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你永远都不会懂维希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维希就倒在通往洗手间走廊的地上,漂亮的小脸上,眼睛,嘴角有好几处的淤青,希暖暖正坐在他旁边哭:“维希,维希,你快醒来……”

而站在旁边的还有一个同年龄的胖胖的男孩子,脸上也全都是伤,看起来吓坏了,在大声的哭着。

他身边站着一个年轻的胖女人,应该是她的母亲,脸色也被吓得白了,看到苏冉跑过来,她不断的弯腰道歉:“宋太太,对不起对不起,就是维希打了我们家的小宝,所以我们小宝才会还手的,没想到就这样了……”

“你胡说!”希暖暖红着眼眶指着面前的女人:“分明就是陈小宝他先来欺负我们的。他骂维希的妈妈,他骂的可难听……”

胖女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没想到自己刚说的话就被希暖暖给拆穿了,所以一下子变得无措起来:“宋太太,这个,我……”

苏冉没有心思听她说话,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因为她现在满眼睛只有倒在地上的宋维希。

周围还围着许多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但没有一个人将宋维希抱起来查看,看到苏冉,都让了开来。

“维希……”苏冉跌跌撞撞的来到宋维希的旁边,将他从地上抱起来,看到他的双眼紧紧的闭着,小脸脸色很白,唇瓣也没有一丝的血色,她此刻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冰冷了一般:“维希,你醒醒,维希……”

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宋维希第一次出事的那一天,他也是这么的倒在地上,任她怎么叫都不行。

“打电话叫救护车,帮我打电话叫救护车……”苏冉的眼眶红的吓人,说话的时候,声音沙哑。

“打了,宋太太,你别着急,我们打了救护车了,马上就来了……”餐厅经理闻言立刻出声道。

因为宋维希有这样严重的病,所以苏冉会一些临时的急救方法,但此刻她都用遍了,还是没有作用,宋维希一点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

……

医院,手术室外。

宋维希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苏冉在门外等候。

宋家的人已经通知了,正往医院这边赶过来。

希和去买了一瓶水回来。递给苏冉:“先喝点水吧。”

她此刻就站在手术室门外,双眸死死的盯着那扇大门,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背影看起来纤细瘦弱的让人心疼。

她摇头,话也不说一句,就盯着手术室大门看。

“冉冉,你别这样,维希他一定会没事的……”希和拉住她的手,自己的声音也哽咽:“维希他是个这么好的孩子,老天不会这么狠心的……”

她顿了顿,用手擦了一下眼睛:“刚刚暖暖和我说了,那个叫陈小宝的是他们班的,本来就横行霸道,在餐厅见了他们,就过来找事,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来的那些难听的话,维希他是想保护你,不允许别人说你的坏话,哪怕一句都不行,所以就动手了……”

“是……”苏冉用手捂着脸,眼睛酸涩的几乎都疼痛起来:“他说过要保护我……”

看见她这样,希和也难受极了,她刚想说话,就看到宋家的人过来了,宋老夫人,宋明轩甚至还有沈静都来了。

宋老夫人拄着拐杖,脚步很快,但是也很慌乱,她来到苏冉的面前:“冉冉,维希怎么样了?”

“还在里面。”

宋老夫人环顾了四周围一圈,没有发现那抹高大的身影,脸色更加的冷了:“宋庭遇呢?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他还不过来,还要陪在那个戏子的身边?”

“已经打电话给他了,他说马上过来,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过来,我去再给他打个电话。”

宋明轩说完,拿了手机去了一边去拨打宋庭遇的电话。

宋庭遇那边许久才有人接听,宋明轩见状不由的更加的窝火:“宋庭遇,你怎么回事?维希出事了你知不知道?怎么还不过来?”

宋庭遇那边有重重的咳嗽声传来,他的呼吸似乎也很重,连宋明轩这边听着都觉得很不对劲:“你怎么了?”

“没事……”宋庭遇终于开口,但是声音低沉沙哑的厉害。

“我马上就过来。”

他说完就将电话给挂了。

一家人就在手术室门外等候,很快,之前在餐厅和宋维希打架的陈小宝和他的父母也出现了。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宋家在安城的影响力,虽说他们的家庭背影也挺好的,但怎么比得上宋家,要是宋维希这次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恐怕他们陈家会吃不了兜着走,全家都会跟着遭殃。

陈先生拉着自己的儿子和妻子硬着头皮上前:“老夫人,宋先生,宋夫人,我们带着小宝过来赔罪了,小宝也不是故意的,我们……”

他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宋老夫人的眼神扫了一眼之后,所有的话都忘记了,他竟害怕的哆嗦了起来。

宋老夫人指着远处:“好好地在那里待着,别凑过来,你们最好祈祷我们家维希没事,我会让你们整个陈家所有的人生不如死。”

陈先生和陈太太的脸色都苍白如鬼魅,陈太太有些不服气。不顾自己丈夫的阻挠:“老夫人,这就是小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谁也没想到会这样,小宝还是个孩子,他怎么会想到宋小少爷会这么不禁打?再说了,我们家小宝的脸上还全是伤呢,也是宋小少爷给打的……”

宋老夫人冷冷的笑了笑:“那需不需要我们赔你们医药费?”

陈先生连忙拉住陈太太:“老夫人说的哪里话。”他此刻被这老太太盯得觉得浑身发毛。

“不要用孩子年纪小不懂事来做借口,他会说出那些话到底是谁教的,你们心里有数!”

“是是是……”陈先生忙不迭的点头。

“现在,马上滚到一边去,最好跪下来帮我们维希祈祷!”

最近发生太多事,所以宋老夫人在冷喝了陈家一家之后,身体摇晃了几下,宋明轩眼明手快将她扶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妈,注意身体。”

宋老夫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只听到一阵矫健却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众人都往走廊的拐角看去,宋庭遇那抹高大英挺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只是,和往常的宋庭遇不一样的是,他此刻一身的狼狈。

外面零下几度的温度,但他没有穿大衣,只有一件薄薄的黑色的衬衣,额头上有一道很大的血口子,血液都和垂下来的头发黏在了一起。

但他似乎并没有怎么理会,只简单的擦拭了一下那些血液。

倒是沈静发现了他这个模样,她惊呼了一声:“庭遇,你这是怎么了?”她还拿出纸巾想要帮他擦拭一下额头上的伤口。

宋庭遇却挡开了她的手:“没事。只是来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

宋明轩此刻想到了刚刚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异样,估计是出了车祸,那时候应该是在意外的现场。

沈静皱眉:“这怎么能叫没事呢?”

但是宋庭遇并没有再理会她,而是往一直站在手术室门口的苏冉那里走去。

苏冉的双眸就紧紧的盯着关闭着的手术室大门,似乎一点都没有觉察到旁边的动静,连宋庭遇靠近了她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冉。”宋庭遇哑着嗓子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但她没有回应,甚至没有转过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在叫她。

宋庭遇伸手过去想要握住她的手,但是刚刚触碰到她,她就反应极为的激烈,甩开他的手后退了好几步,很戒备的看着他。

“你怎么了?”

“你别碰我,别碰我……”苏冉此刻想的是,宋维希是因为她才出的事,因为他想保护他,因为他不能容忍别人说她的坏话,所以他才会和陈小宝打架的。

她陷入这样的思绪当中不能自拔。

“苏冉!”宋庭遇的声音加重了几分,皱了皱英挺的眉心,他看到苏冉这个模样,他的心也像是被挖了一块那般,因为空缺而疼痛。

而他也没有想到,下午的时候,还在蛋糕店见过宋维希的,此刻就出事了,躺在了手术室里。

接到宋明轩的电话时,他正在宋氏开着一个重要的会议。后来,他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夺门而出,他也不记得自己往医院赶来的时候,车速到底有多少,只知道自己好像连红绿灯都没有看,最后便和迎面而来的一辆车相撞了。

他的身体往前倾,头磕在了方向盘处。

宋明轩的电话再度打来的时候,他正强撑着去解安全带下车,他等不到警察来现场。就给唐子楚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处理,而他拦了一辆计程车,让司机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

手术室的大门终于被人从里面打开了,苏冉是第一个冲上去的,她紧紧的抓着徐医生的手腕:“徐医生,维希怎么样?”

摘下口罩,徐医生脸色凝重的看着大家:“维希的病情不是很乐观,我早和你们说过,他现在的情况需要静养。最好保持乐观的心情,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激动,但是你们并没有让他做到……”

苏冉的手脚开始冰凉起来,巨大的疼痛感向她席卷而来。

“徐医生,那现在有什么办法么?你可一定要救救他,他不能出事的……”宋老夫人在这个时候开口道。

徐医生点头:“老夫人放心,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的,但现在因为情况不乐观,所以我们需要开个会议,讨论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但是……”

徐医生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眸光看了一遍众人:“我们只能说尽最大的努力,但也不能保证维希最后能醒过来,所以我希望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

“不会的,不会的,维希不会出事的,他不会的,他说过要一直都在我身边的。他怎么会出事……”苏冉不断的摇头,喃喃自语,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摇摇欲坠的模样。

宋庭遇按住她的肩膀:“苏冉,你冷静点。”

“冉冉,你别吓奶奶……”宋老夫人握了一下她的双手,只觉得冷的剔骨。

“都是我,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的话,维希就不会出事,是我害了他……是我……”苏冉按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泪如雨下,她的声音忽然停止下来,只觉得面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她渐渐的看不清,身体一软,就往下倒去。

“苏冉!”宋庭遇扶住了她,但她已经晕厥了过去。

“庭遇,快,先送她去休息一下。”宋明轩出声道。

宋庭遇弯腰将苏冉抱了起来,只觉得她真轻,估计最近都没有怎么好好地吃过饭了。

……

苏冉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在睡梦中梦到了宋维希,梦到了他从出生到现在的场景,他们在一起度过三年多的时光。

宋维希来到她的生命中,给了她三年多最美好的时光。

他在梦中忽然消失,她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他。抱住他,但是无论怎么样都碰不到他,她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无论她怎么呼喊,他都没有回来。

“维希!”苏冉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

她也顾不得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醒来就要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但是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

她抬起头,对上宋庭遇的俊脸。动了动:“你放手。”

“你需要休息。”

“我不需要,我要去找维希。”苏冉将他的手拿开,匆匆的将靴子套上,只是没有走两步却觉得眼前又黑了黑,脑袋昏沉,她停下了脚步,用手按着脑袋。

宋庭遇走过来,不顾她的挣扎再度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在病床上。她还想起来,他就按着她的身体:“先好好休息。”

苏冉现在担心宋维希,哪里肯躺下来休息,她不断的挣扎:“我要去看维希……”

“现在医生正在手术,你过去能起得了什么作用?”

“那我也要去陪着他!”

宋庭遇的脸色阴郁,用手捏着她的下巴:“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医生说你休息不够,营养不良,你差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凭什么说过去陪着他?你就算去了手术室门口你又能做的了什么?维希马上就会好起来,醒过来?”

苏冉用力的掰着他的手指:“宋庭遇,你放手,你给我放手,听到了没有?”她用红肿的骇人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看:“你又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些话?是,我去手术室那边站着是做不了什么,那我也要过去,我要陪着他,我要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我不要他正在手术室里面咬紧牙关,孤零零的奋斗时,我就躺在这里,我这样算什么?我是维希的妈妈,如果我都不在他身边,还有谁在他身边?你么?宋庭遇?”

她是因为营养不良,心力交瘁所以才会晕倒的,医生给她挂了营养点滴,但她现在就将手背上的针头给用力扯下了。

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她也终于将宋庭遇推开,用手抹了抹眼睛,再度看向这个男人:“你永远都不会懂维希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是我的命,但宋庭遇,他是你的什么呢?你有真心的去疼爱过他么?你在国外四年,你有想过你自己还有一个儿子么?哪怕你再恨我,再厌恶我,觉得我当初不择手段,但维希他是无辜的,他始终是你儿子。可这几年来,你也不曾回来看他一眼,甚至连问一句都没有问过,所有人都以为维希坚强,以为他有我就够了,连我也这么认为的,但他再坚强,他就只是个三岁多的孩子,他也希望自己的身边有爸爸的陪伴。他们能一起玩玩游戏机,一起提提足球,但这个时候你在哪呢?”

苏冉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维希他很乖,他从来都不问我,他爸爸在哪里,但他不问不代表他不在乎,每次在街上或者是在幼儿园里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陪伴的时候,他其实都很羡慕……”

她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宋庭遇,如果不是维希生病的话。恐怕这一辈子你都不会回来看他一眼吧?你心里永远都没有他,你甚至为了别的女人,拿和自己骨血相融的儿子的性命来威胁我,所以……”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冷笑了笑:“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这些话。”

苏冉说完,转身就离开了病房,往手术室走去了。

而宋庭遇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本来是想将手伸出去拉住他的,但是那只手就僵在了半空中。

苏冉刚刚对他所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尖的刀割在他的心脏上一般,以至于现在,他每一下呼吸,都疼痛的厉害。

所以,他甚至都不敢用力的呼吸,因为那样的话,更痛。

是,也许苏冉说得对,他真的不配当宋维希的爸爸,每次他最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他身边。

也没有好好的看过他,给过他任何的父爱。

在国外四年,正如苏冉所说的,他几乎就忘了自己还有个儿子。

因为他当初太恨苏冉了,以至于他对她所生的孩子也漠不关心。

他觉得自己给了他们母子名分就是最大的仁慈了,但他从来没有想过宋维希的处境,也没有试图去了解过他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