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所以,你更加迫不及待的赶我走了?/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刚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苏莱不知怎么的脚一软,往前一倒,竟然就刚好软在了宋庭遇的怀里。

她还惊呼了一声,美丽的脸上全是红晕,似乎有些娇羞和不好意思的看着宋庭遇:“庭遇,对不起,我也不知怎么的,忽然有些脚软了……”

宋庭遇本来是端着酒杯的,此刻听到她的话,微笑,嘴角的那抹笑容摄人心魄,苏莱几乎就看痴了,正当她想要说话的时候,只感觉有东西从她的头上淋下来。

她惊叫了一声,用手去抹脸上的红酒。

宋庭遇手里端着已经空了的酒杯:“没关系,因为我也手软了。”

他的笑容依旧迷人,但苏莱却尴尬极了,此刻也狼狈极了,她穿着一条白色的无袖短裙,此刻被猩红色的红酒淋了一身。头发还有衣服全都湿了。

“你……”她气的几乎说不上话来。

“还不滚?”宋庭遇看着她,薄唇轻启,一字一顿道。

苏莱哪怕气的颤抖,但是想到宋庭遇的手段,现在哪里敢在他的面前发飙?所以恨恨的咬了咬牙,转身便走了。

她这才发现原来苏冉就站在门边,也就是说,她将她刚刚的狼狈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觉得自己在苏冉的面前从来都是高她一等的,此刻被她看到这画面,她只觉得心里更为的恼恨,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恨恨的瞪了她一眼。

苏冉觉得好笑,她想要勾引宋庭遇,不成功,和她有什么关系?

“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进来?”

宋庭遇凉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他也发现她在门口了。

苏冉将门关上,走了进来,微笑:“我是不是回来的太早了,坏你好事了?”

宋庭遇将领带扯开,扔在沙发上:“当我这是什么地方,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这男人估计是怪她将苏莱带进来了。他对苏莱一向没有什么好感,看到她自然也烦。

其实苏冉刚刚在门边,也知道就算苏莱整个人往他那边扑过去,他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他以为他顶多就是将苏莱推开,再言语羞辱两句而已,但她没想到。他竟然将一杯红酒从苏莱的头上倒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我们一起吃饭,她想上来聊聊,我也不能把她挡在门外。”

“那你就让她有什么话的话就在门口说。”

“……”

苏冉笑了笑,也没和他继续这个话题:“我去洗澡了。”

“一起洗。”宋庭遇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已。

苏冉按着额头道:“宋庭遇,你再这样,我真的和你分房睡。”

她得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好不容易怀上,谁知道这个男人兽性大发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话一出,宋庭遇就正经的坐在沙发上:“那你进去洗吧,洗手间地滑,小心点。”

“好。”苏冉点了点头,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宋庭遇长腿微曲,靠在沙发上,听到浴室传来水流的声音,他的面前好像就出现了一副画面。

他赶紧甩了甩头,快速的掐断这会让人欲火难耐的画面。

望着巨大落地窗外面的星空,他现在怎么觉得夜晚这么难熬?

……

因为苏冉怀孕,宋老夫人不放心她一直在外面,所以便打电话希望她能够快点回到安城去。

宋庭遇知道她担心,所以便尽快结束了这边的工作,带着苏冉和宋维希回去了。

本来计划是一周时间的,结果第四天他们就回去了。

淮海市和安城两地的天气真的是两极分化一般,那边还是夏季的温度,很适宜,可是安城这边却是严冬。

宋老夫人得知他们要回来,所以早就派了司机在机场外面等候。

回去的路上,宋庭遇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并没有接听,而是挂断了,但是没多久,手机却又响了。

苏冉知道电话是白芷芮打来的,不然,这手机不会一直在响,而宋庭遇也不会不接。

其实她从来都没有问过宋庭遇关于白芷芮的情况,只是在去淮海市之前他告诉她,白芷芮要回美国了,之后她就没有再问过他关于她的事情了。

苏冉也不知道在淮海市的那几天,白芷芮有没有找过宋庭遇,但是他们却都没有提起她来。

手机一直在响,他最终还是关了机,之后。还往苏冉那边看了一眼,但是她并没有看他,只是看着车窗外。

宋老夫人大概是因为苏冉怀孕了心情太好,所以晚上还特地叫了大家回来一起吃饭,顾东城也在,当然,所有的人都是真心高兴的,但也就只有沈静她并没有什么表情了。

这是苏冉一直都很不理解的一点,就算沈静再不喜欢她,但为何对宋维希她也没有什么感情呢?

本来她怀孕这事,对于宋维希来说就是个很大的希望,她不为她高兴,但应该为宋维希高兴吧?

吃过饭,苏冉在房子里走动的时候,看到宋庭遇正站在楼上的阳台处打电话,他也发现了她,但她并没有走过去,而是转身离开了,过了一会宋庭遇找到了她:“我一会出去一会。”

“好。”

宋庭遇看着她,还想说什么话,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他点了点头,随即拿了车钥匙离开。

很快,苏冉也被宋老夫人叫去了她的房间那里说话。

……

桌上摆了一桌子的菜,但都已经冷掉了,却还没有人动筷子。

白芷芮在不断的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越老越晚了,但宋庭遇还没出现。

这些天。她并没有太过于去打搅宋庭遇,因为她知道宋庭遇的为人,她越是这样的话,只会惹得他越是心烦。

只是,沈静得知他今天会回到安城,所以将消息告诉她的,她才给他打电话的。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就这么回去美国,她必须要让他过来一趟,她必须要留下来。

如果她真就这么回去了,她很清楚,这几年来她所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毫无疑问,她肯定会失去宋庭遇。

这是她最不甘心的事情。

但她确定他已经下了飞机之后打了好几次的电话给他。可他却没有接听,到了最后竟然还关机了。

后来他主动给她回了个电话,说一会会过来。

她便让人做好了晚饭,一直在等他。

但等到这些菜都凉了,没有一丝的温度了,他却还没有来。

“白小姐,要不你先吃饭吧?估计宋先生要晚些才会到了。”保姆好言相劝。

“我等他。我等他过来再吃。”

“但是饭菜都冷了……”

白芷芮冷眼瞪了她一眼:“你去把这饭菜给我重新热一遍然后拿出来,庭遇他很快就来了。”

“好。”

保姆刚端了东西进厨房,白芷芮就听到外面有汽车熄火的声音,她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迫不及待的过去开了门。

宋庭遇果然在门外。

“庭遇,你来了,你快进来。我让人做了你最爱吃的菜……”白芷芮边拉着宋庭遇进来,边对厨房那边道:“快把菜端出来,宋先生来了。”

看着又重新被摆上了餐桌的菜,果然都是他平常爱吃的,宋庭遇此刻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反应了。

“我吃过晚饭了。”

白芷芮的笑容有些僵,但她随即又点头:“我也吃过了,本来这是留给你的……”

宋庭遇自然不相信她的说辞,但是他并没有揭穿她的谎话,只点了点头:“找我过来什么事?”

保姆已经很知趣的离开,餐厅里就剩下他们两个面对面的坐着。

白芷芮望着他:“庭遇,这几天你消气了么?上次苏冉和林晟焕的事情你还在生我的气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我才没了孩子,我心里难受,一时糊涂才会做出那样的事……庭遇,你别怪我好么?”

宋庭遇声音依旧淡淡的:“上次的事,我说过我不追究,离国的机票定好了么?”

“庭遇……”白芷芮的声音委屈:“我不想回去,我想留在你在的地方,你在哪我就去哪……”

“苏冉怀孕了。”

白芷芮被这一句话震得几乎回不过神来,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他刚刚说什么?

苏冉怀孕了?

“所以,你更加迫不及待的赶我走了?”白芷芮指着自己,眼眶泛红:“因为你担心我会伤害她,对么?”

宋庭遇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白芷芮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他:“宋庭遇,我跟了你五年了,这五年来我付出了一切。可你现在竟然要赶我走?”

“苏冉她到底哪点好?你为了她要这么对我?”

宋庭遇冷声道:“你需要离开安城将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

“不,你别说的这么好听……”白芷芮摇头冷笑:“你只是怕我继续留在这里会伤害到苏冉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我说的对么?”

宋庭遇并没有回答她,这里的气氛一时陷入僵持当中,白芷芮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滚落下来。

她总是知道自己应该什么时候服软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宋庭遇拿出了一张手帕帮她将脸上的眼泪擦干,她抬起脸看着他:“庭遇……”

宋庭遇拿过她的手,将手帕放在她的掌心处,而后缓声道:“我会让人帮你订机票,这几天你收拾一下就行了。”

白芷芮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竟然还是这样的结果,宋庭遇竟然还是丝毫不松口,要她回美国去!

“庭遇,不要这么对我,我求你了,让我留下来……”白芷芮赶紧伸手抓住宋庭遇的手臂。苦苦哀求,哭得梨花带泪的。

但宋庭遇将她的手拿开,还是淡淡的语气:“机票订好了我会让人送过来给你。”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白芷芮这里,好像多一刻都不愿意逗留似得。

……

宋老夫人很紧张苏冉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有一堆的事要交代,苏冉也很耐心的听她说着注意事项。

当她从宋老夫人房间出来的时候,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将近十点了,但宋庭遇还没有回来。

她洗了澡出来,发现佣人在帮她和宋庭遇整理行李,她抱了一本书在床上坐下,忽然听到佣人那边传来一道轻呼声。

她望过去:“怎么了?”

佣人还是个年轻的女人,她指了指放在衣服堆里的小玩意:“太太。这些……放哪?”

那其实就是在淮海市得到的所谓的奖品,那些情趣内衣,套子她倒没看见,估计宋庭遇扔了,但她没想到这内衣却还留着。

她还以为他就算没有扔,但也不会留着带回来的吧?

但却真的被宋庭遇带回来了,现在还被佣人给发现了。她的脸燥热的不行,轻咳了几声,还得假装镇定的走过去拿过那几件小玩意:“我来收拾吧,你先出去。”

“好。”佣人的眸光自然是带着暧昧的。

门被关上后,苏冉用手指头勾着这几件小玩意,无奈的叹气,她本想拿起来扔进垃圾桶里去的。但是想了一下,她还是放进了衣柜里的最底层。

怎么说也是宋庭遇大老远的带回来的,她也不能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将这玩意给扔了吧?

收拾好了这些,她便掀开被子躺在了床上。

可闭上眼睛后,发现自己没有多少的睡意,总觉得少了什么一般。

到底少了什么?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宋庭遇开了房间的门进来了,原本他以为苏冉已经睡着,所以动作故意放的很轻柔,却没想到他刚开了门,她立刻就转过头看向他了。

“怎么还没睡?”宋庭遇走过去,勾了勾唇:“在等我?没有我睡不着?”

“我只是刚收拾好了东西,才睡到床上,马上睡着了。”

“小骗子。”

宋庭遇看着她说了句。而后将床头柜的抽屉拉开,在里面到处的寻找着。

“你找什么东西?”

宋庭遇又找了会,终于在抽屉的最底层找到了那个宝蓝色的黑子,装着他送给她的项链,他将项链拿在手心里晃动了下:“戴上。”

他将苏冉拉了过来,撩开她的发丝,帮她将链子戴上。戴好之后,他轻抚着上面的蝴蝶吊坠,而后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忽然低下头用力的咬了她的颈侧一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