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你嫌我脏?/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近田蜜也回来了,所以工作室那边的事情,她也会接手,苏冉基本上就留在医院照顾和陪伴着宋维希了。

之前宋维希刚刚手术之后的,那几天,宋庭遇也一直都在医院,连工作都搬过去了。现在他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所以宋庭遇也不能整天都留在医院了。

早上他送苏冉来医院的时候,看了宋维希才离开的。

晚上,宋维希还在办公室的时候,手机响了。

他放下了手中的笔,从一份文件中抬起头,一边拿过手机一边继续看文件:“芷芮,什么事?”

“庭遇,你忘了?”那边的白芷芮声音有一些惊讶也有一些受伤:“我今天出院,你答应过要过来接我出院的。你不记得了么?”

宋庭遇是真的完全忘记了这回事,他本来在捏着纸张的,闻言,手中的动作顿了顿半晌才道:“抱歉。”

“庭遇……”白芷芮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一般,但是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道:“那我等你过来,你现在过来好么?”

在挂电话之前,她担心宋庭遇又忘记了,所以便又提醒了他一次:“庭遇,你一定要过来,不然我不知道我能去哪里,我四年前的房子都卖了,难道我现在要去住酒店么?”

“我已经让子楚帮你安排了住处。”宋庭遇的声音淡淡的:“你在病房等我一会,我现在过去。”

确实,白芷芮出院,他是应该要去接她的,因为她现在出来也不知道可以去哪,她的养父母早就已经离世,留给她的房子,她也卖了,出院的话,她真的无处可去。

所以其实宋庭遇早就让唐子楚找好了住处,买了一套复式的公寓。

挂了电话,他只好暂时先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穿上了外套,拿了车钥匙出门。

医院那边,白芷芮挂了电话之后就将手机猛地往地上一扔。

她早就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收拾好了东西,一直在这里等着他过来,但等了许久他都没有出现,一通电话过去,他用抱歉二字来印证这一切。

他忘了。他竟然忘了……

她此刻在想,要是苏冉和她儿子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忘记吧?

而和她相关的事情,他就可以轻易地忘掉!

她的手机摔在地上的时候,沈静正推开门进来,只听到“啪——”的一声,她看到了个东西就在自己的眼前狠狠地摔落在地上。

她吓了一跳。

“芷芮,怎么了?”

她走过去将手机捡起来,已经摔成了两半,坏了不能用了,她随手便放在了桌子上,看到白芷芮红红的眼眶,她出声道:“芷芮,怎么了?”

白芷芮听到声音,连忙用手擦了一下眼泪:“阿姨,您来了。”

“怎么把手机摔了?”

“没事,吓到您了吧。”

沈静摇了摇头,不用怎么想也大概猜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庭遇可能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吧?你别动气,现在身体才刚刚小产完,这样动气可不好知道么?”

“阿姨,他不是有事耽搁了,他是因为忘了……”白芷芮知道沈静很疼爱自己,所以有时候在她的面前并没有什么顾忌,她知道她是向着自己这边的,无论如何她也不会帮苏冉。

沈静怔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又上前,也坐在了病床上,用手握住白芷芮的手:“芷芮,你现在必须要认清楚局势,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和庭遇置气……”她脸色凝重的看着她:“你知道么?昨天晚上庭遇回家去睡了……”

“他回去了?”她眼睛因为惊讶,所以瞪得大大的:“他这些天不是一直睡在宋氏或者是医院么?他怎么会忽然回去的?”

她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宋庭遇和苏冉之间闹得并不是很愉快,所以两人之间就算是见面,待在同一个空间里也是没有什么话说的,闹得这么僵,怎么会忽然回去的?

到底是谁先服软的?

“昨天庭遇喝醉了,苏冉去酒吧将他接回来的,后来就在家里睡了,至于会发生什么事。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就算庭遇不想,但是维希是苏冉的命根子,她肯定急于怀孕的,男人哪里抵抗的了这样的诱惑,所以呢……”

剩下的话,沈静没有说出来,但是白芷芮也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日久生情这四个字用在他们身上再合适不过。

她此刻脸色立刻就苍白如同鬼魅一般。

沈静用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我和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明白,必须要好好地抓住庭遇,但也不能和他闹,因为男人最厌恶的就是女人在自己的面前闹了,他们都喜欢听话的女人,关于这点,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我相信你肯定会明白的,至于要怎么做,能不能留住庭遇的心。就看你自己了,明白了么?我是肯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白芷芮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她就算再不甘心,再不开心,也不能在宋庭遇的面前表现出来。

她现在已经能感觉到宋庭遇的心正离自己一步步的远离了,她快要抓不住了,而这颗心飞去了哪里?

她心里有数。

她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从自己的身边离开。

从来,她白芷芮要的东西,都要牢牢地抓在手上的。

两人刚刚结束谈话不久,宋庭遇就出现在病房里了,沈静很知趣,想要将今天晚上的时间留给他们两个,所以也在他到来之后,就借口说要去看看宋维希而离开了。

宋庭遇拿起白芷芮放在床上的行李袋,回头看了她一眼:“走吧。”

白芷芮点了点头,快步的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臂。

宋庭遇低头看了一眼,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病房。

两人刚刚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就看到两道纤细高挑的身影从他们的对面走来。

苏冉和田蜜刚从车上下来,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忽然,苏冉就听到了田蜜轻哼了一声:“不要脸,公共场合也不知道避讳!”

苏冉也望向了前方,自然看到了那两道紧紧靠在一起的身影。四个人还迎面经过,但是大家都没有出声。

这样的情况不可能打招呼,更没有其他的话要说。

“狗男女。”田蜜又低低的骂了一声。

相对于她的激动,苏冉倒是显得很平静,宋庭遇和白芷芮今天早上的电话她听到了一点内容,知道白芷芮要出院,让宋庭遇过来接她。

田蜜看苏冉这么平静,气道:“你怎么都不生气?”

苏冉微笑,忽视心里的那一抹不舒服的异样感。

“那是你老公!”

田蜜故意指着宋庭遇和白芷芮两人的后背,还将声音加大:“公然和别的女人那样的卿卿我我!”

苏冉没理会她,等上了电梯才轻轻地自嘲了一下:“老公?”

她都想问问,宋庭遇算她老公么?

田蜜望着她,眉心轻皱:“真打算以后离婚成全他和那朵白莲花?”

楼层到了,苏冉先离开了电梯:“不是成全,是还大家自由。”

没有感情,为什么要捆在一起?对谁都不好,谁都难受,还会影响孩子,倒不如分了,谁都痛快,也许宋维希一时不理解,但等他长大一些就会明白的。

田蜜嘟哝了一声,声音又带着些心疼:“难得你看的这么透。”

看见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动作亲密的从自己的面前经过,任是任何一个女人都忍不住的吧?可是苏冉却能泰然处之。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在乎宋庭遇,还只是强迫自己不去在乎。

……

宋庭遇虽然没有回过头去看苏冉她们,但是他拉开了白芷芮放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一言不发的拿出车钥匙,按开了车锁,打开车尾箱将行李袋放进去,又回到了驾驶座。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和白芷芮说一句话。甚至任她站在原地,他也没有去管她。

白芷芮的拳头紧紧的握了一下,但她知道自己要忍耐,所以松开了拳头的时候,她也上了车,好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一般,巧笑倩兮:“庭遇,我们去哪?先去吃饭好么?”

宋庭遇抬手看了看腕表。点头:“好,先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白芷芮微笑:“你记不记得我们以前很喜欢去的一家餐厅?四年前我们经常去那里吃饭的,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要不我们去哪里?”

宋庭遇没有印象,手搭在方向盘,声音淡淡:“你直接告诉我地址。”

白芷芮的眸色晦暗,用力的咬了一下唇瓣,点头,说了一个地址。

果然,他从不将她的事放在心上。

晚餐还是在不太愉悦的状况下进行,依旧是白芷芮在说话,而宋庭遇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话说。

东西其实他也没有吃多少,端着红酒时不时的喝了一口,却一直眉心轻轻地皱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吃过饭。白芷芮说多年没有回来过安城,所以还想去逛逛,宋庭遇却出声拒绝:“改天吧,你现在的身体需要好好地休息,不能太过劳累。”

又是用她的身体作为借口,而白芷芮却发现自己被他这个借口堵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唐子楚选的复式公寓是在本城一处高档住宅区,那里比较安静,白芷芮一进房子就到处观看,脸上露出笑容:“庭遇,我很喜欢这里。”

宋庭遇将她的行李放下来,微笑:“喜欢就好。”

这房子请了钟点工来收拾的,所以现在什么都已经弄好,设备齐全,白芷芮住进来就什么都不用去管了。

宋庭遇走到吧台上倒了一杯水喝下,忽然感觉到他的腰被人搂住。

白芷芮的脸贴在他的后背,声音极其暧昧:“庭遇,今天晚上留下来好么?”

宋庭遇将手中的空杯子放在吧台上,转过身将她的身体拉开:“我说过,你需要好好的休息。”

“你留下来陪我我就不能好好地休息了么?”白芷芮的声音委屈:“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我也要每天晚上抱着你睡的,现在我不求你能每天晚上陪在我的身边,但是你今天晚上留下来陪我不行么?”

她刚刚小产,没想做什么,但就想将宋庭遇留下,让他不要回去和苏冉待在一块。

宋庭遇此刻很冷静的盯着她在看:“我今晚还有事。”

“有什么事?”

“白芷芮。”宋庭遇的语气变冷:“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我的事了?”

白芷芮几乎要咬碎了银牙才将此刻自己内心的波涛汹涌给吞下。而后终于平静下来了:“对不起。”

宋庭遇将外套拿在手臂上,看了她一眼:“好好休息,明天我会让人过来照顾你的生活,有什么事和她说。”

“我要找你呢?”

宋庭遇沉默了一下:“我有电话。”

说着他便离开了这房子。

而白芷芮此刻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无能为力。

但她发誓,她不会就这样认输的,她不是这样的人,从来都不是。

……

苏冉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身边的位置有动静传来,被子被掀开,有人躺了下来。

她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看清楚是宋庭遇的脸,有些疑惑,她还以为他应该会留在白芷芮那边的,没想到回来了。

宋庭遇的手从背后伸进她的睡衣里,她皱了皱眉。拉着羽绒被将自己圈住,因为还在半睡半醒中,声音有些模糊:“宋庭遇,你去洗澡。”

宋庭遇的手僵在了原处,他拉过她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脸色阴郁,声音更是带着隐忍的怒气:“你嫌我脏?”

他此刻额角处似乎隐隐青筋都在暴起。苏冉知道他动了怒气但是她并不怕,睁开了眼睛,睡意也全无了,反问:“难道不脏?”

他刚刚去了哪里,从哪里回来的,他们两都心知肚明,不用点出来。

从别的女人那里回来,现在又来碰她,难道不脏?

尽管她为了怀孕而不得不和他欢愉,但是她也希望能保持最后那么的干净,哪怕只有一点点都好。

起码她不想他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身上带着别的女人的味道。

宋庭遇忍着太阳穴传来的紧绷感:“我没碰白芷芮!”

苏冉躺在床上,很冷静的看着他,也没说话,那模样看起来像是不相信。

宋庭遇一张俊脸顿时就黑了,更加的难看:“她刚小产,我们能做什么?”

苏冉点头,像是完全明白过来:“嗯,原来是因为小产了才不能做什么。”

宋庭遇觉得此刻自己的神经在被大力的拉扯着,他发现,每次苏冉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挑起他的怒气,让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溃不成军。

他此刻的脸色冷郁到苏冉会以为他要动手对自己做什么,但却没想到他掀开了被子下床去了。

苏冉转过头,正看到他赤裸着双脚往浴室走去。

因为要等他出来。她也不能在这段时间睡着,所以便趴在床上,闭着眼睛在缓解困顿。

过了一段时间,浴室的水流声停了下来,宋庭遇包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在床上躺下来,苏冉依旧是背对着他,也没有转过身。

宋庭遇揽着她的腰。将她往自己这边拉过来,她的后背贴在他肌理分明的胸膛处,他薄唇贴在她的发丝间开口:“背对着我,想要我用这样的方式进去?”

苏冉耳后根都烫了,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胸膛:“别胡说。”

宋庭遇却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深邃的眸子凝着她:“苏冉,我问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苏冉一脸的疑惑。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当成什么?”

“不明白?”

她点头。

宋庭遇轻抬起她的下巴,一个吻轻柔的落在她的嘴角处:“你想和我上床就是为了怀孕,你把我当成那些配种的……”

苏冉接过他的话,笑的快不行:“种马?还是种猪?”

宋庭遇的脸色马上黑了:“苏冉,你说什么?”

苏冉耸耸肩,笑的一脸的无辜:“难道不是?这是你自己说的。”

宋庭遇似乎是努力很久才让自己冷静下来,才忍住不伸手去掐断她脖子的欲望:“你和我上床就没有一点点其他的因素?”

他就是想要知道这个答案,迫切的想要知道。

苏冉闭着嘴,就是不说话。

宋庭遇低下头来,鼻尖抵着她的鼻尖,两人的唇瓣都快要触碰到一起了,他气息也有些不稳“你知不知道我对你有种自己都控制不了的欲望?我就是想上你,无时无刻的想上你……”

“宋庭遇!!”苏冉的脸憋的通红,用手按住他的薄唇:“你够了!”

他脸皮够厚,能在她的面前毫无顾忌的说出这些话,但是她不行,她听着都觉得脸滚烫的不行。

苏冉发现自己此刻不能面对着他,不然就觉得眸光无处可放,所以她索性将被子拉到头顶,声音闷闷的从被子那边传来:“我要睡了。”

宋庭遇拉开被子,笑的一脸的危险:“例行功课还没做,睡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