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因为我就是个见不得人的第三者/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坐下来的时候,看了苏冉一眼,但没有说话。

苏冉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过来这边了,也不知道他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说服白芷芮的,因为看刚刚白芷芮的样子,也不像能这么快就安慰好的。

因为宋维希才刚刚经历过那样的事,所以苏冉现在的就是特别的紧张,而徐医生将他们叫过来,她肯定更加的不安。

“徐医生,你叫我们过来是?”

每次只要一牵扯到宋维希的事情,苏冉就是这种反应。

徐医生微笑:“宋太太不要紧张,我找你们过来,当然也还是关于维希的事情,上次和你们所说的。希望你们记在心里,维希的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经过前几天的手术,他现在的情况就没有以前那么乐观了,还是那句话,希望宋太太能尽快的怀孕,生下孩子来救他……”

苏冉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她抿着唇点头:“我知道了。”

所有的方法之前都已经试过了,但是都失败了,这是成功率最高的办法,为了宋维希,苏冉别无选择。

其实看到宋庭遇和宋维希之间这样僵硬的父子关系,她真的想过,再生下一个孩子,难道也要让他走宋维希的路么?

以后那个孩子活的不开心的时候,会不会问她,为什么要将他当成是救命药那般的生下来?为什么要这么自私?

所有的这些,她都想过,但是她都不敢往深处想?

现在除了这样,她能怎么办?

离开徐医生的办公室的时候,两人依旧一前一后,依旧没有任何的交流。

苏冉在想着她的事情,也不知道宋庭遇是不是也在想着这件事。

走到拐角的时候,宋庭遇终于开口了:“你先回去,我去找一下阿湛有点事。”

苏冉点了点头,并不是很在乎他要去做什么。

一直到了宋维希的病房,苏冉远远就听到开着的病房里传来宋维希的声音:“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你别留在这里,也别让我妈妈看到你……”

隐隐也还有沈静的呵斥声:“维希,怎么这么没有礼貌?白阿姨来看你,你怎么将人家赶走?谁教你这么没有礼貌的?像个野孩子一样,果然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苏冉的眉心重重一跳,加快了脚步赶紧跑了回去。

白芷芮和沈静两人站在病床前,宋维希紧紧的抱着林晟焕的腰,地上还有打翻的一个保温盒,白粥撒的到处都是。

林晟焕拧着眉:“宋夫人,现在维希的病情刚好,他需要静养,请你们先离开。”

沈静似乎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她冷笑了一下看着林晟焕:“你是谁?我们宋家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来管?林先生,你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来说的?苏冉的朋友?还是什么其他的身份?你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也不止是朋友这么的简单?”

沈静此刻的语气实在太咄咄逼人,说出来的话也太过于难听,饶是林晟焕这样温和脾性好的男人此刻也冷起了脸:“宋夫人,请您说话自重一些,怎么说您都是长辈,比我们多活了几十年,怎么说出来的话,还这么不经思考?也不怕晚辈笑话么?”

林晟焕的语气并没有多大的起伏,声音依旧是平平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字字像是刺一般的刺入沈静的身上,她的脸色难看极了,不由的怒火更大:“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

她说着就举起右手,要往林晟焕的脸上扇过去。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因为沈静的巴掌落在的是苏冉的脸上,她白净的脸立刻就出现了清晰的巴掌印。

就在刚刚的那一刻,苏冉急匆匆的跑来,将林晟焕推开,而自己却没来得及闪躲,被沈静扇了一巴掌。

“冉冉,你怎么样?”林晟焕担忧的对苏冉道。

“妈妈……”

宋维希用小手拉了拉苏冉的手臂。

苏冉摇了摇头,接过林晟焕递过来的手帕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沈静的那巴掌力气太大了,她不但觉得腮帮子疼,现在嘴角都肿了起来。

沈静刚刚是觉得被林晟焕气疯了,所以才会动起手来,她也没想到苏冉会跑过来帮林晟焕挡下了巴掌,此刻她回过神来,嘴角带着讥讽:“说你们俩个没有任何的关系,谁相信?”

苏冉冷冷的扫了沈静一眼,嘴角的笑容更冷:“我尊称您为一声妈,但不代表你就能胡说八道,想怎么践踏我的人格就怎么践踏?我想请问你知不知道维希刚从鬼门关被拉回来?知不知道他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沈静也不甘示弱:“知道又怎么样?”

苏冉冷笑了一下:“那你有当维希是你的孙子么?有当的话你就应该知道徐医生说他要休息,你明知道他不喜欢见到她,为什么还将她带来?你想要做什么?”

苏冉从来都不愿意在宋维希的面前和沈静有过多的争吵,因为怎么说。沈静都是宋维希的亲奶奶,所以这么多年来,她的话,她所做的事,她都是能忍则忍。

但她无法忍受她一心向着白芷芮,还对宋维希说了那样的话。

她凭什么说宋维希是野孩子?

凭什么这样的践踏他?

“苏冉,你……!!”沈静被气的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脸色憋得通红,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发出来。

林晟焕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对苏冉不利的事情,所以将她和宋维希紧紧的护在身后。

但是沈静到底还是没能做得出什么事,因为宋庭遇回来了。

他并没有看到前面发生什么事,也没有听到什么,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病房里多了许多的人,而且,各人的脸色都很差,病房里的气氛很怪异。

“怎么回事?”他走了过来,看到白芷芮,英挺的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声音冷凝:“你怎么会过来这里?”

“庭遇,我……”白芷芮的声音有些委屈又有些无奈:“我是听说维希住在这里。所以想过来看看他的,前几天我就知道了他在这里,一直都想过来,只是没有机会,所以今天我就过来了,但是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沈静看宋庭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便道:“芷芮是我带过来的,她自己都还住在医院里,但她心里还是挂着维希,将我让然给她熬得粥要拿过来给维希,可是你看看维希像个什么样子?他二话不说就将粥给打掉了,你看看……”

“因为她是个坏人,她欺负我妈妈,我不喝她的粥……”宋维希大声道、

沈静脸色更难看了:“你听听,我没说错他吧?看看苏冉怎么教的孩子!宋氏年会那天晚上,明天是她将芷芮推下楼去害得她连孩子都没有了的,她却教维希说芷芮才是坏人!!”

苏冉看到宋维希的情况不太对劲,她担心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再一次想起来,她也不等沈静将话说完了,指着病房门口:“出去,你们都出去。马上出去!”

这些人要怎么闹都好,但是别在宋维希的面前闹,别让他再一次受怕,也别让他再一次出事行么?

“苏冉,你不要太过分!”沈静冷声道。

“出去!”上前推着她和白芷芮。

宋庭遇将她拉住,看到她苍白的脸色,他的心被刺了一下:“你去照顾维希。”

他说完。转身就拉着白芷芮和沈静离开了病房。

沈静就觉得很不甘心,因为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的说过?

苏冉算是第一个人。

她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别人苏冉平常不怎么说话,她说的话她也不怎么反驳,但那也不代表她就畏惧她了。

她只是将一切都隐藏起来了而已,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宋庭遇将白芷芮和沈静都拉了出来,离宋维希的病房很远了他才松开。

他眸光森冷的看着白芷芮:“我让你先回病房。你为什么不回去?”

白芷芮咬了咬唇:“我回去了的,但是我想去看看维希而已……我想去看看他也不行么?我是好意去的,我也真的担心维希……”

“担心他你就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宋庭遇没等她将话说话就冷声打断。

白芷芮眼眶渐渐地就红了,声音哽咽:“你觉得我出现在那里丢人现眼是不是?因为我只是个见不得人的第三者,我不但见不得人,我还见不得光是不是?可到底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是你!宋庭遇,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

白芷芮哭得梨花带泪,加上她本来就刚刚流产,所以现在人也消瘦了一圈,脸色也不太好,哭起来的时候显得更加的柔弱:“我为你放弃了一切,我正当红的时候,我就退出了演艺圈,因为我知道你奶奶不喜欢我是个演戏的。那没关系,大不了我就不演戏了,不走秀了,什么都不了,我以为这样就能嫁给你的,但是你奶奶还是不喜欢我,你还是娶了别的女人,这些我都忍了,尽管我心痛难过的要死,我都忍了,我就做你背后的女人,即使是人人都唾弃的第三者,我都无所谓了,我还为了你,孩子都没了,可是宋庭遇,你给了我什么?”

“你把我扔在美国就回来了,然后,又和苏冉在一块了,我怀孕了,我回来就是想给你个惊喜。但好像你并不怎么高兴见到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妨碍你们一家三口团聚了?维希他是你的孩子,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当然想去看看,但你觉得我不应该出现在那!”

她用力的抹了抹眼睛:“我如今已经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是么?”

白芷芮边说边痛苦的哭起来。

沈静见状,更为的心疼。用手帮她擦着眼泪:“芷芮,你别哭,没有人这么说你,你别乱想。”她边说边看向宋庭遇:“你还不过来安慰安慰她么?芷芮说的对,本来应该属于她的东西都被人抢走了,她能不伤心能不难过么?本来她就是去看看维希,只是没想到会弄成那样的而已。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说话?”

宋庭遇揉了揉紧绷的太阳穴:“我知道这几年来委屈你了,但我说过,维希他是我的儿子,我不可能不救他,如果你真的觉得无法忍受……”

“不……”白芷芮忽然大声的叫了一声,似乎是担心宋庭遇下一秒就说出什么让她心惊的话,所以她连忙出声打断他的话。

她朝他奔了过去。伸出双手紧紧地将他抱住:“庭遇,我求你别说出这样的话,我求你了,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了,你不能这样,你不喜欢我说这些话,那我就不说了,再也不说了,你不喜欢我出现在维希他们的面前,那我也不出现了可以了么?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别不要我……”

“芷芮,你冷静些……”宋庭遇想将她拉开。

但是白芷芮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般,不断的摇着头,就是不愿意松手:“庭遇,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今天就不应该去见维希。你原谅我好不好?我求你了……”

何时见过白芷芮这样?

在很多人的眼中,她就是只高傲的白天鹅,神圣不可侵犯的。

此刻却哭成这个模样,宋庭遇不能说没有任何的感觉的,而在某些层面来说,他到底是辜负了白芷芮的人。

虽然当初他们在一起,他也并没有抱着要和她永远在一起的念头。

那个时候在一起。就是你情我愿。

只是白芷芮一直很懂事,也没有怎么出格的行为,所以他们便一直这么下去了,在一起了一年多。

后来就遇上了苏冉的那事,还有宋老夫人的逼婚,他处于反抗的心里,自然排斥苏冉。和苏冉结婚后,去了国外,也是因为不想和她生活在一起。

因为那时候的她,在他的心里,就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