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哪有温情可言?/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芷芮此刻的脸色变得惨白,连唇瓣都没有一丝的血色了:“庭遇,我……”

宋庭遇看向她,相对于她的惊慌失措,他则显得十分的冷静:“还有什么话要说?”

白芷芮这个人,很懂得审时度势,她知道宋庭遇现在已经掌握了所有的证据,而且知道了她就是幕后的那个人,她再否认没有用,只会让宋庭遇更加的反感,所以她也不再挣扎了。

她的眼泪说流出来就流出来,啪嗒啪嗒的不断往下流。她一直在默默地流着眼泪,就是不说话。

宋庭遇宁愿她在否认,也不想看到她在他的面前哭。

两人毕竟在一起四五年的时间了,白芷芮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挺循规蹈矩的,也很懂得分寸,基本上没有做过任何惹他心烦的事情。

这是第一次,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即使苏冉那天晚上说过她怀疑的是白芷芮,问他信不信,那时候他还是抱着几分的期望的,他希望不是。

因为毕竟这个女人都待在他身边那么久了,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对她有几分信任。

所以在俱乐部的时候听到周肖说了她的名字之后,他才会那么的动怒。

原来事情真是她所做的,是她找的周肖,造谣了这些事,目的是为了让苏冉更加的身败名裂,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就是想让他对苏冉失望,让奶奶也对她失望,将整个宋家弄得鸡犬不宁之后,奶奶就会将一切的责任都归结在苏冉的身上了。

这或许就是白芷芮做这件事的原因。

“庭遇……”

白芷芮伸出手去拉住宋庭遇的手:“我也不想这么做的,可是我真的好恨,真的好恨,我恨我自己没有保护好我的孩子,也恨苏冉为什么这么狠心将让我没了孩子,孩子都还没有出生,她就剥夺了他这个机会……”

宋庭遇任她一直在哭着,他却一直在沉默着,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将她推开。

她见他这样,更为的心惊。所以便直接走过来将他抱住:“庭遇,凭什么苏冉她将我的孩子害的没有,她就不能接受一点点的惩罚?她还活的越来越好,所有的人都喜欢她,连你也越来越偏向她,她将我们的孩子都害死了,但你连一句责怪她的话都没有,我回来这么多天了,出院也这么久了,每天就一个人住在这个空荡荡的房子里,你却连一个晚上都没有留下来陪我……”

“庭遇,我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等着你,你知道么?你知道我有多不甘心么?我过得这么的不开心,可苏冉呢?”白芷芮抱着宋庭遇的双手越来越紧,情绪似乎越来越激动,声泪俱下的,任是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觉得心疼。

宋庭遇用手将白芷芮推开,走到桌子前,抽出了几张纸巾拿过来递给她:“把眼泪擦餐……”

“庭遇……”白芷芮接过纸巾,有些紧张和不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到底有没有将自己刚刚所说的那些话给听进去?有没有被她的情绪所感染?

“你回美国去吧。”

白芷芮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有眼泪还挂在眼眶处,她没想到自己等了这么久就等来了宋庭遇的这句话。

“你……你让我回去?”因为惊讶。因为不可置信,她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我要去淮海市一周左右的时间,回来之后我希望你已经回了美国。”

白芷芮基本上已经定居在了美国,这么多年也一直都在那生活,那里早就有她固定的生活圈子。

宋庭遇觉得,他回去那里会更加的快活。

宋庭遇说完,拿过放在电脑桌上的车钥匙,转身下了楼。白芷芮这才反应过来,哭着追了下去,在宋庭遇开门离开之前挡住了他的去路:“你让我回去是不是就担心我再继续留在这里会还会做出什么伤害苏冉的事情?”

宋庭遇直视她:“为了你自己,也为了苏冉,你需要时间来冷静。留在安城你心里的怨气只会堆积的越来越厚,迟早会找个借口爆发掉,这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你收拾一下东西回去美国或者是去哪游玩一下都行……”

他话还没说完,但是就被白芷芮打断了,她眼神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但就是别留在安城对么?你就这么担心苏冉受到伤害?她现在受到什么伤害了?我不过是在言语上中伤她一下,可是她呢,她对我做了什么了?为什么你这么偏心?”

宋庭遇一直站在原地,眸光冷静的看着她“说完了?”

“庭遇……”

白芷芮又伸手想去抓住他的手臂,但是被他甩开了,他已经开了大门,她无论如何都阻止不了他离开。

“记住,一周的时间。”

“庭遇,庭遇……”

白芷芮追了出去,但看到宋庭遇已经上了车,她拍打着车窗,不断的拍打着,可是他却还是将车开走了。不断的消失在她的眼前。

这一刻,白芷芮觉得有一种天塌下来了的感觉,她身体一软的跌坐在雪地上。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但她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因为宋庭遇已经离开,这里又只剩下她一个人。

……

沈静接到白芷芮的电话,匆匆的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刚走出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宋庭遇的车开了回来了。

她便追了过去,宋庭遇也没有将车开进车库,就停在门口。罢了钥匙下车,看见沈静的身影,他皱了皱眉,料想到也许白芷芮已经给她打了电话了。

沈静追过来,直截了当的开口:“庭遇,听说你让芷芮她回去美国?”

“我让她离开安城。”

“你怎么能这么做?!”沈静马上就皱起了眉心,冷声的呵斥:“她为你都做了些什么,她是回来找你的,但你现在却让她离开,你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妈,您似乎管的太多了。”宋庭遇一字一顿。眸光森冷,甩下一句话就越过她准备往里面去。

但是沈静哪里肯就这么轻易的让他离开,她现在就是想找他问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到底几个意思?

“庭遇,你不能这么对芷芮。”

“妈,我发现您好像对白芷芮特别的好?好像比任何人都好,您能告诉我原因么?”宋庭遇半眯着黑曜石般的眸子。盯着面前的沈静。

沈静的眼神有些闪躲:“我……”

“我怎么从没见过您去关心一下维希和苏冉?”

“苏冉她哪里有资格?”沈静一听到苏冉的名字就止不住的皱眉头。

“那维希呢?他可是您的亲孙子的,我也没有见你关心过他,在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他的存在?”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的心里怎么会没有维希的存在?”她显然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和宋庭遇聊下去,所以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庭遇,走。我们去找芷芮她说清楚,她刚刚给我打电话了,哭得很伤心,我怕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宋庭遇将她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微笑:“妈,你应该知道我最反感别人插手我的事情。”

“庭遇。你……”

宋庭遇没有给机会她将话说出来,已经回去了。

而沈静则因为担心白芷芮也顾不得那么多,开了自己的车离开宋家。

宋庭遇走进来的时候,发现苏冉正端着一杯牛奶从厨房走出来。

她碰见了他,笑了笑,似乎一点都没有觉得讶异。

他猜想,她刚刚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应该就已经发现他和沈静在门口说话了。

客厅的窗户,开着,他和沈静刚刚争吵的声音又那么的大,她肯定也听到了什么,但是苏冉这个人。从来不好事,所以估计也不会去留意。

见宋庭遇一言不发的盯着她,苏冉怔了怔,将手中端着的牛奶杯递给他:“要喝么?”

宋庭遇拉着她往餐厅那边走去:“苏冉,我肚子,你给我煮点东西吃。”

他今天晚上几乎没有吃东西就和唐子楚离开了,这点苏冉还是知道的,将牛奶放在餐桌上:“你等我一会。”

她来到厨房,在冰箱前面犹豫了一会,因为也不知道宋庭遇爱吃什么,便从冰箱里面拿出个鸡蛋,还有些其他的食材和面。

她在处理食材的时候。宋庭遇从外面进来了,他头也不回:“面可以么?”

宋庭遇也并不是什么挑食的人:“可以。”

“那你先出去等我一会,马上就行。”苏冉也不习惯自己在做菜的时候,有人在旁边一直盯着她看,那会让她觉得有些不自然。

宋庭遇倒是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苏冉觉得今晚的他,有些奇怪,但想到他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突然离开的原因,她便好像又有些明白了。

苏冉的动作很快,一会儿,就端出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放在宋庭遇的面前。

宋庭遇拿了筷子就动手吃,苏冉看他吃的慢,还时不时的用手捏着眉心,她便道:“很累么?”

宋庭遇放下筷子,勾了勾手指头:“过来。”

苏冉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走了过去,他就执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太阳穴位置:“帮我揉一下。”

“……”苏冉到底还是按着他的太阳穴揉捏了起来,力道适中。恰到好处,似乎缓解了宋庭遇神经的一些紧绷感。

此刻,宋庭遇一直在吃着面,而苏冉则站在他的身后,按揉着他的太阳穴,餐厅天花板上的吊灯折射下来的光芒,打在他们的身上,在地上投下了影子。

苏冉看到地上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竟然觉得这影子让人生出一种温情的感觉。

但她觉得,这肯定是错觉。

她和宋庭遇之间,哪里有温情可言?

宋庭遇将面吃完了,筷子放了下来,拉过她的手让她坐在了自己的旁边:“苏冉,你就没有话想问我?”

“有。”苏冉点头,看向他:“事情解决了么?”

“解决了。”

“那就好。”苏冉要的就是这个答案,既然已经得到了,她就没有什么可问的了,所以站起来收拾了一下碗筷去了厨房洗碗。

宋庭遇走进来,在她背后站住,搂着她的肩膀:“你就不想知道是谁?”

苏冉耸耸肩,因为她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的,那天他就和他说了,只是他不信而已,可看他今天晚上的反应。她便知道,她猜想的都是对的。

“我知道。”苏冉将碗筷放好,并不习惯宋庭遇这么的抱着他,所以拿开了他的手离开了厨房。

宋庭遇今天晚上心情的低落不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苏冉端着刚刚那杯牛奶坐在床上喝的时候,宋庭遇也回到了房间。

宋庭遇还是刚刚那副看她的眸光,半晌才道:“我让她回去了美国。”

苏冉点了点头,早就料想到宋庭遇不会对白芷芮做出些什么事的:“事情解决好了就好,以后这件事应该不会被拿出来说了,宋家也不用再面对这些,晟焕也不用……”

她边说边将喝光了的牛奶杯放在床头柜处,忽然被人压倒在床上,她的唇角处还有一滴残留的牛奶,宋庭遇舔干净了。

这样的动作实在太过于情色,他舔干净那牛奶滴的时候,甚至还在她的唇瓣上停留,用舌尖描摹她的唇形。

“你就想着别人,有没有想过自己?”

苏冉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转开了头,又感觉到他的手从她的睡衣内探进来,她伸手握住了。

这个男人还真的用行动来证明他那天所说的话。

无时无刻……

“很晚了,你下午三点的飞机去淮海市,你忘了?”

每次两人一做这件事的时候,时间都很长,苏冉都觉得自己快受不了,而这个男人的精力却依旧好,无论那天晚上多晚睡,第二天总能如常的起来。

“对。”宋庭遇松开了她,翻身躺在了床上:“东西收拾好了么?”

“你的东西家里方嫂整理好了。”

“我说的是你的。”

苏冉从床上坐起来:“你去淮海市,关我什么事?”

宋庭遇用手撑着头侧卧着看他:“你和维希和我一起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