚做完,我脑门隐隐见汗,正寻思要不要再来几百个仰卧起坐的时候,房门“咚”的一声被人撞开,门口出现俩人,一个一身大红色。红T桖红裤子红运动鞋,梳着个雷劈过的发型,骚包的掐着腰,另外一个赤着上半身,浑身的赘肉乱颤。大脸盘子,满脸的横肉,肩膀上扛着一把关刀。

“你俩打扮的跟马戏团的头牌似的,准备去哪表演啊?”我皱着眉头看向二人,一身红的骚包是鱼阳。满脸横肉的自然是胖子。

鱼阳贱不溜秋的走到我跟前,斜楞眼睛吧唧嘴巴:“诶我操,大哥你这是干啥呢?打算给自己口一个啊?整的满头大汗的,实在不行就用手吧,菲菲不在身边。大家都理解。”

我当时正准备做仰卧起坐,脑袋刚刚碰到腿上,他俩就进来了。

“说点人话吧,一瞅见你这个逼样,我浑身的小宇宙都在燃烧!”我白了眼鱼阳,侧头看向胖子问:“不是让你最近给陆峰搭把手么,你咋好好也跑过来了?”

“陆峰去上海了,据说是天门召唤。”胖子将手里的关刀“咚”一下立到床头柜上,冲着眨巴眼睛问:“我听说咱家孩子吃血亏了?”

“金哥跟你们说的吧。”我没好气的撇嘴。

“绝对不是,我俩花二十块钱找天桥底下的先生算的。”胖子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你什么意思三哥?白吃哑巴亏了啊?”

“你俩消逼停点吧,我不想把档次一降再降,人家派个小喽啰出来搅局,咱们大哥级别的人物就干过来俩,到时候不怕被人笑话啊。”我皱了皱眉头训斥。

胖子和鱼阳不约而同的摇头:“不怕!”

接着二人对视一眼,又异口同声的嘟囔:“我没脸!”

“我擦嘞,神同步啊我胖哥!”鱼阳舔了舔嘴皮。

“我们老家管这叫英雄所见略同。”胖子梗着脖颈一脸傲娇。

“说的好像我特码是外地人一样。”鱼阳白了眼胖子。

两个虎逼正斗嘴的时候,胡金顶着黑眼圈推开门道:“小三爷,阳痿组织了个饭局,说是宴请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今中午到海泉酒店去聚餐,让你务必到场。”

“谁?我伟哥?我就说今天出门的时候喜鹊高声叫,绝对好事要来到,你看看我说着没胖子?哥的二期融资好像已经找到了股东。”鱼阳搓着两手,嘴边的哈喇子淌出来一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