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9 医院惊魂/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339 医院惊魂

看清楚江琴的模样后,我赶忙抱拳作揖:“快饶了我吧姐,你这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的,我都特么懵逼了!”

江琴脸挂着一抹狡黠的笑容撇嘴道:“本来我确实已经喝醉了,可是刚刚吐了两口,发现自己又清醒啦,要不咱们再找地方喝点?”

我拨浪鼓似的摆摆手说:“我去,你醒的真特么挺是时候,为啥刚刚我背你楼的时候你没酒醒呢,别闹了!我真得回去,闺女媳妇都等着我回家呢。手机端 ”

最后一句话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说,但我却故意提起来,既算是警告自己,又是提醒江琴,我俩现在的这种相处方式极其不适宜,果然听完我的话后,江琴的眼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舔了舔嘴唇道:“不跟你开玩笑了,你去哪,我送你吧,今晚市南区基本打不到出租车的,至少这条街你碰不到。”

我撇嘴笑了笑道:“整的好像你会未卜先知似的,你咋知道打不到出租车呢?”

说着话我猛然停下脚步,侧头看向她,满目认真的问:“今晚市南区为什么会打不到出租车?”

“你先车再说可以么”江琴脸庞顿时有些泛红,“嗖”的一下将车子挡在我前面,冲着我招招手说:“外面怪冷的,你先车,我跟你慢慢解释。”

我棱着眼珠子低吼:“你先说为什么?”

“你不车?”江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反问我。

看她的表情,一抹不好的预感瞬间飘过我心头,我有些手忙脚乱的摆手道:“不说拉倒!”

江琴从车里出来,倚靠在车门朝着我撇撇嘴道:“好了,不逗你了,今晚这条街实行交通管制。”

“呼”我长舒一口气,瞟了一眼她那张精致的面孔笑道:“你这算不算以权谋私?”

江琴迟疑了一下后出声:“算吧,今晚我想让你陪我不醉不休,可是又没合适的理由。”

我揉捏两下太阳穴道:“喝酒你直说喝酒呗,整这么大阵势,弄的好像我酒品多不好似的。”

江琴挺着小胸脯,满脸挑衅的努嘴:“那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呢?”

我直愣愣的摇摇头嘟囔:“不敢,我怂,我得回去了,我跟我媳妇保证过,不管在外面玩多晚,肯定都会回家,想喝明天咱们早点约,到时候你跟我媳妇拼一下,她也是个酒女仙。”

江琴的眼眶顿时红了,跺了跺脚娇喝:“赵成虎,你至于么?我不过是想多留点回忆罢了,至于这么绝情么?”

“至于!”我咽了口唾沫,满面认真的望向她道:“往前一步,咱们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现在这样至少还能给彼此一份问候,我这个人下流不假,可我有自己的底线,如果你是朵狂蜂梦蝶,我绝对今晚吃了你,可你不是,抱歉。”

说罢话,我从她的身边径直走过去,没有回头,更没敢说任何诉求,说老实话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此刻的做法帅,反而感觉有些缺心眼,可我深知一个道理,不该做的事情是不能做哪怕五雷轰顶也不能干,尤其是感情这玩意儿,沾之可能是一辈子的事儿。

江琴在我脑后歇斯底里的呼喊:“你是个混蛋,傻逼!”

我没有动弹,仿若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四平八稳的朝前迈着脚步,我坚信若干年以后,她和我都会感激今晚我的傻逼脑残。

从那条街口出来,一阵风吹过,将我的浑浑噩噩完全吹散,走了没几步,我看到了一辆出租车,赶忙伸手拦了下来,结果屁股还没完全坐进车里,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阿候的号码,我吐了口浊气接了起来:“怎么样了?”

阿候轻声问道:“师父,五分钟前,我亲眼看到黄岛区缉毒大队的警察把那帮老板抓走了,现在需要去保释他们不?”

我想了想后说:“去吧,注意一点方式,不要有任何奚落,一定要表现出来气恼的模样,如果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当着那几个老板的面训斥一下警察,彰显咱们的能力。”

阿候乐呵呵的点头:“成,我马去办。”

刚放下电话没两分钟,我兜里的手机又响了,看了眼是个陌生号,我犹豫一下才接了起来:“喂,您好。”

“请问你是赵成虎先生么?”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略显沉闷的声音。

我迷惑的说:“嗯,我是!你哪位?”

电话那边的声音瞬间让我心惊:“我这里是青医大附属医院,您的朋友栾建今晚发生了车祸,现在在我院接受治疗,您能不能”

“栾建发生车祸了?行,我马过去!”我忙不迭出声:“大夫,请问我弟弟要不要紧?”

对方语气冰冷的说:“两位伤者目前还在急诊室,情况不是特别乐观,另外是治疗费”

我焦躁的打断对方的话道:“您放放心心的治,治疗费肯定不会差事,我马过去送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拜托您了。”

放下电话后,我冲着出租车司机催促:“快,青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往医院赶赴的同时,我给罪和皇甫侠也分别去了个电话,我兜里没揣多少现金,嘱咐他俩赶紧取钱送到医院,在我的不停催促,不到半个小时出租车将我送到了医院门口,我手忙脚乱的从车里蹦出来,摸出来手机拨打刚刚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号码,想问清楚现在人具体在哪一层。

电话“嘟嘟”的响着,半晌没有人接听,我吐了口唾沫正打算往里走的时候,一辆奥迪车风驰电掣的蹿到我跟前,紧跟着皇甫侠从车里跑了出来,手里提溜着个黑色塑料袋,冲着我问:“哥,栾建咋样了?”

我烦躁的挥舞一下手机说:“我特么也不知道啊,给医生打电话没人接。”

“走吧,咱们进去看看。”皇甫侠拍打两下我后背安抚:“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栾建那小子命硬着呢。”

我俩边说边迅速朝着医院里面走,走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电梯里出来,皇甫侠赶紧跑过去询问:“大夫,咱们医院的急诊室在几楼?”

我们身后冷不丁传出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你找急诊室啊?”

我下意识的扭过去脑袋,结果看到了高天,高天歪着脑袋,手里提溜着一杆半米来长的单管猎枪,枪管拖着大理石地面发出刺耳的“蹭蹭”声。

“瞎子!”我微微一愣,随即冲着皇甫侠喊:“跑!”

我拔腿刚打算往旁边的走廊里蹿,“嘣!”的一声闷响在我身后响起,高天端着猎枪,枪口正对我的方向,张狂的大笑:“你跑你的,我嘣我的,十发子弹总不能枪枪落空吧。”

我深呼吸一口,站立当场没敢继续动弹,主要原因是我看到我打算跑的那条走廊是个死胡同,而起尽头的地方还站着俩持枪小伙,正似笑非笑的打量我。

“掉头回来呗,社会三爷!还等着我过去请你啊?”高天朝着我勾了勾手指头。

我无可奈何的又走回刚刚站立的地方,高天拍了拍我肩膀道:“关心则乱,这话说的一点不假,服不?”

“呵呵,服。”我冷笑着点点脑袋。

而挡在皇甫侠前面的两个穿白大褂的年人,齐刷刷的从怀里掏出一把仿五四手枪,其一个拿枪管戳在皇甫侠的脑门冷笑:“往哪跑啊瞎哥?”

“咋地哥们,你要嘣死我啊?”皇甫侠咽了口唾沫,脸泛白的看向对方道:“医院的摄像头挺**多的,嘣了我,你够呛能跑走。”

高天拎着猎枪走过来,一枪托狠狠砸在皇甫侠的脑门,狞笑道:“操,你跟几个身背着五条人命案的亡命徒唠法律,自己觉得搞笑不?”

皇甫侠被捣了个踉跄,脸颊刮出来一条血口,他抻手摸了摸侧脸面无表情的出声:“草泥马得,这一下我记住了。”

“那你多记点!”高天两手攥着枪托,没头没脑的照着皇甫侠的脑袋猛抡几下,顷刻间瞎子被他打的头破血流,殷红的鲜血滴答的满地都是。

眼瞅着皇甫侠被人打的跟啥似的,我猛地一胳膊肘怼在距离我特别近的一个“白大褂”脸,扯开嗓门跟皇甫侠发暗号:“马勒戈壁,拼了!”

本身半蹲在地的皇甫侠听到我的示意,一把搂住高天的小腿,旱地拔葱一般将他给扳倒,一脚狠狠跺在高天的脸咆哮:“我去尼玛得!”

高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被皇甫侠给揽倒在地,慌乱,他抱起手里的猎枪“嘣!”的一声扣动扳机。

画面瞬间定格,单管猎枪冒着火舌,几十颗钢珠透过枪管喷了出来,最少有一半嘣进皇甫侠的右脸和脖子里,正抬腿踹高天的皇甫侠当场静滞几秒钟,随即“噗通”一下俯身摔倒在地。

“成虎!”医院门口的方向冷不丁传来江琴的吼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