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9 虎也分高低/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秃子刚准备站起来,狐狸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摇了摇脑袋训斥:“有点规矩没有?桌上这么多大哥大,虎逼嗖嗖的臭得瑟啥?不爱搭理你,别他妈蹬鼻子上脸,听懂没?”

狐狸这话听起来是在熊自己小弟,实际上就是说给我们听的,那意思就是贬低鱼阳没规没矩,鱼阳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狗戴帽子,装的跟个人儿似的。”

“不是,鱼阳你什么意思!埋汰谁呢?”秃子一看也是个火爆脾气,拧着眉头低吼道:“都是大老爷们,有啥话你就明说,咋地了?你们王者都像你似的埋汰吗?骂人都得偷偷摸摸的。”

“草泥马,说我就说我。你带我们王者干你麻痹,我点你名提你姓了?自己还他妈上赶着捡骂,咋地了?非得大耳刮子呼你脸上,你才知道什么叫万紫千红是不?”鱼阳“腾”一下站了起来,与此同时胖子和胡金也“腾”的一下起立。

“坐下!给阳痿面子。咱不闹腾..”我冷眼看了看哥几个,朝着狐狸微笑道:“狐狸哥,让你的手下管好自己嘴,他骂鱼阳我当是哥几个开玩笑逗闷子,但是提王者。你就认为你是在挑衅,别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苟利把咱们关系处僵了哈。”

狐狸眼珠子转动两下,回过头一把揪住秃子的脖领,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下次再喷粪以前先想想对手,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能不能拗的过。别他妈被人整没了,都不知道为啥。”

秃子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好半晌后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

我压低声音朝着鱼阳叮嘱:“别闹了哈。”

“待会我让看看,虎逼其实也分高低!”鱼阳很屋里头的抓了把自己的乱糟糟的发型。

我们一桌人两条心,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狐狸看来最近在刑城混的确实不错,时不时有别的桌上的人跑过来给他打招呼,瞧架势多少还有点惧怕他,我把一切看在眼里,并没有多说什么。

消停了没一会儿,鱼阳又虎了吧唧的的开始招惹秃子:“哥们,我挺纳闷的,你真当过和尚啊?山上是不是现在不好混,你才跑下来化缘呐?有媳妇没有?”

秃子刚刚被狐狸掴了一巴掌,肯定堵着一口气,没等鱼阳说话,他猛地就站了起来,“哗啦”一下将椅子拽到旁边,摩拳擦掌的叩动手上的关节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要不我给你耍套伏虎拳你看看?”

“诶我操,你差点吓尿我,我寻思你要揍我呢。”鱼阳装腔作势的拍了拍自己胸口。

秃子咧嘴冷笑:“我耍完拳,你能不能消停的闭嘴?”

“行啊,耍的好,爷重重有赏!”鱼阳从兜里翻出来几个钢镚儿“啪”的一下拍到桌上,豪气云天的吧唧嘴:“你敢表演。我就敢给钱,操!大哥看热闹从来没嫌过事大。”

“坐下!”狐狸拧着眉头,低声训斥一句跃跃欲试的秃子,朝着鱼阳微笑:“鱼哥,你也是有头有脸的大哥大。总这么调侃一个弟弟辈儿,是不是有点不合适了?”

“都是哥们,玩呗!”鱼阳“哗啦哗啦”的摆弄手里的钢镚儿,那模样像极了打发叫花子,不过也从侧面看出来。那个叫秃子的小伙应该跟鱼阳属于一个品种,虎逼朝天的狠人。

“呵呵,待会咱俩喝点。”秃子眯着一双倒三角眼睛,冰冷的扫视鱼阳。

鱼阳连连点头:“没问题,大哥说怎么喝我就怎么陪。”

二分钟后。宴会正式开始,东家杨伟鹏握着麦克风站在临时搭建的小舞台上,狗扯羊皮的念叨了会儿社会主义好,刑城的风土人情好,又把刑城的几个“有关领导”硬拽到台子上致了段词。大家就开始正式喝酒吃饭。

其实这种宴会,说白了就是公开的拍马屁大会,小商人拍大商人,大商人拍“有关领导”,有关领导拍国家政策,完事大家互相混个脸熟,有什么赚钱的买卖互相私下联系,当然肯定还得是钱开道,权说话。

我们到刑城主要目的就是整吴晋国,所以对这边的所谓“成功企业家”并没有多看重,哥几个自然也不会掺和进去,狐狸一伙人不知道是打着什么算盘,也没有到正座上去敬酒。

狐狸端起一杯白酒朝着我乐呵呵的问道:“三哥,这几年王者雄霸石市,应该不差钱吧?你怎么也对刑城这小地方产生兴趣了呢?”

“谁嫌钱多啊,另外赚钱不赚钱都是其次,我的主要目的是守家,自己家里人随便怎么折腾无所谓,但是谁把外面的狼招惹进来,就得打击一下。毕竟王者雄霸石市,刑城不过是石市底下的一座小城,呵呵..”我故意拿话点狐狸,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他,他想做生意,我没任何意见,但如果他敢跟吴晋国合作,我肯定翻脸。

狐狸“哦”了一声,低头沉思了半晌,正好旁边桌有几个家伙招呼狐狸,狐狸朝着我微微一笑道:“先失陪一会儿,咱们待会再唠,阿正伺候好三哥哈。”

杨正赶忙抓起酒瓶准备替我倒酒,我摆摆手,直接将酒杯反扣,冲着杨正笑道:“我肠胃不好,媳妇不让多喝酒,正哥多见谅。”

杨正尴尬的抓起酒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这时候鱼阳“腾”一下起来,夺过来杨正手里的“五粮液”,朝着秃子道:“哥们,整点呗?”

“整呗,谁怕谁!”秃子也是属炸药的,不能激,梗着脖颈就把自己杯子伸了过去,鱼阳毫不犹豫的替他蓄满酒杯,坐下身子,坏笑道:“咱们也算不骂不相识。我干了,你随意哈!”

“操,喝点逼酒我能差你事是咋地!”不等鱼阳举杯,秃子仰脖就“咕咚”一口灌了下去,鱼阳眯缝眼睛翘大拇指:“海量,怪不得狐狸现在蹿的这么欢,手下强将无数啊!”

“喝酒就喝酒,别挑刺哈!”秃子涨红着脸,自己给自己又把酒杯满上:“来,第二杯!我干了。你随意哈!”

“诶哥们,你等..”鱼阳刚要吱声,秃子已经速度飞快的将酒倒进了嘴里,挑衅似的倒过来自己的空酒杯道:“我干了,你随意..”

“行呗。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随意了哈!”鱼阳翘着兰花指掐起酒杯,嘴唇从杯壁上啄了一小口,完事马上装出一副拉嗓子的模样“嘶嘶..”的不停扇风。

“卧槽,你是真他妈随意啊!”秃子的眼珠顿时就鼓圆了。

“是啊,我肠胃也不好。”鱼阳呆萌的点了点脑袋,还煞有其事的拽了拽旁边的胖子道:“不信你问我兄弟。”

“兄弟,别理这个坑比,我陪你喝两杯!”胖子鄙夷的甩开鱼阳,端起酒杯道:“来来来。我半个你一个..”

“喝酒方面,我从来不欠谁人情!”秃子仰脖就往嘴里倒。

“好酒量!来铁子,我也敬你一个。”胡金很恰到好处的挡在胖子前面,端起酒杯。

几杯白酒下肚,秃子的眼珠已经开始发红。滞怠的瞟了一眼胡金,再次将酒杯蓄满,仰脖倒进嘴里,我从旁边看的仔仔细细,我这帮兄弟真心损到家了。一个个扯着嗓门叫嚣敬酒,实际上就鱼阳最开始抿了那么一小口,胖子和胡金压根都没喝。

面对我们的车轮战,狐狸一伙明显不乐意了,孙明拽了拽秃子的衣服道:“秃子。你特么少喝点,待会别误了狐狸哥的正经事。”

“喝这点逼酒算啥啊,当初我在少林寺的时候,主持的女儿红我都是论坛喝。”秃子明显上劲儿了,一把拨拉开孙明,嚣张的看向我们道:“王者还有朋友想跟我喝的么?”

“哥们,你真会功夫啊?都会点啥?”鱼阳咧嘴坏笑。

秃子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胸脯道:“会的多了,伏虎拳、罗权腿,还有硬气功?”

“你会硬气功?”鱼阳眨巴眼睛一脸的不信。

秃子皱紧眉头道:“咋了?你不信?”

“那我要打你一个嘴巴子,你是不是不会疼啊?”鱼阳叼着烟歪脖问道。

“你他妈有病吧?我凭啥让你打个嘴巴子?”秃子好像有点醒酒了,瞬间考虑问题考虑的全面起来。

“那你吹牛逼说自己会硬气功,操!”鱼阳不屑的斜楞两下眼睛。

秃子急眼了,站起来,径直走到鱼阳跟前,指着他鼻子就开骂:“草泥马,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少林中人呐?”

鱼阳拱了拱身子也站了起来,接下来他做出一个我们谁也没想到的举动,食指弯曲,从嘴边哈了一口气,随即跳起来照着秃子的光头,恶狠狠的就弹了个脑瓜崩儿,声音脆的连我都听得一清二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