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8 我岁数大了,别跟我一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鱼阳嘴角涎着哈喇子,似乎已经梦到了自己成为世界首富。

我直接无视他,往身上套了件衣裳,望向胡金问:“咋样了?那帮虎崽子一个都没回来?”

“没有!”胡金揉了揉眼眶,叹了口重气,看的出来他昨晚上也绝对没睡好。

我点了点脑袋道:“先去参加聚餐吧,下午再研究那帮熊玩意儿,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办妥,看来我真是对他们寄予的期望太高了。”

“话不能那么说,毕竟人和人不同,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是你!”胡金嗓音沙哑的叹了口气:“王者也总能有一个你。”

我知道他是在这件事情上有点埋怨我了,不然脸色不能那么难看,我自己也反思了几秒钟,确实是逼他们逼的太厉害了,一个个都还没学会走。我就强迫他们跑,看来往后还是得循序渐进。

因为鱼阳和胖子这俩虎逼的到来,上午的时间过的特别快,还没感觉出来,杨伟鹏已经打电话开始催促我们赶快去酒店。我们哥四个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开鱼阳的奥迪A6赶赴酒店。

“最近混的挺好呗我鱼总,大奥迪都开上了。”我坐在副驾驶上,朝着鱼阳调侃道。

“这才几个钱,我公司那帮美女主播们随便拽拽领口,扭扭蛮腰。也就几晚上的事儿。”鱼阳牛哄哄的吧唧嘴:“对了我旗下的那帮丫头片子,统一叫主播,怎么样?这个名儿洋气不滴?”

“还行吧。”我随口敷衍。

鱼阳乐呵呵道:“阿贵帮想出来的,说是取自一段英文,反正你也听不懂。我就不跟你学了,三哥你有想法没?往我公司里入点股,回头我带你走上康什么来着,对!康师傅大道。”

“那特么是康庄大道,操!”胖子一脸的厌恶:“就你这个逼样,咋好意思给自己名片上印文化总监几个字的?你有个篮子文化!”

“甭管哪个庄,反正就是上道!”鱼阳抖落了两下自己袖口,故意显摆腕表:“看着没?KFC的,四万多点吧。”

胖子脑门“咔咔”的撞在车窗玻璃上,抱拳道:“我想要块肯德基的手表,你那有没?还你麻痹KFC,那是CK,哎妈呀!你别说话了行不?我都替你觉得卡脸。”

“别管啥K吧,反正老子现在就是有钱,嘎嘎有钱,你服不?”鱼阳挑动眉毛,一脸的欠削的嘴脸:“这年头啥玩意儿都不一定赚钱,但是一旦跟文化扯上关系,那就肯定没个赔。”

“你那么有钱,还找老子融啥资,自己折腾呗。”我白了眼鱼阳,指着路标道:“爹,看着点路人,再他妈趁钱你也不能把车开上人行道啊,我求你了。别祸祸我们行不?要不把我们送到酒店,你还回石市吧,真心的,我每次跟你相处,都有种生命在飞逝的快感。”

“操。不入股就不入股呗,吵吵鸡八啥,奶奶不成咱们爷爷在嘛!”鱼阳瞥瞥眉毛,将汽车方向盘重新摆正:“对不对?我说的没毛病吧?”

“那他妈是仁义在,买卖不成仁义在!你可真是我亲爹!”我朝着鱼阳竖起大拇指。

好不容易磨蹭到酒店。我特码居然晕车了,坐了这么多年车,我都没晕过,上了一趟我鱼总的A6,我差点没把胆汁给吐出来。从街边蹲着吐了好半天后,我朝着要过来给我送矿泉水的鱼阳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好汉你放过我吧,以后咱俩保持五米以上的安全距离行不行?你命里克我,我特么还没儿子呢,不想英年早逝!”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一台黑色的捷豹SUV“蹭”的一下停到我们跟前,接着狐狸带着杨正、孙明还有两个青年从车里下来,几个人收拾的挺立整的,清一色的黑色小西装,见到我蹲在路边吐唾沫,狐狸表情错愕的问:“三哥,你这是怎么了?中暑了啊!”

“可不呗。”我皱了皱眉头,翻白眼看着他笑问:“狐狸哥这是干嘛去?小皮鞋擦的都能晃出来人影。”

“这不一家跨国建筑公司的老总组织了场饭局嘛,我现在也是干建筑行业的,就厚着脸皮过来取取经!”狐狸整理了下自己的小衬衫,斜眼看我:“三哥呢?”

“我一个小弟今天请客,过来凑个热闹,呵呵。”我舔了舔嘴皮,朝着鱼阳、胖子和胡金摆摆手:“走了!”

鱼阳冷笑着上下瞟了眼狐狸:“取经还用特意跑到饭店啊,你媳妇哪个月不得甩点经让你取?”

“操!你再说一遍!”狐狸身后,一个剃着秃瓢头的青年,瞪着眼睛的就骂了一句。

胖子侧着身子冷眼看向那秃瓢头:“操什么操,显摆你有根屌呗?有能耐你亮出来让我们开开眼!”

狐狸皱了皱眉头,侧头看了眼秃瓢头喝斥:“秃子闭了!”

“王者的大哥们就是与众不同,穿装打扮都和常人不一样哈。”杨正从身后轻声的念叨。

鱼阳刚准备吱声。我一把揽住他胳膊,硬拽着往前走。

不怪人家贬低我们,哥几个今天确实打扮的有点另类,鱼阳一身火红色的装束,脑袋还染成了蓝色的,整的跟棵圣诞树似的,胖子穿件宽松的T桖,大裤衩子趿拉着双人字拖,我和胡金打扮的稍微正常点,但是绝对也没有狐狸一行人正规。

“三子,你刚才不拽我,信不信我能撕烂那个逼小子的破嘴!”走进酒店,鱼阳怒气冲冲的低吼。

我深呼吸口气道:“别卡脸了行不!咱们是应阳痿的约来的,在酒店门口和人干仗,打的是阳痿的脸,这事办的不地道!”

“阳痿这个狗篮子,也是够没谁了,明知道咱们跟狐狸不对付,还特么邀请他们过来,操!”鱼阳跺了跺脚咒骂:“待会我一定要问问他,是不是现在又觉得自己行了。”

“别没事找事,他们不一定是阳痿喊的,可能是自己厚着脸皮过来的,阳痿肯定不能再撵走,消停点,后面咱们还有事需要杨伟鹏去办呢!”我瞪了眼鱼阳,不放心的嘱咐道:“今天别给我掉链子,好赖咱都别吱声,听见没?”

“嗯。”鱼阳闷闷不乐的点了点脑袋。

酒店大厅,杨伟鹏正站在门口朝着迎来送往的宾客们握手打招呼。见到我们几个过来,杨伟鹏高高兴兴的跑过来:“三哥,你们咋才来啊?”

“咋地?超过你规定的时间了?要不我们再走呗?”鱼阳皱着眉头冷笑。

“诶我操,鱼哥!可算把你盼来了,我昨天还跟三哥说,这两天咱们聚聚呢。”杨伟鹏侧了下脑袋,这次看到鱼阳,立马兴奋的伸开双臂要跟鱼阳拥抱,鱼阳不咸不淡的伸出手:“握爪吧,我有性病。这病传染!”

被鱼阳故意拒绝,杨伟鹏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我赶忙一脚踩在鱼阳的鞋面上,朝着杨伟鹏道:“我们桌在哪呢?早上就没吃饭,饿的脑瓜子嗡嗡响。”

“上主位吧。主位是刑城的几个有关领导,待会我介绍你们认识。”杨伟鹏揪了揪鼻头道:“哥几个都过去,混个脸熟。”

“别介了,我不擅长跟领导们应酬,随便找张桌子得了!”我赶忙摆摆手,带着哥几个随便找了张空桌坐下,朝着杨伟波摆手道:“你该忙忙你的去,抽空记得过来喝酒就成。”

“三哥,真不跟我一块去主位了?”杨伟鹏试图劝阻我。

我摆摆手道:“今天是你联络关系,我不多跟着掺和。我改天再另行安排就成。”

见我态度坚决,杨伟鹏也没再多说什么,朝着甩脸不高兴的鱼阳,笑着道:“鱼哥,待会咱们哥俩必须好好喝两杯。”

“行啊。你是哥哥我是弟,你咋喝我咋喝。”鱼阳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

杨伟鹏自讨没趣的怔了怔,跟胖子和胡金又打了声招呼后,继续到大厅门口去迎接宾客。

“鱼阳,你成熟点。别一天啥事都显到脸上,阳痿跟咱只是朋友,不是兄弟,他可以跟咱共事,同样也可以给别人共事。况且狐狸那帮逼到底是受谁的约来的,咱也不知道,不要自己给自己闹不痛快。”我冲着鱼阳出声道。

“知道了。”鱼阳心不在焉的应付我一句。

我侧头看向门口,正好见到狐狸领着他们那帮人也走了进来,杨伟鹏没有过多的打招呼,甚至可以说爱理不理,我赶忙朝狐狸摆摆手,他带人径直走了过来。

“凑一桌呗,狐狸哥!”我冲着狐狸昂了昂脑袋。

狐狸犹豫几秒钟,大大咧咧的摆手道:“好啊,跟三哥坐一桌,那是我们的荣幸!来,我给三哥介绍一下我的兄弟们,这是杨正、孙明,三哥应该都熟悉吧?”

“老熟人。”我微微一笑,故意拿话挤兑他俩:“峰哥和鹤哥还好吧?”

两人尴尬的互相看了看,没有多说话。

“这个是秃子,少林寺的俗家弟子,这个是小超,我的专治司机!”狐狸又摆手介绍了下两张陌生的面孔,秃子正是刚才差点和鱼阳拌起来的那个秃瓢头。

鱼阳斜楞眼睛笑道:“哥们,你真是少林寺出来的啊?”

“如假包换!”秃子洋洋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看到他头顶上有几行结疤。

“和尚能嫖娼不?”鱼阳翻动两下眼皮问道。

秃子的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朋友,你说话带刺啊?几个意思?”

“这不是不懂才问嘛,你看你发啥火啊!”鱼阳嬉皮笑脸的叼着烟卷道:“我岁数大了,别跟我一般见识哈,实在不行你磕我两枪,消消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