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那你也不能乱来 加更!!/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估计是顾及到宋维希在吧,所以在吃饭的时候,宋庭遇并没有提过来找她是为了什么事。

但是苏冉知道,是因为今天早上的一则头条。

那些媒体将她和林晟焕之间的事情加油添醋,甚至毫无避讳的指出来他们就是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苏冉觉得,要怎么说自己,无所谓,但这事却已经牵扯到了林晟焕了,她不能忍。

她在想着,自己能在这次的事情当中。做些什么?

晚上回去的时候,宋维希已经睡着了,苏冉从车后座转回身体和眸光,看了驾驶座男人好看的侧脸一眼:“你过来找我是因为我和晟焕的事?”

宋庭遇虽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但是今天他也基本上沉默,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探究。

苏冉最受不了这样的眼神。

宋庭遇最终踩了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转过头去看她:“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话和我说?”

苏冉也没有回避他的眸光:“我和林晟焕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宋庭遇看着她的眼睛:“但林晟焕爱你。”

这个不需要任何人告诉他,这个是男人的直觉,从他第一次见到林晟焕的时候,就知道,那男人的心里有苏冉。

他眸光灼灼,将苏冉锁于自己的眸光之下,让她无处可逃。

苏冉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说什么。

但宋庭遇明显没有打算放过她,低沉出声道:“你呢,苏冉?”

也没等她说话,他本来放在方向盘处的左手却忽然来到了苏冉的左胸,按住心脏的位置:“你这里住着谁?”

苏冉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忽然做出这样的动作。她呼吸都觉得有些急促起来,慌忙的要将他的手拿开,而让人气结的是,他不但没有松开,竟然还往她胸前揉捏了几下。

她当下就觉得脸烫的很。咬着牙低声道:“宋庭遇,维希还在后面呢。”

宋庭遇嘴角一勾,微笑:“他睡着了,还睡得很熟很香。”

“那你也不能乱来……”

苏冉用手肘将他的手顶开,因为两人刚刚的拉扯,她这个时候觉得文胸后面的暗扣好像松开了,她想用手去重新扣上,但是觉得宋庭遇一直在看着自己,她也不想当着他的面……

所以此刻在左右为难,而脸,则越来越红,越来越滚烫……

都怪这个男人,说话不好好说话,乱来什么?

宋庭遇好像已经没有了今天白天那样子的疏离感,整个人慵懒的靠在车椅子上,好像看戏般的看着她,半晌了才道:“扣子松开了?”

苏冉瞪了他一眼,咬了咬牙,将别在A字裙里面的衣服拿出来,手从衣服的下面探进去。想要将扣子扣上。

但无奈车厢内的空间实在是太狭小,所以她试了几次都扣不上。

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握住她纤细的手臂,她因为全神贯注,所以被宋庭遇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我帮你。”

“不用。”苏冉想也不想就拒绝。

“别逞能。”宋庭遇将她的身体转过去,背对着自己,手从衣服内来到了她的后背,拉过文胸两边的扣子,终于将暗扣给扣上,他又拉下了她的衣服,重新别在了裙子里面。一手贴着她的侧脸,在她的颈侧出声:“下次买内衣的时候,记得要买合适自己的尺寸。”

“这件……”他边说话边用手指勾了一下她内衣的带子:“小了。”

“宋庭遇!”苏冉实在是忍无可忍,她的脸烫到要爆炸。

宋庭遇嘴角含笑,用手按住她的唇瓣,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而后道:“维希还在睡觉。”

现在到底是谁在乱来?

苏冉觉得自己此刻真的有气无处发,她将大衣放在膝盖上:“回家了。”

宋庭遇又盯着她看了一会,这才终于肯慢悠悠的重新发动了车往宋家开去,而为了避免这男人再对自己做出什么事说出什么话,苏冉一路上都尽量的往车子的角落靠去,还将大衣挡在面前。

宋庭遇觉得好气又好笑,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故意伸手拉扯了一下她的大衣:“苏冉,我要真想对你做什么事。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

苏冉白了他一眼,真是后悔,刚刚应该和宋维希一起坐到车后座去的,不应该来副驾驶座的。

终于到了宋家,宋庭遇动作轻柔的将宋维希从车上抱下来,走进房子内,苏冉则拿着东西跟在他身后。

因为今天时间还早,所以宋家的人都还没睡,还在客厅看电视聊天,除了宋老夫人。沈静,宋明轩之外,今天家里还有客人,是宋老夫人的女儿生的孩子顾东城。

宋老夫人有一子一女,大女儿早年嫁给房地产大亨顾家,生下一子顾东城,后来顾家破产,顾东城的父母也跟着出了意外,宋老夫人便将十岁的顾东城接到了宋家抚养长大。

顾东城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了德国留学,后来也就帮忙打理宋家在那边的生意,很少回来。

苏冉嫁进来宋家四年,见到顾东城的次数还是十根手指头都数的过来的,他一般只会在过年或者是有什么事需要回国内一趟的时候才会回来。

回来也不住在宋家,而是在外面住。

今天却不知道是为什么顾东城就回来了。

宋庭遇因为从小和他一块长大,两人感情还算不错:“哥,你怎么回来了?”

顾东城刚刚一米八,并没有宋庭遇高,他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很久没回来看外婆了,所以回来一趟。”

苏冉也打招呼:“东城哥。”

“冉冉。”顾东城笑道:“难怪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也没看见你们,这是一家三口出去玩了?”

他说着又低头看着宋维希:“别吵着维希了,把他抱上去吧。”

“我来吧。”苏冉从宋庭遇的怀里将宋维希接过去,转身上了楼。

因为顾东城难得回来一趟,所以现在一家人都在下面说话。

苏冉从宋维希的房间出来之后,也下了楼,虽然她和顾东城不熟。连话都没有多说过几句,但是理所当然的,她也应该陪在下面。

时间不早了,宋老夫人也不能太晚睡,所以顾东城也要回去了,尽管老太太再三挽留,责怪他难得回来一趟,怎么还住在外面,但是顾东城还是坚持不留在这里。

宋老夫人也无奈,只能由着他了。

顾东城离开后。宋庭遇揽过苏冉的肩膀:“奶奶,爸,妈,我和冉冉有话要说,我们先上去了。”

宋老夫人意味深长的笑:“着急什么。”

苏冉就这么被宋庭遇强行带着离开了客厅。回到了房间。

苏冉也不知道他着急什么,回到房间就被他拉着坐在沙发上,然后他就坐在她的对面。

“你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宋庭遇脱掉外套,解开衬衣的袖口挽着在手腕上,又拿了两个高脚杯过来放在茶几上,往里面倒了红酒。

拿起一杯递给苏冉,自己也端起一杯喝了一口。

“今天刊登你和林晟焕的事情的那家杂志社,我让唐子楚打电话和他们总编聊过了,说是有人在昨天给他们寄了一个包裹,包裹里面就有你们的照片,还写了你们的事,你怎么看?”

苏冉将红酒杯放在茶几上,看向他:“我说我怀疑的是白芷芮,你相信么?”

看他在沉默,苏冉摊手笑了笑:“你的反应。我早就料到,我就知道你不信。”

估计在他的眼中,白芷芮圣洁的很,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宋庭遇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只是他却更愿意相信或者这件事并不是针对苏冉的,而是针对林晟焕的,不是都说林家要和城中的另一大家谢家联姻了么?

林家和谢家联婚,对于两家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林家这么多年在商场上肯定也树敌不少,这个时候曝出这些事,紧接着再干点什么,或许就有可能破坏掉林谢两家的联婚。

反正他也不会相信她所说的话,所以苏冉觉得自己多说也没有用,她便从沙发上离开了,捏着酸痛的肩膀找了睡衣准备去浴室洗澡,在关上门的那一刻,宋庭遇却强行将门拉开,挤了进来。

她愣愣的看着他一气呵成的动作,有些恼怒:“我要洗澡,你进来干什么?”

“一起洗。”宋庭遇边说边伸手去脱自己的衬衣,解开扣子,将衣服扔在了洗手台上,挑眉看着她。

“不要,你出去,我洗完你再洗。”

一起洗。那不就是鸳鸯浴?

她才不和他做这种事。

宋庭遇仿佛看穿了她脑子里此刻所想的东西一般,食指勾着她小巧的下巴将她的脸给抬了起来:“只是单纯的洗澡,你在乱想什么?”

打死苏冉都不相信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和她一起洗澡。

这男人的动机哪有这么纯洁?

她将他的手打开:“你要着急的话,你先洗,我去外面等。”

宋庭遇却从背后抱着她的腰,在她的惊呼声中将她放在肩头上扛着往浴池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