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或许你嫁的人就是林晟焕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庭遇又一次推掉了自己的约,白芷芮也不甘心待在家里,所以就叫上了个朋友,也算是城中的名媛一起出去逛街。

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购物最管用。

宋庭遇在花销上从来都不会亏待她,在美国的时候,她就拥有他信用卡的副卡,基本上怎么花都没有问题,宋庭遇从来不会过问。

而这次回来,他也大概是觉得心里对她是有亏欠的吧,所以便又给了她一张卡。

可除了钱,她出院之后的这段时间,他就基本上没有怎么出现在她的面前了,有时候就算过来。也只是陪她吃顿饭,从来不留宿。

白芷芮越来越感觉到危机,她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事来制止事情往进一步发展下去。

今天她和这名媛几乎逛遍了安城所有的大型商场,收获满满,本来以为这样心情会好许多,但她发现,自己还是郁闷的很。

找了个地方吃饭,她也没有什么胃口,对于朋友的说话,她也只是时不时的回答一句。

她百无聊赖的到处张望的时候,眸光忽然顿了下来。

“在看什么?”

白芷芮指了指不远处角落的一桌:“那是苏冉吧?”

朋友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调侃道:“那是不是苏冉,你不应该最清楚,女人对自己的情敌最敏感不过了。”

那倒是。

苏冉此刻带着宋维希和林晟焕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的,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白芷芮是知道林晟焕的,之前是没有怎么打过照面,上次在医院里却碰见了,那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但没有往深处想去。

“林晟焕有女朋友么?”

“应该没有吧。”朋友笑道:“出名的禁欲系男人,绯闻的绝缘体,城中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他,但这么多年了,也没有看见他身边出现过哪个女人,哦,除了苏冉,还有一个女的,短发。好像和苏冉也挺好的,刚刚在万达影城还看见他们是四个人一起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任朋友在不断的说着,白芷芮也没有插口,她的眸光也一直都在看着苏冉那一边,手里端着高脚杯,也不喝酒,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她忽然放下高脚杯:“我去一下洗手间。”

然后便匆匆的离开了座位。

她在通往洗手间的走廊遇到刚刚出来的苏冉,微笑着向她靠近:“好巧,苏小姐。”

苏冉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脸色面对白芷芮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就希望永远不要和这个女人有任何正面上的交集,倒不是因为她怕了她,只是懒得将心思和力气都花在她的身上。

她只要不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和宋庭遇干什么都好,和她无关。

“恐怕不是巧合吧?白小姐怕是跟过来的?”

刚刚白芷芮遇到她的时候神色没有一丝的讶异,就可以知道她是明知道她去了洗手间,所以她才跟过来的。

白芷芮用手撩了撩散落在脸颊边的发丝,靠在墙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包女士香烟,点上一根含在嘴里,然后转过头去看她:“对,我跟着你过来的。”

“白小姐这么千辛万苦的跟过来,有什么事?”

白芷芮双手一摊:“没什么事,我就是想和你聊聊,因为和你聊天,我就能想起那天我躺在血泊中的画面,你知道当时孩子没有的那种感觉么?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你体内被生生的剥离开来一样,痛的死去活来的……”

苏冉皱眉:“你不必在我的面前说这些,那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你我心知肚明。”

她没有心思应付她,面无表情的说完了这一句转身就走。

而白芷芮则用一只手拉住她的胳膊,那只手刚好拿着香烟,她拉过去的时候,长长的香烟就按在她的手臂上。香烟很快就透过衣服,迅速的烫到了她的肌肤。

苏冉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反手就往白芷芮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她不认为她是无心的,反而,她就是故意的。

白芷芮没想到她反应的这么迅速,整个人都蒙了,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被扇的一边脸:“苏冉,你……!”

她当然不甘心,所以还想扇回去,但是苏冉用手挡住了,今天两人都穿着平底鞋,身高上不相伯仲,白芷芮也失去了平常穿着十公分高跟鞋而用身高碾压一切的优势。

苏冉扼住她的手腕,脸色很冷:“有本事你继续和我在这闹下去。这可是公众场合,很多双眼睛在看着的,我是无所谓,反正我已经臭名昭著,但是你白小姐,史上最年轻的影后可不一样,你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多么神圣高洁,怎么,要让这样的形象毁于一旦?”

的确,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苏冉就是个横插入别人感情的第三者,而白芷芮则是那个最无辜最可怜的人。

这女人当时出道的时候就是被打造成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神形象的,当所有人惊叹她的美的时候,她又一举拿下了影后的头衔,也证明了自己并不只是一个空有外貌的花瓶而已。

苏冉知道她刚刚只是一是失去了理智,她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的,毕竟,这样的形象对于她很有利。

起码现在她就收获了满满的同情心。

她便甩开了她的手。

但她的声音依旧从背后传来,带着恨意:“苏冉,如果不是宋维希突然冲出来的话,我会没了孩子?我告诉你。我会永远记住这种痛,将来有一天也还给你!”

苏冉没有心思去听她说话,她边往回走的时候,边掀开了袖子,只见小臂的肌肤上红了一大片,她皱了皱眉,索性将两边的袖子都掀开,用袖扣堆积的衣物盖住了小臂上的那一处伤口。

她回去的位置上的时候,林晟焕见她去了洗手间许久,还刚想带着宋维希去找一下她。

“冉冉,没事吧?”

“没事。”苏冉笑了笑,将宋维希抱起来:“我们走吧。”

省的等会宋维希也看到白芷芮,又生出什么波折。

……

林晟焕这次回来本来就是为了看宋维希的,见他情况好转,稳定下来,并且已经出院了,所以他便又得出国去了。

宋维希这小家伙本来就特别的黏林晟焕,因为从小就和他亲近,所以这次还要亲自到机场去送他。

苏冉本来并不想带他去人特别多的地方,总担心出意外,但无奈这个小家伙特别的执拗。就是说要去。

她也只好带他去了。

宋维希对林晟焕是依依不舍的,抱着他的脖子就不松手:“林叔叔,你春节回来吧?”

离春节也没多长的时间了,宋维希是盼着春节他要是回来的话,就能很快见到他了。

“回来。”林晟焕用手揉了揉他的头,还伸出手和他拉了一下勾:“林叔叔答应你,春节肯定回来。而且,会给你带礼物。”

“谢谢林叔叔。”宋维希高兴的小脸上满是笑容。

林晟焕随即又看向苏冉:“冉冉,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田蜜将宋维希拉过来:“去吧,我照顾维希就好。”

苏冉点了点头,跟着林晟焕到了一处,然后看向他:“晟焕。有什么事么?”

林晟焕递给她一个盒子,这个盒子从刚刚她就发现了,但是她那时候并没有怎么注意,却没想到他是给自己的。

“这是?”苏冉疑惑的出声。

她刚想将盒子掀开,林晟焕却按住了她的手背:“这是补给你的生日礼物,虽说已经过去了几个星期了,但是希望还不太迟,回家再打开。”

苏冉笑了笑:“好,谢谢。”

“傻丫头,说这些做什么。”林晟焕习惯性的伸出手揉了一下她的额头,沉默了一下,又叫了一下她的名字:“冉冉。”

“嗯?”

苏冉感觉今天的林晟焕有些奇怪,好像有话要和她说,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样。

“晟焕。你有话就说。”

林晟焕的眸光落在她的小脸上:“你和宋庭遇最近怎么样?”

苏冉一怔,她和宋庭遇之间的事,田蜜最清楚,相信田蜜会将一切都告诉他。

“还是那样。”

“还是决定等维希的病好了就离婚?”

“嗯,对。”

这是宋庭遇从国外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商议好决定好的事情,所以不会有什么变化。

苏冉说完又对他露出一个让他宽心的笑容:“晟焕,你不用担心我和维希,我们没事的”

林晟焕点了点头,半晌才道:“其实这次我妈这么着急叫我去美国,是想要让我过去见一个人。”

他说话的时候,眸光也没有从苏冉的小脸上离开,似乎在观察着她的反应。

“什么人?”

“谢家的小女儿。”

苏冉知道这个人:“一直在美国读书的那个么?好像是叫谢灵韵的。”

林晟焕点头:“我妈觉得我年纪已经不少,他想我尽快结婚。”他顿了顿:“冉冉,你觉得怎么样?”

苏冉愣了一下,心里隐隐有个念头浮现出来,其实以她的聪慧,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林晟焕此刻对她所说的话的意图呢?

他在试探她而已,想看看她的反应。

苏冉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的反应:“谢灵韵不错啊,有才又漂亮,我觉得你们两挺适合的。你们结婚后就快点生个小孩,阿姨也能放下心了。”

林晟焕苦笑:“冉冉……”

苏冉指了指安检通道:“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进去了。”他已经领好了登机牌,刚刚广播已经在播他那一班飞机了。

其实早就知道苏冉会是这样的反应,林晟焕却还是不死心的要问一次。

林晟焕登机后,田蜜开着车带着苏冉母子回去,她凝了一眼苏冉手上的盒子:“是什么来的?”

“晟焕说补给我的礼物。”

田蜜沉默了一下:“其实冉冉以你的聪明。你不可能不知道晟焕他对你……”

“田蜜。”苏冉却出声将她的话打断:“我不想听这些。”

田蜜耸耸肩,有些无奈:“你看,每次和你说到这事的时候,你就是这反应,反正不久的将来你是要和宋庭遇离婚的,所以,为什么不能和他在一起……”

“晟焕他是我兄长……”

“那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田蜜一针见血:“在林晟焕的心里。我估计他从来都没有将你当成妹妹,如果当年不是你爸从中作梗的,现在或许你嫁的人就是林晟焕了,你们就会过得很好,你也不需要受这么多的委屈了……”

“好了,别说了……”苏冉觉得脑子昏沉的很,往后看了一眼。还好宋维希已经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睡得香甜,她也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显然不想和田蜜说这件事。

晚上。

苏冉从宋维希的房间回去,看到放在沙发上的盒子,她才记起来自己还没有拆礼物。

她把丝带解开,打开盒子。

里面是一张照片。

属于苏冉的十岁。

她是十岁那年认识林晟焕的,但不知道自己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被他拍下的。

她拿着大提琴在房间练习,她那时候觉得自己是真的蠢,因为她永远无法达到乔青所要求的水平,所以她总是躲在房间里练习,但从来都没有让乔青满意过。

林晟焕年长她三岁,她还记得他一身白色衬衣出现在她窗边的模样,笑容温暖的好像能融化整个寒冬,他递给她一块蛋糕,对她说:“生日快乐。”

在此之前,没有人对她说过这四个字,她每次都是自己对着镜子面前的自己说生日快乐。

这张照片大概是林晟焕偷拍的,现在用相框装好,呈现在她的面前。

苏冉觉得鼻子有些酸涩,她用手轻轻地抚了抚照片上的自己。

她的面前忽然伸过来一只手捏着相框的边缘。她被吓了一跳,从沙发上站起来,却好像磕到了什么东西,只听到一声闷哼的声音,她转过身去看到宋庭遇正捂着他的下巴,眉心紧皱。

“你怎么样?”苏冉连忙走过去。

他揉着下巴,却没有回答她。深邃的眸子反而紧紧的凝着她。

苏冉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所以便转过了头,刚想离去,他却捏着她的肩膀将她转了回来,眸光依旧落在她的眼睛处:“你刚刚哭过?”

苏冉用手揉了揉眼睛,当然是不承认的:“没有。”

宋庭遇又将她手上拿着的照片拿过来看了一眼:“我还不知道你会拉大提琴。”

“我妈以前是大提琴手,但我不会拉。我很笨,学了很久还是拉不好。”

宋庭遇注意到她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眉眼染上淡淡的自嘲,还有些可以哀伤的情绪在眼睛里流转。

他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扎了扎。

他坐在沙发背上,将她拉了过来,她站着,他坐着,他用手抚了抚她的脸侧:“每个人都有他擅长的东西。”

这是对她的安慰?

苏冉笑了笑,点了点头。

宋庭遇才松开了他,长指去松了松领结,继而将领带拉扯下来,扔在沙发上,又解着金属钻扣:“今天你带维希去哪了?”

“晟焕要出国了,我和维希去机场送他。”

宋庭遇还在解着扣子的长指一顿,慢慢的抬起头望向他,又指了指她手上的照片,语气听不出情绪:“所以说,这照片是他给你的,刚刚你也是因为他而哭?”

“怎么,舍不得他?”

苏冉知道这个男人又在乱想了,她也懒得理他,拿着照片就想往柜子那边走去,却被他忽然揽住了腰给扯了回来。

她怒不可遏:“宋庭遇,你有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