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怎么笨手笨脚的?/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两场的手术,宋维希被推离手术室的时候,天已经开始亮了起来。

从前一天的晚上七八点到第二天的凌晨五六点,足足经历了十几个小时,所有的人都没有回去,全部都守在手术室的外面等候。

而在经过第二次的手之后,徐医生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欣慰的笑容。

大家都走上前的时候,他微笑道:“手术很成功,所以大家放心吧,维希应该也会在不久之后就醒来,但是这一次希望你们注意一点,不要再让他的情绪有太大的波动。”

“我们明白了,谢谢徐医生。”宋老夫人连忙道。

听到手术很成功,宋维希能够醒过来,大家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苏冉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跟着去了宋维希的病房,而由于宋老夫人也一夜未睡。她年纪大了,再熬下去会受不了,所以宋明轩便先将她送回宋家去休息,但她临走之前再三嘱咐苏冉,宋维希一醒来就要给她打电话,她要马上赶过来的。

苏冉走进了病房,靠近了病床,躺在上面的宋维希的那张漂亮的小脸此刻没有一丁点的生气,因为被病痛折磨,所以消瘦的下巴都尖了。

苏冉小心翼翼的将他的小手拿起来,放在自己的脸颊处,看着他,轻声道:“维希,谢谢你,还活着。”

她是应该感谢老天爷的,谢谢他到底没有将宋维希从她的身边带走,谢谢他还将他留下来陪着她。

他才三岁,还有那么长的路要走,还有那么多的东西没见过,那么多的事情没有经历过,怎么能就这么结束了生命?

所以,幸而,他还活着,还能做很多他从前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宋家的人陆续都离开了之后,宋庭遇也打开了病房的门,长腿迈了进去。

他一进来就听到了苏冉所说的那句感谢宋维希的话。

他不禁有些怔然,苏冉和宋维希之间的母子感情,是旁人谁都无法代替的。

这三年多来,他们彼此相依为命,所有的开心与不开心,也只有对方能够分享。

他虽然是苏冉的丈夫,是宋维希的爸爸。但却好像根本就插不进去他们当中,无论是生活,还是生命。

宋庭遇进来的时候,苏冉是知道的,但是她并没有回过头去看他,她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小心翼翼的将宋维希的小手放了下来,拉上被子帮他盖住。

宋庭遇也走了过来,在她身后站住,应该是在看宋维希。

她也没有什么反应,反正在宋庭遇这个男人的心里,从来都没有他么母子两个的存在,从前没有,现在没有,或许将来也没有。

当初她怀孕的时候,苏豪第一时间拿着怀孕通知单带着她去了宋家,就是想要通过这么一闹,从宋家得到些利益。

而宋庭遇没多久也约过她出来见面,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让她将孩子拿掉了,说只要她将孩子拿掉了,她要什么他都答应。

她那时候只有二十岁,对宋庭遇也没有任何的感情,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将孩子拿掉的,只是乔青说了,她要是将孩子拿掉,她就去死。

所以在宋庭遇的面前,她只能摇头,说要将孩子生下来。

宋庭遇的笑容森冷,长指敲着桌面:“你既然要生下这个孩子,那你以后甚至一辈子就守着这个孩子过生活,希望你不要后悔自己今天的决定。”

苏冉那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后悔,只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可是生了宋维希之后,她就从来没有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因为他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她有什么资格剥夺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权利?

宋维希是在今年夏天刚刚过去的时候被诊断出得病的,那时候宋老夫人第一时间就给宋庭遇打了电话,原本是叫他回来的,他怎么也是宋维希的父亲,孩子生病了,他理应回来陪着。

可他拒绝了。理由是工作很忙。

如果不是所有的法子都尝试过了,但是宋维希的病情依旧没有丝毫的起色的话,也许今天的宋庭遇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大概宋维希也没有什么机会见到他这个所谓的父亲。

宋家是有宋庭遇的照片的,平常宋维希好像没有怎么去注意过,苏冉以为他并不在乎,但有一次见到他一个人拿着家里的合照在看,看的入迷,苏冉那时候就知道,他对给了他生命的父亲,其实是抱有很大的念想的。

有好几次,苏冉拿起电话都差点拨通了宋庭遇的电话号码,她想求求他,让他回来看看宋维希,哪怕是回来看一次也好。

也不要让宋维希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照片上。

有一次她终于拨通了号码,只是听到他冷漠疏离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出来的时候,她却忽然错失了所有的勇气。一句话不说就挂断了电话。

从此再也没有打过。

其实宋维希也是问过她关于宋庭遇的事情的,但就问了一次,可就连她自己都对宋庭遇没有什么了解,又如何向他形容的出来?

宋维希见她没说话就以为她是在伤心,所以马上就道:“妈妈,没关系的,我就是随口一问,我也不是真的想知道……”

宋维希所说的那句话,如今好像都还在她的脑海里回响着,她觉得此刻神经线在紧紧的绷着,太阳穴也在隐隐的作痛,所以用手揉了一下。

她的面前此刻却忽然递过来了一杯温开水,她愣了一下,抬头看到宋庭遇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手掌心放着白色的药丸。

“把这个吃了,阿湛给你开的,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苏冉沉默了一会,也不想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她要是倒下了,谁来照顾宋维希?

所以还是伸出手去拿过药丸和水,都吃了下去。

放下了水杯,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天已经泛白了,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

宋维希看来还不会这么快醒过来。

也许是药效的作用。所以此刻她觉得眼皮有些沉重,便趴在病床的床沿处,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抱了起来,又放到一处,她想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的,可无奈她实在太累,所以怎么努力都徒劳无功,最后还是沉沉的睡去了。

虽然有药效的作用,但是她其实也睡得并不是很安稳,自然也睡不了多久就醒来了。

“维希!”

她叫了一声醒过来,并坐了起来,也许是动作实在是太过于突然,所以牵扯了神经,她“嘶”的惊呼了一声,用手撑着额头,才发现自己现在睡在病房的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灰色的男性长款大衣。

不用去想,闻这气息就知道是谁的衣服了。

太熟悉,除了宋庭遇还能是谁的?

她将大衣掀开扔在沙发上,穿了鞋子去了宋维希的病床前,他还没醒过来。

而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起来,估计已经有八九点了。

这病房现在就知道她和宋维希,至于宋庭遇去了哪里。苏冉也没有多少的兴趣知道,也许是白芷芮又出了点什么事吧,所以他回去了,反正,在他的心里,白芷芮才是最重要的,哪里舍得她出一点点的事情?

苏冉刚想将椅子拉过来坐在旁边陪着宋维希的时候,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进来的是宋庭遇。

他看见已经醒来的苏冉还愣了一下。显然以为她还会多睡一会的。

宋庭遇的手上提着几个袋子,走进来的时候,他将门轻轻地关上,又将几个袋子放在茶几上,从里面将东西拿了出来。

是早餐来的。

“既然醒了,过来吃点东西吧。”

苏冉望过去,发现竟是自己最喜欢的那家早餐店的,她不禁也愣了一下。宋庭遇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那家店的?

她忽然想到,上一次她被乔青打了一顿住院的时候,林晟焕给她买过早餐的,买的也是这家店的早餐,那时候宋庭遇也在。

所以,这是巧合还是……

他特意去那边的?

其实苏冉更愿意将这些都当成是巧合也不愿意去多想,尽管那早餐店离这医院很远,两个地方,根本就是两个方向的,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

可苏冉真的不愿意多想,因为很多次她多想了的后果,都发现自己原来不过是在自作多情而已。

见她还在原地没有过来,宋庭遇放下手中的东西之后走过去将她拉起来:“你很久没吃东西了,身体很虚弱。”

苏冉挺反感他这样握着自己的,所以她转动了一下手腕。将他的手挣开:“我自己来。”

她很清楚,哪怕自己再没有胃口,但是都应该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能量。

她去了洗手间洗了一下手和脸出来,宋庭遇已经将包子和粥都摆在了茶几上。

还在冒着热气的粥,可那里到这边的路程却又这么远,零下几度的天气,所以,很难想象,他到底是用了多快的速度才回来的。

这个点,正是那家早餐店人最多的时候,因为东西很好吃,价格也优惠,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到他们的店里去,尤其是周末的早上,总是喜欢一家老小都过去的,所以这个时候过去,往往就需要排队。

今天就是周末。

无论宋庭遇是刚巧经过那里还是特地去的那里,但是都逃脱不掉要排队的命运。

可能是在室外待得时间太长,所以他现在身上都还带着寒意,苏冉在他旁边坐下来就能感觉的到。

她愣了愣,眸光往他的额头看了一眼。

她知道他这是昨天赶来医院发生了车祸所留下的伤口,好像也没有去处理过,所以现在那道口子里面的所流出来的血液都已经干涸掉了。

他穿的依旧是昨天晚上的黑色衬衣,经过车祸。已经皱巴巴的,此刻的他,哪里有半点往常清冷金贵的模样。

但她抿着唇,并没有说什么。

苏冉的眸光还未来得及收回来,忽然宋庭遇也在这个时候抬头,两人的眸光相撞在一起。

她有些恍然的移开视线,装作不经意,但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显得那么的刻意。

她开始低下头去喝粥,再也没有抬头。

“苏冉。”宋庭遇低沉的声音传来。

她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但没有说话,长长的睫毛像是两把小刷子一般垂下来,在洁白的小脸上投下了一小片的阴影,伴随着她的呼吸在上下移动着。

“维希的事情,我们聊聊。”

苏冉抬起头,刚想说话。但病房的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穿着白大褂的陆湛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他往苏冉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微笑:“你们慢慢吃,我是来看看维希的。”

陆湛是个外科医生,所以基本上都很忙,现在就是抽出时间过来看看宋维希的,他去了病床那边看了一下后,本想马上离开的。但走到了门口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所以又折了回来,将一个袋子放在茶几上。

他指了一下宋庭遇额头上的伤:“刚刚沈阿姨打电话过来让我过来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不过既然苏冉在的话,那就让苏冉帮忙吧,只是皮外伤,不复杂,我一会还有个手术,先走了。”

说着,他就朝苏冉眨了眨眼,然后才离开的。

陆湛离开后,病房内似乎一下子又恢复到了沉寂,气氛很怪异,苏冉和宋庭遇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宋庭遇伸手去拿过陆湛放在茶几上的袋子,打开,里面是绷带,消毒药水,棉签之类的东西。

他用手去触碰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皱了皱眉,拧开了消毒药水的盖子,用棉签沾上,刚想去碰伤口的时候,苏冉的手却伸了过来拿住了棉签:“我来吧。”

说完,她就站起来去了洗手间。拧了一条温毛巾出来,又站在了宋庭遇的对面,先用毛巾帮他将额头上的血迹给擦干净。

因为时间太长,所以血迹都黏在了皮肤上,也挺难擦拭的,她力气加大了些,却不小心按到了那道口子上,本来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立刻就有血液冒出来。

苏冉见了血了。便有些慌了:“对不起。”

“随便处理一下,黏上纱布就好了。”宋庭遇却在这个时候按住她纤细皓白的手腕,轻声道。

他还是惦记着要和她说说宋维希的事情。

毕竟,趁宋维希还没有醒过来,他们之间的有些疙瘩,还是要趁早解决了比较好。

苏冉点了点头,用消毒水清理了一下,又撕了纱布贴在那道伤口处。才总算是完成了。

“好了。”

她话音刚落,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自己和宋庭遇挨得实在太近了,两人的呼吸似乎都相交融在一起了。

而且,两人的姿势也未免有些过于暧昧了。

她便立刻条件反射的往后退去,只是身后是沙发,在她的慌乱当中,她差点就绊倒了沙发脚,跌坐在地上。

宋庭遇伸出手搂住了她的纤腰,将她拉了回来。

“怎么笨手笨脚的?”

他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

苏冉觉得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像是一块炙热的铁一般,要将她的皮肤都灼穿了。

她害怕这种感觉,所以便将手绕到身后去要拿开他的手。

“苏冉,你到底要干什么?”

“松开你的手。”

只是她只顾着要挣脱开,却忘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处境,宋庭遇凝着她清美的小脸:“真的要我松开手?”

她毫不犹豫的点头。

宋庭遇就真的松开手了。

她才发现自己要站的太高,宋庭遇一松手,自己就要跌落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