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不会再有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芷芮是在天快亮的时候幽幽转醒的。

她一睁开眼睛,对上的便是白色的一片,她的思维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自己在昏迷之前的那些画面就全数来到了她的脑海里。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用手按着小腹的位置,感受到剧烈的疼痛感。

所以,并不是做梦。

这是真实存在的。

她怀孕了,在她还不知道的情况下,但是,孩子却又没了。

来的这么快,离开的也这么快!

她用手按着空空的腹部,此刻忽然大哭起来。

沈静本来是在一旁睡觉的,原以为她不会这么快醒过来。但没想到却听到了一阵哭声,她惊醒过来,连忙来到白芷芮的床前:“芷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的孩子是不是没了?是不是没了?”白芷芮抓着沈静的手,红肿的双眸盯着她看,现在的她,哪里还有一点点之前美丽,高高在上的模样。

看的沈静心里一阵难受,她连忙拍着她的手掌,安慰着她:“芷芮,没关系的,你和庭遇都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所以别哭,真的,很快就会有的……”

“很快就会有的么……”白芷芮又哭又笑的:“不会再有了……”

她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当年被宋老夫人阻挠她和宋庭遇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想过怀一个他的孩子,只要有了孩子,宋家哪怕再排斥她,都会看在孩子的份上,让她嫁进宋家。

但是她迟迟怀不上,后来去了医院做检查才知道,自己的子宫有些缺陷,虽然不说一定不会有孩子,但是都挺困难的。

她当时哪怕再不甘心,但是都无计可施!

因为她的肚子不争气,她的身体也不争气!

她在知道了自己很难怀孕的事实没多久。就传出来了苏冉怀孕的事情,她当时就慌了,害怕本来就属于自己的男人,属于自己的身份地位会被人抢走。

但再害怕又怎么样?

她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苏冉将原本应该属于她的一切都拿走的。

宋庭遇对她心有愧疚,所以一直以来对她都很不错,而她则为了不让他厌烦,还要装作大度,可谁知道,她的心一直在滴血。

在国外的四年时间,她瞒着宋庭遇一直在暗中治疗,从未放弃过,无论是打针吃药,什么样的方法她都尝试过了,但是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因为她的经期也是不怎么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次她怀孕自己却不知道的原因。

如果她一早就知道的话,她会选择早就告诉宋庭遇,宋庭遇恐怕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国外陪着她了。

她又怎么会因为最近两人的冷战而产生强烈的不安,所以选择回国来?

白芷芮此刻是真的好恨,恨自己,也狠苏冉,如果宋维希那个时候没有突然跑出来的话,她怎么会因为站不稳而摔下去?

沈静看她这么激动,很担心,所以不断的拍着她的肩膀:“芷芮,你冷静点,现在你才刚刚动完手术,才从鬼门关回来,不要这样,不要拿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

“苏冉她那个狠毒的女人,都是她将你的孩子害的没有的,芷芮,你放心,庭遇不会放过她的,他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白芷芮用手抹了一下眼泪,此刻才注意到。原来病房内除了她们两个和一个看护,竟然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她惊慌道:“庭遇呢?”

她刚刚失去了孩子,他不是应该在她身边陪着她的么?可他人呢?

“芷芮,你别着急,庭遇他有点事出去了一下,很快回来了。”沈静也不敢将宋庭遇是去找苏冉的事情说出来,要不然的话,只怕她的情绪会更加的激动。

“阿姨,你骗我,他是不是去找苏冉了?”白芷芮激动道。

“没有,真的没有……”沈静让看护看好她,怕她乱动会牵扯到手术后的伤口,自己则匆忙去了病房的外面去给宋庭遇打了个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现在她安抚不了她的情绪。只有宋庭遇可以了。

沈静打了电话不久,宋庭遇就过来了。

白芷芮看到他,自然是要哭诉一番的。

她坐在床上,宋庭遇站在床边,她搂着他的腰,能从他的身上闻到了一阵沐浴露和洗发水的香味。

她的眸色更加的晦暗了。

也断定宋庭遇是回去过宋家了。

所以在来这之前,他是和苏冉待在一块的吧?

想到这,她更是一阵强烈的不安。

“庭遇,我们的孩子没有了……”白芷芮长发披肩,脸色和唇色都苍白,真有一种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回来本来就是想给你这个惊喜,我想告诉你我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但是对不起,我甚至还没来得及说,孩子就没了,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他……”

“我不应该见到苏冉就忍不住上前的……”

沈静这个时候出声道:“芷芮,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回来第一时间应该找庭遇,你去找苏冉做什么?你是不是还糊涂到将怀孕的事情告诉她了?”

白芷芮泪如雨下。点头,眸子里全是懊恼的神色。

她其实是在这之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苏冉又怎么会知道?

但她知道宋庭遇聪明,很快会想到这一点,所以只能这么说,说自己不小心透露了这一消息,从而坐实了苏冉将她推下来的事实。

她无疑是个心思缜密而又聪明的女人,哪怕是在这样的时刻,她都不忘记要设计这一出。

虽然并不是苏冉亲手将她推下来的,但是她认为,这又和她亲手做的,有什么区别?

因为她之所以会摔倒,就是因为忽然出现在面前的宋维希。

在她的心里,她的孩子就是苏冉给弄没的!

沈静看起来很是心疼:“芷芮,你真是的,怎么也不多长个心眼?难道不知道苏冉是什么女人?从她四年前做出那样的事,你应该就了解她的为人了,你应该离她远远地,怎么还能靠过去?”

“我不知道……”白芷芮哭得断断续续的,紧紧的抓着宋庭遇的手臂:“对不起。庭遇,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要不然的话我们的孩子也不会没了……”

宋庭遇刚刚一直在想着这件事。

到底是不是苏冉将白芷芮推下来的?

到底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隐情?或者只是个意外?

但是看到白芷芮哭成了这个模样,他就觉得,不可能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吧?

而当时那边,除了苏冉母子。没有其他的人。

“好了,别哭了。”宋庭遇抽过放在床头柜处的纸巾,帮白芷芮擦干眼泪:“你才刚醒来,一直这么哭对身体不好,孩子的事不是你的错,不要把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

“那都是苏冉那个女人的错!”沈静看白芷芮这么伤心的模样,眸子里全是心疼。说起苏冉的名字,真的恨不得撕碎了她一般。

她觉得,这世上,怎么能有如此歹毒的女人?!

好不容易才将白芷芮安抚好了,她也重新闭上了眼睛入睡了。

沈静走到宋庭遇的身边,拍了拍他的手臂,指了指门外,示意他和自己出去一下。

两人一出来,沈静就迫不及待的开口:“对于这件事,你要怎么做?”

宋庭遇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抿着弧线优美的薄唇,没有开口。

沈静有几分着急:“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护着苏冉那女人吧?这明摆着就是她所做的,她可是把你和芷芮的孩子都弄没了,芷芮还因此差点就丢了性命……”

她话还没说完。宋庭遇终于侧过身,看着她,眸光冷凝:“妈,那你想我怎么做?让人打苏冉一顿?还是也将她往楼上推下来?”

沈静怔了一下:“有何不可?她本来就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任,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么?芷芮多可怜,你们的孩子多可怜……”

宋庭遇无法再听沈静说下去,也许是一夜未睡的结果,只觉得太阳穴在紧紧的绷着,还隐隐作痛,他用手按了几下:“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

但沈静十分的气恼:“你总说你会处理,但遇到苏冉的事情,你什么时候处理过?!”

宋庭遇的长指微顿了下,但是并没有停下脚步。

……

宋庭遇离开后,苏冉才睡着的,但也只是睡了两三个小时就醒了。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

她一醒来就去了宋维希的房间,他今天的状态不太好,完全没有前些日子的精神。

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小小年纪的他打击太大。

苏冉帮他将衣服穿上,他扬着小脸在看她:“妈妈,爸爸呢?他回来了没有?”

闻言,苏冉的动作一顿。他强扯出一抹笑:“没有呢,他有事要忙,怎么了么?”

“昨天那个阿姨是谁?她怎么样了?”宋维希就站在床上,小小的身体往下抱住苏冉的脖子,脑袋搭在她的颈窝处:“她没事吧?妈妈,我好怕她死掉……”

苏冉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维希想多了,怎么会死掉?她没什么事。所以你不要再胡思乱想知道么?”

“好。”宋维希终于乖巧的点头了。

将衣服穿上后,他似乎又想起了一件事:“妈妈,那个阿姨是爸爸的什么人?”

宋维希很聪明,也很敏感,但苏冉不愿意他这个年纪就想的太多,所以用手揉揉他的额头:“朋友啊,那个阿姨是爸爸的朋友。”

“可是她欺负你。”

“她没欺负我……”

“她就欺负你了。”宋维希的小脸上很倔强:“她用酒泼你的衣服了。她还想推你下楼,她就是坏人……”

“妈妈,我要保护你的,我不会让她欺负你的。”宋维希将她抱住。

苏冉只觉得眼睛越来越酸涩,她喉咙哽咽的差点就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妈妈知道,在妈妈的心里。维希一直都是个勇敢能干的小男子汉。”

帮宋维希收拾好了,拉着他下楼去的时候,他晃了几下苏冉的手:“妈妈,我想快点见到爸爸,我也想告诉他,我没有推那个阿姨。”

“等他回来,我们就告诉他好么?”

“好。”

楼下餐厅。

今天早上的宋家,如苏冉所意料的那样,宋庭遇和沈静都并没有在。

餐桌前只坐着宋明轩和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的脸色很难看,好像有什么情绪要爆发了出来一般,但是她看到宋维希在,所以就一直忍着。

……

宋庭遇已经连续两天都没有回家,估计都在医院里陪着白芷芮。

这两天,新闻报纸头条都是关于宋氏年会上发生的事情,报道的真的是精彩绝伦,一点都不逊色于几年前苏冉母凭子贵,奉子成婚,成功嫁入宋家的事情。

当然,矛头一点都不意外的指向苏冉。

虽然宋家已经在事后极力的阻止这件事在进一步的扩散,但是因为年会上人太多,而且。新闻媒体也不在少数,那么多双眼睛,那么多张嘴,所以想要挡都挡不住。

本来苏冉在很多安城人的眼里,就是个心思深沉,不择手段的女人。

现在除了这事,无疑。她的身上就又多了“歹毒”二字。

舆论一边倒的倾向于白芷芮那边。

甚至说她因为爱,隐忍多年,甚至不惜放弃自己如日冲天的事业,退出娱乐圈,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地跟在宋庭遇的身后,但没想到还是没有逃得过苏冉的毒手。

苏冉从宋维希的房间出来。还在楼梯的时候,就听到了宋老夫人的怒声。

只见她将手中的一份报纸狠狠地摔在茶几上,拐杖敲在地毯上碰碰作响:“简直是在胡说八道,现在这些新闻媒体都没有底线了么?一点都不知道内幕是怎么样的,就胡乱报道,为了博眼球,什么都做的出来?”

她因为太激动,所以在话还没说完,就在剧烈的咳嗽。

宋明轩见状,立刻上前去将她扶在沙发上坐下:“妈,小心自己的身体,别太激动。”

苏冉也连忙去倒了一杯水拿到客厅来:“奶奶,喝水。”

她还走到老人的旁边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着气。

宋老夫人渐渐地稳定下来,摆了摆手,拉着苏冉坐下来,本想说话的,但是眸光无意中看到茶几上的报纸,又伸手去拿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身后。

苏冉笑了笑,没有说话。

宋老夫人的苦心,她怎么会不明白?她就是担心她会看到报纸上的那些报道了,而在胡思乱想。

可是这两天的情况这么多,谣言和舆论满天飞,她又是这其中的主角,所以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些报纸上写了些什么?

苏冉并没有太放在心里去。

甚至连昨天晚上田蜜给她打电话了,询问这件事,她也只是淡淡的。

同样的事情,她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四年前,她才二十岁的时候,就处在这些舆论的中心了,她那时候都能挺过来,现在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冉冉……”宋老夫人握着苏冉的手:“你这两天有没有见过庭遇?”

苏冉摇头,实话实说:“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