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宋庭遇,你不配做维希的爸爸!/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已经抱着白芷芮离开了,围观的人虽然都准备陆续的散去,也没有说什么,但是看苏冉母子的眸光却都带着异样。

大概在他们的心里,就是她蛇蝎心肠,故意动手将白芷芮从那么高的楼上推下来的吧。

而且,刚刚白芷芮倒在血泊里的样子太触目惊心,她的哭声太震撼人心。

再加上她双腿间那流出来的血……

所以他们应该早就脑补出了一些画面。

苏冉也怀过孩子,生过孩子,对于她双腿间流出来的那些血代表什么,她心里是有几分清楚的。

众人这么毒辣的眸光,苏冉并不想让宋维希跟着承受,他还只是个三岁的孩子而已,白芷芮就在他的面前掉下了楼梯,还倒在了血泊当中,这画面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了。

所以苏冉弯下腰将宋维希从地上抱起来:“维希,我们回家了。”

宋维希小小的身体缩在她的怀里,漂亮的小脸上脸色并不是很好,但双手还是乖巧的举上来环绕着她的脖子。

苏冉亲了亲他的小脸蛋:“没事的,维希,别害怕。”

她用手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一边安抚着他,一边说话,准备转身带他离开的时候,忽然从人群中走出来了个人,在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空中就传出来了道清脆的巴掌声。

当看清楚面前所站着的人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万万没想到这人,竟然是沈静。

苏冉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而沈静打了她一巴掌还不够,差点上前和她拼命,只是最后被跟着赶来的宋明轩拉走了。

“你干什么,马上跟着走!”

可她带着愤恨的声音却不断的传来:“苏冉,如果芷芮有什么事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本来在宋氏一年一度的盛会上发生这些事,已经足够让别人看笑话了。而沈静却又冲出来,因为白芷芮打了苏冉一巴掌,甚至还恶狠狠的威胁她,这样的情况太让人匪夷所思,恐怕也只有在电影上才会出现了。

宋庭遇已经离开,现在也只有宋明轩留下来善后了。

这所谓的年会也是进行不下去了,所以宾客也慢慢的被送走。

宋维希的眼眶红彤彤的,他用小手捧着苏冉被打的一边脸颊:“妈妈,我帮你吹吹,你疼么?”

说着,真的将小脑袋凑过来轻轻的呼气。

苏冉觉得眼眶越来越温热,但是她努力的忍住,平稳着呼吸,摇头:“没事,妈妈不疼,我们回家吧。”

她抱着宋维希离开的时候,正好遇到在送客人离开的宋明轩,而沈静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赶着去见白芷芮了。

宋明轩走了过来,用手揉了揉宋维希的头发,然后对苏冉道:“别想太多先带维希回去休息。”

“我知道了,爸。”

因为来的时候是和宋庭遇一起来的,所以苏冉没有开车,现在宋庭遇已经离开,她只能带着宋维希拦计程车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宋维希一直紧紧的挨在她的怀里,所以可想而知到底有多么的害怕了。

回到宋家的时候,宋老夫人正在大发雷霆,宋氏的年会虽然她并没有出席,但是不代表那边她没有眼线,对于在年会上所发生的事情,她早就一清二楚。

她用拐杖重重的拍了一下地板,脸色难看:“我就知道那个戏子一回来准没好事!好好的一个年会,好了,现在成了全安城的笑料了!!”

旁边还站着几个宋氏的老员工,因为宋老夫人的怒气,他们都并不敢怎么说话。

宋老夫人的怒火在看到苏冉母子进来的时候,消了一大半,她一向最重视宋维希这个曾孙子,自然不想在他面前发火,所以赶紧朝宋维希招手:“维希,过来曾奶奶这里。”

宋维希走了过去,她立刻将他抱进了怀里:“乖宝贝,刚刚是不是吓坏了?”

宋维希搂着她的肩膀:“曾奶奶,我看到那个阿姨她欺负妈妈,但是我没有推她,她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曾奶奶知道,知道,我们维希是个好孩子,怎么会这样做是不是?”宋老夫人连忙安慰他,并用苍老的手抚摸着他的脑袋:“维希,不要害怕,也不要去管这件事,奶奶知道和你无关,你没有做错,好么?”

宋维希红着眼眶点头。

宋老夫人便将他交给了苏冉:“冉冉,你带维希上去休息吧,今天晚上的事情,别想太多。”

苏冉此刻其实挺感动的,因为当时那种情况,他们的身边没有任何的人亲眼看到具体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所有的人都只看到最后白芷芮从楼梯上滚下来,倒在血泊中,而她和维希则站在楼梯上。

所以当然所有的矛头都会指向她。

有人告诉了宋老夫人年会里面的情况,但是也说不出具体的情况,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宋老夫人还是相信她。

宋老夫人是个理智的人,她并不是说因为对白芷芮的厌恶,所以才会相信苏冉的。

她是真的信她。

这一点,苏冉是明白的。

苏冉将宋维希带到楼上他的房间去,用了很多的时间来安抚他,他才慢慢的睡着。

今天的事情对于一个年纪还这么小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很难接受。

苏冉看到这样的情况。特别的难受。

宋维希睡着了之后,苏冉也没有立刻离开,就坐在床沿上看着他,她的脑子里想了太多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了,实在太混乱,也太累了,所以最后也在他旁边睡着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有一双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转醒。

宋老夫人就站在她旁边,一脸的疼惜:“冉冉,回去睡吧,天气冷,睡在这里会着凉,维希有保姆照顾就行了。”

苏冉点了点头,伸手去关了灯,跟着宋老夫人离开了宋维希的房间,将她送回去了房间:“奶奶,您也早点休息。”

回到房间的时候,她特地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十二点了。

白芷芮那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但是无论怎么样,宋庭遇肯定很心疼,所以今天晚上是不会回来了。

而沈静,估计也会留在那里吧。

她那么在乎白芷芮,怎么也不舍得离开吧?

苏冉将手机仍在床上,踢掉鞋子,动手去拉礼服的拉链,本来她让自己不要再去想今天的事情的,她需要洗澡,需要好好的睡一觉。

但是在拉下链子,将礼服脱下来的时候,她还是想到了白芷芮。

她兴许……是怀孕了吧……

怀的是宋庭遇的孩子……

她忽然周围的空气有些稀薄,自己差点就无法呼吸了,她皱着眉心,用手紧紧的捂着胸口的位置。

而房间的门,就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

她慌乱的用礼服捂着自己只穿内衣裤的身体,望向门口。

回来的竟然是宋庭遇。

他还穿着的是出现在年会上的衣服,只是西装外套之前脱下来盖在白芷芮的身上了,所以现在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挽起来的袖口处全是已经干涸的血迹。

还有他的胸前,也是褐红色的一片。

那是白芷芮的血。

宋庭遇此刻的脸色冷的让人不寒而栗,他开了门发现了苏冉就迈开长腿往她这边走来,抓住她的手腕二话不说就要拖着她往门外走去。

苏冉愣了一下才回过神的:“你做什么!”

她可没忘记自己现在身上穿着的是什么,而两人在拉扯之下,她紧紧捂在胸口处的礼服又滑落了不少,因为穿的是礼服,所以她穿的是隐形内衣,没有任何的肩带,就只是贴在胸前而已。

她感觉内衣马上也要崩落下来。

宋庭遇甚至没有回过头去看她一眼,只用大掌拽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苏冉觉得难堪极了,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你到底要我跟你去哪里?”

终于自由了,她也来不及去整理内衣,就用礼服再次挡住自己的身体,后退了好几步,她觉得此刻的宋庭遇实在太可怕。

她甚至毫不怀疑,如果白芷芮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会从她身上十倍的讨回来的。

“苏冉你还给我装蒜?!”宋庭遇几步上前,伸手将苏冉扯了过来,深邃的眸子冷冷的瞪着她:“忘记自己今天晚上做过什么事了?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下?”

宋庭遇抱着白芷芮离开之前看她的眼神,苏冉到现在都还记得。

“你就认为是我将白芷芮推下去的是吧?”

尽管答案就摆在眼前,但是苏冉却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次。

她就想亲口问问他,就想亲口听他是怎么说的。

宋庭遇的双手就握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力道越来越大,好像要将她的骨头都给捏碎了一般。

“不是你,还有谁?”

不是你,还有谁……

对,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他说出来的话,和她心里所想的答案一模一样,但可笑的是自己心里就是存了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最后这一点期待也被他这话给击的粉碎了。

苏冉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我都忘了,无论在你宋庭遇的眼里还是心里,我就是个这么狠毒而且不择手段的女人……”

她此刻的神色悲戚,眼眶通红,让人看了触动心弦。

宋庭遇差点就松开了她,差点就告诉了她,他相信她……

但是白芷芮倒在血泊当中的画面太过于震慑人心。

而且,当时只有她在场,不是她还能是谁?

他将白芷芮抱去了医院,她在途中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哭得撕心裂肺,现在那哭声都似乎还在他的耳边回响着。

“苏冉,别再用你那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宋庭遇用手捏着她的脸颊:“就是你将她推下去的,不是你,难道是她自己跳下去的?苏冉,我告诉你,芷芮她怀孕了,她有了快两个月的身孕,但因为你这么一推,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现在不但没了孩子,连命都快保不住了。所以你还在这里装无辜?你想骗谁?”

原来白芷芮真的怀孕了……

其实苏冉在看到她双腿间流出来的鲜血时,她已经猜出来了,只是现在却亲口从宋庭遇嘴里得到了证实。

她以为自己应该觉得没有关系,反正她与宋庭遇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所以他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

但原来她想错了。

她此刻却忽然这么的难受。

她只觉得脑子有些空白,头也觉得隐隐的疼痛起来,但是她努力的隐忍着这些感觉,看着面前的男人:“宋庭遇,我再说一次,白芷芮不是我推下去的,请你别随便将罪名扣在我的头上!”

“说的真好。”宋庭遇冷笑:“分明就是你故意将她推下去的,你最会做的不就是事后装无辜?当年在我的酒里下药,你醒来后还不是一副和你无关的表情?现在同样的事情,怎么,你还想来第二次?”

“或者,其实在一早之前,你就知道她怀孕了吧?所以你才将她推下去!”

苏冉此刻就觉得大冬天的,好像有一桶水从她的头山浇下来,那种寒意是从脚底下冒出来的。

她怒极反笑了,也不想再和这个男人做任何的争执,反正无论怎么样她的形象在他的心里已经形成定型了,而且,这定型,不可改变,所以她何必再做挣扎?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她想将他推开,但是他却紧紧的拽着她的手:“现在你必须跟我走。”

他好像耐心已经耗尽,而且十分的着急。

苏冉却瞪着他,冷笑:“凭什么?松开你的手!”

“芷芮她需要输血,再不输血她就会有生命危险,但现在医院的血库已经没有她血型的血,再调过来来不及,之前做试管婴儿的时候,我看过你的资料,你的血型是B型。和芷芮的一样……”

他还想再说什么,但苏冉已经打断了他的声音,指着自己:“所以你连夜赶回来就是想带我过去让我去做她的血库是吧?但是,宋庭遇,你不是说了我心肠狠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你的心里我不是一直都想要坐稳我宋太太的位置,既然这样的话,白芷芮她就是我最大的障碍,她要死了的话,对我多有好处,所以我为什么要跟你去救她?在你们所有人的眼里,她就是我推下去的,所以,我既然煞费苦心的动手将她推下去了,那我为什么还要让她醒过来?”

宋庭遇下一刻猛地用手掐上了她纤细的脖子,深邃的眸子里竟全是红色的血丝:“苏冉,我告诉你,如果芷芮她有一点点不测的话,我会让你百倍千倍的偿还,现在去或者不去医院,你以为你有的选择?”

他说完,根本就没有再给苏冉说话的时间,不顾她的挣扎,弯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离开了房间。

苏冉没有想到宋庭遇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将自己带走。

她现在礼服还只是盖在身上而已,而且,随时都有下滑的可能,她只能拼命的用手去紧紧的拽着裙摆,将自己圈住。

“宋庭遇,你最好放开我!”

担心礼服会滑落,苏冉此刻并不敢太过于用力在挣扎。

但宋庭遇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只顾将她往楼下抱去。

而两人的争吵声将宋老夫人宋家的其他人都给惊醒了,她开了房间的门走出来,看到的正好是苏冉衣衫不整的模样,而宋庭遇则抱着她离开。

“宋庭遇,你干什么?!”宋老夫人气的不轻:“赶紧把冉冉放下来。”

宋庭遇没有回头,也没有出声。

宋老夫人见自己阻拦不了宋庭遇,所以便吩咐佣人:“你们还不将他拦住!”

有几个佣人要上前,但却被宋庭遇森冷的眸光给震慑住:“滚开!”

苏冉到底还是被宋庭遇塞进了车里,而且,一进来,他就立刻上了锁。

哪怕是宋老夫人带着人跑了出来,也无可奈何,眼睁睁的看着他开了车离开。

苏冉就这么狼狈的跌倒在车后座去,没有穿鞋子,身上除了内衣裤,就只有一条薄薄的礼服。

她此刻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她在想,如果她现在手上有什么东西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往前面开着车的男人那边砸过去!

宋庭遇将她塞在车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去管她,而是在专心的开着车。

车速很快,几乎就到了车毁人亡的速度。

可想而知他此刻的心情到底有多着急了!

苏冉将礼服翻看了几下,庆幸这衣服在刚刚剧烈的拉扯之下还没有坏。否则的话,到了医院,宋庭遇可不会管她到底穿成什么样,她是不是就得要几近赤裸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了?

她一声不吭的将虽然价值昂贵,但是早已经皱巴巴的礼服穿上。

透过车前面的镜子,她能看清楚自己此刻的模样,头发散乱,妆容一塌糊涂,活脱脱一个疯婆子。

她自嘲的笑了笑,也在想,自己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到了医院,宋庭遇甚至没有将车停到了停车场,而是停在了一边,然后打开了车后座的门,将苏冉从车上拉下来。

苏冉当然不依,但是力气哪里抵得过这个男人的!

她不肯用走的,他就将她抱起来带着往手术室大楼走去。

上电梯的时候他将她放下来,她马上往后退,一直退到了角落里去,用戒备的眼光看着面前的男人。

电梯里面是有冷气的,深冬,而且又是深夜,苏冉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礼服,连鞋子都没有。

她已经感受到一股寒意将她紧紧的包围着。

她不由自主的在颤抖,而且打了一个喷嚏。

宋庭遇终于抬起头看她,眸光沉沉的,忽然又伸出手将她往自己这边拉过去。

苏冉下意识的挣扎,却被他紧紧的圈住,他也没有说话,大手握着她的手,只感觉冰凉冰凉的。

两人都穿的少,他身上除了一件衬衣之外,也没有任何可以御寒的东西。

虽然他靠过来的时候,体温能让她感觉温暖一些,但是她却厌恶他的怀抱,所以拼命的要将他推开。

“宋庭遇,别在这里假惺惺,我不会给白芷芮输血的!”

宋庭遇似乎被惹怒了,将她按在角落里,声音寒冷:“由不得你!”

他刚说完这句话之后,电梯门开了,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他指着开着的电梯门:“如果你想眼睁睁的看着维希出事的话,可以马上就离开。”

苏冉僵在了原地,半晌才机械般的回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宋庭遇。

有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听错。

但她知道自己没有。

她听得清清楚楚。

宋庭遇在用宋维希的命来威胁她。

她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颤抖,并不是因为天气的寒冷,而是因为从心内发出来的寒冷。

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已经先一步行动,她狠狠地往宋庭遇的俊脸上甩了一巴掌。

“宋庭遇,你不配做维希的爸爸!”

她说完,就走出了电梯,但她并没有离开,而是跟着宋庭遇前往手术室。

她没得选择。

宋庭遇为了白芷芮。那样的话都说的出来了,她还能怎么做?

她其实真想看看如果白芷芮死了,宋庭遇是不是会让他们母子跟着填命,但是她却不能拿宋维希来开玩笑。

因为宋维希就是她的命。

沈静果然如苏冉所料的那般,就守在手术室的门外,看起来紧张和着急极了。

看见她跟在宋庭遇的身后出现,她情绪激动,指着她:“庭遇,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将她带来了?别忘了芷芮现在孩子没了,还生死未卜,都是她害的!”

宋庭遇抿着薄唇:“她是B型血。”

沈静瞬间就看到了希望,看向一旁的医生:“医生,快,快带她去抽血救里面的病人。”

医生吩咐了护士过来带苏冉过去抽血室抽血,苏冉跟了过去,躺在了床上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她穿着打扮太怪异。所以那小护士看了她好几眼。

苏冉觉得头沉重的很,并没有去理会。

“会有一点疼,你忍住。”

苏冉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感受到了尖锐的针头扎进了肌肤的刺痛感。

她觉得脑袋越来越昏沉,疼痛,也不知道结束了没有,眼睛闭着闭着就睡着了。

她醒来的时候,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抽血室,而是在一间病房内,身上盖着一件大衣。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更不知道身上这件男性大衣到底是谁的,但外面天却还很黑。

苏冉拿掉了大衣,从床上起来。

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打开。

她望过去,是宋庭遇和他的助理唐子楚。

宋庭遇盯着她看了好一会,也没有说话。

苏冉知道,他现在能过来她这边。那就代表白芷芮已经渡过了危险期,所以说,她这个血库留在这里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她看都不看宋庭遇一眼,就越过他,准备离开这里。

“去哪?”

宋庭遇拉住她的手臂,开口,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和你有什么关系?”

宋庭遇却依旧没松手:“把鞋子和衣服穿上。”

苏冉的双脚依旧赤裸着踩在冰冷的地砖上的,因为寒冷,她雪白的双脚甚至被冻得有些透红。

她都已经感觉麻木了。

旁边的唐子楚手上提着两个袋子,一个袋子装着一双鞋子,一个袋子装着一件衣服,闻言将袋子递过去:“天气很冷,你穿上吧。”

苏冉盯着面前的两个袋子看了许久,伸手将袋子打落在地上,她眉眼清冷:“谢谢宋先生的好意,但你的好意我承受不起,白小姐没事了吧?那请问我可以离开了么?还是我要留下来待命,随时再进一次抽血室?”

宋庭遇紧紧的捏着她的手臂:“现在在我的面前倔强什么?知不知道外面天气有多冷?你想冻死?”

苏冉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冻死也和你没有关系,宋先生还是将你的关心留在白小姐吧,我的事和你无关,请你也少管!”

苏冉是真的就这么离开的,宋庭遇就站在病房的门口,看着她高挑纤细的身影慢慢的远去,变得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宋总……”唐子楚开口,语气有些担忧,要知道入了夜的深冬,外面真的很冷,苏冉穿着那么单薄,他担心会出事。

“跟上去,把她送回宋家。”宋庭遇的声音,有着他自己都不易觉察到的紧绷感。

……

苏冉手机没带,钱包没带,借用了医院的电话,想要拨号码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打给谁。

她不可能打到苏家。因为那里从来都不是她可以依靠的臂弯。

尽管那里有她的父母。

她圈子简单,朋友很少,这么多年来,就只有田蜜和林晟焕了,但现在这两个人都不在国内。

想着想着,她拿着话筒的手便垂了下来。

她是真的感觉到自己此刻体力有些透支,晚上在宋氏年会上并没有吃东西,所以现在除了肚子饿之外,眼前视线都有些模糊。

她的身体摇晃了几下,有人从后面将她扶住。

“小姐,你没事吧。”

苏冉站好了之后,摇摇头。

她面前站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手腕上挂着刚刚脱下来的白大褂,大概是职业的习惯,女人盯着她看了一会:“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

“我没事。”

女人见她不愿意说,也没有追问下去,只微笑道:“我叫姜颖,这里的外科医生,刚刚结束一场手术,准备回家,小姐,你也要回去么?我送你一程?”

苏冉犹豫了一下:“谢谢。”

……

唐子楚走了下去,并没有再看到苏冉的身影,他在医院里找了一圈,还走到了医院的外面去找,但依旧没有看到他。

他的心里萌生了不安的感觉,赶紧回去。

宋庭遇原本以为他已经将苏冉送回去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又到了他的面前,也没等他开口,他就皱眉道:“苏冉呢?”

唐子楚用手撑着额头:“我在下面没有看到她,到处找了一遍也没有见到她,宋总,你给她打个电话试试……”

宋庭遇想到她离开时候的模样:“她没带手机……”

也没有钱包……

甚至连衣服也穿的很少……

“那……”唐子楚也懵了,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宋庭遇却朝他张开了手:“把车钥匙给我。”

他拿到了车钥匙之后,低声道:“你留在医院里寻找,有什么情况,电话联系我。”

“我知道了,宋总。”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却开了。

“庭遇,你去哪?别出去了,一会芷芮她要是醒来看不到你的话会着急的,你也知道她失去了孩子,情绪肯定不稳定……”

沈静刚刚也在病房,唐子楚过来找宋庭遇的时候,她就站在窗边,自然也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宋庭遇手上拿着车钥匙:“她还没这么快醒来,我出去一下。”

“庭遇!”

沈静的出声并没有能够阻止宋庭遇,他依旧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开着车沿着医院的四周围寻找,苏冉身上除了单薄的衣服,没有任何的东西,她能去哪?

宋庭遇知道林晟焕不在国内,她还有个朋友,但自己也不知道她那朋友的电话号码。

而且,他甚至不知道她除了宋家。苏家,还会去哪里。

原来,他对苏冉竟这么不了解……

夜越来越深了,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雪,天气越来越冷,外面的人和车都越来越少了。

宋庭遇依旧一无所获,唐子楚那边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他便开车回去了宋家,得知苏冉还没有回去,宋老夫人之前也让人去医院接她了,也没有接到人。

宋老夫人脸色难看,指着宋庭遇:“如果冉冉出事了,我看你怎么办!!”

宋庭遇一言不发,抓着车钥匙一刻也没有停留又离开了宋家外出去寻找。

他会找到苏冉的,他不会让她出事!

他也不知道自己开着车在外面寻找了多久,也叫了人帮忙寻找,终于接到了唐子楚的电话。

才得知苏冉原来被医院的一个女医生带回去了。

“地址。”

唐子楚愣了一下:“什么地址?”

宋庭遇神经紧紧的绷着,觉得自己已经濒临爆发的境界了:“女医生的地址,马上给我查出来!”

“好。我马上去查。”

唐子楚本来打电话给他,只是想告诉她苏冉没事,让他安心下来的,但没想到他竟马上就要那医生的住址。

他的效率还是挺高的,所以很快就查到了姜颖的住址,并发到了宋庭遇的微信上。

……

“今晚时间太晚了,还是先在我这里住一个晚上,明天早上再回去吧。”

苏冉洗了澡,换了衣服出来,姜颖已经将两碗面煮好了,她放了一晚在她面前,笑道。

“谢谢你,姜医生,还要麻烦你。”

“客气什么。”姜颖拿起筷子去吃面,虽然她很疑惑苏冉为什么会那个样子出现在医院,但也知道她并不想说,所以她也没有追问。

而苏冉之所以会和她离开,大概是因为看到她是医院里的医生。还有,她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

因为她身上,什么都没有。

“不过你的双脚好像冻伤了,我这里也没有冻伤膏,明天早上记得要买点涂上。”姜颖看了眼苏冉的双脚,红彤彤的。

真是难以想象,这么冷的天气,她竟然穿的那么少,还连鞋子都没穿就外出了。

姜颖的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她愣了一下,这么晚了还会有谁过来?

虽然疑惑,但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起身去开门。

因为时间太晚,她也不会直接就把门开了,而是通过猫眼去看了一眼门外。

很高大,虽然很好看,但却脸色阴郁的男人。

不认识的人。姜颖并不打算开门,她刚想不去理会往回走的时候,门又被外面的人敲了几下,这时候,那男人出声了:“苏冉,开门。”

听到了苏冉的名字,姜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门给打开了:“先生,你找苏小姐?”

“他在哪?”

在餐厅里吃着面的苏冉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惊得筷子都掉了。

出现在这里的不是宋庭遇还会是谁?

她只是没想到,为什么他连这里都找到了?而且,他来找她做什么?

难不成白芷芮又出事了?

想到这,她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一言不发的看着宋庭遇朝她走过来,最终在她面前停下来,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面条:“把面吃了,跟我回去。”

苏冉的心里冷冷的一笑,估计白芷芮真的出事了吧,所以连这都找来了。

姜颖关了门回来,觉得这气氛怪异极了,她往宋庭遇和苏冉两人的身上看了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人关系匪浅。

苏冉故意将吃面的速度放的很慢很慢,她原以为宋庭遇会动怒或者是二话不说就将她拉走,毕竟,白芷芮在他的心里那么重要不是?

但是宋庭遇却并没有那么做,就站在一边等着她将面条吃完。

苏冉看宋庭遇大有一副“她不离开他就陪他在这里耗下去”的模样,她也不可能这么的打搅到姜颖,所以吃完了面,放下了筷子,便道:“姜医生,我先走了。”

“哦……好。”姜颖还在揣测这两人的关系,闻言点头,又想起一事:“记得冻伤膏,你的脚冻伤了。”

“好。”

苏冉能感觉到,在姜颖说这句话的时候,宋庭遇的眸光往她的脚上看了一眼。

她此刻身上穿着的是姜颖的衣服和鞋子,跟着宋庭遇下了楼。

他的车就停在了楼下,她开了车门坐进去,靠在椅背上就闭上了眼睛。

反正到了医院,宋庭遇会叫醒她,所以她现在只管睡。

她此刻觉得累,也觉得和这个男人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就会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宋庭遇开车回到了宋家,苏冉大概是真的累了,车子停下来也没有醒。

他开了车后座的门,手伸过去本想将她叫醒的,但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却停顿了一下,便顺势而下,扣住了她纤细的腰,倾身而下,将她从车内抱了下来。

屋内,宋老夫人因为担忧,所以依旧在客厅等消息。看到苏冉回来,她不禁松了一口气,本来想和宋庭遇说几句话的,但是看到熟睡的苏冉,又不想吵醒她,只能作罢。

宋庭遇将苏冉抱到了楼上房间,放在床上,帮她脱了鞋子,换上了她自己的睡衣。

她睡得真的很熟,所以这过程中都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

帮苏冉拉上被子的时候,他又看到了她的脚,雪白的脚却冻得通红,即使到现在似乎都不能怎么回温,还是冰冷的。

他的眸色暗了暗,用手触碰了一下她的双脚,又下了楼找到了药箱。

宋家的药箱什么药都有,自然,也有冻伤膏。他将她的脚放下来,小心翼翼的涂着药膏。

苏冉这个时候,其实是已经慢慢地转醒了的,也知道宋庭遇正帮她涂药,但她并没有睁眼,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因为她不想面对这个男人。

直到宋庭遇将她的脚放下来,放好了药箱,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在看。

她觉得,她永远弄不清楚宋庭遇在想什么。

她宁愿他如从前一样对她疏离淡漠,不理不睬,或者冷嘲热讽都好,也不要他像是现在这样,偶尔对他流露出那么一点点的关心。

她承受力不好,所以承受不了他这些时有时无的所谓的关心。

她闭了闭眼睛,却又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什么睡意了。

折腾了这么久,天好像渐渐地亮了起来。

床头柜上有手机震动的声音。

苏冉这一次知道是宋庭遇的电话。她没有动。

手机一直在响,浴室里面的宋庭遇终于出来,拿过手机接听:“妈,芷芮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