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但我想和你离婚/我曾嫁给你,想到就心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冉惊呼一声,用手捂着颈侧,瞪着面前的男人:“宋庭遇,你干什么?!”

宋庭遇将头埋在他颈窝间,吻着他刚刚咬过的地方,呼吸有些灼热:“苏冉,我想干你。”

这样直白的话语,让苏冉的脸又很没有出息的滚烫起来,她抖了抖肩膀:“你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不需要你了。”

宋庭遇的脸色变得很臭:“苏冉,你果然把我当成……”

后面两个字他没说出来,苏冉看着他:“你不是才刚从白芷芮那边回来?”

宋庭遇将头抬起来,盯着她的小脸看,半眯着眸子:“我刚从她那里回来又怎么了?”

他墨色的眼眸里似乎隐隐有些怒火,苏冉不知道他的怒火从何而来,她用手按了一下眼睛,转开了头,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我们之间不必像一般夫妻那样的遵守着什么,你如果有需要,可以去找白芷芮……”

她话还没说完。下巴就被宋庭遇捏着,他微笑,眼底内却全是寒意:“苏冉,你还真大方,我第一次听说,有妻子会把自己的丈夫往别的女人身边赶去的。”

他顿了顿:“所以说,你这算什么?想着将我赶到白芷芮的身边,到时候你好名正言顺的和林晟焕在一起?”

苏冉觉得太阳穴在微微的刺痛着:“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牵扯到林晟焕的身上?”

“那你呢?苏冉,为什么每次事情一扯到林晟焕的身上,你就想要逃避想要转移话题?”

“我没有!”苏冉的声音也冷:“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和林晟焕之间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关系,为什么你就是不相信?”

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子就降到了冰点,两人就这么一直僵持着,谁也没有说话。

苏冉觉得这样的对峙让她身心疲惫,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看着面前的男人:“维希的病一好起来,我们就离婚,这是你说的,宋庭遇,你忘了?”

她话刚刚说完,宋庭遇忽然走过来按住她的肩膀。将她压倒在床上,俯视着她:“苏冉,我现在不想和你离婚了。”

苏冉看着他,声音轻轻的却很坚定:“但我想和你离婚。”

宋庭遇的脸色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弧线优美的薄唇紧紧的抿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你还说你和林晟焕之间没什么,如果没什么。你为什么迫不及待的要和我离婚?”

“你松开我。”

苏冉开始挣扎,宋庭遇也担心会弄到她,所以按在她手臂和肩膀上的力道并没有多大,所以她很快就挣扎开了,并且坐了起来:“我想要和你离婚,和林晟焕没有关系,只是我们之间必然要走到的一步,离婚了,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白芷芮在一起了,我也可以过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我们都自由了……”

“既然这么想要和我离婚,当年为什么费尽心思的要嫁给我?”

“我妈拿着刀子抵在手腕上出现在我的面前,她说我要是不答应嫁进宋家的话,她就死在我的面前……”

“所以你就嫁进来了……”宋庭遇接过她的话,脸色越加的阴郁,眸光越加的森冷,他在慢慢的向她靠近:“所以你很不甘心的要乖乖听她的话嫁给了我,如果不是四年前的那一次意外的话,说不定你现在早已经和林晟焕在一起了对吧?”

宋庭遇无论怎么样,最终都会将话题扯到林晟焕的身上,还咄咄逼人的要她必须要回答,但是没有发生的事,让她怎么回答?

苏冉看着他:“宋庭遇,从四年前我嫁进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离开的,我不可能会守着这样的婚姻过一辈子。”

她不需要自己嫁的那个人有多大的背景,多大的权势,不需要他长得多好看多有能力,她只求两情相悦。

没有感情的婚姻。太痛苦,她不想重蹈乔青的道路,守着无望的男人一辈子。

宋庭遇冷笑:“苏冉,那我也告诉你,嫁进宋家了,就别想能够出的去!”

“……”

正当两人的气氛再一次降到冰点的时候,宋庭遇的手机响了,他在盯着苏冉在看,没有去管放在桌上的手机。

可他的手机一刻不停的在响着,不知道此刻给他打电话的是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可以知道的是,事情挺急的。

苏冉觉得那电话震动的声音十分的刺耳,而且。也不想和他这么的对峙着,所以便道:“你的手机一直在响,你先去接电话吧……”

宋庭遇拿过桌上的手机,眸光依旧在她的身上,他甚至看都没看一眼来电显示,就将还在震动着的手机扔地板上狠狠地一摔。

因为用力过度,所以那手机瞬间就摔成了几块,当然,也不会再响了。

苏冉被这巨大的声响弄得心都震了一下,她盯着地上的手机碎片,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还没等她从这震惊中回过神来,房间的门又被人在外面大力的敲打着。

“少爷,少奶奶,请你们开开门。”外面伴随着敲门的声音的是佣人的声音。

宋庭遇依旧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也依旧很冷。

苏冉用手捂了一下脸,从床上起来,穿着棉拖去开了门,门外站着宋家的管家,他往里面张望了几下:“少奶奶,少爷在家么?”

苏冉侧了侧身体,指了指里面:“他在呢。王叔,发生什么事了么?”

“夫人刚刚打电话说要我找一下少爷的,她说少爷的手机现在已经关机了……”管家王叔边说边往房间里面走去,来到宋庭遇的面前:“少爷,夫人打电话回家了,说让您马上过去医院一趟……”

王叔觉得这房间的氛围也是有些紧绷,再看看宋庭遇阴郁的脸色和地上摔成碎片的手机。他也隐隐的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估计他们两吵架了吧。

“王叔,发生什么事了么?”

“说是白小姐出事了。”王叔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又进来了个佣人,手里拿着家里的座机话筒:“少爷,夫人让您听电话。”

宋庭遇一言不发的拿过手机,沈静在那边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庭遇,你快过来医院一样。芷芮她出事了。”

“她怎么了?”

“都是你,你也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让她那么的伤心,又喝了点酒,她晚上想要开车去找你,但是喝了点酒,意识不太清楚。所以就不小心开车撞到了围栏,现在已经被送进医院了,你快过来……”

“我马上过去。”

宋庭遇从椅子上站起来,再也没有说话就匆匆的离开了房间。

宋庭遇离开后,王叔也准备离开:“那太太,您好好地休息,我先离开了。”

苏冉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

宋庭遇开车前往医院去,还在路上沈静就给他打了好几通的电话,催他赶快过来,就怕他会不出现。

“我已经在路上,她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现在还在医院里……”沈静哭的厉害:“她才动了小产的手术,现在又出了这事。她怎么这么可怜……”

宋庭遇眉心紧皱:“好了,你别哭了,她不会有事的,你看着一点,我马上就到了。”

挂了电话,宋庭遇的车速也放到了最大,终于在十几分钟之后到了医院。

此刻沈静还在手术室的门外等候,而白芷芮还没有结束她的手术。

沈静一看到他过来,情绪似乎更加的不可控制:“如果芷芮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办?”

宋庭遇觉得她这句话很不对劲,但是因为现在的情况危急,他也没有细想,只觉得她是因为担心白芷芮才会这样的。

毕竟,她们两个的感情从好几年前就已经很好了。

沈静好像特别的希望他能够和白芷芮在一起,无论是几年前,还是几年后的今天,她一直都存在这样的念头。

宋庭遇拿着手帕递过去:“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你保证有什么用?”沈静的声音因为不停的哭,所以哽咽的厉害:“要不是你的话,她能这样么?你怎么这么狠心?芷芮她跟了你快五年了,你说不要她就不要她了,还是因为苏冉那个女人不要她的,你让她怎么办?你现在和苏冉两个卿卿我我了,就将芷芮她一个人扔下,还让她回去美国,你真是狠心到了极点,你今天晚上过去找了她之后,和她说了那番狠心的话就走了。她一个人喝了那么多酒,还开车跑出来找你,怎么能不出事?”

沈静的情绪此刻几乎已经失控,宋庭遇拍着她的肩膀:“妈,您冷静些。”

“庭遇,如果芷芮出事了怎么办?怎么办?”沈静此刻则抓着他的手臂,不断的问道。

“妈……”

手术室的大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沈静迫不及待的上前:“医生,病人怎么样?她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的,只是伤到了脚踝,动了手术将碎骨头取出来就好了。”

“那这手术对她以后的走路会不会有影响?”

“这位夫人,不会的,你放心。只要坚持做复健,没有问题的,但她是喝了酒开车才会这样的,所以,你们要劝劝她,还是要小心,别喝酒开车,这次算是命大。”医生有些语重心长的道。

“会的,医生,谢谢你。”

白芷芮也很快就被推了出来,送到了病房去了。

因为她是醉驾,已经触犯了刑法,所以这件事警察很快就找了上来,宋庭遇还必须亲自去处理一下。

等他处理完了这些事。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沈静没有回去,就在医院照顾白芷芮,而白芷芮估计还没这么快醒来。

见他回来,沈静紧张的问:“芷芮车祸这件事不会有事吧?”

“已经没事了。”宋庭遇望向病房的白芷芮,只觉得她回国这段时间。好像消瘦了许多,大概是因为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多。

沈静看向他:“你今晚也别回去了吧,留在这里陪陪她,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肯定想明天早上一睁开眼睛第一个人看到的就是你,庭遇,当妈求你了好么?”

宋庭遇想到他和苏冉的那些事。现在也并不想回去面对着她,他点了点头,走到沙发上,将大衣脱下来扔在沙发上,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

而沈静见他没有离开,也终于是放下了心,在病房的另一张床上睡下。

病房里已经关了灯,黑漆漆的,宋庭遇将身体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但是却了无睡意。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苏冉刚刚和他所说的话。

原来苏冉一直想和他离婚……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沈静此刻均匀的呼吸声都能听到,她与白芷芮都进入睡眠。

但是宋庭遇却无论怎么闭眼,都没有任何的睡意。

他索性从沙发上坐起来。一把抓过大衣穿上,离开了住院区,在医院的花园里开始抽烟。

……

白芷芮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伤到了腿,所以第二天早上她便醒来了。

当看到宋庭遇就在她的病房里的时候,她的眼泪就不能控制的落下来:“庭遇,我还以为你不会想再见到我了……”

“好了。别哭了。”

宋庭遇本来就对她是心存愧疚的,她到底跟了他几年的光景,而且,前不久还为他掉了个孩子。

他拿着纸巾过去,帮她将眼泪擦掉。

白芷芮趁机搂着他的手臂:“庭遇,我求求你了,别让我回去美国好么?我上次就只是一时糊涂,你知道我不是那种狠毒的人的,我只是没了孩子,一时想不开……”

沈静此刻也走了过来,缓声道:“是啊,庭遇,芷芮她也不是那种人,她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明白她么?而且,她在美国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多可怜!你真的忍心看到她这个样子么?”

“庭遇,我想留在安城,我想复出了,我应该有自己的事业,这样或许我就能活的更加的洒脱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