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这个时候害羞有什么用? 为金刚钻加更!/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豪说完就离开了病房,急匆匆的就去找宋庭遇了,希望还能将他找到。

因为他平常是见不到宋庭遇的,想要去宋氏找他,他也从来都不会给他留面子,不见就是不见,任他在外面干等多久就是不见。

而他每次过去,最后都只会落了个十分尴尬的局面。

宋氏那些员工每次见到他过去,虽然在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其实他们的眼神就已经出卖了一切。

他离开后。乔青将保温盒放在桌上,从里面将汤倒了出来放在小碗上,递给宋维希:“维希,小心烫,吹吹再喝。”

宋维希其实对乔青上次打苏冉的事情还是有疙瘩的,但是他听苏冉的话,觉得自己年纪小,很多事他还不懂,所以也没有问乔青什么。

“谢谢外婆。”

乔青摸了摸他的小脸,微笑:“乖。”

说完,她又看向苏冉,拉着她到一边坐下来,眸光往门口去看了一眼:“冉冉,你也别怪你爸……他就这样……”

苏冉知道,乔青说的是苏豪过来,但是却没有看宋维希一眼的事。

苏冉用手拨了拨脸颊边的头发:“他哪有资格值得我去怪他。”

乔青的眸光停滞了一下:“那你会怪我么?怪我一心就在他的身上,怪我……”

苏冉并不想听她说这个,这么多年了,说了这么多次,又有什么用?她自责又有什么用?让她选的话。无论选择多少次,苏豪还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

“妈,别说这个了,最近他对你还好吧?”

“挺好的。”乔青点了点头,其实她不得不承认,她之所以现在还能留在苏豪的身边,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苏冉,苏豪总想从苏冉的身上得到好处,所以总拿她威胁她。

她也不想让苏冉这么受他威胁,但是自己又不争气,离不开苏豪。

“那就好。”反正乔青盼了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这个么?她觉得高兴就好……

尽管苏豪也并不可能真心的对她。

乔青往宋维希那边看去,他在乖巧的坐在小凳子上面,手里捧着那个他的专用碗正在喝着汤,她感叹道:“维希真是个好孩子。”

苏冉此刻的眸光也落在儿子的身上,她点了点头,鼻子有些酸涩:“嗯。”

“所以必须要让他好起来……”乔青又转过头看向苏冉:“肚子还没有消息么?”

苏冉非常无奈的叹气,摇头:“我刚刚去妇科医生那边检查了一下,医生说我最近的身体不行,压力太大,导致经期紊乱,营养又跟不上……”

“那你要注意点,没有好的身体怎么怀上孩子?”乔青语重心长的道:“就算怀上孩子也还要那么长时间,你必须要将身体养好,我看你最近都瘦了……”

想到这些,苏冉就觉得心情愈加的糟糕。上午才刚从徐医生那边回来,他也和他们说了这件事。

她觉得眉心酸痛的很,大概是最近休息不好的原因,用手大力的揉了揉。

……

因为宋维希的身体情况已经渐渐地好转,所以今天晚上宋老夫人说什么也不让苏冉再留在医院睡了,家里有保姆过来,还有医院的看护,都会在这里陪着宋维希。

晚上离开病房的时候,苏冉却还是很不放心,将要注意的事情一遍遍的交代着保姆和看护。

宋老夫人都看不下去了。拉着她的手:“行了,冉冉,她们知道怎么做的,一个是从小照顾维希的人,一个是医院的专业人士,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在医院熬了这么多天,应该要回去好好休息了。”

听宋老夫人这么说,苏冉也只好点了点头,搀扶着她离开。

回去的路上,坐在车上,宋老夫人的眸光落在苏冉的小腹上,轻声道:“冉冉,最近怎么样?”

苏冉苦笑了一下,乔青才刚刚问过她这个问题。现在宋老夫人又问了。她自己也觉得有些无奈,所以只能摇头。

宋老夫人虽然有些失望,但她还是握着苏冉的手:“没关系,慢慢来,但关键是你要把身体养好。”

“我知道的,奶奶。”

宋老夫人的语气有些凝重:“冉冉,你也别怪奶奶老是问你这个,实在是因为维希的病,不能等啊……特别是这次又经过这么大的事情,我这心里总是很不安,很害怕有一天醒过来就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那我该怎么办?”

“不会的奶奶。”苏冉立刻握着她的手道:“维希肯定会没事的。”

她这么安慰着宋老夫人,其实也在安慰着自己。

宋老夫人拍拍她的手背:“我知道委屈你了,庭遇他也不是个东西,一心就在那戏子的身上。但其实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他还是挺在乎你的,那天维希手术的时候,你晕倒了,他比什么人都紧张。我可是从来都没见过他这样……”

是么?宋庭遇紧张她?

苏冉往窗外看去,心里找不到答案。

……

今天回来的挺早的,苏冉一到房间就去洗了澡,出来也不过才九点多。

她吹完头发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看了一眼房间四周。这个房间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回来睡了,而宋庭遇更是如此。

估计今天晚上他也是不会回来的了。

苏冉将茶几上放着的手机拿过来,按了一个电话号码,纤长的手指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删除了号码,又将手机扔回了茶几上。

她打电话给宋庭遇要和他说什么?

请他回来和自己上床做爱,好让她好尽快的怀孕?

她拿过了抱枕趴在了沙发上,双眼无力的合上,觉得没有感情做这样的事情真的难受,起码她就差点跨不过这一关……

想着想着她就睡着了。而后没多久,她就被手机震动的声音给吵醒了。

她眯着朦胧的双眸去拿过手机,定睛看了看,是宋庭遇的号码。

她愣了下,睡意也没有了,接听了电话:“宋庭遇……”

“苏冉,是我。”电话那边却并不是宋庭遇的声音,而是另一道温润的声音,苏冉想了一下,也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陆湛?”

“对,你现在有空么?过来接一下庭遇。”

苏冉坐起来:“他怎么了?”

“他喝醉了,我们在苏荷酒吧,但是我老婆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看看她,所以想让你过来接他,如果你没空的话。我叫唐子楚过来……”陆湛的声音有些着急。

“我去吧,你一会把地址发到我的手机上。”

苏冉说完就挂了电话,换上了外出的衣服,穿上大衣和靴子,拿着车钥匙开了车出门。

她没去过苏荷酒吧。但幸好陆湛发来了地址,她根据地址还是找到了。陆湛人也很细心,担心她进去里面乱找一通,那么匆忙的情况下还安排了个侍应生站在门边等她,她一进来。那穿着制服的侍应生就走过来询问:“宋太太?”

苏冉点了点头。

“宋少在这边,您跟我过来。”

苏冉跟着侍应生到了一间包间,地上和茶几上都有些空瓶子,看出来,之前他们喝了不少酒。

宋庭遇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横着挡在自己的额头上,大衣扔在了一边,白色的衬衣领带也不知道哪里去了,领扣和袖扣都解开了。

苏冉走了过去,她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宋庭遇。”

“估计宋少是醉了。”侍应生道:“要不我帮你将他扶出去?”

宋庭遇这高大的身躯,苏冉要一个人扶出去不可能,她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往宋家回去的路上,苏冉透过前面的镜子看了一眼车后座。

宋庭遇依旧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没有什么动静。

在苏冉看来,宋庭遇已经不是酒量这么差的人,也不知道他这次究竟喝了多少的酒了。

到了宋家,因为来回折腾了许久,基本上大家都睡了,她也不好再去将佣人叫起来帮忙。所以只能自己扶着宋庭遇上楼去。

这男人真的很重,苏冉费了所有的力气才将他扶到了房间,放在了床上,她已经浑身酸软的没有一丝的力气了。

她坐在床上,揉了揉酸痛的手臂和肩膀。又起身去了洗手间拧了干净的毛巾出来擦拭他的双手和脸,他始终闭着眼睛,看来真的醉的可以!

苏冉无奈的叹气,擦好了将毛巾放下,她犹豫着要不要帮他换上睡衣。不换上的话,他就着这些衣服肯定也睡得不舒服。

她沉默了一下,到底还是将手伸到他的衬衣的扣子上去,一颗颗的解开扣子,反正他们两个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过了,这个时候害羞有什么用?

她在专心的解着扣子的时候,一只手覆盖上她的手背。

她愣了一下,抬起头,对上的是一双幽深如古井一般的眸子,那眼眸好像能将人的魂魄都摄了进去。

苏冉发现自己此刻的心正在毫无章法,杂乱无章的跳动着。

这样的一双眸子,哪里有半点喝醉的模样?

明明清明的很!

她此刻想将双手收回来,但已经来不及,宋庭遇不知怎么的伸出手勾着她纤细的肩膀,将她整个人带到了柔软的床褥上。

她连惊呼声都没有发出来,就被他用薄唇堵上了柔软的唇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